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时光涡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03:49

深秋的阳光里浮现着一些脸庞,那些脸庞上闪烁着桃花和柳絮一样鲜嫩的光芒;那样的阳光来自遥远的地方。路途太遥远了,阳光就绕过了所有的盛夏,还携带着暮春时节的润泽与安详。

结实的肩背一样结实的山脊缤纷起来,是深秋的早霞在那里皴擦过了,或者是深秋的晚霞在那里涂抹过了。天很高,很蓝。那块地方就像那天空一样,那曾经是水草丰茂的一大片湿地,确乎是不更世事者们放浪形骸的天堂——天空与湿地这样串接起来,其实也是瞬间的幻象。此刻,虽有早起的人,但小城还在懒睡之中。城市上方宁静的空气之中,洁白的鸽子成群结队,愉快地滑过黛色的山体,黑褐的寒鸦在阳光里奋力泅渡,它们要去南方。

有人在阳光的源头发出畅然的笑,她的眉间被汗水浸湿了。她挖好足够背回去的柴根,坐在青青野草铺满的地上对着野毛狗一样顽劣的儿子发笑。儿子很小。笑的时候,她的眼角现出又美丽又温柔的纹路,也仅仅是淡淡的纹路,还不是幽深的沟壑,是的,还不是。因而,那时候她身边就有迎春花争先恐后地开着,灿黄灿黄的,有活泼的野蜂在稚嫩而繁茂的花间盘旋着。她也对那些野蜂发笑。看得出来,她把那些幼小的生灵当成她那个野毛狗一样顽劣、也像野毛狗一样活泼可爱的儿子了。

阳光对着大山使劲地烘烤着。那时候,暮春的阳光总是那样热情饱满的。午后常有风来。经风一吹,那样热情洋溢的暮春阳光又变成深秋时候的了。这一变,也只是转眼之间的。穿着小棉衣的儿子又像一头小野猪在葱茏的草木之间乱窜。她挖好了足够背回去的柴根,坐在落满枯叶的火红的羊胡子草丛中笑了。自山脚至山腰是葱茏的灌木,更高处是她黑粗的头发一样茂盛的乔木。但是,因为他,她无法到更高处的乔木林里去,只好在灌木丛中挖取一些烧柴。苍老盘曲的灌木树根是很理想的,耐烧,燃烧时火焰是明亮得透明的。那些灌木,有些缀满了红艳艳的果子,都是小小的,长得密密的,都像眼睛一样眨巴着。比起暮春时节烂漫的春花,儿子也像野果子一样长熟了一些。她的眉间有阳光的碎屑散落其间。汗湿的眼角,美丽温柔的纹路像缤纷的山色一样清晰起来。

这是深秋的美意,它总把一些过去很久的场景随风送来。在那些场景与场景之间,更多的场景被老去的时光层层覆盖了,唯有这样的一幕幕一直都是鲜活的、坚硬的、高耸的、稳固的,像永不磨灭的石英砂岩一样挺立在时光的长路上,日久弥新,虽然不免被蒙上一层厚厚的岁月积尘,但还能牢牢地抓住暮春的阳光,还能抓住深秋的阳光,在我记忆的屋梁上如秋千一般来来回回地荡着。

从乡村到城市,我绕过了许许多多因为扭曲而变得迷茫的圈子,绕来绕去,总绕不过大山的跟随,即便我偶尔到了广大繁华而难抵边界的大都会里,我也习惯了首先探问有无大山,方位在哪里,能否见到,究竟多高。即便不见,但因为终于得到关于大山的信息,我的心就会安稳一些。说来惭愧,我是不大习惯依星辨路、望日定时的——说来更加惭愧,我在大都会里总会丧失方位判断能力的,在几乎完全雷同的棱柱体建筑物之间,我总是记不住应该记住的基本细节,觉得自己像一棵枯草那样在市井的迷雾里茫然地飘飞而很难落地,我在那里见到的阳光也不能证明我的沉浮与行止,因此,我的一身很难去除的“土气”就与我这样不离不弃,不信命,也是由不得我自己的。不看大山就摸不到自己,不在暮春和深秋时节面对宁静安详的阳光,我觉得自己瘫软沉重如一滩泥,我觉得我会永远离开一些人,一些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人,当然,我也将离开一些温暖的脸庞和温暖的眉间,失去桃花和柳絮一样鲜嫩活泼的笑,失去阳光和阳光的源头,失去唤醒的风和滋润的雨,失去行走失去睡,失去永远无法预知的生来和死去——命中注定,我是属于大山的。

