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心灵】土墙房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54:26
无破坏:无 阅读:906发表时间:2018-12-20 15:21:54 摘要:倘若上苍能够赐给我几亩宅基,我定能够亲手建筑起比现代别墅更豪华、更舒雅的村居。首先在规划面积的四周,取土为池,土夯为基。南塘种上白荷,北河撒下红菱,东沟养上鱼虾,西池广播蒹葭,滨柳如帘,岸芷汀兰……这,只是我的一个梦罢了,也是我梦起的原点。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家乡的人大多走的是黄土路,住的是土墙房,好多的日常的生活用具也都是泥土做的,甚至连人走进城市,常常被有些市侩的人瞧不起:“这人也太土气了。”不过,这也是件无可厚非的事,农村人特别是那个年代的农人,整天与黄土泥巴打交道,怎么能够没有土气。但,就是这些土气的力量喷发,才托起了社会的全新发展。   我出生在一个土墙房里,第一眼看到的房屋就是土墙房。从小就受到了土墙房的福荫,也幸福地在土墙房里成长,更深深地感到曾经的土墙房里,拥有着更多、更淳朴的呵护,生活在土墙房里那些人更具有互帮互助的习性,淳朴而善良。   我还亲眼见过如何建造土墙房,记忆犹新,倘若上苍能够赐给我几亩宅基,我定能够亲手建筑起比现代别墅更豪华、更舒雅的居所。首先在规划面积的四周,取土为池,夯土为基。南塘种上白荷,北河撒下红菱,东沟养上鱼虾,西池广播蒹葭,滨柳如帘,岸芷汀兰……这,只是我的一个梦罢了,也是我梦起的原点。   其实,在曾经的年代,要建上一宅土墙房,准备工作也许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沿海平原地区没有山区那砍伐不绝的毛竹,桁条主要用的是木材,十年树树,有的人家为了儿女将来的成家立业,往往是在刚刚结婚后,就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栽下准备做桁条的树,为儿女准备着桁条以及打家具的木材。   如果没有老的宅基,确实要如同梦境里一样,要取土夯基,宅基堆土后还要让它风化粘结,起码也得要三两年的时间。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准备工作就紧锣密鼓起来,伐树去皮,风干或者水浸,再取直去弯,除了准备桁条外,喜欢宽敞的人家还得准备好架梁的木材,更要准备门窗用材。   缮顶的茅草一般是在盛夏炎炎时节去采集,只有这个季节,茅草最为柔韧,晒干后也不会变质霉烂,数千斤的茅草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收割。缮顶的第一道工序是要在桁条上覆盖一层芦苇做的笆,或者直接将芦苇扎成为长长的细细的捆子(当地叫做柴子),讲究的人家还会首先增加一层席子,也是芦苇编织的,所以还得收割大量的成熟的芦苇。   夯实墙体、加工土坙(音为jing)、墙面装修都是要用熟泥,需要大量的草莚(音yan)子(土语,就是细细碎碎的草,打谷时扬下来的碎草和谷壳),也需要大量储藏。   加工制作土坙,是一个十分劳累而繁杂的活儿,首先将风化透的泥土运送、堆积在一块场地,再担来河水去浸泡,然后撒上一层草莚子,牵来老水牛上去踩压和搅拌,反复多次后,泥巴就会和芽糖那样粘结,最后将它用铁锨铲到一个四十乘以二十公分的一个土坙模子里,用抹子压实抹平,脱模后,让风吹日晒,成为了一块块灰白的砖头一般的土巠。土坙,主要用于墙体建到平檐后,去垒砌山墙用以及建筑土炕和灶台之用。   