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我的二零零八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17:01
破坏: 阅读:1506发表时间:2015-09-29 10:42:56
摘要:二零零八年终于过去了,郑州癫痫病的医院治疗好我不知该给这一年画个什么符号,可是不管画什么符号,日子还得继续。

岁月的年轮模糊了记忆,年华却静止在了那伤悲的一季……
   ——题记
  
   1
   零八年伊始,心情总有点莫名的兴奋,举世瞩目的奥运会要在北京举行,而我和老公也从绵阳搬到江油文胜乡的花石村。幺爸一家都在北京打工,我们就住了他的房子、种他的地。老公想积攒点钱开一家自己的农家乐,也去了北京打工,我在家带两岁的儿子顺便种点庄稼。一个平静的满怀希望的春天就这样开始了。
   五月十二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天空晴好,谁也不曾想生活从那一天走上了另一条轨迹。
   下午两点多是太阳最大的时候,农村大部分人都在午睡,我也在楼上哄儿子睡觉,他睡了我好出去干活,电影频道正放着《大话西游》,我想等看完那段经典的台词就出去干活了。忽然,窗户轰隆隆响了起来,床也在抖,我以为起风了,奇怪怎么会突然起这么大的风,楼都吹摇了。电视也没了信号,我惊慌地下了地,这下,我明显感到楼在摇摆,这才意识到是地震了。我一把将儿子抱起,脑中迅速地想着到达楼下的方法,我记得另一个房间的窗下就是院墙,我快速地跑到那个房间,可是抱着孩子根本就不敢跳,已不记得当时楼房摇摆成什么样子,只听到柜子上的杯子等杂物落地的破碎声。我不敢也没有时间回头看,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抱着儿子疯狂地往下跑。那时脑海的画面比闪电闪还要快。母亲、兄弟姐妹、爱人、牵挂的亲人都在脑中一一闪过,最紧张的念头是万一我没到地面房子就倒了,怎样才能保护我的儿子?其实后来才知道,这样往下跑是不理智的,当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土房子已经倒完了,如果这楼要倒的话,我早被埋在里面了。
   外面到处是人们惊慌的叫喊声,邻居的婶子们也相继站到了路上,一位婶子家的土房子已倒为平地,冲起的灰尘还未散去,家家的楼顶都是支离瓦碎,还不知道屋里是什么时候情况,人们都在描述着刚才的情景,都在庆幸自己跑得快,没有人受伤。我并不知地震的范围有多大,还想给几十里外的公婆打电话,可是电话已经没有了信号。不一会儿邻居的一位大娘从重华赶了回来,说那里有楼倒了,有人被砸伤,还有人被埋在里面,又一会儿有人从江油回来,说那里更严重,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心里像油煎一样,既担心孩子的爷爷奶奶,又担心孩子爸爸,老公生病昨天才回来,一大早就去市里看病了。我不时地向路口张望,却一直不见他回来。
   大地还在一阵一阵地抖动着,天渐渐暗了下来,人们已开始搭建帐篷,我也用晒粮的席子和竹杆在路边搭个简单的棚子。村书记家的棚子离我很近,半夜时听书记回来说震中在汶川,地震波及几个省,四川有的地方被埋在地下。这一夜,人们几乎都没睡,大地的每一次摇晃都引起阵阵的恐慌。
   老公在第二天的中午才赶回来,而且是走一截路搭一截车辗转回来的。见面的那一刻,我们虽然没有拥抱,彼此的眼里却都是闪烁的泪光。原来,老公上午去检查,要下午三点才拿检验结果,地震发生后他马上又去看望同学,人家已经锁门了,他又去了他的老师家,也没见到人。那时,医院已乱成一团麻,都忙着抢救伤者,不再受理普通的患者,院门口摆了北京军海医院治癫痫好吗十来具尸体。他说亲人们都没有眼泪,坐在那里神情木然,我想他们是还在恐惧里还没来得及悲痛吧?
   超市里蜡烛、食品、矿泉水都被疯狂抢购一空,每个人的心都是慌的。三天后,通讯交通恢复了,我收到了亲人朋友们焦急的电话,令我感动的是一些不怎么熟的网友也打来电话问询。
   我查了一下,厨房的屋顶垮了,锅被打烂了,也打听到老家的房子垮了,父母没事也就安心了。我开始想办法把帐篷布置得舒适些,做好了各种准备,准备面对以后的各种余震。半月后,老公去医院拿了化验单,结果是“慢性肾衰竭”,这对我来说,无疑是这次大地震后的最大“余震”了,远远超过了我心理所能承受的级数……
   余震还在频率不等地继续着。又一个漆黑的夜晚,风却一阵大似一阵,电早就停了。床单做成的门帘被掀开卷起又落下,好在我知道大家都住在外面,心里还不是很怕,儿子紧紧抱着我的脖子说:“不怕不怕”,因为我总在他害怕的时候抚着他的头说“不怕不怕”,所以他还没学会说“害怕”。我怕棚子会随时被吹倒,每一阵风过我都用被子盖住儿子的头。
   外面忽然传来阵阵的惊呼声,原来邻居婶娘棚子上的席子被风掀到了河里,老公忙起来和几个邻居帮她捞上来又重新搭上。回到屋里便犯了鼻炎,坐在那一个劲的打喷嚏。吃了点感冒药又坐了许久才躺下,大概十二点多风渐渐小了,真庆幸没有下大雨,此时人们最怕下大雨了,一些没垮的房子还没来得及盖呢。我的心渐渐松驰下来,很快就入睡了。可刚睡一会,床便剧烈摇晃起来,接着传来落瓦的声音,路那边传来人们惊慌的叫喊声,又一次大的余震过了,人们的嘈杂声却许久才停,而我已睡意全无。
   那两天,人们都没有心思去干活,我躺在和老公重新搭建的帐篷里,中午的时候又闷又热,心情低到了极点,房子不能住了,老公不能干活不说,病都没钱治,移植手术更从何说起。孩子还这么小,酷暑这么难耐,可是我是多么的幸运啊,一点伤都没受,比起那些遇难者、那些至残者,那些被埋在地下的人,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
   那些日子最多的是感动,泪水比汗水流得还多,全国各地支缓四川的消息不断,出物的,出钱的,出力的。记得当时中央台直播了一场振灾义演,村支书冒险把电视搬到院子里,全村人坐在院子里看,那些德艺双栖的名星,那些聪明可爱的受灾儿童,那些奋不顾身的人民子弟兵,那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无一不让人热泪盈眶……
   我们这里也陆续发放着救灾物资:粮食、衣服、棉被……还有生活补贴费。乡医院外面搭了医疗棚,有外地来支援的专家免费为乡亲们看病和医治伤者。老人不停地叼唠:“这个社会好,共产党好啊!”年轻人不爱说,我想他们也是记在心里的。“四川人感谢共产党”,这是四川人共同的心声!时至今日,在四川是没有人敢说共产党不好的,如果有人敢说,不被人骂也会被人鄙视的。
   人们已经渐渐镇静下来,开始生产自救。大部分人家重新搭了牢固的防震棚,村里也分了一部分帐蓬,帐蓬虽挡风遮雨效果好,可太阳一晒里面便蓬壁上便挂满水珠,水汽再蒸发里面又潮又热。
   人总是要想办法活下去的,灾难只会让人变得更加顽强,更加热爱生活、珍惜生活。我们也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筹了几万元钱,满怀希望地开始了求医之旅。
  
