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军魂浩气永留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56:09
摘要:东北陆军讲武堂,一个永远不能被磨灭的历史痕迹,讴歌着当年无数悲壮的军人之魂。这股军魂将浩气长在,震动乾坤,永远留存! 一   位于古城沈阳的东北陆军讲武堂,这个曾经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叱咤风云的历史建筑,在经历了百年的荣辱兴衰之后,已经渐渐地离人们的视线越来越远。这座解放后就被工厂占据的几排青砖瓦房的院落,如今在四周高楼林立,立交桥纵横,如同繁花似锦的现代都市中,显得是那么单调和凄凉。或许就在几年前,即使从它门前匆匆走过的行人,也很少会把目光稍微定格在这片陈旧的建筑上。那时候的沈阳人,嘴边可以炫耀的城市风景,几乎都是大帅府、沈阳故宫、清昭陵、清福陵这样有显赫地位的历史古迹,几乎很少有人能把这座东北陆军讲武堂挂在嘴边。但是,历史终究是历史,谁也不能将它遗忘。这座曾经培养出无数中国军魂的军事院校,正在逐渐拨开沉重的历史帷幕,以一种崭新的姿态,越来越真切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从清末到民国的这一段动荡时期,东北陆军讲武堂曾经是东北地区历史最悠久、培养军事人才最多的军事机构。它始建于1907年,并逐步发展壮大。直到后来,它与“云南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并列为中国民国时期的四大军官学校。在东北地区,乃至全国,都曾经响彻一方,是无数军之骄子向往的神圣殿堂。   1907年8月,时任东三省总督的徐世昌遵照清政府兵部奏定“各省应在省垣设立讲武堂,作为带兵者研究武学之所”的指令,借用当时奉天陆军小学堂的房舍,设立了东三省讲武堂。1908年10月东三省讲武堂移至奉天省城小东边门外,校名始定为东三省讲武堂普通科,后又改名为陆军讲武堂,专门选拔清军巡防营的优秀军官入堂培训,学期一年。   清朝覆灭后,张作霖主政东北,将陆军讲武堂改名为东北讲武堂。   1918年末,张作霖就任东三省巡阅使,为在东北进一步称霸,大肆扩军。为了解决军官不足问题,1919年3月,在原东北讲武堂的原址上,重新开办讲武堂,校名定为东三省陆军讲武堂。   1926年3月,在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后,随着张作霖“雄霸天下”的野心膨胀,他在整军经武、大肆扩军的同时,深感军事人才的匮乏,于是决定在北京黄寺成立东北讲武堂分校,招考青年学生千余名,定名为东北陆军第三、四方面联合军团候补军。随后,张作霖又于1926年6月,改东三省陆军讲武堂为东北陆军讲武堂。1928年3月,随着控制区域扩大,张作霖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又将东北二字取消,称为陆军讲武堂。   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就任东北保安总司令,改校名为东北讲武堂,又称为东北陆军讲武堂。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陆军讲武堂转移到北平。后因国难当头,开学无期,校方宣布东北陆军讲武堂停办,在校学员全部提前毕业,回原部队任职。   至此,东北陆军讲武堂走完了它的所有历史进程。   东北陆军讲武堂从第一期(1908年始)至第十一期(1931年“九一八”事变止),除第七期在北京外,其他各期均在沈阳。它虽然走过只有短暂二十三年的时光,但总共毕业学员近万名,另有各种专科班、研究班毕业学员千余人。这些军事人才主要分布在奉系东北军之中。      二   东北陆军讲武堂的生命虽然短暂,但是作为当时国内四大军事院校之一,还是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这批人才在“九一八”事变,特别是在西安事变之后,积极投身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历史洪流之中,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爱国篇章。其中,著名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黄显声、冯占海、王德林、唐聚五、郑桂林等人都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此外,著名的八路军回民支队创建者马本斋,也曾在讲武堂学习。   在这其中,以抗日名将冯占海和郭希鹏最为著名。   冯占海,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三期步兵科,后在东北军中任高级将领。