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医院的关键词(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4:53

【等】

本来很浓的来苏水味到了这里,变得隐隐约约、清清淡淡的,到后来几乎消弭殆尽。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暗藏着强大的吸纳力量,它可以稀释或者吸收某种味道。

这些人群来自门诊室外的走廊: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坐着的、站着的,更有来回焦急地走动的。天下的美貌分配不均,但摆在这里的表情却惊人的相似。他们素不相识,但来到这里都有同一个身份;他们从事着不同的工种,但此时都在做着同样一件事,那就是“等”。

等,是一个漫长的词语,也是一个熬煎人心的过程。但来到这里,你必须接受这个词语,接受来自它的一切。

此时,那个挂在墙上的屏幕,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在不太明亮的光线里,我想,如果它有感知的话,一定能体验到“众星捧月”的骄傲。经过很多目光的擦拭,本来就亮晶晶的荧光屏越发金亮。每个人内心的渴望,企图通过眼睛的传递,在屏幕上开出一朵属于自己名字的花,可是,小小的屏幕怎么能一下盛放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名字?

有人起立,刚才还疼得愁眉苦脸、五官错位,瞬间五官复原、脸上放光、精神陡增,急急地甚至是大步流星地向着门诊室奔了进去。他是背了满肩的羡慕进去的,门诊室的那扇敞开的门,起先翘首望了又望的门,此时,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踏入了,仿佛踏入就意味着一切的病痛都将会消失。人在疼的时候,也许最渴望的就是那扇神秘的门了。

然而,这扇门外的走廊上却洒满了更多的失落。他们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暗了,暗成了黑夜。于是,有人喊疼;于是,有人叹气;于是,有人后悔没早来。更多的是无奈地坐着,静静地等着,或者是彼此述说着疼痛的部位、传授着对付疼痛的办法,同样的疼痛,让他们彼此瞬间就成了多年的老友。共性,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粘合剂。但也有性子急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走去走来,甚至有人站在门口伸长了脖颈,向着门诊的门口望过去,此时,没有什么地方比那里更令他们向往了。如果,能现在立刻去到那里,让他们花再多的钱也许会愿意。

守在门口的护士,一身白大褂让她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是呀,在这里,一切的名牌都得靠边,白就是“老大”。她,细眉嫩眼,一脸的水色,本来该是春天的样子,可是,话很硬很冷,砸在了人群里:“瞧什么瞧?坐下等!排队去!按顺序等!”

你没等,你怎么知道“等”的含义?你没等,怎么知道“等”的漫长?小小年纪可能还没经历过“等”,没品尝过“等”的滋味。或者,每天看惯了等的表情,也就麻木了。也难怪,小小的年纪该看到春天的样子,眼前却总是一副夏天的样子,时间久了,难免会染上夏天的脾性。

顺序,荧屏是懂得遵循先来后到的秩序的,可是,人,有时不懂。一些插叙,也并不隐秘,只是荧屏没有显现。

插叙,一篇记叙文管用的手段,当然,在医院这本书里,有人情关系发生,就会有“插叙”存在。明明你看到了,看到就看到吧,这个社会人这么多,后来的先到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天也不会塌下来。

那就等吧!反正共和国的阳光总会照到这里!

【疼】

一个词语的力量,可以摧毁人的忍耐,可以把四面八方的脚步牵引到这里!有“疼”,就有解决“疼”的地方。

她躺在产床上,眼前是走来走去的是白,头顶是静止不动的是白,包裹她的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疼。在疼面前,一个面容姣好、注重形象的女子立刻变成了一张白纸,没有了矜持,没有了羞涩,甚至是不惜裸露私密处。如果力气还不够,那就再加上汗水,加上呐喊,哪怕是牙齿把嘴唇咬出血来,哪怕是双手把头发揪下两绺,只要能把疼从身体上剥离出去。是女人,总是要经历这样一番撕心裂肺、呲牙咧嘴的疼的。

