【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心灵】留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54:08
无破坏:无 阅读:2210发表时间:2014-01-31 19:09:51 摘要:喜鹊、斑鸠、麻雀是留鸟,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它们总离不开人们的视线,起起落落,飞来飞去。说不上是益是害,但眼见得日渐稀少的时候,觉得它们是一群不可或缺的生灵,人类的不能用语言交流的朋友! 一、喜鹊    喜鹊被人们称作吉祥鸟。   “喜鹊喳喳叫,必有喜事到”——喜鹊是人们心目中的喜神。只要它一开口,不管是高兴地叫、悲伤地叫、还是绝望地叫,人们都认为它是报告喜讯——其实它的叫声最单纯。不像燕子叫得那样呢喃多情;不像黄莺叫得那样婉转多韵;不像鹦鹉叫得那样油腔滑调,因人而变;不像黄鹂叫得那样音律多色……喜鹊一年到头,不管是鸣还是唱,不管是喜还是悲,不管是在地上还是在枝头,不管是年幼还是衰朽,不管是临死还是新生,发出的声音始终都是一个调、一种音:“喳喳”、“喳喳”、“喳喳喳”……   喜鹊仪态端庄,衣着打扮新潮而永不过时:窈窕的身姿,一身皂衣内衬白色肚兜,头上还顶着橄榄色头巾,很绅士地拖着长长的尾巴,时不时抖一抖它那闪着光亮的羽翼,落落大方,潇洒漂亮。令众鸟为之折服,自叹不如。因此便有了“花喜鹊”的绰号!   “花喜鹊”十分勤劳。仅靠自己一张嘴,衔树枝、泥草盖房子,一丝不苟;室内装修,尽善尽美。往来于田畈之上,辗转于庄宅之间,忙碌于沟塘之畔。不几天,一座球形豪华别墅就亮相于高高的树梢之上。它不做房奴,量力而行,靠自己劳动去创造;它不是啃老一族,老喜鹊没给它留下任何遗产,连破旧的家也被斑鸠们占了。它不像“寒号鸟”那样得过且过,它首先实施的是“安居工程”,因为它知道只有安居,才能乐业,才能生儿育女,代代繁衍。它不光追求豪华漂亮,还讲究温暖舒适。它无数次规劝“寒号鸟”趁大好晴天赶快做窝,以避寒冷,温暖过冬。“寒号鸟”不但不领情,还嫌喜鹊啰嗦,最后落得被冻死的下场,贻笑大方。   喜鹊不同于乌鸦。喜鹊报喜,乌鸦报忧。喜鹊招人喜爱的不光是它的衣着打扮和甜言蜜语,它还以实际行动讨人欢欣。喜鹊是捉虫能手,它是蝗虫、金龟子、蝼蛄等庄稼害虫的天敌。而乌鸦不光长相猥琐,还贪吃。尤其爱将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贪得无厌,一边吃一边囤积。特别让人讨厌的是它那副嗓子,有事没事“哇…哇…”乱叫,声音凄惨,使人发怵。人们遇到不顺心的事、倒霉的事就会联想到某时某地听到了乌鸦的叫声。这个该死的乌鸦,一张破嘴给人们带来灾难,如同身边那些从来不说好话的人。   作为离人最近的鸟类——喜鹊,已经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传说和文化,它们很“世俗”,也很尊贵,甚至成了“圣贤”的模板:“鹊登高枝”喻示一个人节节向上,家庭出人头地;“鹊桥相会”盛赞喜鹊成人之美,为了每年农历七月初七能让牛郎、织女相会,它们不惜用身体在银河上搭桥,使得牛郎、织女全家团聚,以享短暂的天伦之乐。喜上梅(眉)梢,形容喜气洋溢,瑞气氤氲。河南生产一种“喜梅”牌香烟,一幅喜梅图彰显吉祥和富贵。每每想到这些,我对喜鹊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然而不见喜鹊已有好几年啦!不知什么原因,喜鹊似乎灭绝了——但有一天在山里我又见到了久违的喜鹊,它的叫声还是那样清脆悦耳,身姿还是那样矫健轻盈,还是一身皂衣内衬白色肚兜,走起路来蹦蹦跳跳,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它对我充满戒备和敌意,“倏”地飞到树梢之上,“喳喳”、“喳喳”叫个不停,似乎是对我的质问和抗议。