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站在街边不等谁(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0:47

【站在街边不等谁】

车流如潮,不但看见,也能听见。

在一座城市西北角,清晨九点半,站在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车连绵不断,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遽然迷惑,这么多的车,连同车里的人,如此匆匆,到底奔往何处?

天气不是很好,秋天来临,大地渐渐干瘪了起来,色彩黯淡,味道稀薄,早晚都很冷,人们瑟缩起身子在风中摇摆走过。穿荧光绿上衣的女子顶着张苍白脸,瘦弱背影纸片样单薄;着褐衣的骑车人和迎面而来的黑衣人猝然相撞,顾不上纠缠,说了几句便各自背道而驰。

一个老人去世了,各种消息拥挤密集,一片天地失去了光泽。朋友说,一座城空了。铺天盖地的哀悼纪念文章,人们满怀各种心思在怀念,其实在哀悼一个时代的终结。

发出来的照片,老人儒雅,微笑,小眼睛毫不畏惧地看前方,手中一缕香烟袅袅而上,恰似孤独灵魂在盘旋。世界照例八卦不断,飞短流长。几天之内,听到不同版本的故事,从文字上的极力推崇敬重,到情感上人格上的议论,世人挖掘出关于他的蛛丝杳迹夸大渲染,极尽噱头。往往这个时候,我觉得人间一片冰凉。

二十几年前,是读着他的文字认知世界、聆听苦难、了解人性、感悟人生的。记得从大大咧咧的同学处借来《绿化树》《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北风撕扯窗户纸,趴在被窝里读。忽然,遇到某些章节某些情节,大吃一惊,悄悄翻过去,伸出头四处看看,然后按捺不住好奇又轻轻翻回原处,心砰砰跳,面红耳赤,觉得自己很堕落腐化。再读时,便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包了书皮看,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时代背景下,生存的尴尬艰难,饥饿压迫残害,无助无奈无聊,人性的卑劣残酷自私冷漠,女人的温情温暖温存善良美好坚强,历久弥新。太阳升起来了,在女人怀抱里酣睡一夜的男人醒了,爬起来,又一次拿起铁锹,走向荒漠的画面定格在脑海中,眼泪哗哗。可以说,读他和路遥的文字,多少人在懵懂中挤开了文字的大门,多少文艺青年心中汩汩流淌着的文学启蒙之梦,这便是源头。

听说十一点钟有追悼会,颇想送他一程。作为老人作为长辈作为文坛上一面旗帜,无论怎样的说道终难掩其熠熠生辉。感谢朋友,我说出来,马上得到响应。我们驱车前行,天更阴,风更冷。去往殡仪馆的路上,很多车。水泥路似乎没想到今日会比平时繁忙百倍,惊异地睁大眼。秋渐入冬,郊外灌木丛生,道旁树忧郁站着,低矮的花草在地里蜷缩,一辆红色半挂熄火在当路,很多车被堵做长龙里的一节。

殡仪馆里,花圈摆满了半院,白黄相间,密密麻麻。许多面孔,认识的不认识的,握手寒暄,低声说话,哀字样的绢花连同黑色飘带,衬托着庄严肃穆和满面愁容。送行的队伍越来越长,人越来越多,十一点一刻,青色面包车上一行人下车,人们纷纷自觉排好队,鸦雀无声。

葬礼开始,走进去,偌大的纪念堂挤满了人。手机相机摄像机高高举起,仿若演唱会音乐会。低低的哀乐声中,墙面上老人各种照片缓缓展开。盖棺论定为传统,悼词不乏溢美。鲜花簇拥下,躺在那里的人,戴褐色圆帽大框眼镜,倒是很陌生。烛光盈盈,致辞人说了很多,大致是对他一生的高度评价。身边两个女人嘀嘀咕咕,不停地说,交流各自知晓的内幕且进行评判,就在这灵堂之上。旁边有西装革履男人在哭,五大三粗的人,鼻涕一把泪一把。前面不断有人哭出声来,更多的人默然伫立,沉思不语。

