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省城之行(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09:18

张铭是我在网络上认识的朋友,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在哪里加的她,我所写的每一篇文章,她都会点赞或者发表几句感言,让我心里总是暖暖的,就因为这样我就开始关注这个陌生的朋友。偶尔聊聊,才知道她以前是一名中学老师,现在已经辞职不干了,在省城103中学附近开了一所托管,事业做的还算可以。

去年省城上访的时候,曾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前两天她给我发微信说,她家装修,有点小活让我帮个忙。那天正好也闲着,而且她曾经初次见面时候,就请我吃一顿饭。我就是一个朴实的农民,很少有女人请我吃饭,她的真诚和大方,也深深地感动了我。想想干完活后,顺便在省城玩上两天,工作旅游两不误,该多好呀!就这样,我带着自己的大锤和电锤,义不容辞踏上省城的路途。走时候,火车太晚,大巴车最后一班已经发走,只好打了个商务私家车的电话,司机说马上就走,让我在街口等他。

坐进商务车,路过繁华的街道,一会儿车就飞奔在高速公路上。司机开启了欢快的乐曲,窗外的田野,绿树,河流,沟壑很快向后漂移而去,心情也放佛跟着车飞奔起来。激动中仍然有点小紧张,省城那人车密集的大城市,我又会不会在路途中迷失呢?

车里有十二三个人,在我身边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一头披肩发散落肩头,白色的上衣,面容清秀,看上去很单纯,仿佛是株出淤泥的素荷。车里几个人几乎都玩着手机,有的刷屏聊天;有的看到插着耳机看电视。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是人与人之间好像隔着一层厚厚的墙,除了手机就是沉默。而唯有我身边的女孩,拿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品读,女孩认真的样子,更让我感觉她的超凡脱俗的气质。也许是我也爱读书的缘故吧,我多瞅了她几眼,实际上旅途中看书是一种享受,一次灵魂的洗礼,窗外有美景,车里有书香。

我从包里也拿出一本书,还没有等我仔细品读,张铭电话打过来,再次叮嘱我,坐几路车车到哪里下车,没有公交车了她让我搭乘地铁,她说她把详细地址发给我了。完后我又拿起书,女孩好像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一种异样的光芒,但又很快恢复状态。

三个多小时以后,车来到省城西京医院附近,我赶忙问司机有没有地铁,司机忙于搭理别人,还是这个女孩回复我,前边走一段就是地铁口。

高楼林立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闪烁不定的车灯,明明灭灭的霓虹,让城市的夜景充满魔幻般的五光十色。这时候正是车辆出行的高峰期,我提着自己的大锤,就像一个乞丐拿着打狗棍般的无所适从。啊!怎么前边有个女孩不断频频给我招手,仔细一瞅就是刚才车上读书的女孩,她亭亭玉立地站立在哪里,如同美丽的花朵。女孩子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她等我一起搭乘地铁。我们就像兄妹一样,边走边简单聊着,她告诉我她正在上大学,星期天回韩城看望病中的姑妈,现在还要急着赶去学校,要不然晚了学校就要关门了。

对于坐地铁,以前坐过一两次,但还是弄不清方向,上下进口出门,常常晕头转向,购票机我更是不会操作,我的性格孤僻内向,害怕别人笑话自己乡巴佬。女孩子已经购票了,我站在购票机前楞住了,走时候没有带现金,手机里有钱,但是没有电了,也无法联系张铭了,这该怎么办呢?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向女孩求助。女孩问我怎么还不走,我说手机没有电了,买不成车票了。她二话没说,在购票机前点了几下,然后拿出自己手机给我买了一张车票。转过身随着人流急匆匆的向着地铁站台方向而去。我也跟着她而去。她和我不是一个方向,我来不及问她姓名,来不及留下她电话,她就钻进行驶而过机车,机车疾驰而去,女孩顿时消失在茫茫的路途中,她的身影恍惚间还在前边。这个陌生热心女孩刹那间,温暖了我心房,让我对九零后女孩认识有了改变。她们并不是娇生惯养的公主,一个小小举动,看出她的善良,有她们这些九零后接班人,祖国会更加繁荣昌盛。

我坐进了机车,区区只有十几分钟,我就在地铁出口处见到张铭,她说打电话我关机,估计是没有电了,只好在这里等我一个多小时。张铭人长得漂亮,但是穿衣服极为普通,她身上也闻不到那种应时化妆品的味道,根本不像一个大城市的女人,反而有点像农村的大姐,朴素的装束,让我感觉亲近许多,她像亲人般的接住我的工具箱,带我一起饭馆吃饭。吃完饭后把我安排在她新租的一处单元房,这处单元房是为了扩展自己的托管而租的。

