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山水】谎言邀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18:43
虽说虚拟的网络是真实的情感,但网络还是会存在骗局,为寻求那份虚拟的爱,主人公竟然远赴他乡去会见网友,然而事与愿违,实际和想象的是背道而驰。   前言:我喜欢用第一人称来写,文章所写故事更觉真实,我常这样写,有些朋友就认为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哪有那么多经历啊!我在红袖添香有八十来篇长短、散文、杂文和诗歌,不会都是我的经历吧,不过有些文章确实有我的影子。平时我喜欢观察生活,体会各种人的心理,不过还是没那么多积淀和文化,也写不出好的作品,只是自己喜欢,有时也博得朋友一些掌声,心里自觉高兴,使我更加努力的写下去,欢迎朋友支持我,多提宝贵意见。      第一章   七月二十四日零点十五分儿子送我登上了开往南方一个城市的列车,尽管是卧铺空调,可我还是无法入睡,只有闭目养神。我的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妇,还和我是同一城市,刚上车闲聊时才知男的是科技大学的教授,女的是医院的妇科大夫,看起来两人恩爱有加,男人对女人说:“睡吧!累了一天了。”   说完爬上了中铺,一会就听到他两口香甜的鼾声。鼾声更使我难以入睡,我翻来覆去的想我要见的人是什么样子,他是不是骗子,是不是真与他的简历相符,与他和我聊天时说的一样,真的有个画家吗?说实在的我主要是冲这个画家去的。   我要见的人是在佳缘里相识的,我想他的身份不会错,儿子又帮我查了他的身份。说实在的儿女对我的出行是一百个不放心,生怕我遇上骗子。我心里也不十分踏实,这人的网名‘老好人’,但愿她真是好人。自从认识他后,闲聊中他说是在那里搞西部建设的房地产商,以前在省机械厅工作,后下到企业当领导。他说他九八年辞职下海。他是文革后的大学生,因夫妻不和离婚,准备在南方按家。无论他怎么说,我都不会全信,他一再邀请我前往观光,我一拖再拖,不敢前往。他知道画,就说有个著名画家也在那个城市,还是和我一个城市退休的,名叫李良,还有个驻马店的画家也在那里,他们准备在那办个书画院,我听了极度兴奋,很想参加。我就一再和儿女商量:“说不定这是一次机会,我想借此机会说不定会使我的画有所提高,要是为了找对象我是不一定去的,从照片看,我真没看上这个人的外貌。我感觉和老好人不行,我总会觉着他说的话不真,什么房地产商,最多是个包工头,是房地产开发商他也不会找我。”   女儿说:“你这样想也行,不过也不一定,或许人家想过安稳日子。不过要多小心,现在骗子多,现在也有卖老人的。”   “卖了正好,你们也没负担了。”我笑着说。   “就是。”女儿有点生气。   “这个人看样子是真的,我用另一个号和他聊过,身份没错,别的不一定真,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为啥不找个年轻的,这都是疑问。我不想嫁给他,从照片上我就没看上他的人,咋看都不顺眼,我想去发展我的事业。说实在的我心里还时常想那个参谋,我和他有共同语言。不管他对我是真是假,我都认为是真的,如果他关心我一点,我就不会有这次出行。”一提那个参谋,我的心就疼一下,泪就在眼里打转。   “妈,不要光看长相,他只要对你好就行,说不定他真的喜欢你呢,过去的就不要想了,说不定有好的等着你呢。”   “外表是第一,其次再看别的,这些不重要,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不想迁就。”   来之前,在等车票时(因卧铺不好买)又一位佳缘的老者加了我,他年轻时是一位小厂的推销员,他走南闯北工作十分出色,他在工作中增长了知识,开创了自己的工厂,和兄弟共同把厂搞得轰轰烈烈。现在他把厂转给了儿子,在海南一个度假村买了套房子,准备找个老伴在那养老,他给我写了信还留了QQ,还说回河南看我,知道我会画画写文章后,还说给我作书童。他有很多故事,说以后讲给我,算是给我提供素材。当我把准备去南方的事给他说时,他说去看我。我睡不着乱想以前的事,我这是怎么了,老了老了谈起了恋爱,选起了老伴,我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了,有时我又自我安慰,一生没谈过恋爱,来个黄昏恋也不为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路上儿女不断发信息问候我。天亮了,车厢里的旅客开始陆陆续续地去洗漱,我也翻身下床,哈欠连天:“你俩口睡的可真香,我一夜也没睡着。”   “我昨天太累了,刚做完手术,又跑着去拿票,还给儿子准备了吃的,所以躺下就睡着了。”女大夫说。   说着教授也下了床,我这才看清了他的尊容,不到一米七的个,穿一件医院的绿色手术服,脚蹬一双沾满灰尘的棕色皮鞋,灰色裤子。