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笔尖★爱】心中的大树(散文 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20:26

1.外婆 你是我心中参天的树

清明节前夕,我们回到老家为外婆扫墓。驱车走在家乡宽阔的银杏路上,两旁的银杏树正在疯长,吐出嫩绿的细牙。外婆的坟就立在土山脚下那片丛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里。坟的周围芳草青青,野花遍地,和风吹处,枝摇草摆,宛如外婆和善的目光,我不禁遥忆起沉积心底的那些童年记忆。

小的时候,外婆家门前也有一株银杏树,约有一搂粗的样子,是她亲手栽种。这种树又称公孙树,生长缓慢,如果不借助科学嫁接,任其生长,据说六十年才能开花结果。乡下人嫌它生长慢,成才晚,很少栽种。这株银杏树是方圆几里仅有的一棵。我常常站在树下好奇的仰望,期盼着有一天能看到它奇迹般的结出果实来。树木枝繁叶茂,似擎天的巨伞,叶子也似一把把小小的扇子,甚是玲珑可爱。微风过后,叶子打着旋儿轻飘飘往下落,我站在树下小鸟似的欢悦,张开手掌去迎接那些飘荡的落叶。一会儿工夫,手里就顺头顺脑地捏了满满一大把。不久,树底下也铺了薄薄的一层,地毯似的柔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好舒服。外婆总是拿把小凳子坐在不远处,一边看我玩耍一边做针线。

我天生胆小,怕黑,听多了大人们讲的那些鬼灵精怪的故事,更是惧怕黑夜。每当夜幕降临,总是对着这儿那儿黑洞洞的处所发怵,仿佛那些黑暗处藏着幽灵或魔鬼,正大张着海口,随时会把人吞了去。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成了一块胶胶糖,紧紧地贴在外婆的腋下,走一步跟一步,甩也甩不掉。外婆是天足,走起路来颤颤微微的本就困难,被我这么一贴,就更加不利落了,常常被我拽的趔趔趄趄。

“跟屁虫似的贴的这样近,到底有啥可害怕的?”

“怕黑!”

我小声的嘟哝着,贴的更紧了。外婆只好点起油灯,我才敢在煤油灯下安静的呆住。乡村的夜黑暗而漫长,与外婆抵足而眠时,常常把被子拉过头顶,听着远处传来的一两声狗叫,心惊胆战的无法入睡,就耍赖似的往里缩,一直缩进外婆的怀里,掉转头来搂住她的脖子才能够安然入睡。外婆经常拍打我屁股取笑着:“这样胆小的小丫头片子,要是嫁到规矩大的人家去,还不给人一顿活活打个半死!”我则不去理会什么婆家娘家的事,仍然赖在外婆怀里撒娇。外婆开心的笑着,嘴里哼起了小曲,听着她绵长的歌调,我很快就能走进梦乡 。

外婆不但人和善,还有一双灵巧的手,会给挤伤乳房的女人们通乳按摩,而且从来不收人家一分钱,周围十里八乡的病人都来找她治疗。眼见他们有的拿出一包烟,或者是几块糖,或是带来一包点心作为酬谢。有好吃的时侯,受益最大的自然是我了。外婆给人治病时,我常好奇的立在一旁观看。眼见病人解开宽大衣襟的纽扣,露出肿胀的硕大的乳房,外婆则脱下一只鞋子,用小脚抵在病人的掖下,两只手拉住病人的胳膊,有节奏的用力来回拉拽,间或自肩部开始一寸一寸的往下捋,直至将病人的每一根手指的关节都能依次拉出清脆的声响,慢慢地,肿涨的乳房会有清清的乳水流出来,渐渐的,乳水变得浊厚了,硬块也跟着消失,乳房也变得松软起来。刚才还被疼痛折磨的发高烧流眼泪的病人,几分钟功夫就能被外婆的巧手医好,真可谓立竿见影。眼见她们面露笑容,满意的离开,我幼小的心里也充满了骄傲和敬仰。

外婆做针线活更是一把好手,我们姊妹们小时候穿的小虎头鞋儿,戴的小莲花帽儿都是她的手工艺品,穿戴在身,看到别的小朋友们投来羡慕的眼光,心里甭提有多美啦。那时,村里的姑娘媳妇们绣花做鞋样裁衣服都喜欢找她帮忙,家里人来人往的也很是热闹。可让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如此和蔼可亲,乐善好施的外婆还总受别人的气。村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集一些成分不好的人开个批斗会。外婆家是地主,自然是接受再教育之列。在村子一条较开阔的十字路口,许多人或蹲或坐的聚在一起,听几个人指手画脚的扯着嗓子轮流训话。那情景像极了电影里的日本兵。每到这个时候,外婆总是想方设法支走我,以至我只能远远的观望。有一次,村里又要开会了,外婆家恰巧来了位病人,这女人和她的家人一起步行十多公里的路程,一路打听着找了来,浑身因发烧直打哆嗦。外婆试图说服来“请”她到会的人免了这次例会,没能得到应允,只能随人家走了。结束后,外婆心里惦记着久侯的病人,蹎着她那双小脚急匆匆往家赶,不小心踩翻了石块扭伤了脚,脚踝肿的像个大馒头。我问过外婆,看那些人指手画脚的很严厉,到底都说了些啥,外婆回答我说, 看天阴的那样厚,她只是关心天气,说的啥她一点也没听进去,就盼着会早点儿结束,赶快医好病人打发她早点走,免得淋雨。我不由得对那些人生出了几分怨恨,无论在哪里见到他们,总远远地朝着地上狠狠地吐上几口唾液以示泄愤。当然,没有人去在乎一个小孩子幼稚的举动。