人群骚动起来,一一上前致哀。又见另一老人,几个月前,在首届文学院评论班听过他讲课,通达潇洒,见解非凡,精辟论断,历历在目。只隔了几个月,人越发瘦削,大眼睛鼓出来,两颊收拢进去,鼻子高高,犹如鹰隼。他远远看,不停抹泪,绕行身边,深深鞠躬,忽然放声大哭,一手握卫生纸捂住大嘴巴,一手颤抖不已,身边同样大眼睛女人忙搀扶。有记者在对面咔咔拍照,人们都让开一条道,他走过去,握住亲属的手,然后紧紧抱在一起,老泪纵横。

追悼会很快结束,人们四散开来,匆匆忙忙,一辆辆车填满各种人,呼啦啦走完了。收费人黑红微胖,目光炯炯,盯住每一辆出去的车,大声吆喝,三块钱,三块钱。

我们也随之走出冷清的殡仪馆,不一会儿又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红绿灯闪烁,人流依旧。人去如灯灭,对于逝去的人,是非恩怨皆为空,也许只有离开了红尘,才能了却世间的一切过往。这段时间,遇见了太多的死亡,除了知道无能为力、无力回天的真正涵义,也在纠结中一度迷茫。既然生有迷惑那么死有何惧?既然谁也无法清楚自己何时会死去,以什么方式死去,一定要探究人生意义的话,那么答案便是:人生毫无意义。

但是,人生真毫无意义吗?常言说,一样生,百样死。又有说法,百样生,一样死。词语顺序不一,意义相差迥异。前者强调生命的价值意义感,后者则侧重生命天地的神秘性,强调过程各具风采,尽管结局一定雷同。生而为人,我们愁闷疼痛忙碌,恍惚烦躁不甘,总是在形而上的焦灼和形而下的重负中纠缠不清,在有限的时间内不断消费自己的人生,却也在颠沛流离中不断经受和找寻。

茫茫尘世,总有一种值得我们追求和坚守的东西,如这位老人,千秋功罪,一言恐怕不能蔽之。很多人记住他和他的文字,也许,只是在记住自己曾经不堪回首的人生印迹,但的确有人记住,便是意义所在。

一个人,走了,留下身后,任由别人说去吧。

尘嚣弥漫,人生实在短暂而脆弱,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做两三件吧;能够守护的人,温柔地对待吧;能够追寻到的,且执着坚守吧。浮世再忙碌无聊,生命再卑微安分,生活再艰辛苦困,也有值得坚持下去的理由。

【父与女】

因和妹妹只差一岁,小时候一直是他带我在矿山生活。食堂饭熟了,他打来满满一铝饭盒,倒满一杯水,摆在我面前,然后趴在桌上继续做账。我拿起勺子边吃边乱拨,米饭水蔬菜甚至鼻涕活在一起,脏兮兮,到处都是。夜深了,他抬头合上账本,收拾好水笔,拧紧墨水瓶盖,回头端起我吃剩的饭菜,大口大口拨拉,边拾起掉在桌上的米粒喂进嘴里,边摸摸我头,粮食可不敢浪费,遭罪呢。昨天他生日,一起吃完火锅,见自己碗里还有很多肉和蔬菜,连说可惜了浪费了,老了吃都吃不动了。伸出筷子夹起一片肉,想放进我碗里,但中途又缩回去,不好意思地笑。他知道,我也不会吃他碗里的东西。好像和嫌弃无关。

穿了工装裤的我,被他抱在怀里,靠在卡车边,和几个叔叔说话。我卖弄小聪明,一口气背完一童谣。他抱起我,用胡子使劲扎一下,我这女儿,别看年龄小,聪明着呢。我得意洋洋,又背了一遍,他仔细听完,又一次夸我。人们都说这爷俩真像,他咯咯地笑。如今,他黑瘦,很少笑,时常挥舞干瘦的手,高声大嗓谈政治,论形势,话当年勇,说家务事,我边听边嘀咕,又来了,已经说了八百遍。好像和倾听无关。

每年腊月二十九,母亲都会用大铁锅煮萝卜。萝卜水绵软润滑,能治疗皲裂。他便挨个为我们洗头洗脚,从老大到老小。孩子们头上长满了虱子虮子,他用梳子篦子挨个梳理,大手骨节粗大但有力,一遍遍地梳,用剪刀剪去乱七八糟的余发。只有小妹在使劲哭,哭得人心烦气躁,他拉着拽着,终于没有办法,站在一边气呼呼,像个孩子。我们悄悄看,偷偷笑。现在,我只会给他买各种吃穿用的东西,但没为他洗过头洗过脚,一遍也没有过。好像和耐心无关。