不知从哪里又飞来几只喜鹊表示声援,顷刻间,形成一曲大合唱——曲调并不悠扬。我喜不自胜:总算又见到喜鹊了!树梢上为数不多的几只喜鹊证明喜鹊家族还在繁衍——但不兴旺,它们的生活还在继续——但不乐观,因为它们为了生存。把窝垒得很高很高!      二、斑鸠   后院的椿树上有一蓬金银花,金银花枝繁叶茂,四季翠色欲滴。近来常有斑鸠成双结对钻出钻入。我以为这一对对伴侣选择此地当作伊甸园:在此幽会,倾吐相思之情或在此偷尝禁果。妻子纠正了我:它们是为了躲避天敌的侵害,选择这世外桃源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斑鸠何等聪明,令我肃然起敬!   小时候,鸟多,斑鸠也多。抬头张望大小树上尽是鸟窝,斑鸠窝占大半。风吹着树叶扭动身躯,便露出藏在枝叶间的斑鸠窝。“斑鸠窝八根柴”——足以说明斑鸠窝的简陋。稀疏的几根小树枝胡乱的交错在一起,里面垫些软草及鸡毛,这便是斑鸠窝。斑鸠不注重家的建设,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在对歌、谈情说爱上。   清晨,天空还有眨着朦胧睡眼的星星,满枝的斑鸠便开始对歌,那歌声抑扬顿挫、婉转悠扬;节奏欢快,如同那充满恩爱情感的山歌对唱。待到晨光熹微,疲倦了的斑鸠作短暂的休憩便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看似无忧无虑的斑鸠,也有伤心悲鸣的时候。受到鹰、蛇、黄鼠狼等天敌偷袭,它失去同伴或丧失子女的时候,斑鸠那如泣如诉的叫声,让癫痫如何治疗有效人揪心般的疼痛。母亲告诉我:“斑鸠说,‘娘亲有舅,爹亲有叔,我亲有谁?我好孤独……’”斑鸠那“咕——咕——”的叫声只是拖得长些,母亲咋会联想到斑鸠孤独呢?也许是生活中积累的经验,让母亲走进斑鸠的内心世界。   那时我对斑鸠颇有偏见:一是它那永不知疲倦的叫声搅得我吃不好、睡不香;二是它那副尊容令我生厌:一身灰褐色的毛,一个小脑袋,一双小眼睛不停地滴溜溜转,给人一种狡猾和刁钻的感觉;三是斑鸠太懒散,大多时间不利用,只顾贪玩,又唱又跳,卖弄并不被人们欣赏的歌喉,而不去经营打理自己赖以栖身的小巢;四是它不讲卫生,随地大便。有一天我在树下乘凉,“叭”的一声,斑鸠的大便拉到我头上,我又气又恨,怒气冲冲地找来一根长竹竿,把树上所有的斑鸠窝全部捣毁。可怜的斑鸠们,伤心地哀叫几天,大概是对我的诅咒。为此我挨了父亲的几记老拳!   随着生活条件日益提高,人们吃厌了鸡鱼肉蛋,却想着山珍海味。眼睛盯上了空中飞的,地上跑的。于是不几年的时间,斑鸠的天敌鹰、蛇、黄鼠狼等被它们共同的天敌——人,消灭殆尽。斑鸠没了天敌,本可以安居乐业,休养生息,代代繁衍,没想到人们又将魔爪伸向它们:枪打、网捕、药杀,令斑鸠们防不胜防,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成为人们餐桌上美味。斑鸠为了家族不过早地灭绝,想着法子逃避劫难:高飞不撞天网;把窝垒在树梢或隐蔽的枝叶间,枪打不着;不吃可疑的谷粒,不会被药杀。   前几天,移栽门前的一棵刺柏,那里面就有几个斑鸠窝。刺柏枝叶稠密还带着小匕首似的一身刺,为了安全起见,斑鸠冒着被扎的危险,把家安在那里,目的是为了逃避“天敌”的偷袭。我不得不佩服斑鸠的“狡猾与刁钻”!斑鸠的聪慧是与时俱进的,它们为了生存,顺应时代的发展,想尽办法对付对它们垂涎三尺的天敌们——包括人类。但数量日益减少的事实说明它们生存的艰难,长此以往,有朝一日它们也会像丹顶鹤、长尾雉一样成为受法律保护的稀有禽种,也将定为带有级别类的保护动物。如果人们再不善待斑鸠,不久的将来,孩子们,孩子的孩子们只能从图书上或录像资料上见识它们了!      三、麻雀   麻雀是鸟类家族中最弱势的群体。   麻雀个个生得身单力薄,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走路蹦蹦跳跳,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不停地东张西望。