那么多的寒鸦没有鸣叫一声就飞到远处去了,再来的一群也是一样的缄默无声。但也许它们鸣叫过了,只不过,它们的叫声被云和阳光收藏了。也没关系,有阳光就好,有风就好。深秋的阳光是从桃花与柳絮那里照过来的,深秋的风是从汗湿的眉间和挖好的柴堆上面吹来的,阳光和风里,一些人在笑着,从来都是那样年轻美丽的,常常跟随她的、几乎与她形影不离的,从来都是那样幼小可爱的。那是她的儿子。因为她有他,阳光照过来,暖风吹过来,深秋也是这样润泽安详亲切温暖的。

何必纠结是在宽敞繁华的街上还是在蜿蜒幽静的土石路上,既然都是在时光里日日消磨,那就免不了天天直面永不衰老的阳光,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在阳光里,我总能看到令我心旷神怡的人事风景,比如迎春花与野浆果一样温存的笑容,比如即便到了暮春时节依然有醉人心脾的桃红和柳绿,比如深秋的云深露白,比如总会乘着明丽的阳光远道而来的那些和悦而美丽的脸庞。其实她们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我也不曾离开过她们。我却惊讶,她们居然也出现在城市!

对,正是她们。因而,城市才显得怪模怪样,也显得亲切熟稔。

挖柴根的人不能再挖柴根了,如今她一旦稍有空闲,大抵要在自由宽阔的巷口站着,或者在一截树桩、一块石头上坐着,沐浴暮春时候和深秋时候的阳光,依然笑着,那是她和他们最不想舍弃的表情,和几十年前一样现出发自内心的笑,逢人就笑,见到一只随意游走的猪、狗也笑;一阵风来也笑,一辆车奔驰而过也笑。唯在落雨落雪的时候,那些笑容只好暂时收敛起来,留待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继续绽放。而眼下,她们还得回到深巷中的屋子里去,守候空洞的村落和空洞的房屋。阳光和风会送她们走遍她们做梦都想去的世界。有一些,一不小心就被八面来风送到了繁华的城市。她们发现那里是不收留任何游手好闲的人的,不动身做点什么断然是不行的。于是她们会在城市街边、巷口摆上世界上最小的菜摊,运气好一些的,她们会求神告庙得到熟人帮忙疏通关节幸而穿上“黄马褂”之后,理直气壮地打扫城市的街道,把属于自己管辖的地段清扫得纤尘不染。她们也会拾荒,或者一边清扫一边拾荒。她们当年那些野毛狗或者小野猪一样的儿女们,在这个世界上另一些也叫作城市的地方,被命运安装在叫做城市的超级机器上,不敢有一星半点的迟缓和耽延,而这一点,正是他们背井离乡望而不归的主要缘由。

多好的秋日阳光啊,那可真是叫人不老不死的灵丹妙药!

