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疼】咖喱(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6:54

那一刻,我无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可现实就摆在那里。

2016年11月25日下午五点左右,一辆小汽车残酷地夺走了一条小生命,可能还不到五斤重名叫咖喱的小狗。

世界这么大,形形色色什么都有,却容不下这么小的一个生灵,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轻易地结束了它的一生。它是那么弱小,没给这个世界造成一丁点危害,却给我家带来不少快乐,当然也有此许抱怨。可是,它是一条依赖人类才能生存的生命啊,怎么能轻易取消它的生存资格?

在我生命的过往中,咖喱短暂的出现注定了我们之间的缘分,可是,缘分就这么结束了吗?不该这样啊,如果我对这个世界做错了什么,甚至亵渎了神灵,请惩罚我吧,不要把罪责降临在一个不会说话的小狗身上。它是无辜的,不能替代我接受惩罚。

可以说,咖喱遇难与我有直接的关系。家人遛咖喱从不出院门,我们小区院子够大,环境也不错,足以遛狗、散步,唯一的不足就是小狗太多。是我自作主张,带着咖喱去外面遛的,这一年多,我几乎转遍了周围几个小区。假若我一个人是不会到别的小区转悠的,总觉得别扭,带着咖喱就不一样了,显得自然从容。不过,我每次都拴着咖喱,因为它太活跃,怕它吓着小孩,或者跑丢。

其实,咖喱有着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天生的,它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小,对许多物体有恐惧感,比如井盖之类,咖喱都是绕道走,不从上面过。有次我带它出去玩,它无意间踩了一脚井盖,没想到那个井盖错位,啪一声巨响,惊得咖喱赶紧跳开,惊魂未定的它反复看看井盖,又看看我,它吓坏了,我摸着它的头,告诉它没事,不是它的错,它才慢慢缓过神来。在世纪城西南门边上,有家开商店的养着一条大白狗,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遛完咖喱经过那里,大白狗突然冲过来咬住了咖喱的脖子,我猝不及防,慌手慌脚将咖喱抢夺过来抱起,咖喱的脖子已经出血,我生气地对那只大白狗怒斥了几句,怕它扑上来咬我,赶紧牵上咖喱走了。从那以后,只要经过那里,咖喱就会发出惊恐的哀叫。从此,我们不再从那儿走了。不久,在旁边的小区里遇到了那条大白狗,它突然冲着咖喱又来了,我抓起树枝吓唬,它退缩逃走了。后来,又碰见几次,大白狗不再冲着咖喱凶了,我试图接近它,给它说着狗们要友好的话,它似乎听懂了,慢慢地靠近了我。狗是很容易相信人类的动物,我那次竟然摸了它的头。但是咖喱心里的阴影还在,不敢与它接近。

别看咖喱个头小,劲却很大,小时候过马路时有点不管不顾,每次都是我拽着绳子不松手,这样也可能给咖喱造成有人照顾的错觉,它对汽车缺乏足够的畏惧感,这是导致惨剧发生的根源……

妻子颤抖着说,咖喱被汽车撞飞后,双眼崩裂,眼珠脱离了眼眶,脸部已不成型,可它还能爬动,给这个可怕的世界留下了一条血肉模糊的痕迹。一个天生不会说话的弱小生灵,它本能的疼痛叫声,一声一声凄厉地在向这个世界哀鸣,可这个世界,无动于衷。但那声声嘶叫越来越弱,却能穿透人的心肺……

谁能记住那个绝尘而去的小汽车模样,或许那个逃逸的开车人,庆幸自己将车飞快地开走没惹上麻烦。可是,你结束了一条孤援无助的小生命,你肯定是无意的,可这个事实是没法逃避的,尽管你逃过了惨不忍睹的一幕,但愿你的灵魂也能够逃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能使咖喱重生吗!

妻子哭着将奄奄一息的咖喱送往动物医院。我不敢想像她当时的惊恐程度,我只埋怨她,不该给咖喱打那支安乐针,得让它的生命延续下来。我想让它活着。可当时的情景……妻子始终没讲完整,她连哪家动物医院都不给我说清。妻子太了解我,知道我不会罢休,但她不想让我看到咖喱的凄惨结局。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突如其来的空洞、冷清将我的心紧紧攥住,并且使劲地揪着。往日一推开门,早等候在门内的咖喱扑上来,前爪抱住我的腿,潮湿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我,尾巴左右摇摆得令人眼花……可是,这一幕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了。这个弱小的生命永远离开了我们,现实就这么残忍。

我清楚地记得,咖喱来我们家,是2015年春节刚过。事先女儿对我只字未提,怕我不同意养狗。女儿从懂事起,一直想养宠物,也养过兔子、猫、金鱼、乌龟。后来因为严重影响到她的学习,我坚决不同意再养小动物。每次只要女儿说起这个话题,我总是摆开与她免谈的沉默。所以,女儿这次先斩后奏,与她的同学早就合计好,从山东带来一公一母刚满月的两只小狗,我女儿将其中的这只公狗带回了家。当时,我看着毛绒绒的这个小生命,却没说半个不字。因为我眼睛的余光看到,女儿一直怯生生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发落。既成了事实,而且女儿已上大学,影响不到她的学习了,我怎么拒绝。就这样,被女儿起名咖喱的小狗,成为我们家的一员。

