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风恋.两年庆】打瓶酱油润泽时光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24:09
破坏:癫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 阅读:1407发表时间:2017-10-19 14:01:12
摘要:最近,常于网上见这样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样的祝福话语,该是对你人生状态的最好祝愿吧。而我,则在此一时刻,忆起了自己尚为少年的时候,拎只玻璃瓶子,悠然而认真打酱醋的一段美好时光。在那盛酱醋的琉璃瓶里,不仅有酱醋本真的香,还有我无忧无虑的纯真少年时光。


   难得周末休息,便窝在沙发上和儿子看大片儿。眼看着时针近了午时一点,儿子喊说饿了,问我啥时候做饭吃。我便习惯性地去翻冰箱,准备找点冻好的熟食,速度给他整好了当午饭。待拉开冰箱时,才发现里面已是几近空荡。好在还有一点儿炸好的丸子,便加水煮好调味后撒些葱花儿,让他凑合着配饼子吃,权就作了一顿午餐。
   待他吃完,那电影便也接近了尾声,想着冰箱已经几近空无,便拉着儿子去超市购物。肉类自然是购物筐中的主角,我和儿子喜欢肉食,每次购物的主要目的,就是用肉类把冰箱下层的冷冻区填满。而为了后续的烹制方便,我常会把购回来的肉类卤制或炸成肉丸子。今天难得儿子愿意一同前往,去了便直奔主题:选牛肉、装鸡腿、捡大虾、挑水果,拿这几样东西可谓是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装满一筐就拉去结账回家。
   我们回到家里,换了衣服我就开始着手卤牛肉和鸡腿,他则洗个梨吃着仍旧看电视。我在厨房一阵刀光剑影,切、剁、割、拍,燃火煮炖,忙得是不亦乐乎,儿子在沙发上看到精彩处,不时传来几声“咯咯咯“的笑声。
   待一切妥贴,正要上锅酱时,才发现上色用的老抽酱油瓶子已经见了底儿。没有老抽酱油上色,卤出来的肉色不好看,我便喊儿子下楼去买瓶酱油救急,小家伙儿正看得起兴,很不耐烦地回了我俩字儿:不去!使不动孩子,我这又丢不开手,只得将就着把肉下锅煮了。按部就班完成煮肉的步骤,调至小火慢炖,等到肉烂香醇扑鼻。儿子依旧专心致志看着他的电视小品,依旧会不时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而我则趁这时间,也洗了手躺在沙发上消闲片刻。看到儿子专注于看电视而拒绝打酱油的事情,我便不由得忆起自己一段“打酱油”的旧时光来。
   我小的时候,普通人家炒菜烧饭,还未使如今天这般众多的调味料,只是油、盐、酱油、醋和五料面(乡人用花椒、茴香自捣的调和面)而已。炒菜时往铁锅里舀上点儿猪油,下葱花或是蒜沫烹香,直接下入菜类炒就是了,炒的过程中加些五料面和酱油,再翻炒几下,熟了就出锅,菜的味道就全凭了五料面和酱油来提香。而通常临着吃饭时要炒菜了,大人们也如我今天一样,才忽地发现家中酱油瓶早已经用空了。于是便急着差了自家孩子,给他一角或是五分钱,让拎着酱油瓶子去代销点打酱油。在那个年代,小孩子拎个玻璃酱油瓶子,在街巷中悠然行走的样子,绝对算得上是一道风景。
   在兄弟三人中,因为我的生性内向,并不爱到处串门,时常只是一个人在家里玩。到了饭时,我必是依在灶间的门框上,等着看父母给做啥饭。倘恰好做菜缺了酱油或醋时,所能唤着去街上代销点打酱油或醋的人,通常便也只有我了。
   对于买酱醋这样的差事,我一向是喜欢的,除了被“委以重任”的使命感,最重要的则是可以手里捏上一角钱,到镇街代销点那高高的柜台前,冲着柜台里懒洋洋坐着的人,神气地喊上一句:打一毛钱酱油!
