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江南】浅记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49:35

如今的我,偶尔会做个梦,梦里回到奶奶身边,依偎在她的怀里,继续听她讲故事。

小时候做的梦,是一个接一个的美梦,梦里有飞翔在无边无际天空,有捡很多很多的钱,有一大堆好吃的……那些梦,太美,美得让我如今想起来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那些美梦,有的是趴在奶奶背上做的;有的梦是在奶奶怀里做的;有的是在奶奶那张早已破旧的床上做的……那些梦都和那所老院子有关,和奶奶有关。直到后来,父亲把我带回到我们家里,美梦变成了泡沫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噩梦。

夏夜的星空,是儿时我最憧憬的梦境。坐在院子里,靠在奶奶肩头,望着深邃的天空。奶奶说我和星星一样调皮,眨眨眼就跑,然后悄无声息的再次出现。看着那些调皮的星星,我会想他们到底长什么模样,是不是和我一模一样?奶奶会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更会讲嫦娥奔月的故事,那时候,我就觉得,奶奶无所不知,一脸膜拜的样子,直到如今,我还会看着她的照片,看她那慈祥、伟大的模样。

小时候,我总会问,天上的星星到底有多少颗?每当我问奶奶时,我俩就会扳着手指头数。手指头不够用的时候,还会扳着脚趾头数,再不够用的话,那就在心里记下来。数错了,不知道数到哪儿了,就会重新开始数,1、2、3……直到后来数着数着睡着了,趴在奶奶怀里就睡着了,梦里还在数星星。

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是躺在奶奶怀里睡着的,听故事挺入迷了,会睡着;数星星数累了,会睡着;下地干活太累了,会睡着……儿时的我,是在奶奶关照下长大。当我看到奶奶头发开始不停地掉,渐渐变白的时候,我会趴在奶奶耳朵旁,轻声告诉她,我说我看到了你的白发。

奶奶笑着说,奶奶老咯,你看你都长这么大了。奶奶把“咯”字拉得很长很长,好似从她出生时拉到了如今,经历过战火,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大饥荒等等。这些岁月如今刻在她的脸上,写在她的手上,压在她的脊柱上。奶奶说,等我长大了,等我成家了,她都可以享福了。那时候,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长大,什么叫成家,只会屁颠屁颠地跑到父亲面前哭着喊着说要长大,要成家。当时我记得很清,父亲腰被笑弯了,笑得眼泪都流了,可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只是想让奶奶享福而已。

有人说,我是被奶奶养大的,我不会有半点质疑。两岁时,母亲选择离开了我们家,去到了极乐世界。如今外甥已经两岁多,和那时母亲离开我的年纪一样,奶奶接管了照顾我和姐姐的重任。两岁,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什么都记不得,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在别人的口里窃取一切记忆,可是他根本感受不到。我在奶奶口中得知了母亲的事迹,而亲眼见证了奶奶的爱护与伟大。

关于母亲,我渴望得知关于她的一切,因为是她给了我生命。如今,我只记得母亲有一双大眼睛,睫毛很长很长。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五,她很爱很爱我们。每当我在脑海中刻画母亲的那张脸时,记忆总会搁浅,因为我找不到,找不到与母亲有关的一切。

别人口中的故事和自己的经历哪个记得更清?肯定是自己的经历。我生长在奶奶身边,从她口中知道了母亲的故事,可,我对奶奶的印象还是最深的。

奶奶一辈子没有享过福,唯独在她病重时,离开我们的前几个月内,都是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只要她开口,一切都有。可是,她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高三星期天的时候,我会回到乡下,回到老家,守在奶奶身边,陪她说说话。

乡下冬季很冷,冻得人直打寒颤,走在路上更是一直哆嗦。奶奶在病重时,躺在我家侧卧,一天要输三瓶液,并且还要吃大把大把的药。奶奶躺在屋里,输液管被暖水袋包着,床头有个小太阳一直开着。大姑、二姑、大娘和母亲,全天二十四小时围在她的身旁照顾着她。当我回到家里时,更会参与到其中。不是说因为奶奶给我了爱,我要报答她,而是,看着她,她就是我的全部。

我会坐在奶奶床边,告诉奶奶我在学校所发生的,包括我的成绩,我们组织了什么活动,我和同学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我都会一五一十地对她说,还会告诉她我喜欢上了某位姑娘。高三那年,我变成了讲故事者,而奶奶变成了默默的聆听者。

那年冬天尤其冷,冷得渴求能够找个温暖的地缝钻进去,在缝隙中做一个温暖的梦,再也不醒来。我围着小太阳,守在奶奶身边,她听我讲故事,我听她教导我。从儿时到那年,奶奶一直开导着我,让我在学校听教书先生的话,不能和其他同学打架,一定要好好学习……她这样的教导,我从小听到了高三,直到如今还记得,她让我堂堂正正做人,不偷不抢,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一定要帮。

