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墨海】晒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32:26
摘要:实际上,把六月六说成为是“晒秋节”,只是晒秋一个狭义的开端,真正广义的晒秋,则要到每年的中秋节前后,而且晒的不仅仅是人们穿着的衣物和被褥,更多的是那些与人们息息相关的谷物。 晒秋,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   我的家乡是苏北的一个沿海地区,有着一个习俗一直世代相传并沿习着,那就是在六月六的那天,只要那天不下雨,人们就会去“晒龙衣”。   相传,在每年六月六那天,东海龙王都要到岸上来,仰卧沙滩,去暴晒自己的龙鳞,以期安然无恙地渡过即将到来的炎炎盛夏。也很奇怪,那一天一般很少有下雨的可能。人们为了防止衣物在夏日里霉烂,无论怎么忙,哪怕是利用中午歇工的时间,也要将一家老小的所有衣服、被褥等,都统统地拿出来,在烈日下爆晒一番,就连那些箱柜也不顾被晒翘走的危险,一一抬出来刷洗一番,晒干后再抬回室内。由于所晾晒的衣服大多是为了秋后的正常穿着,当地人就习惯地将六月六这天说成为“晒秋节”,有的地方叫做“洗晒节”。   实际上,把六月六说成为是“晒秋节”,只是晒秋一个狭义的开端,真正广义的晒秋,则要到每年的中秋节前后,而且晒的不仅仅是人们穿着的衣物和被褥,更多的是那些与人们息息相关的谷物。   每年的中秋时分,都是秋收秋种的忙碌季节。无论是春花烂漫时撒下的种子,还是夏荷幽香时插下的秧苗,经过盛夏而秋的日月沐浴、雨露滋润,在秋风催黄中走向成熟,成熟为人们喜爱的丰收果实。   记得,在我家乡那个广褒的沿海平原上,揭开晒秋序幕的应该是那池荷中的莲蓬。每年暮春后,翠绿新荷铺满碧水后,就秀出婷婷如舞女之裙的灰绿荷叶,在蝉的知了声声中,荷花怒放,以清幽的气息和妖冶的芬芳缔结出无数的莲蓬,而每一个莲蓬在秋日又成熟出一枚枚黑玛瑙的莲子。   每逢此时,最是得意的是那些年青人,小伙子们划一叶扁舟,荡开一条荷茎,船头的姑娘则伸出一双玉腕,在欢声笑语中去采摘莲蓬。扒开一只只莲蓬,留下一枚枚莲子,让它在阳光下轻轻入梦。我也曾经亲手采摘过莲子,但不是为了五百年后的那份爱恋,也不是为了饱一时的口福,而是为了父亲给病人开出的一味笺药,可以说是为病人的采摘来健康。所以我们家晾晒的莲子与别人家不一样,人家大多扒去了莲子的黑色外衣,露出白白胖胖莲仁晾晒,而我们家则让它穿着完好地晾晒着。别人家是将莲子摊晒阳光下的席子上,而我们家则首先高悬在树荫下让莲子风干数日,达到一定的干燥程度后,才会再移到阳光充足的地方去晒干。   如果说晒秋是一场盛会,那么盛会的第一乐章应该是高粱红云。高粱是典型的高杆旱作物,虽然是后来中国的舶来品,但它一踏进中国的沃土后,华夏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见到它的踪影,也具有着千年的风韵。它的茎秆如竹似苇,修长而刚劲,是庄稼植物中的帅小伙;同时,它有互生着一片片灰绿色的飘柔的叶子,风中飘舞恰似花旦的水袖一般,温情而悦目。所以,高粱是集阳刚与阴柔于一体的植物,是耐读耐品庄稼。   秋风劲舞时,千枝万叶往往将绿色的主色调改为金黄,而高粱则如同秋之枫叶一般,另辟蹊径,将自己的梢头染成为火红,远看,恰似一片红云漂浮在秋野的上空,倘若你好奇的走近,质朴的高粱则又幻化为一柄柄火炬,在蓝天白云下熊熊燃烧。   正是因为高粱拥有特有景观,更因为成熟的高粱米是鸟儿的宠爱,每到红云拂动绿波时,高粱地就成为了鸟的天堂。不仅晴天丽日下汇聚争抢,就是月华或者星光下也有许多鸟儿去啄食,使得一直安静的高粱地热闹起来,成为了鸟儿舞台。常见的如机灵、斑鸠、野鸽等的欢声笑语姑且不说,只一种至今让我说不出名字的鸟儿(很是汗颜)就足以回味无穷。那种鸟儿没有十分艳丽的羽毛,只有黑白相间的一身雅致的外套,却拥有动听的歌喉,别看它的块头不大,可声音婉转动听,恰如一曲天籁。同时它你嘴里似乎一直衔着一枚晨露,使得它的鸟语充满水意,让人有走进空谷幽林之感,它的旋律充满清凉,一滴一滴地洒下来,不,应该是一点一点地滴下来……   为了保证即将到手的丰收果实不被鸟儿糟蹋了,人们只好利用高粱具有后熟的习性,在它八成熟时,就挥舞着弯月般的银镰,在砍倒其秸秆的同时,也将那一把把火炬剁下。