就在银杏花开的时节,我背起书包上学了。这时,外婆却病倒了,高烧不退的她躺在床上不能动,神智也时好时坏。每次一放学,我都要去看她,神志好的时候,外婆还能跟我说会儿话。我打内心里期盼着她能早点好起来。可是,在大人们焦灼的目光中,我知道外婆病的一定不轻。一天夜里,舅舅小跑着来敲我家的门,说外婆发高烧,梦见我掉进了小河沟,这会儿正哭的伤心。听到这些,我困意全无,爬起来穿了衣服就跑,远远就听见了外婆的哭泣声,我跑到她床前,告诉她我真的没事,正完好的站在她面前。外婆眨动着浑浊的眼睛看了我足有几分钟,嘴里含混不清的喊着我的乳名,用手拽了拽我的羊角小辫,又摸了摸我的头,确定真的是我时,才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才露出了开心的笑。

银杏花凋谢了,枝头挂上了累累的果实。外婆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那一天,身着寿衣,静静的躺在棺木里的外婆被许多人抬起,从这株银杏树下走过,从此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童年的快乐也随外婆的离世而变得苦涩起来。后来,长大后的我离开家乡去往外地,外婆门前的银杏树也在一次狂风暴雨中倾倒,终于树倒根曝渐渐枯萎,不得不被清理掉。

而今,三十多年的光阴过去了,外婆的音容笑貌还时常出现在我睡梦里,就连那株老银杏树也仿如 昨日,清晰而亲切的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

外婆啊,你就是我心中那棵参天的树,你用宽厚撑起绿荫,岁月娩出果实。一直激励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学会勇敢与坚强,乐观与宽容。

2.表姐的心事

表姐大我二十岁,是舅舅家的独生女儿,与我算响当当的两代人。

实际上,表姐与母亲的年龄相仿,仅相差五六岁年级,在我眼里,她其实就像是我的长辈。

听母亲说,表姐年轻时生的水净滑白。那时,舅舅家里做些手工制作加工之类的小生计,每个赶集的日子都拿到集市上去卖,家境当时还算殷实。那时,提媒的络绎不绝。但表姐就是不答应。其实,她心里早已经有了人,小伙子是本村的一位年轻后生,勤劳朴实,可家境清贫,表姐还经常暗地里偷偷的接济他,自然,小伙子对表姐也是倾慕至极,但因自己的家庭状况,无勇气向舅妈家提亲。就这样一拖再拖。

表姐在无诺的等待中又过了两年。后来这事被舅妈知道了。这还了得,舅妈本就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对于本村后生的家境早就嗤之以鼻,更不要说有什么考虑的余地了。她赶紧托人给表姐寻了户家底厚实的婆家,在一河之隔的邻村,就急急忙忙将女儿嫁了出去。

据说表姐出嫁这天,哭成了泪人,本村后生也像失魂的苍蝇,一大早就在舅妈家附近转来转去,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最后被气势汹汹的舅妈给轰走了,这段情缘就此了结。

其实,我曾经见过表姐的这个心上人,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表姐的这段情缘,没加留意。现在回想起来,还确实像那么回事。

那是表姐回娘家,路过我家的菜园子,当时我和母亲正在里面拔草,表姐就停下来帮我们一起干。凑巧,表姐曾经的那位意中人也路过此处,大老远就看见了我们,于是也加入到除草的行列。休息时间,她的那位心上人也递烟上水,殷勤关照。表姐的脸色变的红润起来,低着头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就忽然发觉,年近不惑的她竟是那么的妩媚有韵。细细想起,那是曾经的美好洋溢在心头的温度吧。多年来,爱情是埋在心底的光华,不论过去了多久多远,任凭时光催老了容颜,只要心中的爱还在,也会穿越千山万水的梦幻瞬间归来。

表姐出嫁后,好在舅妈给选的丈夫人品还算厚道,是个知书达理的教书先生,对表姐也体贴入微,唯一就是性格有点懦,凡事都要听从他母亲的意见,性格其实跟表姐倒是蛮般配的。他们婚后接连生育了四个女儿,都遗传了表姐的优点,个个出落的水灵俊俏。但传统的观念却让表姐抑郁寡欢。因为家里缺少男孩子,她成了在庄邻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人。婆婆也对她横加指责,动辄以言语讥讽挖苦,表姐的性格变的更加温顺懦弱了。