   2
   我们知道,几万元对换肾手术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但人在无望的时候总是希望有奇迹出现。
   本省能做肾移植手术的只有华西医院,但那里不但挂号要预约很久,而且重点在医灾区的伤患者,我们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重庆的西南医院,路过江油时我们遇到许多军车,救援时期已经过了,他们是来援建的。
   入院后,我们一边做稳定病情的治疗,一边开始寻找肾源。当时医院里没有,当然首选是血缘最近的亲人。老公只有一个姐姐,本来身体就不怎么好,根本没办法,爸爸的血型不符,我的也不符,唯一的希望就是妈妈了。可是一系列检查做下来,做到最后一项时,她有一个肾已经功能老化了,没办法,还是只有等医院的肾源。
   这里也有来自四川灾区的患者,他们在这里享受着免费的治疗,老公曾戏谑地说:“我的运气真不好,要是我在地震中受伤多好,说不定这病也可以帮我治一下,现在这种情况只有靠我们自己了,虽然村里开了困难证明,可在这里什么都算不上。”还好,老公一直很乐观,他总是说悲伤也是过,快乐也是过,如果无力改变什么,不如选择快乐。他随时给病友们讲笑话,病房里总能听到他的笑声,这让我焦灼的心略微舒缓下来。
   我们在那认识一位同乡阿姨,她女儿在地震中腿受了伤,她在这看护着女儿。我们经常一起去买菜,老人很替我们着急,给我们提各种建议,自己也在困难中,还送我们一百块钱,妈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她是我们江油青连的,真希望有机会再去拜访老人家。
   如果我们有一颗感恩的心,就能感受别人给我们的爱;如果我们有一颗热情的心,就能给别人带来温暖;如果我们自己的心都冰冷麻木了,那也就只能感叹世态炎凉了。
  