   现在回想起来,我唤人打酱油的神态,竟有些似了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仿佛我不是在说“打一毛钱酱油”,而是化作了着破旧长衫的孔乙己,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可惜,我没有九文大钱可排,手中只有一角纸币。那时打酱油或醋都不用秤称,而是用一种竹或铁皮制成的提子舀,这些提子容量衡定,不偏不倚。酱或醋的价格是定好了的,多少钱一提彼此都有数,并不会时常变化,售货员所需的便是按提计价,或是以给钱多少去下提子沽酱、醋就是了。
   印象中,那时的酱油好象就是一毛钱一大提,一提能装大半瓶,醋相对要便宜些。而镇上供销社副食代销点的酱油和醋,就盛放在两只缸里,缸上是两只半圆的木制盖板,拼合在一起便成了一个整的缸盖。要舀酱醋时,只需揭掉半个缸盖即可,而打酱醋的瓶子,则可以直接放在缸口未挪动的那半个盖子上。
   盛酱醋的缸沿儿上,通常会挂一大一小两只提子,外加一个漏斗。大提子能装大半瓶的样子,小提又恰好是大提容量的一半,依着打酱醋人的要求和钱数,售货员来决定用什么提子作量具。
   我去打酱油,家人给的多是一角钱,能打大半瓶回来。到代销点的柜上交了钱,我就可以将自己提着的瓶子,交与那面无表情穿蓝布褂子的售货员。他掀开盛酱油或是醋的半个缸盖,把瓶子放在未动的那半个缸盖上,拔掉用来做瓶塞的玉米芯子,便拿那漏斗架在瓶口上,一手扶着瓶和漏斗,一手拿提子去缸里舀酱油或醋。
   提子直直入了缸,遇着在酱油或是醋液,发出一声沉闷的“咕咚”声响后,提出来便是满满的一提,带出来的酱醋还顺着提子往缸内滴淌着,奏出“嘀嘀嗒嗒”的声响。这时售货员会就势将提子接到漏斗上方,捉着提子把儿一斜,提子内的酱醋就流入漏斗里,经那渐细的斗管落入玻璃瓶中。
   而此时我最喜欢看的,则是酱醋从玻璃瓶壁上缓缓往下流动的样子,深棕色的酱醋能在瓶壁上形成好看的水流花纹。这时,那酱醋也因为方才的舀动和往漏斗中倾倒,在空气中散发出它们独特的酱味或酸香,使你不由得便想扇动鼻翼,去深嗅那浓厚的味道。
   看着售货员将提中的酱醋倒尽,等漏斗里的棕红色液体全部入了瓶内,抽去漏斗,再盖上玉米芯儿制成的瓶盖,将瓶子交到你手里,售货员便完成了他的任务。此时的我,则会小心地将瓶子用两手持握着,如保护婴孩般往家回,全没有了来时提着瓶口绳绊儿晃悠的那份悠然。
   小心翼翼将酱醋瓶子拿回家里,交给父母后,我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是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母亲这时候会一只手接过瓶子,然后用另一只手疼爱地摸摸我的头,说一句“俺孩儿可真长大了,比狗娃儿强多了!”听了这话,我便依旧高兴地立在厨间,带一脸的笑意看母亲炒菜做饭。
   后来,我上了学,便很少再去打酱油。也不记得是到了哪一年,街上原本零散售卖着的酱醋,渐被瓶装或是袋装的酱醋所取代,镇子东大街早前的一家制酱醋作坊,也突兀般地消失了踪迹,人们再路过那作坊或是供销社的代销点时,便再也闻不到了醋的酸和酱的香。自然,小镇也就再不见拎着玻璃酒瓶打酱醋的孩子。又过了几年,供销社竟倒闭了,取而代之的是各样私人门市。
   也不知从哪年起,家中从集市或店铺里买回的瓶装或袋装酱油,炒菜吃着也不香了,醋是那种刺鼻的酸,人们炒菜做饭提味便得全靠了味精。作为普通小老百姓的我们,自然是不知其中奥妙的,直到某年,电视和报纸上说国家出台了酱醋标准,大意就是必须在酱醋包装标签上,注明“酿造”或是“勾兑”的字样。至此,我才明白,原来那些大人放心让孩子拎着瓶河南专科癫痫病医院子零买带着自然醇香味道的酱醋,早已被各样包装好看,但却不知内中为何物的工业勾兑酱醋制品所取代。这是乱得不行了,国家这才出台了强制性标准,让生产厂家标识清楚,以便大家辨识和有选择性地购买。于是,以后再买酱醋,便留了心,挑着标有“酿造”字样的才敢买。可即便是这样,用它们所烹制出来的菜肴,依然没有了我儿时记忆中的香醇味道。也不知是现如今的酱醋不好,还是嘴巴里的味蕾被味精已经浸泡得太刁,总之吃什么都是不香了。
   现如今,超市或是商店里的酱醋五花八样,真真是要用“琳琅满目”来形容,价格也从两三元到几十元一瓶不等。这如此多的酱醋种类,加上花里胡哨的包装,配上“精制、陈酿、高级”等噱头式标牌,就连平日里常下厨的人进去挑选都左右为难,更别指望着让孩子去买了。而那童年时光里打酱油的美好记忆,早已是一去不复返。酱油亦不是当初的酱油,曾经那拎着瓶子打酱油的少年,便也只能在记忆里去寻味那段美妙的旧时光了。
   时下生活中,遇着久不见的某人,倘你问对方:结婚没?你听到回答最多的,怕就莫过于那句极熟悉的话语:我们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这孩子会打酱油,便已经不仅仅是说了孩子已经长很大了,而同时也暗含了时光飞逝,我们已不再年轻的感叹。
   最近,常于网上见这样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样的祝福话语,该是对你人生状态的最好祝愿吧。而我,则在此一时刻,忆起了自己尚为少年的时候,拎只玻璃瓶子,悠然而认真打酱醋的一段美好时光。在那盛酱醋的琉璃瓶里,不仅有酱醋本真的香,还有我无忧无虑的纯真少年时光。
   现在,儿子就坐在我的身旁,专注地看着他的电视小品,不时有“咯咯咯”的笑声从他口中流淌出来。再过一会儿,锅中煮肉的香味就会从厨房钻进他的鼻翼,他怕是该要循了香味跑进厨房了吧。我希望,经了若干年,在他长大后的某一天,他也能忆起今天这样一段,无忧无虑躺着看小品的少年时光!
  

共 3301 字 1 页 首页1哈尔滨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尾页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