万事俱备后,主家请来了八个青壮劳力,燃放几串喜庆的鞭炮,飞舞起手中的铁锹,沿着预先画好的线,开挖深约一米、宽约一米二左右的地基,一套三间的住房大概要挖上一整天的时间。   地基挖好后的第二天早晨,就开始打夯了。夯,在现在已经很少见到,更别说打夯的场景了。夯,就是一根直径三十公分的原木,长约一米左右,在七十公分的地方固定上十字交叉的四根两米郑州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左右的粗绳子,作为操作的把手,要求原木重而光滑,一般要加上铁块或者石头增加重量。操作时四人在号手的指挥下,同时拉起绳子提高原木,然后再同时松手,将原木砸向号手指定的地方,那个地方将被夯实夯平,并依次前行。打夯一般分为二组,一组四个人,分为头夯和二夯,头夯主要是夯实,二夯主要是夯平。打夯是有号子的,打夯的人要听从号手的号语,才能够劲往一处使。假如你听过三峡船工的号子,或者你听过日本的民歌《拉网小调》,你就可以十分了解打夯号子的雄浑而高亢的气魄,听:嗨吆(号手大声喊),嗨吆(夯手大声紧跟着),大家带把劲吆(号手大声喊),嗨吆(夯手大声紧跟着),小夯打起来吆(号手大声喊),嗨吆……起起伏伏的的号子声,瞬间划破村庄早晨的寂静,飞向远方。一套房子在夯手们的努力下,一般也要一整天的时间,从朝霞满天一直要打到星月争辉。   第三天,石匠就慢条斯理地叮叮当当起来,敲打着形状怪异的石头,雕硺出一块块尺寸适当的石头,合缝四齐地为主家铺下了斩脚(相当于现在建房的地圈梁),巧夺天工地垒砌出推幌不动的略高于地平的基础,石匠手艺如何直接影响到房子的寿命。石匠的工期一般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期间请来的青壮劳力不仅要为石匠搬运石头,还要重复着制作熟泥的工作。   一旦石匠收拾工具,拿着主家送的喜烟、喜糖准备打道回府时,青壮年们就得不断地将和好的熟泥运到宅基上,在最短的时间里将熟泥铺满整个斩脚上,足足有二十公分,然后继续制作熟泥。而对建房有经验的一批人则在斩脚上的熟泥上,均匀地撒上一层麦穰(小麦打谷时,被石头磙子反复碾压,色泽金黄,柔韧抗腐),然后脚踩棒夯,使得熟泥于石头尽可能地粘结为一体。如此反复垒砌,只多出了用木榔头锤砸的过程,一天下来大约建出半米高的墙体。由于活儿重,主家总是给他们送来一些简单的点心,大多是当地生产加工的馓子。一日三餐,主人家总是尽力而为,当然少不了酒菜招待一番。当时的生产队队长很人性化,不管是谁家建房子,他不但不会去扣除青壮年的公分,还会早早地给主人家送来红包,主动地为建房子的人家凑集缺少的材料等。   为了牢固,墙体需要干燥几天后才能够再能够再垒砌,当然请来的人并没有闲着,一是要对墙体进行修正,一把把崭新锋利的锹沿线铲下,干净利落地一锹到底,这个活确实需要大把的臂力。被铲下的熟泥还得迅速再垒砌到墙体上,同时得用棍子连续鞭打墙体,夯实夯平。只要天气晴朗,大约五天后,再进行第二次垒砌墙体。一般一套房子要进行四次垒砌才能够平檐,经过夯实清理,等待着上梁。   在垒砌墙体空闲期间,要做的是还有好多,涮草是一件既有耐心又要细心的事,首先要用草叉将草彻彻底底地打乱首尾顺序,然后再将草梳理顺,捆成为大约二十公分粗的捆子,其间的草不能够环头其中,不然缮出的屋面肯定会形成漏雨。为了屋顶干净一些,家主还得请来心灵手巧的小媳妇大姑娘,帮助编织特定图案的芦苇席子。喜欢用柴子的则扎柴子,喜欢用笆的则要编笆,这是二者选一的工作。   河淤,是建草房必不可少的材料之一,而且用量很大。由于当地气候春秋干旱,晴天丽日多,而夏日多雨影响质量,冬天又寒冷无法施工,所以家主一般选择在每年的二月和八月开始施工。