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回家的路有多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36:17
破坏: 阅读:3895发表时间:2018-06-03 11:45:56
摘要:列车行驶在故乡的山峦,我的思绪早已飞向那个山梁。列车上,我靠着车窗轻声哼着《回家的路》,心像一只欢快的鸟儿飞出胸膛,在青山绿水间自由飞翔……

【荷塘“PK大奖赛”】回家的路有多远(散文)
   列车行驶在故乡的山峦,我的思绪早已飞向了那个山梁。靠着车窗轻声哼着《回家的路》,我的心就像一只欢快的鸟儿飞出了胸膛,在青山绿水间自由飞翔……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回到家了,我急切地推开了家门,只见父亲正在门道里抽着烟。父亲看到我猛一惊,手中的烟落在了地上。“你怎么回来了?”父亲满脸的惊喜、疑问。我每次回家都是应母亲的电话而回的,父亲总会站在路口翘首等着我,母亲总会在厨房忙碌着。这次我出差顺路回了家,没有提前给父母打招呼。
   “老俞,寒儿回来啦!”父亲冲着里屋喊了一声,然后攥着我的手反复问:“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回来了?”父亲的眼里有一种亮光,像火一样灼痛了我,“你妈说她想你了,这几天一直让我给你打电话。”我拉着父亲的手往客厅走,当要进母亲的卧室时,父亲用另一只手拦住我,急切地说:“你累了,先坐客厅歇会儿,你妈就出来了。”随后,父亲冲着房门叫母亲快出来。父亲边给我倒水,边问我身体怎样,工作怎样,孩子怎样,晨怎样……
   母亲推开了房门走出来,一缕夕阳从客厅窗户斜照在母亲的一缕白发上,像刀光,刺得我眼睛酸酸的。我叫了一声妈,走上前抱了母亲一下。母亲说:“你爸说他想你了,这几天一直让我给你打电话。”母亲踮着脚尖用手抚摸着我的脸说:“怎么又瘦了?“然后又使劲踮了踮脚尖,摸了摸我的头顶。从我记忆起,母亲给我最多的动作就是伸手摸我的头顶,由蹲着摸到弯着腰摸,再后来是站着摸,现在要费劲踮起脚尖了。
   我只顾和母亲说话了,没有注意父亲什么时候出去的。父亲推着自行车回来了,我问了声:“爸,你干啥去了?”父亲没有说话,从自行车上取下几个塑料袋笑呵呵地走进客厅,是鲜鲜的樱桃、西瓜、草莓、菠萝。以往每次回家客厅都摆满了时令水果,我心里说,父母终于知道善待自己了。现在才明白,每次的水果都是为我而特意准备的,我心里一阵酸涩。父母退休工资七千多,足够他们花了,可他们就是舍不得花,省吃俭用,就连用电用水都很节俭,洗菜的水留着浇花,浇衣的水留着洗拖把,家里的物件用了二十多年了,被父亲补修了多次。去年父亲和母亲去深圳,我和弟弟趁机把旧家具全部换新了,本想给父母一个惊喜,没想到气得父亲一周不和弟弟说话。艰苦朴素、勤俭持家似乎融入到了父亲的血液和骨髓里。
   但是父亲对我和对赡养的一位老人却是那样的大方花钱,父亲像儿子一样长期默默赡养老人的事,我是从报纸上知道的,这让我一直感动,为伟大的父亲感到骄傲!
