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冬之恋征文】秋尽冬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08:19

一直认为,秋是一个沧桑而沉重的季节:果实成熟,丰腴饱满,同时也是一个令人感伤的季节:万花凋零、千叶落尽。

清晨,薄雾氤氲,灰蒙蒙白茫茫一片,空气里黏乎乎的,潮湿阴冷,一股冷气自四面蒙头盖脸地直向着我逼近。明明感觉是从远处吹来,却分明就在我的脸上、周身停驻不走,冷!身上的大衣被风吹起,瑟瑟抖动着,显得单薄而寒酸,心里立刻涌起:该加衣了!

小区院子里的树木老态龙钟,即使年轻的小树苗,也都在以阻挡不住的气势浩荡地衰老着;一棵粗壮的梧桐树,叶片枯黄,像蝴蝶一样飞舞,坠地;枫树的顶端有几个叶片,顽强而孤独地红着,却不再燃烧,在风里徘徊着,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开枝头,此刻,我听到了树枝无奈而干枯的叹息。这是一个缺少水分的季节,包括叹息。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总归也难逃季节带来的劫难。落殇之处皆悲凉,心不由得一阵阵疼。我见不得衰,见不得死,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衰或者死,于我而言是一种酷刑!只是希望这些纷纷坠落的结束里会包含崭新的开始,这轰轰烈烈的奔赴里会蕴含闪光的希望。

叶子铺满地,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我慢慢地蹲下身子,在满地的叶片里挑拣着,试图找到一片柔软而有水分的叶片,可是,它们干枯苍白,脆生生地易断,只是一些被风干的残破的标本,已经失去了做一页书签的能力。

街边小花园里,粉红色的月季花朵尚在,正病恹恹地喘息着衰败着。薄雾渐散,微弱的阳光在它身边漫步,闲散而冷漠,那些藏在深处的花瓣,也懒得用眼睛正视一眼。我曾站在它的旁边,举起相机,拍摄下它年轻时的娇媚姿态,只是,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只有冬青依然绿着,一如既往地,在它那里没有四季明显的交替,昨天的跟今天的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变化,但我想,一定是不一样的。时间走过的地方,应该都会留下足迹,只是有些假象我无法用肉眼窥探到,一些暗藏的东西总归会被阳光一层层剥落。

正午的时候,阳光明媚,天高云淡。我走在那条走了无数次的街巷,这是一条并不繁华的街巷,街道逼仄、破旧,有一股陈腐的味道弥散着,阳光从两边低矮的房屋上射下、滑落,碎了一地。

探出墙壁的枣树,树枝光秃秃的,树干坚硬而倔强,几棵红枣缀在枝端,小灯笼一样任性地亮着,干枯了的树上因此多了几丝妩媚。再看时,那一片空气也仿佛被点亮,明显地亮于别处。

前面的一面墙壁上,爬山虎的叶片干枯,以死亡的姿态卷曲、平铺、紧贴。攀爬的枝蔓几乎遮住了整面墙,昔日旺盛肆意的痕迹随处可见。我突然想到了老去的人,在那满脸沟沟壑壑、坑坑洼洼里,一定藏着力量,只是已经过去。这眼前的爬山虎,正是这样。谁说枯萎的就颓败了?死亡的就静止了?我看到照在上面的阳光微微发抖,暗藏着的力量正在生长。

看到阳光,我的心顿时明媚起来,先前的伤感烟消云散,突然想起了“以物喜,以己悲”这样的句子,心随境变,情随物迁,迁客骚人逃不过,我也逃不过,世人又有几个能逃得过?就像这眼前的衰落、死亡、凋零,不是季节所能左右的,也非时间所能阻止的。

突然,一阵风刮过,枯黄的树叶旋风一样地打转飞舞,漫无目的,随风而起。我的视线,还有我的身子,都一并被卷入这浩荡的飞舞中。我不禁裹紧了衣服,侧过了身,以躲避抗拒这迎面而来的风和冷。

树叶,就在不久前,它们还是被我们肆意踩踏之物,只一瞬间,就变成了袭击我们的“利器”。它们是搭乘了风这条船,如果没有风,它们的力量就无法展示。至于它们化作泥变作土,又如何化作肥,那是我的视野所无法企及的。至少,我在经历后,不会再藐视一片叶的微不足道,更不敢轻看了一簇叶的力量。

佛说,笑看花开是一种好心情,静赏花落是一种好境界。当我想起这些话时,我对落叶凋零就不再伤感。我知道,这无关阳光。叶落的一瞬间,彷佛在告诉我,人间的一切纷争、算计、欲望,到头来都是一场空,临终时,谁又能带走多少?总归像这些落叶一般化作尘、变作泥。

只有街道两旁的水果摊位上,秋天的繁华和丰腴尚在。苹果涨红的脸庞,葡萄发紫的眼睛,枣儿张开的笑口,饱满的态,丰腴的体,在铺张着秋天这个季节的骄傲。它们,让我看到了丰收的场面和喜悦的笑容。秋天,还在!

秋天真的还在吗?可是,除此以外,我再难找到完整的秋了。

校园,我上班的地方。林荫道上,学校的清洁工正挥动着扫帚清扫着落叶,扫帚过处,刚刚露出的地面,又落上新的落叶,只是比前面的薄了许多,但,我想,很快地面就会被遮盖住。对于枯萎,风不需要用过多的力气。何况,走在秋季边缘的风已经加快了脚步。秋以老年的样子在衰退,风以青年的步履在疾走。

我穿过楼道,要抵达办公室,风跟在我后面,呼呼地响着。对面的楼道尽头,同样有呼呼的风声传来,撞击着我的脸庞,贴着我的耳朵,利飕有劲,我尽量克制,但冷颤还是以发抖的姿势呈现。记得,我前几天还在楼道的那张桌旁看报,总觉得那上面还留存有我的体温,路过它时,桌凳上泛着幽幽的光,一股莫名的冷直逼眼帘。

不到六点,天空就像倒了一滩墨汁,不断地洇散、漫漶着,不多时就迅疾地暗下来。路灯发着幽幽的光晕,昏黄凄冷。黑,让冷意加重。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冷气自上而下从左到右地袭来,我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不由得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步履匆匆,像在赶赴什么。我想,这不仅仅是生活的原因,还应该跟这季节有关。

回到家,屋子里漆黑一片,我看到了清冷的月光,正穿过窗户照在屋里,克制的白光凄清生硬。屋子里阴暗潮湿,冷飕飕的,风住着,冷住着。有一种渴望就那么执拗地自心底升腾:该来暖气了!快来暖气吧!

第二天,推开窗户,雨正下着,分明有白飘着,我惊呼:下雪了!可是,朝地面一看,地下只有潮湿,却不曾见到雪。我想,用不了几天就会大雪漫天,一片雪白!

秋已尽,冬就来!一切都在一瞬间……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排行癫痫患者吃药后为什么还会抽搐怎么治疗癫痫病有效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