“九一八”事变后,32岁的冯占海打出一面绣着“冯”字的大旗,率卫队团3000人通电举兵抗日。当时与马占山将军一同被称为“一马占山、二马占海”,享有很高的声誉。1933年1月,冯占海率部冲破敌军围剿,艰难地到达热北重镇开鲁城,转入热河参加热河保卫战。后因敌众我寡,热河沦陷后,冯部被迫进关,改编成九十一师。部队整编过后,遂参加长城抗战等战役。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九十一师作为首批征调部队,奉急令以强行军从高邑北上开抵固安一带,阻击日军南进。永定河阻击战中,由于武器装备相差悬殊,九十一师损员6000余人。南撤途中,日军飞机向九十一师队伍撒传单诱降:“冯占海将军,不要往南撤了,蒋介石利用抗日消灭东北军,快回来与日军合作吧!日军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保护你在东北的财产。”冯占海丝毫不为所动。日军见诱降无果,便改变策略,撒传单诈说“冯占海已被日军飞机炸死了”。这后者之说,竟然传之甚广,就连冯占海的母亲听后也十分担忧。1938年7月,九十一师划为汤恩伯的三十一集团军。在武汉会战中,九十一师官兵同日军浴血厮杀,伤亡殆半。在参加武汉会战的外围战之万家岭地区阻击战中,九十一师损员近万人,除伤病员外所剩不足2000人。冯占海从东北带出来的袍泽手足和老部下大部壮烈殉国。其中,得力战将271旅少将旅长王锡山将军也不幸阵亡,冯占海因此受打击甚大。冯占海后来痛惜部队减员,更对汤恩伯的飞扬跋扈和岐视旁系的不满,进而对国民党消极抗日的政策感到心灰意冷,于是率亲信副官二人出走,潜入广西、香港等地,以经商为业,脱离了军旅。全国解放后,受周恩来之请,冯占海返回吉林省任省体委主任。1963年9月14日冯占海逝世,现葬于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北山公园西侧最高峰。   郭希鹏,早年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后留学日本,先后毕业于日本千叶骑兵学校、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2期。回国后,加入东北军,因作战勇猛,颇受张学良敬重。1928底东北易帜后,郭希鹏任东北边防军骑兵第1旅旅长,1931年5月任东北边防军独立骑兵第4旅旅长,1932年任骑兵第4师师长,1935年4月获授中将,8月任骑兵军骑兵3师师长,1936年11月兼任抗日援绥军第1军团骑兵指挥官,1937年6月任骑兵军副军长,1938年4月任骑兵第2军副军长,11月兼任绥东骑兵司令。在绥远大青山与日寇的战役中,郭希鹏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沉重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日寇畏惧他,曾悬赏十万元捉拿郭希鹏。1939年郭希鹏由第八战区长官朱绍良派往绥东,任绥东骑兵司令,参加对日寇的冬季攻势作战。在冬季攻势作战中,郭希鹏奉傅作义命令率部移住绥西,同年二月到达五原,即率部对敌发动猛攻,战果卓著。五原战役后,傅作义在对部下讲话时高度称赞郭希鹏其白手起家,建国抗战,实为真正的英雄。郭希鹏于1941年1月任骑兵第3军军长,1943年9月任第3集团军副总司令,1946年9月任第1战区司令长官部中将高参,1947年调任东北行辕中将高参(未就职),1949年1月留在北平迎接解放,后任辽宁省政协委员、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1969年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1978年10月中共辽宁省委为郭希鹏等平反昭雪、恢复名誉;1979年10月,中共辽宁省委统战部等部门为郭希鹏等同志举行了追悼会。   东北陆军讲武堂不但培养了大批抗日英烈,还为共和国的建立贡献了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将军。有人统计,共和国开国将领中,出身于黄埔军校的将领有53人,是军校毕业的开国将领中人数最多的。其次就是出身于东北陆军讲武堂的开国将领,初步统计至少有13人(其中上将1人,中将1人,少将11人),远多于毕业于云南讲武堂(2人)和保定军校的开国将领(3人)。当然,这些数据可能与实际有出入,但不会相差太多。   在这些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中,赫赫有名的吕正操上将、万毅中将以及管松涛、贾陶、沙克等11位少将,均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   军魂一曲千秋在,留得浩气震乾坤。