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看点】自行车上的绿衣使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6:22

“我们都在怀念过去……”欢子与沈丹丹合唱的《怀念过去》在煽情地荡漾着,勾起了我对过往的怀念。2000年,十九岁中师毕业的我带着一丝青涩走上了三尺讲台。我来到了株洲县最南端龙凤乡的李马小学执教。在乡村的日子虽然清贫,但山里孩子对知识满满地渴求,乡村家长们的淳朴与好客是刻骨铭心,我也时常会想起那个脚踏自行车的邮差老刘。

初次见到老刘,以我个人观点认为他难以胜任邮政投递工作。老刘五十开外,瘦弱的身板让人联想到弱不禁风的林黛玉,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每天踏着自行车到我们学校时总是汗流浃背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像雨滴洒落一地。听说他还要管原株洲县龙凤乡和朱亭镇两个乡镇的送报任务,我不禁怀疑他能否承受奔波劳累的投递工作。开始时,在我心里断定他就是个新来的邮递员,并且是干不长久的那种,抑或是临时抵班的。于是,我便好奇地问何校长:“这个邮递员是不是新来的?他做了多久了。”“哪什么新来的?你是打鬼港,我参加工作时他就负责我们这里的投递工作,我都参加工作32年了。”何校长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禁感叹:这么弱小的身板能坚持投递工作三十多年实属不易呀!

他负责两个乡镇的投递,每天都要拖着两大袋满满的邮包走街串巷骑行数十公里,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而且每天都要重复着枯燥无味而又一成不变的工作,想想都会心烦,都会有怨言。而老刘似乎就像田间那头耕作的老水牛,在日复一日地辛勤劳作。那年我刚分配到交通不便的李马小学,每天见到的人除了同事就是学生。唯一稍有改变的就是隔三差五地可见看到前来送报的老刘。每每老刘到我们学校时,我们的何校长总会拿他开涮:“老刘啊,怎么才来呀,又在哪个屋里坐切了,是不是哪个堂客缠着不让你走?”“何校长了,哪有时间坐咯,送报都送不赢。”老刘总是木讷地答着。说话间,我总会为老刘沏上一杯茶。老刘总是浅浅地喝上一口,用手擦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然后就匆匆地推着自行车飞身而上,踩着自行车“吱呀,吱呀”地送报去了。

我一直认为老刘的工作这么辛苦,工资肯定会比较高。直到一日,我才知道这种想法是一厢情愿的。那日,老刘送报至我们学校时正是午餐时分,何校长便留他在学校吃午饭。席间边吃边聊,何校长问他为什么不买台摩托送报?老刘说他只是邮政所临聘人员,工资待遇比我这个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伙还要低,他还靠着这份微薄的工资收入支撑家里的柴米油盐等开支,骑自行车不用烧油,能节约一分是一分钱。我知道我们在邮递员手上订阅报刊杂志是有提成给邮递员的,听完老刘的诉说,我觉得我可以做点什么。饭后,我在老刘手上订了两份杂志,一份《家庭教育》和一份《故事会》。

每月,老刘都会按时亲手将杂志送至我手上,并要我签好字。我总是笑着对他说:“老刘,不必那么麻烦,我一次给你全签了得了。”老刘总会一板一眼地说:“手续如此。”时至今日,每月必看《故事会》的习惯依然保持不变。只是调入县城工作后,我习惯在书店购买《故事会》,许是没有碰到像老刘这样的邮递员的缘故吧。

邮递员每天要分发成百上千的报刊杂志,出现纰漏在所难免。我曾经在心里想:要是老刘的投递出了差错,我不会怪他,而且乐意听他讲讲客观原因。我也听何校长说过这么多年来老刘的投递从未有过失误,而恰巧我却碰到了老刘失误的那次。某月,我发现订阅的一期杂志未到,便询问老刘怎么回事。老刘忙打电话到邮政所查询,邮政所回复月刋早已到达并派发下来了,就是不知那个环节出了差错,杂志一直没有送到我手上。老刘对我说了一连串歉意的话,并执意要照价赔偿,我一笑置之:“老刘,不必如此放在心上,不就是一本书嘛,丢了就丢了。”,说完我就转身上课去了。下课休息时间,我走到办公室发现老刘依然坐在那里在等我,他发现我来了,便将钱硬塞给我,我又将钱退给他.....我们站在那里僵持了数分钟,最后还是何校长做工作,我收下了钱。

古代最早的邮递员叫驿使,是古代驿站传送朝廷文书者。世界上最早的邮递员被称为信使或邮差,投递员是最早被称呼为类似于邮递员的名字。古时的驿使及邮差的工作相对而言要简单些。老刘的工作是比较繁杂的,除了信件和报刊杂志的投递及钱物的邮寄,还时常帮助邮路上的乡亲们代交农电费,代捎生活用品等,只要乡亲们开口,他都乐于效劳。那年冬天,由于我急需寄个快件,而老刘那天本该到朱亭镇投递的,我一个电话打给他,他二话没说便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老刘赶到学校的时候,我发现他裤子的膝盖处破了一个大洞,血迹染红了裤子,我忙急切地问怎么回事。“没事,路上的冰没有完全融化,骑得有些快摔了一跤。”老刘轻描淡写地说着。“哎,老刘,我不打电话给你,也就不会.....”我十分内疚地对老刘说道。“别说了,一点轻伤,办正经事吧。”说完,他拿出快递信封让我填写,办好相关手续,老刘又急匆匆地送报去了。望着老刘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我还在自责:一份快件迟一天也不会怎么样,干嘛非要打电话让人家赶来?

2013年7月,因工作调动,我由株洲县龙凤调至县城机关幼儿园工作。我再也没有见过老刘,8-12月,我在机关幼儿园都会收到一份《家庭教育》。我知道那是老刘寄来的我曾在他手上订的杂志。我将那几期《家庭教育》一直存放在书柜里,因为那份珍贵的情谊值得我珍藏。闲暇之余,我也会去翻翻那珍藏的《家庭教育》,脑海也时常会浮现老刘脚踏自行车送报的身影。

哈尔滨哪里治癫痫天津市癫痫医院哪家更好长春有用医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