人们将尚且青绿的秸秆捆成为大约三十公分捆子,然后撮在田边,去让风干日晒。那时,对于高粱没有深加工的方法,当它从灰绿色变成杏黄再成为枯黄时,一般就被分摊给农人当着柴火烧。今天大多使用着电、气,漠不关心着柴火,可在那个年代,每家每户的饭菜都是用柴火烹饪出来的,柴火与粮食一样重要,关乎着人们的吃饭问题。   当然,高粱的晾晒主要是指高粱穗的晾晒,红扑扑的穗头被剁下后,人们首先将它的叶子扒去,然后扎成为大约十公分左右的小把,运送到生产队的社场后,在相互斜撑为一个个小垛,似即将开幕一场篝火晚会,让它在秋风中秋阳里去逐渐成熟。真正成熟的高粱,它的米子会突出苞衣,并呈现出一种粉红色,每逢此时,社员们才从家里带来锄头,反置在地面上,再将高粱穗在石头上摔掼后,放在锄头上轻轻拉动,尽可能将高粱米全部脱粒下。   脱粒后的高粱穗,失去了明艳的燃火,成为了棕红色,似火烬一般。但是,人们还是要将它摆放在秋阳下去彻底晒干。在沿海地区不生长竹子的前提下,高粱穗成为扎制扫把和刷锅把的主要材料,同时就是切下的穗柄人们也十分珍惜,因为它可以加工成为包括锅盖在内的好多器皿的盖子。而这些盖子又成为人们晾晒少量谷物的最佳用具。   脱粒后的高粱粒子,有的还穿着苞衣,有的只穿着红白各半的内衣,摊晒在场上,就是一幅用用细碎玛瑙装点的静雅的小品,散发着特有的光泽和魅力。   回眸中,高粱红具有浓郁的乡村气息,更是一场艳舞在村野表演,是农人百看不厌的色彩,更是一种奏响秋收的进行曲的第一章节。因为它又在诉说着又一个秋收的故事。   成熟的苞谷拥有百中泛黄的外衣,头顶着棕红近黑的秀发,柔柔的倚在青绿色的茎秆上,躲藏在飘曳的青色的叶子中间,有着一种羞涩的感观,实在忍不住成熟的欢喜的,露出些许美女般的牙齿。那时候由于品种原因,就是种同一品种的玉米,由于返祖现象和蜂蝶授粉原因,往往收获的玉米呈现出五彩缤纷的色彩。甚至就是一个玉米棒子上,这里挤着白色的粒子,那里排着金黄的,有的地方还是紫玉的色泽,更有橙红色粒子杂乱着。   采摘玉米棒后,玉米秸秆的晾晒方法和高粱差不多,只是撮成的堆子比较大一些,有时直接就如同连绵的山峦,起伏在玉米田的边缘。数日后,枯干成为枯黄色的玉米秸秆一样分摊给人们作为柴火烧饭炒菜。   晾晒玉米时,生产队的社场就变成了堆金积玉的场所了,不仅色彩绚丽,而且光彩照人。带有包皮的玉米被牛拉的大车运送到社场后,堆成为数座黄白色小山包,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会云集社场,去为玉米剥皮,可以说是当时农事最强的音符。在这串音符中,除了欢声笑语外,这一群人在听大唐风云的故事,那一群人在叙家常,“山”那边的人在哼唱地方戏曲,“山”这边的人在高歌流行歌曲……孩童们从来不是闲得住手脚的人,有的和猴子一样地爬上“山”顶相嘻,有的则仰躺“山”坡望蓝天流云,安静时,男孩会在寻找玉米的胡须,搓成为手指粗细的绳子,留待夜晚驱除蚊虫,那些女孩一般比较娴静,不声不语地用宽大的玉米皮在为自己做船型的凉鞋……   剥皮后玉米不是以金黄为主旋律,就是以白玉的色彩为主基调,被负责运送的人搬到光滑的场面上晾晒。在秋收时节,可以与玉米相媲美匹敌的应该是豆类,豆类不仅体型不一,色彩更是纷呈。秋风舞动时,各种豆子相继成熟,绿豆似翡翠,红豆如玛瑙,大豆赛黄金……就是大豆一种豆,就有让人眼花缭乱的颜色,黄的、黑的、绿的、青的、白的,还有斑马纹的、云图形的……同时任何豆类都拥有一种特有光泽,给人以一种沉重的感受。   在晒秋的过程中,规模最大的、也最为悦目的,当数稻谷。上千亩的稻海在秋风中掀起金色的波浪后,社员们拿起磨成为玄月的银镰,用汗水将波浪夷为蜿蜒的金色溪流,三齿草叉不断翻飞,将溪水拾缀为牛车上的金山。无论是否丰收,只要水稻成熟,高兴的不仅仅是社员,就是拉大车的牛儿也兴奋不已。尽管车把式的歌声连他自己也听不清,可牛却会按照他的心语去奋蹄奔跑,将稻菽拉往社场,将社场覆盖上金色。   原因生产力的落后,当时没有生产队收割机,一次工序就可以完成的稻收工作,要被分成为数个过程。当稻菽晾晒成为纯金色后,柴油机隆隆作响地拖动着脱粒机,扬起金条般的稻秸,抛落金粒般的稻谷。   好多植物的晾晒是谷物与秸秆同时进行的,而水稻的晾晒则首先要晾晒稻谷,只有在稻粒晒干囤积仓库后,才会去晾晒稻秸。稻草松软,燃火质量差,人们万不得已才用它烧火,它除了制作纸张外,还与人们的生活关系极大。