张铭到对岸楼下去休息了,我独自溜达到小区外边,看着那摩天大楼星星点点的灯火,凉风轻轻拂过我的脸面,都市的夜没有了白日的喧哗,在沉稳中寂静。什么时候能在省城拥有自己一席之地该多好,胡思乱想中想到明天还要干活,转过身赶回去。

我终究躺下了,一挨枕头就呼呼大睡,这是我一个优点,只要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去想了。

睁开眼睛已经早晨八点了,张铭已经在外边叫我去吃早点,吃完后我就开始干活了。她是想让我把阳台前一堵小小的半截墙拆掉,这里屋里的光线就会更加亮堂了。我先拿出自己的小切割机,先将墙的两边切开,她在身边不断赞叹,说我干活就是专业。令我奇怪的是,以往我们给别人干活的时候,主人交待好就会自然离开,有人在身边我总觉得别扭,所以我只好下了个“逐客令”,“张铭,你去忙吧,一会干完了我给你打电话。”她走了,我就继续干我的活。过了一个多小时,她又来了,换了一身破旧的工作服,这会真是名副其实的农妇了。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说别笑,我和你一样就是个农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汗水已经悄悄布满我额头,灰尘战在脸上,落在头上,钻进鼻孔,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流到嘴唇,有一股咸咸味道,喉咙也有些火燎。手里的电锤发出的“嗒嗒”声,胳膊震的酸痛,墙终于打完了,她让我把阳台上钢筋割掉。她借了个小三轮车,我和她一起把屋子里那些袋装的垃圾拉出去。这时候,我心里有点不太喜欢了,这个女人怎么这样,不远几百里来过来给你帮忙,最少应该泡一壶茶水,虽然有怨言,但是我没有表露出来不满,想想也快十二点了,也该吃饭休息了,忍忍就过去了。

十二点已经过了,内心的一股无名之气在膨胀,依然告诫自己坚持,我将一袋袋垃圾装在车上,装满我蹬着三轮,她在后边推,好处今天是阴天,晴天真热得受不了。这副尊容我真不愿意小区来回奔走,此时,昨天的初踏进省城那种新奇消失殆尽了。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垃圾拉完了,我坐在地上长长松了口气。我想起自己在县城工作,自己给自己定制时间,十一点半下班,没有特别情况从来不加班。而且我们工作从来不慌不忙,担心早早完工了,主人会少付工钱,这都是工作之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你缓息一会儿,咋俩个把楼上桌凳给我搬下来。”这时候我彻底要火山爆发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个样子,我又不是你家的长工,我忍着气在楼上搬了三回,转身我就离开,我没有给她打招呼,我去外边吃饭,不干了。我有一肚子垃圾,需要倾倒,我就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任别人摆布,眼角湿润了,委屈的眼泪都仿佛要流出来了。我到小区门口餐馆,坐在桌子上,粗声喊道:“来大碗面,上瓶啤酒。”一会儿,服务员毕恭毕敬地给我摆在桌子上。看看这有多尊贵,饭菜味道是其次,花钱买享受。这饭我是咽不下去的,端起酒瓶猛喝几口。我想一会我把工具一拿,转身就回家回县城,然后把这个女人打入黑名单,永世不得翻身……

冷静下来了,又觉得想法不妥当,该去还是该留,我犹豫不决。她电话打过来了,还没有等她说话,我就大发雷霆:“你西安人咋这样,干活不供茶水,吃饭时间不让吃饭,我是给你帮忙,又不是过来挣你钱。”说完,不等她解释,我就挂了电话,一口气将剩下啤酒喝完。她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我看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另样的目光看我。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刚才那句话惹起众怒了,要是碰到个脾气不好的,还不干一架才怪呢!想起省城还有对我曾经无私帮助过的红叶老师,还有昨天车上遇到的善良女孩,她们身上都有一种高贵的品质。想到这里我脸红了,打击面太广了,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我太冲动了。我随手翻开微信,看到张铭发来的信息:“我只是让你干完活能及时回家,害怕你耽误了车点,我约了学生和老师,那边地方补课下午就要用,再说我连做饭,还要和你一起帮着干活,我又不是在闲着,你肚量真小,快点过来吃饭,不要让我再叫你了……”这时候我已经静下心来,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见面人家第一次二话没说就请吃饭,自己是不是真小鸡肚肠了。就这样我慢悠悠地转身而起,那碗面不吃了,再说我也不喜欢饭馆的饭。我回到小区,张铭的房间,饭已经摆在桌子上,茶水也烧好了,西瓜切好放在盘子中,张铭已经露出一张生气的笑脸,责怪中带着关怀的口气说“我都忙得顾不上和你生气,真像我小弟弟一样,还会撒娇……”我不好意思笑了笑,一笑泯千愁,抱歉的话语我也不会说。

