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轻舞】不忘初心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7:14
崽里到了何处来,到了外婆里来   ……   她暗暗地流泪,但有时她弄不懂姐姐是不是真疯了。   把小姨子请来之前,袁钦请过三个保姆,刘梦进了精神病院,主要是照顾强强,附近没有托儿所。当刘梦回来后,保姆就呆不下去了,一个个都被她骂跑了。她的病没有好,好的时候对人非常客气,态度和善,发病了就骂保姆是婊子,又说她会偷东西,所以她们个个都干不下去了。一年里,她三进三出精神病院。医院也不愿接受她了。   那晚,她伏在丈夫的胸脯上抽泣起来,他们刚做过爱。这是少有的,一个来星期,她人很清醒,心情平静,对自己的病也很了解。知道自己是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是精神分裂的世界。躺在床上,她抬头看他,过了一会儿,她跟他说:   “还是把李婧叫过来吧,她做事我放心。”   “她还是个没有出嫁的姑娘,做家务可以,照顾强强和你恐怕不行?”他边说边用手搓她的后背。   “我们给她工钱。”   “不是钱的问题,当然是要给的。关键是她没有护理经验。”   “她是个文雅而又善解人意的人,很少发脾气,这你也知道。”   “也好,不就是提醒你吃药,陪你宽心嘛。”袁钦同意了。   他想到了小姨子,她和刘梦不是同一个父亲生的——刘梦六岁时随母亲嫁到继父家——还有个哥哥,却反而让他们三个更加情同手足。第一次和刘梦相亲时见到她,她就像姐姐的丫环,又是端茶,又是端盘,活泼可爱,热情好客。亲事一定下来,就左一声“姐夫”,右一声“姐夫”叫得亲切,那时,她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口齿伶俐,懂礼守节。在刘梦坐月子时,李婧来服侍过她。她做的饭菜叫刘梦无可挑剔,她像个天生的母亲,会帮着给婴儿换尿布,铺的被单干爽洁净,但刘梦无法忍受她与姐夫的亲近,特别是袁钦从厂里回来(他有自己的公司),她就像女主人一般为他开门,帮他脱外套,他们的谈话几乎是从一进门开始,从客厅到厨房,再到客厅,亲切的谈话声,笑声就没有停止过。晚饭后又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边看电视边聊天。刘梦心生嫉妒。她嫁袁钦之前没有得过精神病,可感情上一波三折,袁钦恰似她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一下也舍不得放松,失去他犹如失去了整个世界。   “她是我的妹妹。”她不止一次这样提醒他。   “我知道。”他总这样回答着。   还没有满月,她就要把妹妹打发回去,这叫李婧错愕不已,十七岁的她把姐夫视为英雄,袁钦也喜欢这位小姨子,刘梦就是隔在他们中间的一道帘子,两人之间既隔阂又朦胧。   如今,姐姐病入膏肓,分裂症不仅摧垮了她的意志,还蚕食了她的记忆,现实世界在她面前一片模糊。刘梦说过,袁钦和李婧前世是天生的一对,是她拆散了他们,今生又嫁给了他,是错误的结局,害得自己得这种病。这还是半清醒状态,全疯了时就完全记不得他们二人了,说自己是他们家的保姆。   “姐姐,现在开始吃药了。”说着李婧就去房间拿药了。他们刚吃过晚餐。   “我不吃药,我没病。”刘梦拒绝吃药。   “没病也要吃,医生说不能停药,你不是也听到了吗?”袁钦说。他和李婧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两人彼此挨得很近,他们的心已经走到一起了,强强还有刘梦是他们要保护的对象,这个家庭虽发生了些变化,但比以往要联系得更加紧密。   刘梦还是不肯吃药。   “你再不吃药我可要回去了,再也不来了。”李婧一手拿药,一手拿水,她常常用这句话吓唬她,很奏效。   她回头望着李婧,目光呆滞而又迷离,有那么一小会儿,眼睛放光,仿佛记得她是妹妹,是值得相信,值得依靠之人,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亲人了。她完全不认得袁钦了,他的心要碎了!   “我吃,我吃。”说着她接过李婧手中一把药丸用温水吞了下去。接着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黑暗、绝望、恐惧。袁钦不知道刘梦为何如此信赖妹妹,她曾经嫉妒过她,不让她与他接近,他又想起了刘梦刚发病时的情况。   那天是岳母生日,只发生了两件不高兴的事,一是袁钦喝醉了酒,二是妈妈向刘梦提到过她的前男友——他服毒身亡。开始刘梦只是自言自语,接着就沉默不语,到晚上忽然消失不见了,第二天,全家人才在温州的大街上找到她,是警察通知了袁钦去领人。回到家,她连续三天头脑不灵清,胡言乱语,袁钦和岳父母在冷静地商议对策,见此情景,刘婧抱着姐姐痛哭流泪。最后,他们强行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一年之后,又是在刘梦的要求下把妹妹叫了过来。   有了李婧后,家里不再凌乱不堪了,地板锃锃发亮,厨房干净起来,客厅一尘不染。尤其是强强,他很少再哭哭啼啼,他已习惯了小姨婄他玩,哄他睡觉。三年了,他已对自己的妈妈感到陌生,更加依赖小姨了。李婧刚住进来时,姐姐还会有清醒时间,她不止一次地对她说:   “婧儿,这个家恐怕以后要依靠你了,袁钦他是个好人,我以前对你有过误会。”   “说哪里的话,姐姐,你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你好了,我马上回去。”她安慰着姐姐。   “那要靠天了,我是怕万一,这个家离不开你啊!”   “别说了,姐姐,你要是听我的话按时吃药,我就一直陪伴你,否则,我真要回去了。”   “好吧,只要你肯留下来,我就吃药。”   袁钦一直在对刘梦尽心尽力,尽管医生早有断言——她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把她娶进门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决心要去保护她,刘梦是个善良、敏感、柔弱的女子,而他在事业上的成功足够可以保护到她。偏偏是这样一种病,而且她又排斥他,几乎让他无能为力。有天晚上,他把刘梦扶到房间里,为她掀开被子,让她躺下之后,他转身回到客厅,独自坐在沙发里不停地抽烟。李情也走了出来,她刚哄完强强睡觉。   “她刚刚骂我是不知廉耻,心狠手辣的老板,她说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她要回去,可又能回到哪儿去呢?我担心她有天会偷偷地跑了出去,再也找不到人了。”说着他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双手抹脸,又揉了揉困倦的眼睛。在半夜刘梦醒来胡闹的时候,总是他在不停地安抚她,为她捶背掐腰,他尽量不去打扰睡在另一个房间的小姨子,她白天陪着姐姐一定也很累。今年他才在隔壁房间铺了张床,但总担心这里,一有动静,他就跑了过来。   两人都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看到姐夫这个样子,她把身子向他靠了过去,轻轻地说:“会好起来的,一切会好起来的。”说这话她变得越来越没有底气,她拉起姐夫的手,把它靠在自己的胸口上。他感到了一种力量,一种来自女性柔情的力量。他两眼噙着泪水,深情地说:   “谢谢你!婧儿,让你辛苦了!”   “说哪儿的话,姐……袁钦,我们不是一起走过来了吗?”她这次没有叫他姐夫,而是把他看成和她一起战斗的人,他们在帮着刘梦与疾病搏斗。毕竟她也长大了。   去年春天,刘梦好像好了许多,她能说出袁钦的名字,也说她是她妹妹,只是一时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们姐妹俩轻松地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她忽然说: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是不是想勾引我的老公,你滚,现在就给我滚回去。”   李情快要懵了,但还是冷静下来,她说:   “姐,我是李婧,是你把我叫过来的,你当时病了。”   “我现在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你这个狐狸精,真是。”她气势凶凶。   第二天早上,李婧在收拾行李,她要向袁钦告别。她有点舍不得这里了,姐姐,袁钦,还有强强,她越来越爱他们了,可姐姐好了,这里瞬间变得陌生了。   “你说她好了?她的病好了?你怎么会这样想?”袁钦望着在打包的李婧,不知所措。   “是的,姐姐好了,她知道你是谁了,也认得我这个妹妹。”她平静地说。   “她说的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事,没人知道的世界,更别说认得我们了。”他耐心解释着。   “你看,昨天到今天她安静了许多,不再胡闹了,不再闹着要跑出去了。”   “这正是一种反常状态,一种我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状态,这里正需要你!”   李婧没有听袁钦的话,执意要回去,他毫无办法。第三天,袁钦向岳母打了电话,说刘梦跑了,不知去向,他要求她们帮他一起找人。这次是李婧主动回来了,看到姐姐如此狼狈,她于心不忍。袁钦看到这对姐妹重逢,再次感动得流泪。而李婧通过生病的姐姐,看到了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他对她就是不离不弃,为她倾其所有。回来后,她不再把这里当成是别人的家,因为需要她,让她有了勇气。   也就是那次之后,袁钦半夜被刘梦折腾过后,李婧就会跑到他的房间,陪他聊会儿,他们互相安慰,一起努力。也就是在聊天当中,他才知道,她二十一岁了,为什么还没有过男朋友。原来她心里一直装着他,只是没有向他表白过而已。那一夜,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再也忍不住了,拥抱她,吻她,他们度过了一个激情的夜晚。   他们的相爱不会给这个家带来灾难,相反,能让这个苦难的家庭重新焕发生机,因为每个人都相互需要,不过有一件事,让他们二人都搞不明白,每当他们在一起时,房门口会有人走动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刘梦的脚步声。他们爬起来后,那脚步朝刘梦的房间走去,房间里非常安静。这样过了三个月,李婧实在无法忍受了,今年六月,她又回去了,说这是一种罪过。   之后,袁钦也没有去请她回来,倒是李婧每次回来看望他们时,眼前的一幕惨不忍睹:他不得不在家照顾刘梦,瘦了许多,双眼有黑眼圈,小外甥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刘梦更加狂燥不安,屋里一片混乱。袁钦终于开了口。   “你回来吗?”他说。   “回来。”她果断得令他吃惊。   郑州治羊癫疯应该去哪家医院沈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武汉癫痫在哪里可以治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