   父亲切好了西瓜放在茶几上,父亲和母亲同时拿一牙西瓜递给了我,我像个听话的调皮的孩子,一手接一块,左边咬一口,右边咬一口。父亲眯着眼睛问:“甜吗?”母亲微笑着问:“甜吗?”我做了怪脸说:“不甜!”父亲尝了一口,笑了,母亲尝了一口,也笑了……
   幸福与甜蜜在客厅弥漫着,这时一股焦味突然袭来,母亲惊慌失色地跑进卧室,父亲也跟着跑了进去。“快端盆水!”母亲喊着,我和父亲不假思索听从命令手忙脚乱癫痫病治疗起来困难吗地端来水向冒烟起火的床上浇去。母亲站在床头吓得发抖,喃喃自语:“唉,差点闯大祸了……”
   床上的毛巾被为什么能起火,我满脸惊诧。我再三追问父亲,父亲才说母亲去年被撞伤后右腿一直疼痛。母亲不知道从哪里讨得一个偏方,用艾火温灸治好,今天她点燃艾草正在温灸时,我突然回家了,母亲急忙取下温灸罐灭了艾火,没想到火没灭彻底。听完父亲的叙述,我的心比母亲的腿还痛!他们报喜不报忧,身体有病也自己硬扛着。我给晨打了电话,让他联系红会骨科医院。母亲坚持说“没事的”,然后还把右腿使劲抬起来给我说:“已经不痛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我抱着母亲叫了一声“妈……”泪水已盈满眼眶……
   母亲让父亲把我闺房的褥子拿到二楼去晾晒一会儿,我搀扶着母亲也上了二楼。二楼一片绿意盎然,杏树、桃树长得枝叶繁茂,葱笼的绿叶下已挂满了珍珠般的果子。两棵树的中间是一片菜地,好多菜我都叫不出名字。母亲指着给我一一介绍:“这是海白菜,这是油麦菜,这是豆王,这是西红柿苗……”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里,父亲和母亲推着自行车从二里地外一袋袋取回泥土,培植了一块四季葱郁的菜地,种下新鲜的生态疏菜,种下生活的情趣和恩爱。
   半夜睡来,我发现父母房间还亮着微弱的灯光,隐约传来父母的谈话。
   “明天早上给娃做啥饭?”父亲问。
   “带娃去吃羊肉泡。”
   “娃在省城,啥羊肉泡没吃过。”
   “娃最爱吃荠荠菜包子,槐花稀饭,槐花疙瘩,现武汉羊癫疯看好的医院在这两样都没了。”
   “……”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遍遍回味着父母的话,怎么也睡不着。我一年很少回家,没车时常借口坐车不方便,有车后周末却去了附近的地方游玩,回家的路也只有过年时才能想起。母亲常常以荠荠菜、槐花、香椿的名义叫我回家,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迟迟没有迈上回家的路。时间久了,母亲就把时令野菜做成包子、做成菜疙瘩,让父亲坐火车或长途汽车送给我……
   后半夜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我枕着雨声吮吸着泥土和菜的清新,甜甜地进入梦乡。清晨醒来,我拉开窗帘,雨后的彩霞扑面而来,阳光灿灿的斜斜的,透过干净的窗玻璃映射在我凉意的身上,喜欢雨后这样的风景,很温馨,很柔美。
   我走出房间,看到客厅茶几上母亲留的一个纸条:“寒儿,早饭豆腐脑和地软包子在锅里热着。”父母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出门锻炼身体,七点半左右就回来了,这会儿怎么还没回来?我顾自吃着早餐,不时地盯着大门看着。
   我来到二楼父亲的书房,书桌了除了文房四宝以外,正中摆着一个相框,是父亲去春和小妹在小妹任教的大学校院竹林里照的。小妹去武汉哪家医院治儿童羊癫疯好年六月份去了国外深造,快一年了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今年春节全家人团圆就差小妹一个人,最爱小妹的母亲不时地偷偷抹泪,自言自语:“我给平儿打手机咋就打不通……”小妹一直是父母的骄傲,事业心很强,没出国前在大学任教也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父母一次,很少住一个晚上,用小妹的话说时间就是生命,要拼命学习,要拼命工作,如今她如愿以偿站在了象牙塔的顶端。
   我站在晨光中远眺着,细风在阳光的金弦上弹着悠扬的旋律,山峦、高楼、树木构成了一幅朦胧如诗的画卷。远处父亲和母亲并排走着,母亲手里拿着一个铁铲,父亲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我急奔下楼跑出了大门……
   中午母亲把早上和父亲挖的野菜给我蒸了一笼野菜疙瘩,包了一锅野菜饺子。我吃着,心里有甜有涩。母亲坐在我跟前一直笑着,父亲坐在我跟前一直笑着。我要走了,父亲说:“再住一个晚上吧!”眼里满是期待。
   “你老糊涂了,娃要上班啊!”母亲催我快走,却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放。“我一定两个月回来一次!”我曾许诺一个月回家一次,却没有做到。今天我又给了父母一个承诺,感觉有些苍白,回家这条路并不长,为什么却走得很难?
   父亲和母亲要送我到火车站,我不让他们送,叫了一个出租车十几分钟就到了火车站。半个小时后,我站在检票进站的队伍中缓缓移动着,蓦然转头,发现侯车室外的大玻璃上贴着两张脸,目光四处搜寻着。我惊喜地抬起手臂,使劲地向那张玻璃挥动着,眼泪夺眶而出……

共 276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