奶奶躺在床上,我紧握她的双手。看着她那消瘦的脸上画满了沟壑深的皱纹,雪白凌乱的头发如同夏季麦场打完之后的秸秆,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奶奶努力的支着双眼,她说她想多看我两眼。我望着奶奶,望着这位把我养大的人,我想拥抱她,可是奶奶身体不允许,我只能坐在她的身旁和她说这话。

奶奶说她最近一直做梦,梦见有人召唤她,并且黑白无常也会走进她的梦中。她说她一闭眼,脑子里就会浮现极乐世界,包括那个世界的所有画面。当奶奶说着这些时,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奶奶说她看到了死亡的到来,可是她没有一丝悲伤,正如她所说,该来的,一切都会来的,你挡也挡不住。再苦恼也没用,属于你的归宿已经成了定数,只要走下去就罢了。死亡也是一趟旅程,只不过走到了终点而已,再换乘另外一趟车,在另外一个世界活着。

我问奶奶,饿吗?她说不饿,啥都吃不下。姑姑、母亲、大娘问奶奶饿不饿时,奶奶也是回答,不饿,啥都吃不下。自从奶奶躺到病床上后,什么都吃不下了,只是偶尔会说一句,渴~了~,然后小屋的人都会连忙把奶奶扶起来,把水递到奶奶嘴边。母亲问奶奶喝八宝粥不喝?奶奶说不想喝。姑姑问奶奶吃蛋糕不吃?奶奶说不想吃。不想吃,不想喝,这是奶奶说的最多的话。

周末,我会回到家乡,坐在奶奶身边唠唠嗑,说着一大堆有趣的话。话语间,我问奶奶喝粥不喝?她说她喝不下去。我问她吃香蕉不吃,奶奶说老凉,不想吃。我看着小太阳说:“我把香蕉剥着,烤着,热了你在吃吧?”奶奶才说了一声好。我拿着香蕉,剥开之后,在小太阳前,360度转着圈把香蕉烤热,再拿着勺子,挖着喂到奶奶嘴里。

奶奶给我说,还是有点凉。我就拿着挖一点点,放到小太阳前烤着,我手都烤热了,铁勺子柄都热了,我才会递到奶奶口中给她吃。可是她只是吃了几口,就说吃不下了,一根香蕉吃了还不到一半,她就吃不下了。奶奶说着,让我把剩下的香蕉吃完,我就吃了。直到后来,每当我吃香蕉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奶奶,想起当时那个画面,让我忍不住留下眼泪,我只好不再吃香蕉了,我怕回忆,因为回忆很痛,很冷。当时母亲还告诉我,半根香蕉对于奶奶来说,已经够多了,现在奶奶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能吃点就不错了。

在奶奶病重时,每天都会有好多人去到我家看望奶奶。当有人问我的奶奶是否记得他们时?奶奶都说记得,记得,你不是村东头那谁谁谁嘛?可是他,明明是村西头的某某某,可奶奶总把他们看成是从东头的谁谁谁。好多人把这回答当成一个笑话,可我怎么笑也笑不出来。奶奶的记忆模糊了,开始变得不认人了,每当我们想要和奶奶说话时,都要先说我们是谁。

奶奶那双眼睛慢慢地陷了下午,皱纹一道道的出现在脸上,颧骨显得极高。奶奶的手、胳膊,变得干瘪,摸上去,只是一层皱巴巴的皮包裹着骨头。在高三那年,奶奶的头上像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雪,包裹着她的岁月和年龄,条条皱纹里写满了她的故事。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故事还没来得及听奶奶说,还有多少是她埋在旧时光里的事情,甚至我还没来得及问,奶奶就悄悄地摊开了双手,再也没有合上,变得冰冷,变得僵硬。

父亲说,奶奶去世之前,只享了三两天的福。当时家里人都在屋里聊天,突然奶奶说她想吃鸡腿,当时吓到了所有人。父亲二话不说,骑着车就去镇上买,当时雪很大,父亲还是去了。就在那几天,奶奶想吃什么,只要她开口,都会满足她。当所有人以为奶奶病情要好转的时候,上天却又开了个玩笑。奶奶带着故事,带着将近一整个世纪的故事,和我的念想,去向了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

故事被埋在土里,然后生根发芽,在土地上长成一个小山丘。有时候我会怀疑那些离去的人,到底去了哪里?可是最终,我却发现,她们,就在我的身旁,从未远去。心里、脑海里,灵魂里都住着她们的身影。我以为她们和故事还会继续时,殊不知,她们带着故事在人生旅途上画了句号。在另外一趟旅途中,只是刚刚开始。他们的旅途,在我们脑海里。

北京癫痫医院治疗费用是多少西安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长期服用丙戊酸钠片长沙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