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生活总有说不出道不尽的滋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18:36

1

周末中午,秀华找喝酒。他发来了地址,是玉龙开的一个火锅店。

我坐上了新开的铛铛车,到了终点站市政府站下车,又打的,殊不知,一拐两拐,几百米就到了,白花了八元钱。

我到了火锅店楼下,店面很小,一点不起眼,玉龙已等了好一会儿了。他三十多岁,瘦瘦的,白白净净的,一说话就是我们那旮瘩的人。

玉龙是老乡里做生意出道较早的人,他现在专做餐饮生意,已经开了八个分店。

玉龙领我楼上楼下转,一共四层楼,面积不小,更显得店招小点了。

我说,玉龙,外面的店有点小了。

聊了几句,玉龙想了想说,我这人做生意低调。

我看楼上楼下都坐满了客人,生意这么好,是有缘由的。

玉龙说,我赚的就是回头客的生意。我说,这楼面积这么大,怎么开火锅,他说,因为四层楼,做炒菜的话,到四楼菜饭就凉了。

我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很会做生意。

他苦笑道,收入还可以,不过就是太累了,干这行,就是挣点辛苦钱。

大家坐下来,上的是铜火锅,还是鸳鸯锅,一半是清汤,一半是辣汤,这就是特色。

辣味直呛我的嗓眼,不仅打了个喷嚏。玉龙说,一会儿就好了。

秀华早就点了肉,玉龙也早安排好了。

厨师披挂上阵,推车进来,车上一头是羊肉,一头是公平称。厨师胖乎乎的,与玉龙一比有强烈的反差。我问厨师,老板欠工资吗,欠的话,就缺斤少两来赚点。厨师摆摆手说,哪能呢,别看老板年轻,可关照我们呢。

有志不在年高呀。

玉龙说,点多少肉,切多少肉,当面称量,诚信待客。

看这招数,让人舒服,吃着放心。消费透明。

这个阶段左手有点麻,也吃了秀华不少的药,也到药店抓了不少的药,见好了。想不端这个酒杯了,秀华说,酒就是舒筋活血的。

玉龙说,是呀,是呀。我这开饭店累的,年纪轻轻的,患了风湿,就是吃了秀华大夫制的药,快一年呀,基本好了,也没有挡住喝酒。

他挺直了直腰,摇了摇手,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是的,当时玉龙的风湿病很重的,腰都直不起来,风湿是最难治的病。

当时我很纳闷,因为在我看来,开饭店,就是费点心,消磨点时间罢了。

玉龙看我有些不相信,继续说到,开饭店要的是新鲜时蔬,凌晨四五点起床,去进菜,接猪血,不管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雨雪,采购无阻,连好好喘口气都顾不上。

店也多,事也多,有城管,工商,税务,食品卫生管着,有吃霸王餐,有无事生非,有打架闹事的,有起哄的。就是员工也是走马灯似的,有吃里扒外,偷工减料的。最忙的时候,连续几天不休,也是常事。

小店,小店,自己不惦记是不行的。

是呀,玉龙开这么多家饭店,怎么就吃不胖呢。看来是有原因的。

虽然许多人都感觉饭店这个职业能挣钱,但因为工作时间长、强度大,还要起早贪黑、随叫随到,所以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人少之又少。那“蹋锅”也多了去了,众口难调啊。

玉龙酒量不大,一会儿就脸红了。他越来越沉默了,说起话来,都是别人的好。

他不再谈自己,也不说支持小店的话。做生意不能只靠熟人活着。

秀华说,找时间写写玉龙,一个典型的励志故事。玉龙不停地摆手,别写我,别写我,写写他们。好像他们就不包括他了。

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对一个刚入世,就到青城打拼的年轻人心灵深处,一知半解而已。

其实,每个人值得羡慕的生活背后,可能都有你不知道的苦。

2

坐在我旁边的是林华,酒量不大,喝点就睡。

林华,我叫他华子,也是老乡,负责老家的地产酒办事处。

一个卖酒的,却喝不了酒。喝两杯就脸红脖子粗的,坐在那就能睡着。可是卖酒卖的风生水起的,已经在青城的周围有了大的市场。“酿酒的围着喝酒的干,你说咋干就咋干”,酒的市场扩大了,生意也大了,公司在城市买了一个四层楼,安营扎寨了。

