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酒家】如初(征文散文)_4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1:57

1、

这几日在“喜马拉雅”听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才听了几集,就被作者笔下那个叫英子的小孩纯净的内心世界深深打动了。

英子与妞的友情是那么的纯洁无暇,听到书中描述的两个小女孩一起喂小鸡,一起养蚕,说悄悄话的画面,我的思绪也飘向了遥远的童年,怀念起小时候的那些事,那些人。

2、

我家住在老街的尽头,之所以叫老街,是因为那时候在我们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条要大许多的新街,里面卖东西的店子比老街也多得多,卖的东西也好看很多。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老街还挺热闹,每天早上,会有很多人沿着窄窄的街道两边卖菜,两边的早点铺子也有好几家。

卖鸡鸭的也有。人们的叫卖声和鸡鸭的叫声混合在一起,加上那早点铺子前不时发出炸油条的“滋滋”声响,很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璜的家里那时便是卖早点的,我一度很羡慕她,每天有那么多的早点,随便吃。这对几乎没有什么零食的童年的我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璜大约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因为我们俩家离得最近,从我家去她家,步子快一点的话,不到一分钟就到了。

还没念书的时候我们大概就开始在一起玩过,只是那时候还小,我不太记得了。后来上学了,我们是同班,相熟是自然的事情。

璜的个子小小,脸蛋儿也小小,很瘦,皮肤很白很白,那时候我总以为她擦了粉,而且是厚厚的粉,但其实她是没有擦的。

别看璜小小个儿,性格可要强得很,哭起来的声音震天响,发脾气喜欢跺脚,她妈妈都不太敢管她。

后来到了学校,璜也依旧是要强,没有几个同学敢惹她。

我又是羡慕得不得了。

小时候我的性格很软弱,喜欢哭,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太憨了,空长了这么大的个子。那时候,经常被同学欺负了跑回家偷着哭。

这多少让母亲觉得有些丢脸,许多次我哭的时候,母亲就在我耳边说,你看人家璜,个子比你小那么多,怎么没有人敢欺负她?

可是再怎么说,我还是不敢跟璜一样,去把欺负她的同学的书撕碎,然后在老师来的时候哭着说对方先打她,让对方先给她道歉。

我嘴上说,我不喜欢璜这样的性格的,什么事都要争个输赢,觉得很没劲。其实,是因为我不敢,那时候自卑得很,觉得跟人吵架的话,要是吵输了很丢脸,我从来不觉得我吵架能赢。

向来对左右邻居说我乖巧的母亲便又说了,你这个丫头,一点也不像我,被欺负了就知道哭,有什么用。

我母亲很要强,小时候的我性格却与她截然相反,我也常常感到很费解。

3、

最开始,我跟璜的关系也没有很好,倒是后来慢慢走近的,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婷。

婷的家住在老街的街心,跟璜家的距离比我家到璜家远一点。

璜跟婷的关系特别好。

婷属于性格特别好的那类人,很少看见她生气,也几乎没有见过她哭。

我想,这大约跟她一出生,她的母亲便因难产而去世的经历有关吧。

一般来说,经历过重大人生挫折的人,性格里都有别人所没有的坚强,不会轻易生气,也不轻易伤心。

小时候在我眼里那些天大的委屈,跟失去母亲的痛苦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婷长得很像她的母亲,我见过她母亲的相片。隐约在大人们那里知道婷的母亲一直都身体不好,跟婷的父亲感情很好,便再没有其他了。

我又不敢问婷。

婷自己倒是提过她母亲一两次,也都是闪烁其词,一带而过了,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感。脸上惯常的笑意还未散去,便马上换到下一个话题了。

我想璜那么喜欢跟婷玩,也许跟婷的脾气好,可以最大程度地包容她的要强有关吧。都说夫妻的性格要互补才能和谐相处,其实有时候朋友之间,也会遵循着这个规律呢。

婷的父亲是个小小的包工头,那时候前后左右的村子里大多数人家里建房子都会找他,我家的房子就是承包给他建的。

婷的父亲总是很忙,白天几乎都是不在家的,晚上也经常在外面。

婷是被她的奶奶带大的。

婷的奶奶是个厉害的老太太,那时候还不太老,走起路来两脚生风,骂起人来更是如快刀斩乱麻,词儿都不带重复的。

婷便是被她奶奶这样骂大的,也难怪养成这般好脾气,若都跟璜一般要强的话,还不要吵翻了天,日子还怎么过。

婷家屋后的院子里有棵大大的栀子花树,我特别的喜欢,每到花开的季节,就会跑去她家,趁着她奶奶的不注意,摘一把藏在衣服里跑回家。

因为没有母亲,父亲又天天在外面忙,婷就相对比较自由一些。每天,她只要帮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比如剥豆子,洗洗衣服,扫扫地之类的,其余的时间便可以自己支配。

那时我们家都没有彩色电视机,婷家却有,这在当时可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呢。而且,彩色电视可以收到黑白电视收不到的电影频道,所以,我跟璜便常常带着既羡慕又崇拜的心情,结伴去婷家看电影。

周末白天去,有时候晚上也去,要是放假了,就更是呆在婷家舍不得回家。

其实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有时候看完了连情节也都没弄明白,但我们就是觉得好看,怎么也看不腻。

有时候看到了晚上十点,大人们早就都睡了,还是舍不得回家。

要是遇上婷的父亲不在家,我们便索性不回家,看完电影再说些悄悄话,说着说着,也就睡着了。

婷家的房子是比较新的,门窗都很严实,夏天的时候,不像我家的老屋那样满是蚊子乱飞,冬天也不会很冷。所以在婷家睡觉,总是特别的香甜。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说的什么悄悄话早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但是三个人坐在一起笑呵呵地看电影,再盖同一床被子睡觉的情景,恍若就发生在昨夜。

4、

翠的家在街的另一头,婷家向右转个弯,往前走几分钟就是了。

我们四个人的家就像是四个点,把老街分成了差不多长度几段。

翠就像个假小子。

不仅性格像,声音像,长得更是像。再加上她一直留的短发,不仔细看起来,还真不知道她是个女孩。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不在一个学校的表妹来我们学校考试,看见我和翠搭着肩膀走过去,过后来我家玩时悄悄跑来问我,姐,你在学校怎么和一个男的抱在一起啊?

