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一起去朝圣(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1:24

太极山,山高3064米,有八岭九溪十三峰,是滇西古驿道上儒、佛、道三教名山。太极灵山在我老家弥渡县和巍山、南涧三县的交界处,和我老家的小山村遥遥相对,但我的父母从来不把这座山叫太极山,他们虔诚地把它尊称为“高高处”。

“高高处”是父母心中最高的圣地,从我记事起,母亲每次吃饭前总要先端一碗饭对着山顶虔诚的叩头敬拜,敬拜完了一家人才开始上桌吃饭。今年春节放假回老家,无意中听到邻居说通往太极山的公路已经修好了,我一时兴起,便高声叫道:“真的吗?要不咱们今天就上太极山去看看吧!”

“你说什么?二囡你刚才说了什么啊?”妈妈吃惊地看着我,声音里分明有些颤抖。“去高高处是能随便乱说的吗?只要许了愿就一定要去的啊!”父亲一看时间已经中午两点了,必须马上走,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而妈妈则弯着腰忙里忙外地置办朝拜用的香火。

这时我才知道,尽管公路已经通到山腰的哨所,但要登上太极灵山之顶,对于我年迈的父母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的父母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因为身体不好,他们两人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上过太极灵山。尽管二老在心底对太极灵山之顶充满了无限的敬畏,但是太极灵山山恋迭障,山势险奇,上山的路整整有三千级台阶,三千多米的高度呀。对于这座圣山,两位老人虽然在心里天天虔诚的敬拜着,却从来不敢说出它的名字,更不敢轻易许愿要去朝登。

上山的道路曲曲弯弯,经过二十公里的车程,我们来到了山腰的哨所。下午三点,我们一家人的朝登之旅正式开始了。妈妈说,通往山顶的道路足足有三千级台阶,一级不多一级也不少。这三千级台阶啊,可是三千个信徒的功德,每一个人捐的功德就是一级台阶,一直到达太极灵山之顶。每年的正月初七是太极顶庙会,因为离庙会还有好几天,所以路上很少看到前去朝登的行人,只是偶尔会遇到一两匹运送粮食和蔬菜的骡马。赶马大叔告诉我们,他都运好几天了,一天运三趟,都是准备太极盛会那天用的伙食。

爸爸和妈妈手捧香火走在中间,我和老公一左一右地在两边搀扶着二位老人。此刻,爸爸妈妈心中装着至高无上的神灵,而我和老公的心里则装满了对两位老人的担心。

通往山顶的石阶开始比较平缓,石阶两旁是各种各样的神奇植物,爸爸曾经是一位乡村医生,他说年轻时常常翻山越岭上山采集草药,所以他对各种植物的特性了如指掌,一路上不停地给我和老公介绍着党参、玄参、三七、天麻等各种山里的珍稀植物,他还告诉我们这座山上哪些植物是可以当菜吃的,哪些是可以用来做药的。再往上走,山势慢慢陡峭起来了,但自然景观却越来越美。放眼望去,真可谓是峰秀林翠,古木参天。满山随处可见一大片一大片的桂鹃树、山茶树,可惜现在还未到开花的季节,我们无法亲眼看到传说中的杜鹃花海景观,但那一片原始、神秘的苍翠碧绿深深地吸引了我,老公和我不停地站在石阶上按动着快门,生怕错过一路的美景。

随着台阶一小段一小段的向后退去,爸爸和妈妈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脚步也越来越吃力了。我心疼地说:“妈妈,太累了你就先转回车上休息,或者坐在这里等我们吧!”

“乱说什么?来了就一定要登上去的。”尽管妈妈每上一级台阶都很艰难,但她的语气还是特别坚决。

“没头脑!”老公轻轻斜了我一眼说:“你每次说话怎么都这么不动脑筋。”然后,他搀扶着我母亲一步一步吃力地往上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才明白我来时说的那句上太极顶玩玩的话在父母心中是有多么重的份量,我当时就那么随口一句上山看看风景,想着能走就走,走不动就返回去。可现在我知道,就是那么随口一句话,开启了我爸爸妈妈的这段朝圣之路,而支撑两位多病老人朝登的,竟是一股对神灵最虔诚的敬畏。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必须成就父母完成他们的心愿,到达她们心中最神圣的高地。

越往上走,山路就越陡,我的两条腿也象灌了铅似的越来越沉。尽管山顶的森林景观比先前更加瑰丽神秘,在烟雾缭绕中恰似在云海里踏浪,有种如登仙境的感觉。老公冲在前面一边给我们拍照一边为我们呐喊着鼓劲,可我真的太累了,望着两边的美景却不想举起手中的相机。