吃完饭,我在帮她搬了几回桌凳,她老公打电话要她接女儿,我也该离开了,她在手机上定了火车票,把我送上了公交车上就转身离去,我拿出手机看到了她给我微信发五百元红包,我说给太多了,她说给我孩子的一点心意,说叫你干活时候,我没有说给钱,那样恐怕你不会过来,知道你负担重拿着吧,别介意,我还会叫你帮忙。这就是张铭的个性,我是满满的感动,人间自有真情走,我怎么能误会她呢。我想如果我当时转身就回去,她还会给我钱,但是我们的友情就可能一刀两断,不能再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去看待女人了。

公交车到了火车站终点,我提着自己工具箱匆匆奔向候车室,我在一处空位处坐下,静静翻看一本书,什么时候车站服务员端来开水,我拿出自己的茶杯,她给我添满了水。

哪里有人群,哪里就有温暖,我们这个社会处处充满温暖……

“韩城的K7043号列车已经进站,旅客们请带好自己行李,排队准备上车……”女播音员用甜美的普通话广播。我带着自己的工具,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缓慢向前走去,出了检票口,当我踏上这座人行天桥的时候,看到那纵横交错的铁路,看到了那一列列火车,心口突然一阵绞痛,瞬间眼泪就模糊了我的视线。想起了八五年我第一次来省城,父亲拉着我的手就站在这里,往事历历在目,可如今物是人非……

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的单位经过体制改革,由搬运站变成运输公司,公司购进来八辆大客车。父亲没有手艺,又因为为人诚实,因此被领导安排在大客车上当售票员,每天往返于县城和省城之间。那时候我不理解父亲工作的辛苦,却高兴万分,因为放假时候,父亲会带我们去省城玩。

那年放暑假时候,父亲第一次带我去了,坐在客车上颠簸,觉得时间特别漫长,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客车两天才能往返一趟。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漫长,我不断询问父亲到了没有,父亲总说快了,直到下午快天黑时候,车才进了省城火车站停车场,那时候的省城除过人多,似乎和县城并没有什么区别,低矮的建筑,并不宽敞的街道。只是那高高的古城墙,宏伟壮观的城楼,令我羡慕不已,县城怎么就没有呢?父亲带着我走进了附近一家地下旅馆,那时候真的好幼稚,为什么旅馆要建在地下,下大雨不会淹没了才怪呢!想法归想法,还是跟着父亲,下了楼梯,进了房间。房间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有个长长的沙发,令我大开眼界,对于在家里学校里坐惯了硬板凳的我,这确实是一件新奇而享乐的事情。屁股狠劲坐在沙发上,软绵绵的而且富有弹性,就这样我来来回回坐下来又弹起,兴高采烈手足舞蹈,不亚于发现新大陆。最后干脆脱掉鞋子,在沙发上跳起来。父亲见了并没有训斥我,只是让我慢些,他的眼中满满都是关爱。

父亲的房间里来了穿着红衬衫小伙子,他长长头发有点卷曲,这身古怪的打扮,在那时的农村,绝对是典型的流氓形象,我看不惯,父亲好像和他聊得很投机,小伙说他喜欢跳交际舞,问父亲去不去,我虽然没有见过,农村的电影里我已经见识过,知道是男人和女人搂抱在一起,还没有等父亲答复,我抢言到:“我爸不去,你和女人跳舞,不害臊吗?”那小伙子听我说完并没有生气,拍着我的脑袋,“农村娃真可爱。”他笑了,父亲也笑了,我也傻傻地笑了,生活因为有了笑容,而精彩无限。

黑夜悄悄降临,父亲要带我出去,说是屋子里太热,父亲让我把长裤脱掉,穿个短裤。带着我一起漫步在大街上,大街上行人依然拥挤,大多数男人和我一样穿着短裤,有些男女竟然胳膊手挽着手,这要是在农村会被人耻笑,我东张西望感觉一切都新奇古怪。崭新的世界,不一样的人群,穿着打扮别具一格,我当年并不知道那就是流行和时尚,时不时还能看到黄头发,高鼻梁的外国人。还有街上那拉着两根线跑的电车,要是把人电击了怎么办,脑子里静是冒出千奇百怪的想法。猛然父亲把我一把拉开,一辆疾驰的电车从我身边穿插而过,我吓了一大跳,原来不小心走到电车道了,这时候是父亲用他强健的手臂,挽救了我的生命。

山西癫痫病医院手术效果好吗武汉市做羊角风医院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如何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