那时候别说是早恋了,男生和女生一起玩的都很少,所以表妹问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大惊小怪,像是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

后来,我总算弄明白她看到的我抱着的“男的”是翠,我俩都笑了好半天。

翠的爱好也跟男孩子无异,滚铁环,打弹子,玩弹弓,凡是男孩子喜欢的游戏,她都能玩得很溜。翠的乒乓球打得尤其好,代表过学校去参加县里的比赛,得过奖。

起初,只有婷一个人跟翠玩得比较好。

婷也是短发,也喜欢玩男孩子的游戏,就是没翠玩得好,但有时候也能一起玩。

上初二的时候,因为学校搬迁,离我们住的老街有些远,骑自行车要十几分钟。若是遇到下雨天不能骑车的话,走路要走很久。

翠的父亲是开三轮车的,老家人出行都坐的那种三轮车,每次一到下雨天,婷就带我和璜去坐翠家的三轮车去学校,几次之后,便开始渐渐要好。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的简单,因为一趟顺风车,就成了莫逆之交,有时候想想,觉得好玩又可爱。

5、

发展到四个人之后,我们一起玩的就不止是看电影和说悄悄话了。

翠跟男孩子们学会了打牌,便教会了我们,每次一到星期天,大家便聚到婷家打“八十分”,四个人刚好凑一局。

刚学会的时候特别的“上瘾”,一打就是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婷的奶奶在外面一声一声地叫婷去给她摘菜,我们才恋恋恋不舍地散了。

翠总是最厉害的那一个,我们都要抢着跟她做“对家”,不然就会输得很惨。

翠打牌的时候特别“有范儿”,几十张扑克牌抓在手里一点也不像我们手里的那么乱,一溜儿排过去,像一面好看的小扇子。

而到了出牌的时候,翠也不像我们那样犹豫不决,总是很干脆,并且,每每能猜到对方有什么牌,出什么牌,一副心有成竹的气派。

我是很崇拜她的。

后来,我的弟弟妹妹大了,便喜欢跟着我们四个一起玩。

妹妹也就比我小两岁,所以很快就融入到了我们这个小团体。弟弟就不同了,一来,他比我们小四岁,二来又是个男孩子,所以我不想带他,就跟自己是混得很好的大姐大,不想带不会打架的小屁孩似得。

弟弟似乎不想放弃,还是常常偷偷跟在我与妹妹的屁股后面。

我便想了个办法,要他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带他玩一次。比如,把我不想剥的豆子剥完,比如把房间的地扫干净,再比如,给他两毛钱去小店帮我买“辣条”。他总是跑得屁颠屁颠。

到了后来,弟弟的牌技竟然超过了我的,都能猜到翠要出什么牌,而且还能跟翠心有灵犀似得谈论起算牌的秘诀,这让我郁闷了好一段时间。

6、

婷是我们四个人中第一个结婚的,这让后来的我们感到大跌眼镜。

婷嫁的隔壁村,不远,老公是她表姐家的远方亲戚,表姐做的媒。

我是在母亲那得知婷结婚的消息的,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QQ,也没手机,毕业后各奔东西,许久未曾联系。直到得知婷结婚了,才惊觉已经过了好几年。

婷的结婚的时候,她的奶奶已经去世了。那个走路带风的老太太,终于再也不会扯着嗓子骂婷了。

我家从老街搬了出来,大家碰面的机会渐渐少了。

璜倒是见过几次,她还是那么瘦,个子也好像没怎么长,看起来依旧像个小孩,不说真实年纪的话,我以为她还是只有十几岁。

翠反而是后来走得最近的,起初我们在同一家工厂呆过一段时间,后来进餐饮行业,也是翠带我入的行。

翠的性格依旧跟男孩子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不像小时候那样只留短发了,有时候也会把头发留长。但是每每看到翠留长发的样子,我总觉得有些不适应。

翠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是在家人逼婚无奈之下答应的,后来不到一年,就因为性格不合散了。我只见过那个男的一次,心里很不喜欢。我觉得翠的决定是对的。

曾跟翠讨论过彼此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看法,我们的很多观点不谋而合。比如,我俩都不觉得婚姻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事情,比如,我们都不喜欢老家人那种为了传宗接代而结婚生子的观念,再比如,我们都不认为女孩子就非得依靠丈夫和婚姻,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等等。

听说璜一直没有谈过恋爱,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一次我跟翠说,找机会,我们一起打听打听璜的隐私,说不定她心里,藏了个风花雪月的故事呢。

说完我才惊觉,这样的机会,只怕是再也不会有了呢。

不说已经有了结婚并且有了孩子的婷了,就连我们三个,虽然都还没有成家,但是也都常年奔波在不同的城市,每年过年回家才能见一两次面。每次见面时,也都是短暂地叙叙旧,甚至会跟大人一样说些空泛的客套话,之后也就散了。

哪能像小时候那样,凑到被窝里,脸挨着脸,说悄悄话。

那些不知愁滋味的年少时光,早已流逝在时光的长河里,一去不复返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也只能是若而已。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哈尔滨治癫痫的好医院怎么选郑州哪的医院治癫痫更正规?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