从东北陆军讲武堂毕业出来的这些民族精英,能活着亲眼看到开国大典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则为了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复兴,在艰苦卓绝的战斗中,拼尽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滴鲜血,直到为国捐躯。当然,这些英烈们已经永远长眠在他们所热爱的白山黑水之间。青山处处埋忠骨,不屈的灵魂始终回荡在这片大好河山之上,令人难忘,让人缅怀。      三   由于历史的原因,东北陆军讲武堂与其他三大军校相比,不但研究成果明显欠缺,而且随着东北军的过早瓦解和停止办学年代久远等原因,它的历史作用在随后的岁月里,逐渐被人们所淡忘。据说,这座院落早在“九一八”事变后就被日军摧毁了。解放后,在原址上兴建了大型的工厂区。就这样,这座昔日辉煌的军事院校,开始逐渐从人们的脑海中淡出,似乎也要从历史的长河中慢慢被遗忘。   可喜的是,任何正面的历史,终归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就在最近十多年来,在沈阳以及东北各地,不少原东北陆军讲武堂官长、毕业生和大批东北军将领的后裔,为了重现当年东北陆军讲武堂的辉煌,以及东北军暨后来主要由东北军演变成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的这段悲壮历史,为了继承和弘扬东北陆军讲武堂和东北抗日义勇军的爱国精神,不断地进行奔走呼吁。他们多年的努力终于换来了成果,东北陆军讲武堂的历史作用在近年已经被人们逐渐认知和怀念。2008年,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被正式公布为沈阳市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又被公布为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再往后,沈阳市政府进一步决定重新修缮遗址,搬迁占据它的工厂,并在原址上兴建了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陈列馆。   2015年5月15日,是一个值得记忆的日子,东北陆军讲武堂正式面向公众开放。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陈列馆占地面积近4000平方米,展览面积近700平方米。陈列馆主题陈列“我武惟扬——东北讲武堂历史陈列”,馆区内以丰富翔实的图片、珍贵的文物,再现了当年讲武堂的历史风貌。此外,展馆还对讲武堂的学生课堂、学员宿舍和教官办公室等进行复原陈列,突出其军事教育特点与爱国主题。   据报道,开馆那天,专程前来的原东北陆军讲武堂三期学员、著名东北抗日义勇军将领冯占海的儿子冯树棠激动地说:“重新开放的东北陆军讲武堂旧址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所近代东北地区历史悠久的军事教育机构,从而了解东北抗日义勇军这段历史。”   历史的丰碑终于拨开了云雾,拥有百年历史的东北陆军讲武堂就像一个直立起来的巨人,昂首屹立,正向人们展示它那英勇不屈的斗争之气和百折不挠的民族之魂。      四   我参观完东北陆军讲武堂之后,站在它的门前,心潮久久不能平静。这座承载了太多历史负重的青砖小院,正用浓墨的色彩,向每一个到来的人讲述着它的悲壮经历。陈列馆的文字和图片史料,古朴宁静的学员宿舍以及教室,还有那些详细的文物实料,无不透视出当时它的显赫地位和风采。   我可以想象,假如当初讲武堂能够不被战火摧毁并延续到今天,一定会是一座著名的军事院校。可是,历史不容倒流,尽管它办学时,在国内可是首屈一指,但在侵略者当时算得上是更加先进的飞机重炮和军事理念的肆虐吞噬下,它还是显得那么脆弱和无奈。国穷必被欺,国弱必被辱。历史的教训是惨痛的,我们只有发愤图强,将自己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才不会重蹈讲武堂的悲剧命运。   修缮一个古迹不是目的,传扬它的精神才是终旨,并以此终旨作为前进的动力才是真谛。   我可以高兴的是,这座讲武堂是幸运的,因为毕竟有人为它的重建奔走呼吁,也有人为它的精神宣传请命,才最终使它从厚重的历史沉积中破土再生,重见天日。可是,在中国大地上,还有多少像这座讲武堂一样,有着优美动人的事迹和可歌可泣的历史遗迹,还沉睡在不知名的大地深处。它们或许偶尔能被人们提及,或者干脆就被人们遗忘。但是,它们的精神却永载史书,并且不会被历史的长河所湮灭。至少,我们在熟读这段历史时,已经在心中缅怀过了。   在我临走时,不由得再一次回望这座讲武堂,因为它已经在我的心中,变得沉甸甸了。   东北陆军讲武堂,一个永远不能被磨灭的历史痕迹,讴歌着当年无数悲壮的军人之魂。这股军魂将浩气长在,震动乾坤,永远留存!         武汉专业癫痫医院有哪几家黄冈的癫痫医院那家便宜武汉小孩癫痫病小发作江苏癫痫病哪能治疗好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