这疼,是属于疼并快乐着的一种,是疼过后就不再疼的疼。

他是疼着进来的,而且疼得不轻,几乎是被两个家属左右“绑架”着进来的,远远地看去,是疼得东摇西摆的那种。走近,脸上的肌肉拧在一起,在眼周围堆起两个疙瘩,我想,眼里一定是疼得“火冒金星”了。一个健壮的男人在床上发出痛苦的呻吟,此起彼伏,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如果不是疼得无法忍受,哪个男人会糟蹋“男人”这个词语呢?疼,真是一把尖刀,再硬的骨头也能砍断。后来,男人打了麻药,就不疼了。再后来,男人被推进了手术室。再后来,男人没有了腿,男人不再呻吟了,脸上刻下了两道泪痕。

这疼,是属于疼并痛苦着的一种。他延伸到了这男人的生活里,浸泡在了这男人的日子里。

她是躺着进来的,是从一辆救护车上被抬下来的。她浑身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和血迹,额前的头发被血凝固粘连在一起,眼睛紧紧地闭着,没有痛苦,也没有快乐或者别的什么表情,平静得就如睡着了,或者在做着一个她向往了很久的梦。一阵忙碌的脚步声后,手术室的门被关上了,她的生命随即也被关在了门内。一场车祸夺取了她的生命,甚至也夺取了她疼的过程。

有些意外总是触手不及,来得让人没有丝毫准备,疼如果只一下,有时,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它短得如果没有了过程,医院也就成了摆设。

更多的疼是无声无息,但无声无息,疼并不就等于消失。只是,没有超出了人的忍受程度而已。

走廊、病房、门诊、甚至是厕所,都布满了疼。我们的身体充满了疼的穴位,人的高矮胖瘦可以分配不均,但疼人人有份。此时不疼,彼时也会疼。

医院是干什的?就是收纳“疼”的地方,就是解除“疼”的地方。

但不是所有的“疼”都能解决的。

【暖】

疼的人因为有了疼,往往被当做了弱势群体,至少,躺在病床上的是。

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暖地洒进来,满床满床的,一点也不吝啬,被阳光长时间覆盖的滋味,对于她来说,也应该算是生活的馈赠了。某种程度上得感谢这场病。她是一名教师,以前忙得焦头烂额,总感觉生活是百米冲刺,可是现在,生活一下子慢下来,慢得让她有点不适应,有点无所适从了。还有这阳光,以前她从没像现在这样跟它长久地近距离的接触。

她的病床前,隔三差五地来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学校领导、同事、朋友,但来得最多的是她的学生,如此枝繁叶茂的探视队伍让病友很是羡慕,也让她感到自己的周围始终有着“暖”在流动。

有“暖”存在的地方,有时疼也会减轻。

临床的是一位老人,胖乎乎的,陪床的是另一个中年女人,也胖乎乎的,老女人的翻版,长相透露了她们的关系。老人住院很久了,是从北京医院做完手术转入的,在北京住了一个多月,在这里也将近一个月了。女儿候伺久了,也累了倦了,那天坐着坐着就睡着了,结果忘记了睡着的母亲还打着点滴,多亏病友的提醒。老女人醒来,一顿奚落,女儿很是委屈,赌气两天没来,打发丈夫来。第三天,女人来了,忙前忙后,无微不至。老女人一脸的慈祥:“娟,还生妈的气啊?”女人说:“谁跟一个病人一般见识啊!”说着,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老女人。

都说母女没有隔夜的仇,即使是有,在病痛面前也都会一笔勾销。

靠门的那张床上是一位老人,儿子在澳大利亚工作,老伴去世了。一位本家的侄子在照顾他,但侄子可能生意太忙,顾不过来的时候,就老人孤零零地一个人躺在床上,瘦小干瘪的身子像一枚被风吹落的叶子,不免让人生怜。于是,同病室的陪侍无形中多了照顾老人的责任,打水、打饭,甚至是提着吊瓶照顾老人去厕所。有时,看老人寂寞了,病友的女儿就会给老人讲了一则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老人叠着的褶皱也舒展了许多。

我想,此刻,老人沐浴在“暖”中,也许抹不去一些孤独,但至少另一些孤独会被淹没。

在医院,我们常常会被一些东西感动,也会被一些光芒吸引着。当温暖照着我们的时候,我们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想到还有一些没有照着的地方。

当阳光照进每个病房时,坚信,一定会有温暖存在。

武汉治癫痫专家那里能够治疗西安羊癫疯病医院哪个较好女性癫痫病能治疗好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