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文缘】骗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46:04
妻子笑盈盈地端上来一碗炸酱面。刚做好的,袅袅升腾的热气像是脱笼的鸟儿在空气之中不断的翻滚着,给寒冷的空气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边。一股股浓得化不开的香气像是新破开的香水瓶瞬间弥漫在房间之中,勾引着人的味蕾。一眼看去,金黄色的杂酱点缀在青青的小葱和雪白的面条之中,像夕阳的余辉将天空的白云和投影到天幕上的森林之色染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美味色彩,令人食指大动。   杂酱面是王风最喜爱的食物。若是要在杂酱面和只能在七星级酒店里才能吃到的山珍海味里选一样,王风一定会毫无犹豫的选择前者。特别是妻子做的杂酱面,那是他的心头肉,就算你要用九五之尊的宝座跟他交换,他也未必肯。尤其是妻子的笑容,那是吃杂酱面时最顶级的调料。吃着香喷喷的面条,再看着妻子美艳不可方物的笑容,那是做神仙也品味不到的滋味。   不过,今天的王风跟平时不一样。望着妻子送过来的这一大碗面条,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像千年难遇的海啸不断的搅动着他的肠胃。要不是忍耐功夫到家,强而有力的镇压比较及时,那似青蛙鼓胀圆润的肚子恐怕早就成功发动了军事政变;胃里早已塞得满满的东西肯定会像趵突泉似的一股脑地冲过他的咽喉,从他的口腔里喷涌而出。   强压着肚里的难受劲,就像强压着心里的难受一样,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这种日子他已经受够了。即便只是在这地狱般的生活里多呆上哪怕是一个小时,他也会即刻变得崩溃和疯狂。你知道这有多难受:把自己的一肚子苦水,压抑在了心底那阴暗的角落里,游魂似的见不得天日;整天戴着一副高兴喜悦的假面孔,在妻子面前说说笑笑,但心里却流着伤心与愧疚的泪水,不能跟任何人提及;像个终日提心吊胆的小偷,忍受着良心的谴责和随时被警察抓住的忧虑,紧紧的攫住心里的那个见不得天日的小秘密,让人喘不过气来;没有知心的朋友,也没有倾述的对象,只有一个永恒的敌人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心海之中搅动起道德良心的谴责之浪,凌乱着自己的心神。   白天他还能在极端的忙碌与提心吊胆之中压抑这种情绪的暴乱,但在独处抑或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特别的安静就像是加强版的扩音器,无限的放大他心中的忧虑。强烈的良心谴责便会如滔滔江水不断的冲向他心神的堤岸。王风不是善于隐藏自己的地下特工,也不是八面玲珑的政客,更不是什么天赋卓越的演员,他不能在两个迥异的极端角色中成功的转换自己,更不能狠下心来泯灭自己的良心。这种近乎人格分裂的生活让他无时无刻不在痛苦这熊熊炉火的煎熬之中。   今天的经历像是一颗看不见的钉子,却是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中。从没有这么一刻,他是如此的讨厌自己。记忆的闸门突然打开了,近几年的生活阅历像是奔腾的流水瞬间在他的心神之中一啸而过。过去的像是一根根锋利的针刺以其锋芒不断的刺进了他的灵魂,他那原本麻木的神经感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一种强烈的悔痛感瞬间攫住了他,差点让他窒息。   王风哭过了。他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巷子里像个无所顾忌的孩子痛哭失声。他的眼睛像是得了严重的结膜炎,红肿得有些怕人;而他的眼圈像是遗传了大熊猫的基因,黑得有些担忧——这些都是长久失眠和痛哭之后留下的后遗症。   没人知道他哭过,即便是心细如发的妻子也仿佛没看出来。只是在他哭泣的巷子附近有人说,他们曾经听到了一只孤魂野鬼的悲惨哭泣,那声音悲凉得仿佛是北方来的风,让人忍不住生出无边的绝望来。这种绝望胜过任何一种恐惧,让人忍不住想起过去的伤心往事,待回过神来已是泪水泛滥了脸庞。