典型的本楼头还是秃顶,耳朵眼外长满黑黑的毛,这人定是奇人。再看女人,细皮白肉,乌黑明亮的头发,不大的眼睛看上去聪慧无限,肉嘟嘟的我喜欢画手看不出她已五十多岁。看起外貌两人很不般配,可他们是那么恩爱,看着他们更显得我的孤单。洗漱完毕我又躺在床上养神,每到一站手机信息都告诉我,这个城市欢迎你。你看那对夫妻每到一站都下去买吃的,也不知他俩一天吃了多少吨,早饭刚吃完馍干,中午一人一份米饭外加鱼干,一会又一碗方便面外加煮鸡蛋,吃完中午饭男的拍拍女的说:“睡吧啊!我也上去睡了。”   说完就爬到中铺,我看他还脱了外衣,我直笑:“你还真讲究,怕把衣服弄皱了。”   “不是,不脱衣服睡不着。”他笑着说。我也眯上了眼睛,眯了一会,我好象还没睡着,又听到女大夫对丈夫说:“我去餐厅给你弄碗面条。”   我忙睁开眼:“还是睡不着。”   他俩同时说:“睡着了,听到你打呼噜了。”   “我觉着没睡着。”   “这次你真睡着了。”   说着女的走出了车厢,不一会就回来了,空着手说:“人家不做面。”   说话间车又到站了,女的下车买了碗海带汤端了上来:“快尝尝,好吃。”哈尔滨癫痫医院的排名   男的尝了一口:“好喝。”   “我再去买一碗。”端回来后两个人大口吃起来,他俩口的胃口可真好,海带汤刚下肚不久,卖晚餐的从前边拐回来了,还有两份没卖完,谁要便宜卖,四元一份,两个人又吃上了,我心里直笑他们。      第二章   列车终于到站了,一个小伙子帮我把包提到车下,我左顾右盼不见接我的人,要真没人接我就惨了,我正着急一个瘦瘦的,六十来岁的男人跑着过来了,啥话也没说就接过我手中的包,这就是老好人,他身手利索,走路一阵风,我一路小跑的追他。挤扛着从出站口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上前接我怀中的画:“姐来了。”   我不知怎么回事,心想是拉我住店的呢,我就抱紧了画。老好说话了:“她是来接你的。”   我这才松了手,司机在一旁也给我搭上了话:“姐的气质不错,一路坐车累吧?”   “不累,卧铺。”   接我的女人叫新华,新华打开车门:“上车吧姐!”   我心想老好还算守信用,我在家时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就和他有君子协定,要有女的陪我,保持朋友关系。他说:“我不是坏人,你放心吧!找个女人陪你。”   轿车穿过闪着眼睛的大道,不一会车就停在一所楼前,老好为我打开车门,司机对老好说:“车给你放这吧!”   老好说:“不用了,回去给他们说,这几天我不去上班。”他们还在演戏,我好像看出了点什么,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开发商,他的衣着,气质都不像,在家时我和儿子就说,他最多是个包工头。我现在看连个包工头都不是,上到楼上更证明了我的猜猜,客厅里空空无也,我住的房间,也就是原来老好住的,里边的圆桌上摆着一台破电脑,墙角有一个半截破柜子,一张简易的小床和大床,小床还是为我的到来刚借来的,叫新华睡。这一切更证实了我的猜猜,我上当了。不过我的到来就不是冲他来的,在家我就没看上他,可我没明说,怕伤害了他。我是冲着画画来的,这些我不计较,看是不是有个画画的李良,是不是有什么书画院,我不露声色随他们摆布。老好和新华热情的很,为我早烧好了洗漱的热水,小柜子上摆着葡萄和栗子,墙角还有两个西瓜,老好说:“没吃饭吧!做点吃。”   “不,我在车上吃过了。”   “吃水果。”   “不吃了,太晚了,你去休息吧!我们也洗洗睡觉。”我说。   “好吧,有话明天再说。”老好说完走出了房间。我和新华草草洗漱完毕就躺在床上聊天。   “你是哪里人?你在这做点啥?”我问她。   “我是济源的,退休了在这做点生意,我还做着安利。”她说。   “很早就有人叫我做,我笨,嘴不会说,就没做。”我说。   “我也不会说,拿实事说话就行了,安利就是好,不管是吃的或用的……”她给我讲了很多,慢慢的我们都睡着了。   早上起来他们说带我去漓江,老好还打电话叫了李哥和李嫂,我俩再聊时他说是叫李嫂来陪我的,我不管是谁只要是女的就行。我们在路口和李哥两口会合了,那亲热劲就别提了,报上姓名,李嫂叫桂香,我连香,   我俩的名字正好都带个香字。他两口大呼:“缘分啊!缘分。”   左转右转把我带到了工商局门口前,右边的山墙上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拓商大厦’。老好说:“你看这几个字念什么?”   “像招商大厦。”我说。   “实际是拓商大厦,说这是工业区,你看工业区咋没有工厂呢。”老好说。   “工业区可一所工厂都没有,你说怪不怪。”李哥和李嫂抢着说,当时我还不理解他们的意思。又走了一段路,老好就叫了一辆三轮,穿过大道后就上了有两米来宽的小路,左拐又扭,这条小路还真热闹,行人成群结队都是往一个方向去的——漓江,过了小桥我们下了车。