二月和八月虽然天气不寒冷,但要光着臂膀下河还真的有些冷,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下河前不仅要活动身体,还要大口大口地喝上一些二锅头,然后,拿起预先准备好柳筐子跳进河水中,迅速地将筐子插入河底,一声“拉”的号子,岸上的人死劲地向岸边拉上,左一筐右一筐不停地捞淤泥……堆积河岸的淤泥黑幽幽的,宛如黑炭一般,要经过一宿二日的沥水才能够运回宅基。环保的时代,河淤里隐藏着许多诸如河蚌、蚬子、田螺和泥鳅等小生物,慢慢沥去水份后,淤泥淤结,使得它们只好争先恐后地钻出来,引来好多孩童去捡拾,去喂养自家的鸡鸭鹅。沥去水分的淤泥运回宅基,往往倒在一个低洼的地方,然后再撒上草莚子,牵来水牛不停地和,直到具有一定的粘稠度,才可以使用。   上梁之前,石匠的身影再度出现在现场,不过这次不是在低处,去敲打石头,他们站在高高的墙檐上,用土坙去垒砌房屋的山头。熟练的抛坙手头都不用抬起,一块结一块地将十几斤土坙,抛向站在三米多高的脚手架子上的接坙手,还真的不是容易的事,非一日之寒之功。   土坙到了石匠手里,三番两绕的功夫就会砌出一个三角形的山头,只半天的时间就将整栋房子的山头完工。紧接着上去的是木工,去校正桁条的平整度和倾斜度,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直接影响到房屋的寿命。土墙房致命的弱点就是怕漏雨,倘若平整度和倾斜度不好,雨水不能够顺利地通过草导流掉,时间一长肯定洛阳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漏水,一旦形成渗漏,草,笆,席,全都会霉烂,从而功亏一篑。所以在曾经的岁月中,无论是木工还是石匠,都要经过三年时间的学徒,而师父在选择徒弟是也是十分严格调选的,非聪明伶俐、心灵手巧、胆大心细的人,师父是不会录用的,因为徒弟的日后所作所为将直接影响到师父的名誉,甚至还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在曾经的年代里,也有一些人三年出了师门,继续留学,不得私自接活。所谓的出师,仪式虽然不怎么隆重,但也十分讲究,师父会为徒弟置办一整套工具,甚至会把自己最好用的工具送给徒弟。   桁条是按照房屋的跨度设置的,一般分为五路、七路和九路桁条。木工的工艺再好手脚再快,剩余的时间再多,也不会将客厅最顶部的那根桁条连续安装好,因为那个桁条虽然最早在地面上校正合格,但必须要等到主人家约定吉日良辰的几点几分,才可以安装,也就是上梁的时间,上梁不是指安装房屋的梁,而是安装最后一个桁条。一般来说,手头一天校正桁条,等到第二天才举行上梁的仪式。   听说建房子人家马上要上梁了,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会在前几天就送来了份子钱,同时还要送来贺礼,贺礼大多是玲珑的糯米糕、精致的馒头、甜蜜的糖果,无论礼品多少种类,但绝少不了粽子,很是汗颜,不知道其所以然。除了糖果外每一件贺礼上都会印上桃红的梅花图案,寓意着喜庆的氛围。人家送的礼品再多再精致,主人家再忙再累,家庭主妇也要安排蒸上八只大馒头,并用红纸包好,留着上梁开始的仪式之用。   听说某某人家明天早上上梁了,让附近的孩童高兴得往往一夜都睡不好,因为届时将“抢”到平素很难吃上的礼品,即使自己抢不到多少,主人家也会喜气洋洋地将他们的口袋装满。到了上梁的那天早晨,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赶集路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起围拢宅基而来,充满着喜庆的氛围。   