再看走在身边的爸爸妈妈,尽管两个人都很疲惫,但却是一脸的喜悦,他们的脚步仿佛比先前更轻松了许多,妈妈望着快走不动的我鼓劲道:“快了,快了,再努力一下就到山顶了!”天啊,这就是神灵的力量吗?我望着爸爸和妈妈,笑着冲他们大声说:“神啊,也赐给我力量吧!”说着,使劲地提腿往山顶冲去。

当看到烟雾缭绕中出现一座座灰瓦石墙的寺庙时,我高兴地抱住妈妈。我们终于到了!感谢神灵,我多病的爸爸妈妈竟然走完了三千级台阶,登上了他们心中最高的圣地。

站在灵山之顶,头上是狂风呼啸,脚下是万丈深渊。极目远眺,太极十三峰南高北低错落有致,山上各种奇形怪状的巨石姿态万千,大大小小的宫庵、寺庙尽收眼底。闻着略带腐质味的清新空气,听着啾啾的鸟鸣声,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洗刷得干干净净。妈妈说:“开始上香了!”爸爸激动地说:“一定要好好上香,因为这辈子我最重要的三个心愿都已经实现了,总盼着有一天能亲自登上山顶还愿,今天终于圆满了!”

爸爸说,他曾经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到现在又多活十个年头了,这是第一个心愿;第二个心愿是这些年经历的坎太多,但总有妈妈支撑着他,再深的沟再高的坎也都一个一个跳过来了。爸爸看了看我,说:“第三个心愿呢,就是你妈妈因为晕车,从来没出过远门,但今年终于去到了你工作的地方,七百多公里的路啊,太不容易了,圆了她的梦,也了却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对着至高无上的神灵,爸爸妈妈虔诚地跪下,在每一座寺庙里,在每一尊佛像前。看着爸爸妈妈的身影,跟着他们的脚步,我也虔诚地跪下,在每一尊佛像前,在爸爸妈妈的身边。此刻我敬拜的不仅仅是至高无上的神,更有我心目中象神一样存在着的父母,他们平凡得如一粒尘埃,但却象神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创造着奇迹。

十年前,爸爸曾因心脏病两次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但他一次一次在死亡线上挣扎,又一次一次顽强地挺了过来。最严重的那一次,亲友们都以为他无法再走出病房了,可看到连夜从边境赶回来的我时,爸爸的眼睛亮了。戴着呼吸机的他胸脯激烈地起伏着,无法说出一句话,只能用手吃力的比划着,但他的手势我完全能懂:没事,我不想走,我不会走的!

后来的日子里,爸爸脱离了危险,慢慢缓过来了。因为爸爸心脏坏死面积大且心脏上还有一个先天小孔,医生不建议做手术,并一再交待我们姐妹说别告诉爸爸。按医生的预言,爸爸的生命最多三年,如果五年的话那就是奇迹了。可我的爸爸就是奇迹,他每天坚持吃药,坚持锻炼,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乐观地对待生活。到现在,已经走过十个年头了。爸爸说,他曾经是一个乡村医生,尽管没人告诉他,他也早就知道自己的病,但他偏就不信那个邪。他说,只要他不想走,那就谁也把他拉不走!

我的母亲,是一个标榜式的农村妇女,因为爸爸常年在外面,家里家外什么事都是她一个人扛。山上的重活,田里的细活,家里的针线活什么都难不倒她,不过她就怕一样,她说千万别让她坐车,坐车的话可是会晕死人的。也是因为晕车的原因,她这一辈子连二十里外的县城都很少去过。其他三姐妹都在家乡工作,就数我离父母最远,因为她来不了我工作的地方,所以我只能每年回去看她。最近两年,妈妈总是在不停地念叨,说真想亲自去我那看一看,看看我工作生活的地方,看看我的家和我的朋友们,要再不去的话,这一辈子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要让妈妈长途坐车劳累,我很心疼。但为了圆她的心愿,我和妹妹精心为爸爸妈妈安排了这一次旅程。为了不至于太颠簸,我们选择了从弥渡到昆明,再从昆明到普洱两天的车程。没想到一上车就会吐,一拿到车票就会晕的妈妈,这一次又创造了奇迹。妈妈一路上很是兴奋,不停地问这问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窗外,生怕错过一处风景,错过一片森林。我们叫她睡会,可她硬是没有闭一次眼。

到了我的家后,妈妈高兴得象个小孩子,她说连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坐七百多公里的车。我问她晕不?有没有晕车?她只是轻轻笑了笑说:“不晕,一点也不晕!”然而,晚上给她烫脚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双脚已经浮肿了,而且肿得特别厉害,直到一个星期后才慢慢消退。这就是我的妈妈,一个平凡的农家妇女,却神一样的创造着奇迹。