打那以后,在那条巷子里经常能看到一堆堆火纸的灰烬,一根根或燃烧或熄灭的香火;一到黄昏,那条巷子便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那里出没了,显得越发冷清。   “我不能这么干了!我要向她坦白一切,然后……”王风紧紧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这个决定很难,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他不敢想象自己向妻子坦白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像见不得光的影子似的隐藏在漆黑的角落里,他要把自己暴露在无影治癫痫病方法有哪些灯下,要将自己真实的自己原原原本本地呈现给妻子,即便她不原谅自己。   “夏雨,我有些话要跟你说!”王风艰难的开口道。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说起话来似乎有些口齿不清。即便下定了决心,但一想到妻子有可能不再原谅自己,他的心便一阵阵的疼。他低垂着头,不敢看妻子。   妻子诧异的看了一眼丈夫,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不过,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看似心若止水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某种期待。她无法平静,这一天她也等了很久。她也已经有些心力交瘁了,夫妻同心,承受某种痛苦的可不止王风一人而已。   王风低垂着头,没有看出妻子的异样。他欲言又止。千万言语在心中,临到头来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原本清澈的思绪又变得凌乱了。哎,王风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夏雨虽有些焦急却没有说话,她望着欲言又止的丈夫,静静的等着,等待着她期待的这一刻。   王风的思绪已经飞远了,记忆的缺口泛滥出来的思忆在这时给了他个措手不及。   大水村,坐落在一个山旮旯里。纵使翻烂世上所有的地图,你也甭想在上面找到这个地名。要不是一定要有个名字方便称呼,这样的一个穷乡僻壤,谁会在意它有没有个名字。在这个地方,能够想到富裕、丰足、奢侈、天堂这样的词语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地狱里享受了千万年酷刑而还没有丧失希望的人,另一种无疑就是本地人。王风就出生在这里。大水村的人祖祖辈辈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从这个山沟沟里飞出个金凤凰来。背负着这样一个重担,世世代代的大水人在自己的家园里奋斗不息。   要想实现一个梦想,可以有多种多样的方法,但是大水村的人却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读书。除此之外,别无二法。大山里的孩子都是这样受教育的——这是山里人千百年来用血与泪流出来的金科玉律。   王风虽然不奢望能够成为村里的一只金凤凰,但他渴望到外面去,所以他读书很用功。家人对他的期望也很高,虽然家境并不怎样富裕,但家人都很支持他,砸锅卖铁的终于将他送进了世所景仰的象牙塔——大学。   “你知道什么叫大学吗?”王风记得这是鲁奋清问他的一个问题。可以说,鲁奋清是王风到大学后认识的第一人。当时,鲁奋清是校学生会外联部部长。外联部主要负责学生会与社会的联系工作,为学生会和学生活动筹集资金,见识的世面很广。当然,每年的新生迎接的工作也少不了他们。初到济世大学,负责接待王风的就是鲁奋清。   鲁奋清久经世面,见识宽广;乐观、积极、与人为善,更有一份难得的幽默感,这个富有某种特殊人格魅力的灵魂与王风的善良、淳朴、单纯发生了久久难以停息的共鸣。打那开始,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形影不离。天文地理,人生理想,闲事八卦两人无话不谈。探讨一些社会问题并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更是家常便饭的事。   “你知道什么叫大学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忘了什么场合,更记不得是什么样的因由,鲁奋清突然问了王风一句。