新华忙上前扶我,一路都小心的不离开我,过分的热情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这一段一路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道有点不好走,路边长满了乱七八糟的藤蔓和杂草,四君子之一的竹子抱作一团,挤成一堆,高冲入云,我忙举起相机就给它们照了个半身。我迷惑这的竹子为啥不是成林或成片,而是成堆,成团。走过石子路,上了一个交平点的路,卖早餐的一家挨一家,都是北方过来的,胡辣汤、豆腐脑、油饼油条茶鸡蛋。路边的地上摆着买杂志的,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在卖一副水浒一百单八将的做了旧的长卷,我明知是假的,我还是上前问价,我也喜欢看:“多少钱?”   “五百。”   “五百,五十差不多。”我说。   “五十,你再添添,一百给你吧!”他说。   “五十,就五十。”我说。说完他就起身卷画。   老好忙过来拉住了我:“吃完饭再买。”   几个人忙活着端饭,老好还问我敢不敢吃糖,我这才知道他还有糖尿病,我忙说:“我敢吃,啥都可以。”   正吃时买画的在旁边走着说:“那么大岁数搞好价了不买。”我们都没吭气,一直到我离开桂林也没见他的画卖出去。杂志清一色的是各种版本的‘纯资本运作’,这时他们才开始了正题,一个劲的叫我看杂志,叫我去人堆里听人讲,我就随便溜了一眼,我就说:“我知道了,不就是传销吗?”   “不,这不叫传销,是国家支持的纯资本运作,这个项目是从国外引进的。”李哥说。   “国家准备打造一个新桂林,要把桂林建成第二个香港,姐,这是一个机会,多少机会咱们这一代都错过了,这也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要自己把握。”李嫂说。   “最多也就是个私募资金,我看得多了,洛阳出现过这个事,高利息高回报,最后老板跑了。还有许昌银企事件,银企的高楼盖的多高啊,最后不是也把款卷走了吗?坑了多少人。”我说。   “这是国家暗中保护的,你可以慢慢考察,要是传销他这的公安咋不抓呢?还有公安门口的狮子都在睡大觉,闭着眼,你看这人行道宽,街道窄,这都是有用意的。”李嫂说。   “好了,叫她慢慢看,坐船。”老好一挥手说。我们陆续踏上了游船。青山绿水一览无余,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浮桥边靠岸下船。他们说从这里回家,上去坡这是一个古老的村庄,这里还十分落后,卖菜还是用扁担挑着,还是古老的小木屋,小胡同错综复杂,李哥说当年的湘西剿匪记就是在这拍的,在往里走是个小集市,没有多大地方,今天不是集日。穿过集市就看到有新盖的小楼,街道也宽了一点,一拐弯就到了大马路上了,一条马路直通八里街。      第三章   老好、新华还有李嫂都在忙活着,他们不让我上手,我也帮不上忙,只有上网。快中午时,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老好过来叫我:“来人了出来说说话。”   我不情愿的走出去,握手介绍,来人姓刘,是一个书本印刷商,我一听来了兴趣:“能印刷画册吗?”   “能,我准备给李良印刷。”他说。李良就是我要拜的老师。说话间他有个网友给他发来一首诗,他说是一个网名诗人的李菊农给他发的,他问我:“你喜欢诗吗?”   “喜欢,我喜欢文字,常胡乱写写散文和散文诗一类的,能出书吗?”   “可以,我帮你出,把你推出去。”他说。   “不,我不行,只是喜欢,写不好。”席间小刘给我讲了桂林的情况。李菊农自称农民诗人,是李良老师的粉丝,李老师到上海去了,过几天就回来。她是李良叫来的,也是做这个行业的,她的能量很大,不到一个月就从北京叫来十个人。一天早上去漓江的路上被车撞了,现在躺在医院里,她喜欢画和诗,是个四十多岁的湖南女人。小刘扼要说了一下李菊农后。就给我滔滔不绝的讲起来:“桂林是世界旅游城市,又是世界遗产保护,这里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叫老好先领你去到处看看,领略一下桂林的大好风光。看看以后在这做点啥,为了保护好世界遗产,这里不能建工厂,矿藏也不能开采,你说他们这靠啥来致富呢?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派人到美国引进了这个项目,就是:‘纯资本运作,我们引进的传销都失败了,安利叫外国人赚走咱多少钱你知道吗?我们引进的这个项目,是偷偷学来的,也是为了抵制外货,利用民间的闲钱带动桂林的建设,打造一个新桂林。你看他们这盖的房子,都是国家无偿贷给他们的款,盖这么多房子,桂林才多少人啊!这就叫筑巢引凤,国家无偿贷给他们款叫他们盖房,为什么?就是为我们这些人准备的,我们这些人来后要吃住行,这的人就可以收房租,菜农就能卖出种的菜……你慢慢的悟,你理解了,也是个发财的机会。”他原发性癫痫遗传几率是多少讲了很多我也记不完。但我知道这是来给我洗脑的。 共 1807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