拜完大大小小二十三座寺庙,我们准备下山了。妈妈说:“不急,还有一个地方是一定得去的,跟我来!”我们跟着妈妈来到一个巨大的岩石旁边,这个岩石说来很奇怪,石头很高很尖,但却悬空而立,在岩石悬空的石腰部份,支撑着很多小树棍和小木棒。

妈妈说,这块石头叫做“撑石腰”。因常年劳疾腰疼腿病的人,都会来到这里。只要在这个岩石的腰部支撑上一根小树棍,然后虔诚地叩拜,那么腰就会不疼了,所有的病也都会慢慢好转。爸爸妈妈一人拿起一根小树棍在石腰撑上,然后连叩三拜。我也找来两根结实的木棍,对着巨石双膝虔诚地跪下。妈妈说:“二囡你还年轻,也没有腰病,就不用跪拜了!”

我说:“这一根是为爸爸撑的,一根是为妈妈您撑的。妈妈,我怎么也忘不了,两百斤的重量压在你身上啊!看你瘦小的模样,谁能想到你曾经扛起过两百斤的重量呢?”想到妈妈长年被腰疼折磨,我的眼睛,忽然在这个时候有些不争气了。

我的妈妈性格很要强,什么都想努力做到最好。的确,妈妈无论做什么事,在村子里都是人人夸赞的,可唯独有一件事让她很受伤也很无奈。那就是妈妈只生了我们姐妹四人,家里没有一个男孩子。那个时候,我们偏远农村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相当严重,对妈妈没能生儿子的事村子里总有一些人嘲笑,各种闲言碎语压得她喘不过气,甚至连爷爷奶奶也会时不时给母亲一些难堪。当时的妈妈很累很痛苦,但她说无论自己有多苦,都要好好培养我们姐妹。她还说,四朵金花又怎么啦?我们家就是不一样,要把女孩当成男孩养!

就这样,为了供我们姐妹读书,爸爸辞去了乡村医生的工作外出打工了。从此,家里无论是男人做的,还是女人做的活全都由妈妈一个人来扛。因为爸爸不在家,妈妈象其他男人一样,雨天夜里不睡觉,一个人披着雨衣到田地整夜守着田放水,要是离开了,沟水就被别人挖走,那田里也就栽不上秧了。也是因为家里没有男劳力,妈妈用她瘦小的身体抬起了笨重的犁头,艰难地驾驭着两条不听话的水牛,成了村子里第一个靶田的女人。

多少年了,最让我忘不了的,还是那一次村里施工抬石头,那时我还在上小学。记得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去抬石头了,不管你是用肩挑还是用头背,会计都会在称重后按石头的重量算钱。那一天,我去给外面背石头的妈妈送饭,我提着饭盒站在那台大铁磅称旁边,一边等妈妈来,一边看会计在笔记本上记数字。

一百斤,一百二十斤,一百三十斤,男男女女的村民一个一个站在磅称上称重,会计一边称重一边报着减去体重后的石头重量。然后,再认真地把数字记在本子上。也有体格比较好的男子,一上称就称到了一百六十斤,一百七十斤的重量,每每这时,称重的会计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哇,好厉害!

这时,妈妈走过来了,背上的石头把她的身体压得很弯、很弯,她没有看到站在铁磅称旁边的我,因为她的头根本就抬不起来。她慢慢地走近那台大铁磅称,吃力地抬起脚站到了称上。

两百斤,两百斤哪!我听到会计的声音有些发抖,妈妈不到一百斤的体重,却背起了两百斤的重量。称重的会计吃惊地看着妈妈,眼里分明有湿润的东西。我不知如何是好,“啪”的一声,手里的饭盒滑落了,然后,“哇”地一下大哭了起来。

离开老家快三十年了,许多东西都已经淡忘,但这件事却是那样的清晰。我双膝跪在“撑石腰”前,抬头对母亲说:“妈妈,今天女儿用最结实的木棍,好好为您撑腰!”妈妈笑了,那笑,让我仿佛看到满山的杜鹃花和山茶花都提前开放了。

妈妈说:“真灵,我现在腰不痛了,腿也一点不疼了!”我说:“我也一样,现在可是一身轻松呀!”

下山的时候,风更大了,由于雾重,石板路面有些湿滑。爸爸妈妈依然走在中间,我和老公一左一右走在两边。一样的路程,一样的三千级台阶,但我们却走得很轻松。此时的爸爸妈妈是一脸的喜悦,而我和老公也是满满的幸福。因为这一天,我们每个人都圆了自己的心愿,爸爸和妈妈终于如愿登上了他们心中最敬畏的“高高处”,完成了对灵山之神的朝圣。而我,一个本想看风景的人,却在不经意中跟着爸爸妈妈的脚步,完成了我灵魂深处的一次朝圣。

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对身体有什么危害泉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