等呀等,终于等到木工师傅的师父来了,见多识广的大师傅几句话就说得人们大笑起来。木工师父来的目的是在主持上梁仪式的同时,最后校正桁条各种角度,也是对主人家的负责态度。所以上梁的第一个仪式就是吊装最后一根桁条,第一个上去的就是木工师傅的师父,第二个就是石匠师傅,还有八名吃苦耐劳的青壮年,他们分别带上了十挂几万响的鞭炮,还有几笆斗的二踢脚双响炮。   当八名青壮年帮助木工师父和石匠把桁条安装好后,十个人分别站好自己的位置,主人家赶紧送上去了十笆斗礼品,二位师傅同时喊道:“吉时已到,上梁了!”八位青壮年各自点燃了手中的鞭炮,震天动地。与此同时,二位师傅能够将八只大馒头绕最后安装好的桁条作360度绕行,并能够落尽主人兜开的衣襟里,着实让人折服一会。这八只馒头就有了特殊的名字:“滚梁馒头”,这八只滚梁馒头将会送给八个青壮年,感谢他们付出。紧接着,二位师傅各自扛起一笆斗礼品,站到屋脊上,异口同声:“东撒金,西撒银,南撒元宝北撒钱……”伴随着他们的贺喜声声,几乎也动作一致地向各个方向撒去各自礼品,围观的人立刻欢呼起来,你拥我挤地抢拾着礼品,伴随着二踢脚的高高低低的声响,二位师傅更是大把大把地撒起礼品来,引得宅基上的人欢呼声高潮迭起……经验丰富的二位师傅再怎么发飙地撒,但总要为主人家留下三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有效分之一的礼品,因为除了主要打发那些抢不到多少礼品的孩童,还得为借给午宴桌椅凳和碗筷碟的人家,特意留下一些感恩的馈赠。   当人群散去,几十个工匠一起上阵,尽可能地早点装好席子、钉好笆(或者是柴子),然后抹上一次已经加工好淤泥,再层层叠叠地缮上草把,再及顶后,其顶部以及二个山头顶部,都要压上沾满淤泥的草把压实。整个屋面用特制梳子(面条上钉上大约五公分间距的十公分长的元钉子),最后就是在屋檐下垫好一根方木,用砍刀逐一剁齐,宣告上梁工序结束,二三个月的忙忙碌碌,也是提心吊胆的二三个月,到此,才让工匠和主人家感到了安全感,但上梁并不代表着房屋全部落成,还有一半的工程在等待着去干。   拆去大门口的几根脚手架,数张八仙桌抬进了新房子里,椅凳一旦摆好,主人家就端来了八个冷盘,并为每一位在座的功臣满上一杯杯酒,瞬间酒香溢满房屋,远飘云端。尽管那个岁月艰窘,但主人就是借贷,也要上梁的宴席置办上三道:冷、炒、烧的二十四个菜,既是地方风俗,也是主人尽力而为,虽然菜并非是什么山珍海味,酒也只是乡镇上酿的散装酒,但气氛却无比融洽和高兴,因为下午无事,午宴往往要吃到傍晚,大伙才次第回家歇息。(那个时代是计划经济时代,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工匠们一般在半个月后的早晨才继续回来(因为墙体需要干燥),进行墙体里外饰面,其材料仍然是黑黑的河淤和草莚子,砌墙是由下而上的,而饰面则要从上而下进行,那是因为高处的山头都是土坙垒砌的,本身是干燥的土块,同时一边饰面一边还要把室内的脚手架拆下,直到饰面离地面大约一米五左右时,脚手架也全部拆掉了,当时的脚手架不是象今天全部由钢管和扣件组合而成的,很快捷,而是东家借来一根毛竹,西家扛来原木,用麻绳绑扎而成的,曾经的工匠们确实头脑活络,一个骑马扣就将交叉的二根原木绑得结结实实,绝不会晃动和滑动,不得不令人叫绝。到了拆掉脚手架时,确又能够轻轻地一拉绳结,再轻轻地一抖,绳子就脱落了,恰似马戏团表演的魔术一般。那借那还,让家主统统地归还给人家。 共 71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