后来,她让大女儿招赘留在了家中,其余三个女儿都相继出嫁,表姐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想着等自己老了以后,跟前总算有了依靠。但不久之后,就听母亲说起这女婿脾性不好,虽说婚后给表姐添了个延续香火的小孙子,但他一有不痛快就摔摔打打,弄得一家子鸡犬不宁,都得小心翼翼的看他脸色行事,生怕稍有不慎就会受到责备,大家都陪着小心。据说有一次还出手打了表姐夫。

我很为表姐一家子担心,颇有引狼入室的感觉。好好的一个家,怎就成了这样一个外来人的天下,全家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过日子呢。传统陋习真是害死人,想想人家大女儿也自有她的心上人,只因这个招赘的习俗两家人没协商通过,才逼不得已被硬生生拆散。可怜的孩子也如同当年的母亲一样,做了世俗的牺牲品,只是,她的运气要比她母亲还要差。

那一次,母亲听说表姐夫被打的事,气愤的跟我叨叨:“还不是因为你表姐他们把他给惯坏的,凡事都让着他呢!”

对于母亲的这种说辞,我颇不以为然。

农村女孩子入赘做上门女婿的多了去了,人家怎么不似他这般嚣张跋扈?说来说去,还不是脾性使然,两个人没多少感情,大人就替做了主,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果然,在孩子出生两年后,这女婿偷偷拿走了家里两万块钱突然失踪了。

表姐整天以泪洗面,除了心疼一家子省吃俭用积攒下的钱,还为女儿的婚姻后悔不已。当初若是不反对女儿的婚事,说不定她现在生活的很幸福很快乐。

可屋漏偏遭连阴雨,表姐夫就在这一年因病不愈,撒手人寰。家里一下子塌了天,剩下孤儿寡母,俩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艰难度日,幸得亲朋四邻及其他三个女儿接济,日子才得以过得宽裕一点。

话说大女儿之前的男朋友一直未婚,知道了她的境况后,就主动来找她,愿意与她重续前缘,这让表姐很欣慰,女儿现在拖着个年幼的孩子过日子,为生计奔波,苦的没法提,哪有什么资格再去挑剔人家呢,再说了,当初只是男孩子家里不同意他来女方家倒插门,才拆散了这对好姻缘,如今,他家人眼看儿子一年年的过去,亲事仍无着落,也开始着急起来,他们也和表姐一样后悔当初的阻拦,现在有了天作之合,大家自然皆大欢喜,不久,他们就领证结婚了。

结婚后的大女儿并没有像表姐之前担心的那样糟,既没有丢下她搬去婆家,也没有将孩子撇给她照管,是丈夫和她共同承担了养家的责任,这个屋子里总算又有了笑声。

再说表姐,自从将大女儿安顿好。常常午夜醒来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是无端忆起从前的岁月。

原因起自于一次庙会。那一日,她在庙会上遇见了曾经的恋人。已是升级做了爷爷的人了,猛然间见了表姐的面,惊喜与羞涩仍嵌上了脸。

他看起来一脸的沧桑,腰佝背也驼,当年那双传神的眼睛已无半点犀利的目光,一只蛇皮口袋斜搭在肩上,边走便望向路边的一摊子蘑菇询问价格。

表姐头也没抬,简短的回答了他两个字:“三块”。

少顷,表姐忽然觉得这人在原地站住不动了,就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目光就接触到了一双忧伤的眼神,有欣喜有痛惜,还有难言的苦涩。

很快,表姐也从错愕中缓过神来。思念越是长久,说出的话语就越淡定平静。文学大师张爱玲的那句精典语录“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哦,你也在这里?”说的应该就是这样一种情形。

他们的谈话先是从孩子、家庭、田园以及收成开始的,渐渐地就谈到了彼此的生活状况,原来他也成了孤身老头子,老婆在两年前就过世了,孩子也早已成家各自分开过,剩下一人苦度光阴,谈到此处,似有太多的感伤,他们长久的沉默着,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让两颗孤寂的心又靠在了一起。

表姐好几次在我母亲面前喃喃低语,“你说,我能跨过这道门槛吗?都现在这把年纪了,外人会不会笑话呀”一股手足无措的样子。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没人可以替她拿主意,母亲也不能给她一个明确的方向,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星移斗转,岁月催老了容颜,会不会催老那一段被迫割舍了的爱呢?

终于有一天,表姐下定了决心,做出了她平生最大胆的一个决定,嫁给多年前她就心仪的这个初恋情人。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深感欣慰,表姐这个曾一度胆小怯弱的小女人,这一回终于做了她自己,主宰了一次人生命运。

成年癫痫病发作能治愈吗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怎么样呢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