秋草沐风一样的日子,终于不能不食菜根草根的日子,但那时候灵魂的歌舞却是至诚至真的快乐无比的,人活在天地间的感觉是真实的,可以触摸可以翻看的。后来,终于有膏粱可食,我和朝我笑的人却不再有关于衣食诸物的白天的忧虑和夜间的凄惶——都与暮春和深秋疏远了,远到彼此难再相见。自此,我的心里出现了一隅空腔,那是一个很大的灰蒙蒙的空腔,那个空腔无法连接到暮春和深秋的阳光,也连接不到向我微笑的人和他们的微笑。我也常在那个空腔里孤零零地做梦,常常梦见向我微笑过的人依然年轻美丽,她和她们的儿子也没有长大,依然幼稚可爱。只是,她们和他们都不再进山了,是的,不再进山了,因而,大山离他们越来越遥远。据说——总是据说——曾经的山路如今被茂盛的蓬蒿遮蔽得严严实实,被茂盛的林木隐藏了、阻断了,当初年轻美丽的她们和她们健康强壮的儿子们,如今腿脚都开始变得僵硬,脊梁都开始变得弯曲——儿犹如此,母何以勘!

在那些灯红酒绿朝歌夜弦的地方,日子同样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的,然后,风吹云散一般各自躲藏在暂时属于自己的蚁穴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不眠,灵魂就会左冲右突寻找出路,并且会隐约听见,遥远的时光里,最率真的歌舞总在暮春和深秋的阳光里,在暮春和深秋的风里。在那里,普遍的饥饿无人能够成功驱逐,必然内化成生活的主要成分——都在饥饿里把饥饿彻底遗忘了,何不畅然而歌呢!毕竟每天还能听到最具爱抚的言语和笑声,能看到最具关切之意的表情,里里外外完全透明,人与人之间基本透明,大家仿佛活在清水里的银鱼,很清纯,很率真,很可爱的。

饥饿里的欢乐才是最真正的欢乐,虽然已经沉寂多年。作为一棵树,仿佛能够看到最外几圈年轮线了,猛然觉得一直向前的行走过程一定有一个永远看不见的终点,而作为起点的年轮中心,那里曾经是最温暖的、最平安的、最有爱的、最感幸福的、最让人欲哭无泪乐极生悲的,毕竟,这些都是以饥饿作为铺垫的。可是,如何回去,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至今无人作答。大半辈子都在挖柴根的人还在土灶里烧着剖开的木心与干皮,当年在柴山上陪伴她的人,如今也被淹没在沸水一样热闹翻腾的城市,危楼高百尺,未知何处是。从微波炉里取出烘热的早餐后,像一只奔命的兽一样慌慌张张地融入城市飞旋动荡的灰色丛林,日子就这样过去,多年以前就记不得暮春的云和深秋的雨究为何物。

深秋的阳光啊,深秋的风。寒鸦乱阵,大雁成行。老树一样的人在乡间,从灰白的深巷中慢慢移动到灰白的大场,一个接一个,像劫后余生的新人类那样聚拢了。他们的言笑里,隐隐约约的,还透露出一丝一缕许久以前的暮春景象和深秋风光,其中不乏鲜嫩的桃柳与灿黄的稻粱,还有成群结队吵吵嚷嚷的儿女,他们如今抱憾当初对子女照顾不周养活不好,而今,一转眼,他们全在天的东面,地的北方。

如果日子是一个魔方,凌乱之后,再次凌乱之后,能否有这样一只手将它转回去,转回到当初色彩六分、明细清爽的模样!那时,暮春的桃柳红绿相邻,深秋的山泽水清叶黄。原来我一支飘荡在时光的漩涡里,一不小心就转到了多年以前,怪谲的时光之手就连接了眼前的暮春和曾经的暮春、眼前的深秋和曾经的深秋,最清晰最美丽的景象在那里缱绻、徜徉……

鸽哨响起来了,黑灰的碎影掠过参差的楼宇群落,深秋的阳光被切割之后又自动愈合,像清水一样继续往前流淌。阳光的源头,有一隅青绿山水,有一片乌黑的瓦顶,有一些交错的小巷。挖柴根半辈子如今衰老的人,坐在巷口倒卧的枯树上或者大石头上,朝着深秋阳光的源头,眯着眼睛默默张望,如果她足够持心虚静,她应该看到阳光源头的子女们吧。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原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太原癫痫哪家医院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