他讲起在这个城市布局时,一点信心都没有。可是当时公司派了老商夫妻俩来,多么不容易呀。

老商夫妻俩,在这个城市也没有根基,也是白板而已。

老商丈夫专门辞去原来的工作,陪着妻子闯天下。她们在城市的北部,一个偏僻的地方,名字很好听,叫维也纳,与酒有啥关系呢,与音乐有关系吧。

好在卖酒,不指望坐等顾客,而是拓展市场。

想起那时候,一个中低档酒闯荡市场是不易的。

除了名酒外,各地市的地产酒已经有了自己的“城堡”。攻进去是难上加难。

只好一家家饭店渗透,一个个酒的经销商受托。

以平民酒为切入点,批零兼营,免费赠送,一步步覆盖了城市的大小餐馆。

最难以忍受的是假货,没有大张旗鼓,而是与店家沟通,形成抵制联盟。

做酒的不在于吆喝,而在于价廉合口。他们没有铺天盖地的做广告,让酒在最底层,最偏僻,最没有人注意的地方芬芳。

华子说,他把酒厂办事处,当成了家乡的窗口,吸引和召集老乡为家乡建设贡献力量。去年成功地组织了一次老乡聚会,家乡的领导来了,在青城的老乡来了。他们把这当成了家。

年前,有一个文学沙龙大会,我跟华子说了,他爽快地答应了,让商总她们给赞助了酒。他说,我不是为了名,我没有文艺范,却愿意支持这样文雅高贵的事业。

在这个酒厂风起云涌,品牌的乱世江湖里,一个地方酒厂能做成这样的规模,内里甘苦都应该明白。

秀华说,我就是最大的受益的,经常能喝到华子厂子的酒。华子呢,全家也搬到这个城市了,儿子也在这个城市有了稳定的工作,生活在天伦之乐之中。

3

我们许多人都很羡慕当大夫的。在中午吃饭时,碰到老乡海涛,他是蒙医院的门诊大夫。

我是第一次见他。他说,在老家的蒙医院工作过。

他不无遗憾地说,当时新任卫生局长跟他谈过话,说你们怎么分配的。他不屑一顾地说,你问旗长呀。他笑着说,对于我这个从小学到研究生都是蒙古语授课的人来说,说话不会拐弯,别人听着不舒服。

不长时间,分管副旗长找他,让他去当秘书。他依然拒绝,还是搞我的专业吧,治病救人吧。

他苦笑着说,不如当秘书了,现在也混个一官半职了。现在老家的亲人有点事,都找不到人。

我开玩笑说,过去看身居要职,也可能现在“双规”了。海涛哦哦地附和着,也对也对。

秀华说,海涛是考进我们医院的。现在是急诊科大拿。

我说,《急诊科医生》那个电视剧真实吗,他说不现实,实际比那复杂的多。他也没有这么解释,我知道他最有发言权。

他说,为了做好工作,我每天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要不停地赶工作进度,还要抽空学习新的专业和技能。

他说,昨天晚上,我就抢救了三个病人,有两个心梗。天一热一凉,血管收缩,诱发心梗,有一个再晚十分钟就没有救了。

坐在一起吃饭的玉香,她说,我那次血压高引起心脏发病就是你抢救的。海涛说,是吗,真不记得了。我救的人太多了。

那第三个人呢?

海涛说,是一个老人,身上户口本写着是1921年,我看不像。他是附近居民,早晨起来,从窗户看到楼下树林里有个人躺着,打了110,后来警察打了120拉到医院的。

一见人浑身是血,一诊断,腿骨折,肋骨骨折,脸挫伤,辩白不出面容,抢救半天,也没有救活。

海涛痛苦的样子,一脸的无奈。看状是车祸,撞了后,被人转移到树丛的。无异于谋杀呀。

从昨晚一忙到现在,连脸都没来得及洗。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所谓的超人。当羡慕大夫时,只是没有看到他们为此承担的压力,长出了多少皱纹,熬过了多少黑夜。

有人说过,其实越是被人羡慕,越是活得辛苦。

临走时,我希望你们记住我的电话,我在急诊科,那是救命的地方。我也希望都没有事。

我看着他疲倦的脸上,一脸的慈祥和宁静。正如秀华,也是大夫,只是研究药,每天四点起床,给家人做完饭,步行十几公里到单位,就开始了自己的制药研发,干完公家的,研究自己的,看到有病的人,只要找到他,他都送药,观察效果,直到治好。天南地北的都有,他是老乡里出了名的慈善家。

秀华也好,海涛也罢。看惯了生死的人,也受不了生命的苦痛,受不了生命的怅然离去。

在羡慕别人时,忽略别人在背后所做的努力。所谓工作的辛苦,不过是把所有该受的苦都一一尝遍罢了

4

在桌子上,张建、云飞以及小席都看过我的文章。也许是发自内心,也可能场面上捧场,说我的文章接地气,喜欢读。

我客气地回复说只是写自己的心情而已,业余爱好罢了。

后来我想了想,我的文字真的有那么好吗?这所谓的文思泉涌,难道不是每天坚持写的吗,反复思考斟酌得来的吗?

想想这些年能够坚持下来就不容易了。尤其是有了公众号,有了自媒体,把写文章当成了任务一样。

每天都希望有一篇或长或短的,似诗歌似白话的文字,把人生酸甜苦辣各种滋味,把生活的动人情节抒发出来,解酒,解毒,解闷,解气。

我总是特别喜欢去羡慕那些有才华的人,前两天在金融工会干部培训班上,听了作家阎雪君老师的课,一个没有上过大学,曾经是三无(没城市户口,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的农村孩子,成为一个金融人,成为知名作家,就是靠的写作,立身、立命、立家、立人。可真正了解阎老师以后才发现,原来所有光鲜亮丽的背后,都有他看不到的辛苦付出,受过的苦难和屈辱。

在台上三个小时的讲述,却是四十多年人生的痛苦积累。

当你羡慕一个作家时,他会熬干多少心血,熬掉多少头发,熬过多少个日夜,才有怎么样的眷顾。

而再来想想自己,有时写到手麻木眼痴迷,迷蒙中想起修改字句,做梦都在写诗。

所以,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有说不出道不尽的滋味,都有体会不到的感悟。不必轻易羡慕别人的生活。所有鲜亮的背后,都曾经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艰难岁月。

常见的治成人癫痫药物有哪些太原专科治癫痫医院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