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星月】外婆的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55:18
无破坏:无 阅读:508发表时间:2019-08-19 10:59:09 摘要:外婆的手,皮包骨头的双手,已经变成了深黄褐色,血管凸起的一条条青筋格外显眼,但摸着,还是那样的温暖,世界上最温暖的双手。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这是一首古老的歌谣,从早唱到晚,从小唱到老,外婆教妈妈,妈妈把我教……”相信看到歌词的你,脑海中便自然想起了熟悉的旋律。外婆的温暖和呵护,在每个人心中的记忆,都是独特而又相似,更似陈酿的美酒,时间愈久,醇香愈浓。   因为奶奶在我五岁时,便不幸因病溘然长逝,对于我这个外孙来说,外婆便成为我唯一的奶奶,她是我暖暖的小港湾,是我可以任性撒娇的乐园,外婆那双温柔而有力的双手,犹如千指观音般簇拥着小小的我一步步逐渐长大。   外婆的手是也曾是纤纤玉指。外婆身高有一米六五,年轻时也算当地名扬在外的貌美村花,高挑端丽,自然也引得外公的慕名青睐。那双未经任何护理的灵秀双手,细嫩修长,若是放在现今时代,完完全全可以当一个手模,而且是天然而成。   外婆的手是粗糙有力的。与外公成婚后,她自然承担起中国传统家庭妇女的肩负重担。那时候,物质匮乏,经济基础更是酥脆,为了养家糊口而不止奔波。外婆先后生下七个儿女,却有一名女儿不幸夭折,有次与外婆聊天,回忆起过往的艰辛岁月时,才第一次听到这个撼心消息,外婆的表情也流露出了淡淡的悲伤,用指甲不自觉地一直扣着手指头,俗话说十指连心,定是心也在伤痛滴血。谈起那时的生育孩子,在生娃孩子的几天后,就得自己下炕给一大家子做饭、收拾家务,没有任何营养补品,更没有享受过像如今“坐月子”的高贵待遇,甚至连最起码的多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也没用。公社集体经济时期,外婆既要与外公一起按时上地“挣工分”,还得在吃饭时间回家后,生火做饭,同样的门外劳动强度,却多了家内的照顾孩子起居等日常料理。原本的手如柔荑,也变得逐渐色彩暗淡、粗糙起来。但外婆并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些,那时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们都活下来,能把剩余的六个子女顺利拉扯长大成人。   外婆的手是勤劳灵巧的。经过外婆与外公的勤劳能干,孩子们也都分别成家立业,似乎终于可以不用操心,但外婆却没有停止忙碌下来,等陆陆续续又有了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她又帮忙照顾这隔辈的心头肉们。这时的条件已经好了许多,也有了稳定的收入,抽得时间,便开始给小孙子们缝制衣裳、纳布鞋、绣枕头。外婆是属于心灵手巧的那类人,自己不会的,看下别人的手法,便可以上手制作。尤其是枕头、小鞋上的锦鲤、老虎等图案,可谓活灵活现。外公一直都抽的是旱烟,而挂在长烟杆前端的装烟烟袋均是外婆亲手缝制,曾特意观察了一下,黑色的布料,两侧山羊角对称,走针细腻,底部还有两只棕色的小老鼠,若非近距离观察,是发现不了的,原来这是外公的属相。等我在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方法镇上就读初中时,经与舅舅们商量后,就与外公一同搬到学校附近租赁的窑洞内,爸妈和舅辽宁哪能治疗羊羔疯舅们自然高兴,不用担心我和表哥表弟们在学校食堂吃不好,身体营养跟不上。外婆做饭也是行家里手,比如同样的土豆,她炒出来就是好吃,而且是每天基本不重样,想法设法的给我们改善伙食,我们每天放学回来吃罢便去了学校,外婆紧接着洗碗洗碟,然后继续准备下一顿的饭食。   此时,外公与外婆已经不再种地,做起来小本生意,卖一些烟嘴、顶针、香纸等,每隔五天的镇集会,早晨让我们帮着推出去摆好摊,下午再收摊回来。那时候心里多少还有些羞愧,总觉得他们卖的东西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格格不入,也更害怕让同学碰见了笑话,但神奇的是,生意却算得上兴隆,有中老年人的固定群体,加之淳朴、诚信、厚道,初中的三年时间里,给我们贴补了不少生活费用。每隔几天的肉类大餐,吃的我脸颊白胖嘟嘟,尤其是肘子的外侧那一层皮,肥而不腻,至今想起来,都止不住的流口水。   外婆的手是温暖的。记得有次晚上放学我突发高烧,外婆也没用给爸妈言语,怕他们担心,带着我去找了大夫,开了些药。回到窑洞后,用温水给我不停地擦拭降温,吃完药的我不久便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又清醒过来,额头上还敷着温热的毛巾,借助压低了的昏黄台灯余光,看见了外婆还端坐在我身旁,此时的眼眶泪花瞬间打转,我轻声唤着外婆,让她赶紧入睡,她却泛起了笑容,说她还不瞌睡,给我兑好了水喝了几口,紧接着右手有节奏的在我脊背上轻轻拍打着,叮嘱我赶紧入眠。虽然隔着厚被,但那恰好的力度、舒适的手温,我却印象深刻、铭记脑海。   外婆的手是瘦弱干瘪的。等我考上了大学,临行赴省城时,外婆亲手递给了我一沓手帕,里面包裹着有一百的、有五十的人民币,有崭新的有皱巴的,我明白,这都是外婆自己省吃俭用舍不得花而积攒下来的。外婆与外公因为时代原因,都未曾上过学,但却把我们这些后辈的学习看的相当重视。看着我的录取通知书时,虽然一个字都不认识,却一个劲的夸赞好看,让我从头到尾念给她听,那时的笑容,是发自肺腑的、别无它求的、满足到顶的微笑,简单而幸福。   大三时,外婆生病了,来到省城住院检查,结果是口腔肿瘤,不幸中的万幸是恶性肿瘤早期。听到这骇人消息,我急匆匆赶到医院,买了一束鲜花,外婆见到我自然很高兴,精神也很抖擞,却一个劲埋怨买花浪费了钱。肿瘤需要化疗,家人们没有给外婆说实情。做过了一次化疗,外婆却怎么说都不愿意再继续,一方面是因为化疗过程太痛苦,另一方面是因为担心给儿女们增添经济负担。主治大夫当时预测,姥姥的寿命可能就是七八年的时间。可能是因为善良受到上天眷恋,这掐指一算,匆匆十二年已过。   现在外婆年岁大了因青光眼几乎看不见,带到医院去看能否做手术,却因身体已相对瘦弱,做不成手术。如今,我早已成婚,孩子也近六岁,因周内上班等繁杂碎事,只能周末抽的时间回老家探望外婆外公,每次回去,总会抓着我的手,问一问近况如何,工作是否顺心,也想握着孩子的手,但小孩子仍调皮好动,摸一下就出去撒欢玩去了,外婆又会淡笑着哈尔滨治癫痫病效果好的专科医院说,孩子跟我小时候一样惹人疼爱、一样亲。   外婆的手,皮包骨头的双手,已经变成了深黄褐色,血管凸起的一条条青筋格外显眼,但摸着,还是那样的温暖,世界上最温暖的双手。   共 23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武汉哪家医院治肌阵挛羊角风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