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农村属于茅草房时代,但随着大规模开荒,生长茅草的地方越来越少,人们为了防止屋漏,只好用稻草缮屋。这样的房子,我小时候还住过,具有冬暖夏凉的特性,是瓦屋无法拥有的好处。   此外,稻草在当时还是当地人的一个副业收入,那就是将稻草摇成为绳子,去编织草包,去为水利工程服务,或者为盐场铺路和覆盖盐堆。所以对于稻秸的晾晒,人们特别尽心尽力。不仅在生产队的社场上要晾晒数日,就是分摊到社员家里,还要晾晒数次。   无论是晾晒稻谷还是晾晒稻草,到处都会充满着让人遐思的味道,浓郁,醉人,人们往往想停留在那个季节。如果要定义它的优雅气息的话,那只能够用秋天的味道去诠释:一份大地精髓,一份日月精华,一份雨露滋润,当然还有农人的汗水之味……   社场上晒秋的尾声不是那些种子,而是纯白的棉花。那个时代没有今天什么催熟剂,棉花绽放完全是自然的,虽然时间长一些,但棉絮很长,色泽洁白,但其采摘期较长,一个秋天都在间断的采摘,甚至在雪花飘飘时候,后生的棉花还在借助冬阳的些许温度在开放。   每次晾晒棉花,社场上不仅地面上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那些牛羊都被圈起来,就连那些草垛上也插上了节日时使用的红旗,去驱赶那些捣蛋的鸟儿。当多情的太阳将露水彻底吻干后,社员才会将地面上铺上薄膜等,撒上带有晨露的棉花。   好多植物、谷物在社场上晾晒时,无论是体积还是面积都会变小,而棉花则是例外,不断膨松、变大,色彩也越来越白。远视,社场似刚刚下了一场雪,朦胧中又似白云坠落,同时,社场上显得特别明亮,宛如闪电持续不灭。棉花的颜色应该是一种冷色,可当你靠近时却顿感温暖。棉花的晾晒时间比较短,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足以干燥。   一年一度的社场上的晒秋,其旋律与植物的成熟基本一致,或者说少慢一个节拍。如果天气晴好,往往单独成为段落。晒干的粮食不是很快分摊给农户,就是运送到粮管所去上缴公粮。就是棉花也在夕阳西下时,打包入库,或者直接出售供销社。   最有诗意,或者说最有画感的晒秋,应该在农户人家,场面虽然小,但具有集中性,一个院落就是一朵花绽,而走进院落,则又花繁锦簇,大大小小的器皿遍地开花,而且高低错落,具有很强的立体感,别具风韵。   无论走进哪一个院落,墙面上总少不了那一串串艳红的辣椒,似一串串琥珀的项链,夺目,显眼。窗前那被秋风摘走叶子的柿树上,只留下那一个个橙红的柿子,恰若一盏盏小灯笼悬挂着,同时它的树枝上悬挂着被切成螺旋状番瓜圈,相映成趣。   架起的帘子上总少不了红、青、白、粉色的萝卜干,地面的席子上东一张上是五彩缤纷的豆类,西一张上是色彩纷呈的玉米,金色的稻谷则往往直接摊晒在地面上,横拉的晾衣绳上,除了一些衣物外,总少不了一些小的柳筐或者篮子,里面不是一些干菜,就是一些豆角干,甚至还会有一些鱼干……总之晒秋的季节,你随便走入哪一家,行走都要当心,有时你还不得不左往右拐地跳跃前进。   在我的家乡,农户人家晒秋的规模最大的是山芋起挖时。当秋风凋零了树叶,只留下枫叶舞红时,山芋的藤蔓枯萎了,起挖的山芋一般当天就分摊农户,为了在霜冻来临之前,将山芋制作并晾晒成为山芋干,农户人家一家老小都会一起上阵,刨皮的刨皮,切丁的切丁,撒地的撒地,悬挂的悬挂……一夜之间,就将村庄至于星辰世界。   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有一种晒秋已经绝迹了,那就是我小时候看到的晾晒荻花的场面。荻花又叫苇花,是芦苇绽放的花穗。由于当时粮油棉是国家计划供给的物资,有钱无票也无法购买,所以人们为了冬天取暖,一般都会去采摘一些荻花,晒干后,或做枕头,或做铺垫,或做被絮,甚至还去制作成为一种叫做毛窝子的棉鞋穿作。   曾经的晒秋,可以说是一种风俗,一种农事的活动,也可以说是一种千年传承的文化,总让人想起《清明上河图》的那般盛况。   武汉癫痫去哪家好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偏方有哪些十堰治疗癫痫病新技术不错哦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