如果,当时我横下心……可是没有如果。

很快,女儿开学去了西安,将咖喱留在家里,成为我们的累赘(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一个刚满月的小狗,只想着它就是个动物,喂饱养着就行了,没想太多。我第一次将咖喱带到楼下,去院子的狗群中凑热闹,没想到那些狗的主人们非常警惕,有人竟然让我将咖喱赶紧带走,别传染什么疾病。我当时很生气,一个连楼梯台阶都爬不上去的幼犬,能有什么病?我不懂幼犬要打疫苗,忍住怒火接受了他们的指责。但他们对咖喱品种的议论,使我心里极不舒服。据说,咖喱有一半泰迪一半金毛的血统,不是纯粹的品种。我不懂狗的这些知识,只认为它是个生命,这很重要,别的都不算什么。

我早已习惯了人类将人分为三流九等高低贵贱,但对一只无辜的小狗也按品种分出贵贱,我是绝对接受不了的。人可以掌控这个世界,按自己的意愿把人类搞得等级森严,可有什么理由要把狗类也弄得乌烟瘴气,狗们同意了吗?它们有这个意识吗?人类也太自以为是了吧。还有,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或者渠道,改变自己的地位,模糊自己的出身,狗没这么幸运,它们怎么努力,也扭转不了自己的出身,改变自己的品种啊。

我发现,狗们并不像人类强加给它们的那样,它们根本不管什么出身、品种的贵贱,瞬间会混在一起,疯跑疯玩。倒是那些品种高贵的狗主人,失却了人的尊严,破口骂着自己的狗不注意身份与别的狗玩,以此蔑视别的狗类。

这是我把咖喱带到院外去遛的主要原因。我从来没有歧视过品种不纯的咖喱,天地良心,就是说句玩笑的话,我也没说过咖喱的长相有什么不好。从来没有。咖喱既然与我家有缘,进入我们的生活,我怎么会计较它的出身与来历!

可我嫌弃过咖喱是个累赘,它的出现,扰乱了我安静平淡的生活。咖喱出事那天,我在心里还嫌它连累了我。自从咖喱来后,每天早晚要去遛它两次,最严重的是我们夫妻不能同时出差或者回老家,得留下一个照顾它,它完全像个孩子一样,得惦记着它的吃喝拉撒。平时在家里,我也厌烦过它,只要坐下看会儿电视,它总缠着你踢球玩;不管你情绪好坏,吃个饭上趟厕所,它都跟来跟去不离左右。其实我也能理解,白天我们上班了,咖喱一个在家百无聊赖,所以珍惜晚上与人在一起的时光。我虽然烦它黏人,但很少冲它发火,甚至打它。有时候它破坏了什么东西,我很生气,却下不去手。尤其是咖喱半岁的那段日子里,它像个孩子不懂得生活自理,随地大小便,甚至啃坏了茶几、桌椅腿。可是有一点,咖喱不上沙发与床,它只趴在边沿,从来没上过一次。它比人有底线。后来,随着慢慢长大,咖喱很少在屋子里大小便,也不乱啃乱咬东西了。而且,每天早晨它第一个醒来,像闹钟一样准时,它趴在床沿,等主人起床带它下楼去玩。早上一般都是妻子带咖喱下去,我起床后得赶到单位吃早饭,顾不过来。有次,偶尔听说狗狗喜欢吃煮鸡蛋,我试了果然如此,给咖喱从食堂带颗煮鸡蛋便成了我每天的重要任务。下班回来一开门,咖喱准在门口等着,扑上来前爪抱住我的腿,疯狂地摇着尾巴。我曾开玩笑说,咖喱对我这么欢迎,是我带回来了鸡蛋,如果没有鸡蛋,它不怎么理我。我现在收回这句话。那是我说着玩,没有的事情。比如周六周日,我不去单位吃早饭,就没有煮鸡蛋,咖喱热情依然不减,同样围着我转悠。

咖喱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天晚上,煮鸡蛋还装在我的口袋里,我攥着那颗煮鸡蛋回到家,一股熟悉的狗狗气味猛然将我包围。可是,却不见了扑上来的咖喱。连它的影子,从此也看不到了。泪水夺眶而出,我控制不住自己情绪,还是去每个屋子寻找了一番,最后跌坐在滕椅上,攥紧那颗煮鸡蛋,不敢想像妻子有意轻描淡写的那个悲惨场面,满脑子全是咖喱生动的眼神,我的心抽搐着往一起紧缩,生生地疼。我实难甘心啊,从妻子那儿问不到什么情况,也不能逼问,她经历了咖喱离开的整个过程,承受的痛苦肯定比我更大。可我心里实在难受啊!我对动物医院那些人没有好感,咖喱只去看过一次小病,他们除过想尽办法敛财之外,似乎对动物的生命很冷漠,他们怎么会将咖喱的遗体找个地方掩埋?说不定咖喱已经被他们丢弃,或者……我不敢想像,得不到答案,埋怨妻子不应该将咖喱最后交给他们,可当时的情况妻子肯定没法处理,她已经吓坏了,两腿发软,根本不敢将死亡的咖喱带到哪儿去掩埋,就是能找到地方,她也没有工具。