   3
   在医院我们是等不起的,老公的病也只能靠每周做两次透析维持,一个月后老公出院回家。
   在花石住了几天,我们便回到安顺的父母家,那里有车通往市里,老公去透析要方便些。
   地震后我们还是第一次回来,这里本是正在开发的旅游区,四面环山的地理环境让这里成为天然的氧吧和避暑胜地。地震前每到夏天都许多游客来游玩,那些农家乐和跑马场的生意都不错,这场地震让这里的所有生意静止。
   我家就在山脚下,屋后是一片竹林,门前有棵高大的核桃树。一条从山上流下的溪水在我家旁边经过,我经常在那里洗菜洗衣歇凉。地震让我们这个秀美的院子变得一片混乱,到处是断壁残垣。我家的房子还好,有一间损坏严重的爸爸已经拆了,有一间卧室和厨房尚好。我们这个院子住了四户人家,都是土木结构的老房子,熊姐家的房子已成一堆废墟。人们都说熊姐命大,地震时她正在午睡,等她发现地震已无法出来,她顶着枕头左躲右闪,房子倒了她却毫发无损,另外两家的房子也损坏严重,都无法住人了。
   爸爸重新搭了一间小屋,墙壁是用竹子编的,上面盖上了老房子拆下来的青瓦。屋内可以放两张床,我和老公睡一张,妈和我小儿子睡一张,爸爸依旧睡在原来搭的简易棚子里。
   时间转眼进了八月,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就要开幕了。奥运会能在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强北京举行,这是每个中国人都骄傲和自豪的事,每个人心里的兴奋劲一日强似一日,而家里的电视从地震后一直搁在地震棚里没有看,爸妈怕余震落瓦打坏了,可是我和老公都要看开幕式,那些线很难牵到棚子里,于是全家总动员,还是把电视搬回了老房子,爸爸在电视上方棚上了木板,这样落下瓦也不会打坏电视了。我和妈在床上方吊上棚布,这样落下瓦也不会打到人了。
   八月八日晚八点,奥运会开幕式准时开始了,我们全家坐在电视前,老公偎在床上,地上点着蚊香,门当看到那气势恢宏的场面,我们的心好激动,奥运会能在北京举行,表现了我们国家在世界举足轻重的地位,充分说明了我们的国家强大了。尤其面对汶川地震这么大的灾难,更充分体现了国家应对灾难的能力,四川人民感谢国家无微不至的帮助与照顾,我为我们的祖国感到自豪!
   老公的病情靠每周透析两次来维持,我们一边等医院的消息,一边寻找其它的治疗方法,打听到的偏方试了无数,但老公的身体还是不见好转,只是维持现状。老公在网上查到石家庄有家肿瘤医院中药治疗此病效果很好,我们决定去试一下。这家医院态度的服务和态度都很好,以中药理疗为主,费用也不是很高。在石家庄陪老公一段时间后,因为家里的庄稼要管理,我就先回了花石。
   九月二十五日,老公来电话说,重庆医院来电话说有了肾源,让我们去做配试,真是一半欢喜一半忧,喜的是终于有了肾源,忧的是手术费哪里去筹错。无论怎样要先做了配试再说。我们约好第二天老公乘飞机,我坐客车在重庆会合。
   傍晚,外面忽然雷声大作、大雨倾盆而下。雷声间隔超不过三秒钟,窗户被振得发出呜呜的轰鸣声,像要地震了样。平时我是不怕雷雨的,可是这不间断的雷声无法不让我绷紧神经,若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又不能打电话,看哪里都觉得害怕,只好用被子蒙住头,不知熬了多久才睡去。
   第二天早上,大雨还在下,雷声也还在继续,不过没那么大声没那么紧密而已。因为赶时间,我也只有顶着雨出了门。村上到乡上还不要紧,只有七八里的路,但两边的山体也有滑坡的,部分地段有轻微的泥石流。车就不用想了,这段路本就不通车,有车也走不了,就只好步行了。
   走到乡上的时候,雷声已经停了,雨也小了些。乡上站点已有面包车等在那里,无论多糟的天气,总有人有急事要出门的,不一会儿就凑了五六个人。开车的是个女司机,她也不能保证能走多远。我猜这样的天气只怕要多出点钱才行,不管多少钱我也得走。车一路走走停停,快到镇上的时候水太深实在走不了了,我们付了车钱,只有走路到镇上,女司机不武汉专业医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但没有多收钱,比正常的票价还少收了点。我们万分感激,她却说:“这天出门的肯定都是有急事的,大家都不容易。”此时尽管衣服还湿着,心却一下子温暖了好多。
   曲曲折折地终于到了后坝镇,还好,这里到江油还能正常通车,到了江油往绵阳那段路就不用担心了,到绵阳才好搭去往重庆的车。上了车,心里终于踏实了点,坐下来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到了医院已经有病友做过移植手术了,虽然他们的身体还很虚弱,但精神看上去是那么欣喜。谁都知道移植手术是这个病唯一的希望,透析的再好也只能维持几年。我们入院的当晩,有位中江的大哥已配型成功,第二天就做手术,当晚他老婆把他原来的用品全部仍了,她要全部换新的,我们和她老婆一样,希望这位大哥从此获得新生。

共 72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