形像猥琐,既不能歌,也不善舞,还贼爱偷吃庄稼,人们讨厌、憎恨至极。以至于“大革命”时期被打进“四害”行列。但应了“惹人嫌,活千年”的古话,麻雀族丁兴旺,代代繁衍,生生不息。直到现在还到处可以看到其身影,到处可以听到其叫声。   随着其他珍稀鸟类濒临灭绝,麻雀也成了受法律保护的对象。麻雀自知身价提高,越发矫情。登堂入室不说,还不合时宜地制造噪音。整天“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不管不顾。无论人们在工作,还是在休息;不管天阴天晴,还是刮风下雨;不分清晨和傍晚,麻雀三五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似乎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人有人言,鸟有鸟语。”究竟它们说些什么?不得而知。也许它们在商谈振兴雀邦的长远规划;也许它们在交流偷嘴的经验;也许它们在谈情说爱;也许它们在议论人世间的奇闻异事;也许散布谣言,在传说着某某明星的绯闻……看它们那眉飞色舞的神情,肯定谈得很开心。   麻雀家族曾一度辉煌,曾以麻雀命名的战斗——“麻雀战”,被载为历史史册。麻雀,不能以足行走,只能跳跃前进,就是一蹦一蹦地活动。落地起飞悄无声息;小巧而灵活,并且具有成群结队取食的习性。当受到敌人(鹰、猎人)攻击时,迅速分散,并能迅速整合。成群结队反复分散和整合能够达到迷惑对方的目的。抗日战争中,根据地民兵经常用这种战法打击敌人:时而三三两两,时而成群结队。出没在山野密林、峡谷隘口、地道暗洞、青纱帐里,像麻雀啄食一样,出敌不意,乘隙而入,打得日本鬼子晕头转向、落花流水。   麻雀也曾几遭厄运:先是被定为“四害”那年月,人人得而诛之,枪打、药杀、网捕,敲锣打鼓驱赶,大有赶尽杀绝之势。幸亏“老人家”偶见警卫员提着一嘟噜血淋淋的麻雀,动了恻隐之心,才为麻雀家族平反昭雪,伟人一句话,麻雀才没被户灭九族,才有今天丁多族旺,称雄鸟类。改革开放,人们富裕之后,厄运又一次降临到它们头上。人们吃遍了山珍海西安那里治癫痫味、吃够了地上的猪狗牛羊、吃腻了水中的鱼鳖虾蟹,眼睛盯上了空中的飞禽,想尝一尝麻雀的味道。于是乎一场大肆捕猎麻雀的大战悄悄拉开,白天不敢肆无忌惮,夜晚便疯狂捕杀,白天侦察到麻雀聚集之地,夜晚布置天罗地网,借灯火惊吓、驱赶,让其自投罗网。可怜的麻雀像躲瘟疫、逃土匪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幸好国家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出台,麻雀同其他鸟类一样受到法律的保护,才幸免于难。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也是活生生、健康地生灵,也是历史久远的一个部落。千万不可小觑麻雀!潘长江有句颇为流行的台词:“浓缩的都是精华!”也许就是因为它的小,家族才越来越庞大,子孙才越来越兴旺。麻雀是聪明的,它的生存方式很特别,它不像喜鹊、斑鸠那样把窝筑在树梢头,受尽风吹日晒、雨淋霜打;麻雀把窝建在屋檐下洞隙里,既温暖又舒适。还不担心风吹日晒、雨淋霜打,更不用担心天敌的侵扰。   麻雀每年至少可以繁殖2窝,每窝产卵4——6枚,出生15天后幼鸟即可出飞自行觅食。麻雀用不着计划生育,尽可大量繁殖。老雀生子,子再生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也许有朝一日,空中都属麻雀所有,湖北市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它的叫声不再是噪音,听着就像欣赏天籁般的舒服。   共 39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