在黑暗中默默地流着泪坐了很久,我穿上外套下楼,感觉那天晚上特别冷,凉气居然能穿透身体钻进心里,锥刺一般地疼。我攥着口袋里的那颗煮鸡蛋,在楼下的夜色里茫然四顾,从每个窗口射出的灯光晃得我眼睛疼。泪水一次又一次地模糊了我的视线,怕碰到熟人要打招呼,我出了院门,去南门外寻找咖喱出事的那个地方。因为不知道具体位置,没有找到血迹。我不想问门口的保安,怕他们传来传去,影响到那个开门让咖喱冲出去的保安情绪。我在南门外站了一阵,默默地走了。沿着平时遛咖喱的街边,我慌乱而匆忙地走着,每看到一个咖喱平时喜欢停留的地方,都会不由自己地唤声“咖喱”。可是,再也看不到咖喱回头的那个情形了。再也不会了。我失声痛哭。街上偶尔会有一个行人,我不能放声痛哭,只能压抑着自己,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咖喱还没吃今天的煮鸡蛋呢,我想给它送过去。攥着那颗冰凉的煮鸡蛋,我来到附近一个宠物店前,看着关紧的大门,我居然没有勇气上去敲它,只好在店前的树下、草地上寻找,想找翻动过的痕迹,说不定就是埋葬咖喱的地方。我没别的意思,趁今天还没过去,想将那颗煮鸡蛋,留给咖喱。它虽然不能再吃了,可这颗煮鸡蛋属于咖喱。

显然,我的寻找注定是要失败的。

没养咖喱之前,我对任何有关宠物丢失、死亡的文章、画面,还有讲述,都是无动于衷的,相反对那些人的做法还觉得不可理喻,甚至嗤之以鼻(年轻的时候)。我没法感受到他们的悲伤,体会他们的疼痛,还想着与我毫不相干,根本激不起难受的情绪。相信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只有切身体会了,才能理解这种不同于其他的伤悲。那毕竟是条活生生的命啊,那么无辜。

自从养了咖喱后,我慢慢地体会到,狗对人类百分百的信任和依赖,在它的潜意识里,可能不会想到人会加害于它,即使你拿着利器,它也不怕。我们做饭的时候,咖喱经常赖在厨房不愿离开,我曾用刀子吓唬过,它一点害怕的举动都没有,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你,没有一点危险的意识。但是假若有一个物体掉下或者倒地,声音却会惊吓到咖喱,它其实胆子很小,惊得跳开,然后才会认真地看看那个物体,然后再看看主人,用眼神告诉你,这个物体落地不是它造成的。咖喱极其聪明,我们一旦穿衣服,无论它正在吃狗粮还是玩球,会立马停下,冲到门口等待在那里,我们会告诫它,出去上班或者办事,不会带它下去的,它依然等着不放弃。当我们再次明确不带它时,咖喱看上去很失落,却很听话,绝不出门,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你,一直目送你出门,那种眼神叫人心里很难受。如果带它下楼去遛,电梯在一楼停下还没打开门,它站立起来着急地挠门,待门开了一条缝,它便冲出去站在单元门口。刚开始,我还有种心理,说你那么快冲出来有什么用?你没能力打开单元门,还得靠我才行。渐渐地,我就不这么想,也不说咖喱了,每当它冲出电梯,我会疾步跟上,赶紧打开单元门放它出去。因为那一刻,我会心酸,为狗狗没能力自己打开门而难过。

咖喱的泪腺特别发达,它经常默默地流泪,出去跑一会儿,眼角会沾不少灰尘,于是,它会到处蹭眼睛,我们以为它患眼疾,问了医生后,给它点眼药,却一直不见好转。后来,我隔一天给咖喱洗一次眼睛,用清水将眼角泡湿,轻轻洗去粘结的脏物。这是咖喱最喜欢的,每当我喊它洗眼睛,无论它玩的多高兴,都会立马跑来,静静地站着配合清洗,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狗的寿命只有十几年,它们成熟的很快,咖喱刚满一岁就到了青春期,动物的本能一点都不掩饰,它对异性充满了热情和向往。可是,我没有给咖喱寻找伴侣。是没有寻找,而不是没办法,根本就没拿这当回事,任它在发情期焦虑、痛苦不堪。这也是我对咖喱最内疚的。狗的生存完全依赖于人,所以它们对人特别忠诚。它们对人类的信任还不仅仅局限于主人,对于陌生人的对视狂吠,只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并不见得就有敌意。至于人类是怎么对待这种最忠实朋友的,看看周围那么多的流浪狗,还有……不用多说了。再者,人类骂自己的同类人渣时,喜欢带上“狗”字,这与狗何干?狗怎么就成了坏人的代名词?坏人能与狗相提并论吗?人啊,请不要给无辜的狗们强加这些罪名。

癫痫发作吐白沫怎么急救癫痫病是否有遗传南京看癫痫的医院哪里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