高中,正是叛逆时,因过年衣服颜色不理想,我赌气不穿那套绿色巴拿巴套装,母亲非常生气。正月初十,他带我到南河滩定做衣服,一路上坡,他使劲蹬车,我坐在自行车后,听他气喘吁吁地讲一些为人处世道理。现在,他老了,我买啥他穿啥,偶尔一次漏嘴说不喜欢颜色样式,我便不高兴。好像和包容无关。

我考上大学那年,他去看榜。从拥挤推搡人群中钻进去,果真见我名字,兴奋地在人群中大喊,快看,那是我女儿。我女儿考上大学了。结果丢了刚领到手的一个月工资,母亲心疼地唠叨。他满不在乎,咱家天大的好事,权当给那贼娃子散舍了。听他说丢了我买的石头镜,弄坏了弟弟安装的假牙,我尽管没有做声,但心里直埋怨,几千块钱呢。好像和大度无关。

他去西安出差,买了一堆颜色艳丽的滑雪衫,我是大红色,妹妹是枣红色,小妹妹是黄色,妈妈是紫红色,弟弟是淡蓝色,家里每人都有,只他自己没有。他坐在桌边,看我们娘几个吵嚷试穿,笑眯眯抽烟。现在,我出门旅行,给孩子老公自己妹妹们买了礼物后,才给他买件打折的灰色羊毛衫。好像和自私无关。

那一年,妹妹弟弟都开始上大学,高高一拖拉机麦子拉出去粜了还不够学费。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他开始不坐班车,总是骑自行车回家。从单位到家,大约一百多里路,他骑车回家(下坡路)需要半天,而从家到单位需要整整一天时间。朋友父亲曾说过,遇见他在路上歇缓,说骑车腿疼,但说起自家几个孩子,高兴得合不拢嘴。还有一次,我回家拿书,见他自己补鞋。一双塑料底的鞋,后跟已磨平,接缝处线头已被撑开,他拿锥子使劲戳一个眼,然后用针线穿过去,一针一针。现在,他仍然舍不得为自己花钱,我们劝导说教气愤,也不作声,依然故我。他天天给爷爷奶奶遗像上香,时常忏悔当年孩子多,不宽裕,孝不足,顺未尽。好像和艰辛无关。

我出嫁时,他四处招呼人,忙得顾不上说话。晚上,沉默了许久,只说,长大成人了,你自己选择的人,要珍惜;你自己选择的家庭,要爱护。做人家媳妇,脾气要好,品行要端正。十年前,我和妹妹去南方工作。寒风刺骨,天上飘着雪粒,他送我们到车站,两手提着两个大包,一步一步走上天台。等车间隙,他蹲在站台的方柱边点烟,一阵风吹过来,扑灭了火柴,他佝偻着身子,又划了一根,你们去了赶紧买个电褥子。要不,穿上我的大衣,不要怕难看,暖和了就好。去了要和领导同事朋友学生好好相处,朋友多了路就宽了,业务精了就少走弯路,学识高了人家就尊重你几分。好像和教诲无关。

奶奶去世前夜,他,我,大姑小姑,二叔,一屋子的人。他不顾别人笑话,大声让我抱孩子先回家。第二天早上,睡醒的我慢腾腾赶往奶奶家,见他垂头伫立,忙问,奶奶怎么样了?他眼泪马上掉了下来,昨夜已经过世了。啊?!爸爸,你昨晚咋不早说?我想豆儿还小,晚上回来孩子要是哪里不对了怎么办?人老了,终归是要走的,娃娃还小,不敢有啥事。现在,只要见了孙子孙女,他都会叮嘱,一定要端正做人,好好学习。咱是读书人家,就要做读书事。孙子孙女认真或敷衍答应一声,他满脸笑得开了花。好像和疼爱无关。

现在,他给自己找很多事情干。自言自语,做饭洗衣,养花养狗,种菜写字拉二胡,把偌大的院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孩子们电话或回家,他总大声说,我身体很好,吃得好穿得暖,啥都好。你们不要牵挂,不要操心,你们忙你们的。好像和寂寞无关。

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是怎么样的呢邢台看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河南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癫痫病能治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