当时王风就愣住了,零乱的思维旋风般地刮过脑海:自己博览群书,四书之一的《大学》倒是读过,但此大学非彼大学。大学可是自己一直追寻的梦想,是大家殷切的希望,可究竟什么是大学,王风不知道,也没怎么想过。   “到底什么是大学呢?是实现我梦想的摇篮?是我腾飞的地方?想自己千般辛苦、万般努力的考上了大学,到头来却连大学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也太过于悲哀了。”王风暗想到,鲁奋清的问题确是将他给难住了,一阵失落与茫然的感觉有些让他不知所措。   “起初是为了离开村子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后来是为了济世为人,所以选择了济世大学。但究竟什么是大学,说句实在话,我没思考过。”王风老实说道。   “王风兄,你太单纯了。我怕你将来会吃大亏。既然你没想过,那我来告诉你吧!”鲁奋清哼笑了一声,不待王风回答,继续道,“要说清楚大学究竟是什么,还得从什么是学校说起。对了,你认为学校是什么地方?”   “学习、育人、成就梦想。”王风脱口而出,几乎未经过思考。这是王风坚信的答案,即使经过仔细地思考,他也会给出这个答复。除了这个答案,从小的教育让王风实在想不出啥别的东西来。   “非也,非也。说白了,学校只是变相的监狱而已。你想,如果将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娃子扔进监狱,毋庸置疑,那些为人父母的绝不会答应。所以社会兴办起学校来收容这些还不能给社会创造财富的未成年人。幼儿园或者是托儿所,专门收容那些需要人照顾的小孩,一来这些小孩童稚还没经过社会这染缸——好塑造,二来免却了父母照看小孩的麻烦,以便贡献出更多的剩余价值来让人剥削。小学生,好奇心比较重,整天问这问那,好不麻烦,要是问到一些大人们答不出来或羞于出口的问题,岂不是坏了大人们的威信,所以为了扼杀小娃的好奇心,就让他们白天在教室里服刑,晚上回到家,就用做不完的家庭作业进行劳动改造。中学生,要麻烦一些,因为中学生到了一个叛逆的年龄,体内产生的那些生理激素会怂恿他做下一些大人们不愿看到的事来。所以这时候采用的策略可要麻烦一些了——糖与棍子双管齐下。不用说糖就是一些未来多么美好的迷幻剂,提起大家向往的热情,转移躁动青春的能量发泄口;而棍子的最高境界就是法律的约束了。高中生呢,高中时非常重要。这可是承上启下的关键。教师们或者说是社会要用更多的名目来扼杀抽搐是癫痫经典症状你的创造力,把你限制在课本的框框里。把大学或其它什么的描绘成天堂,让你向往向往,然后在用题海课山给你游,给你爬——‘嗯,这是到达天堂的捷径。’”   “然后就是大学生,大学生是什么呢?大学生是猪——一头等着社会宰你一刀的猪。经过十几年学校的喂养,你已经长肥了,可以屠宰了。当然大学生和猪还是有区别的,猪只会在被屠宰的那一刻才会感到痛苦,而大学生从学校这牢狱里出来或者是清醒的那一刻起就会一直感到痛苦。你毕业了,学校的监狱职责也行使完了。当然也会有一些猪为了延缓被社会屠宰的悲剧,或读研或读博——然后迎接审判日的到来。所以嘛,大学是什么,凭你的聪明才智我就不用再说了吧。”   “学校是监狱”,王风做梦都不会将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王风从没想过这番愤世嫉俗的话会出自鲁奋清这样一个乐观、上进的人口中。听到鲁奋清侃侃而谈的这席话比起听到媒体宣传美国已在日本投下了第三颗原子弹还要让人难以置信。这种震惊的程度堪比新闻联播突然说希特勒复活并将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王风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你说学校是学习的地方,那为什么从学校毕业的那许多人中,能够学会学习的人没有几个?我们只是被动的接受老师们想要我们学到的东西,只是拾人牙慧而已。你说学校是育人的地方,那为什么学校会把一些不学好的同学给开除了?好学生还要他教育个什么?你说学校是成就梦想的地方,那为什么最终能够成就梦想的人就那么少?难道有人梦想读完博士学位就开个擦鞋店,亲自给别人擦鞋?”鲁奋清说的是一个博士生开擦鞋店创业的故事,王风也是听说过这个故事的。   “你说得有可能是对的。但我还是不相信,我想我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王风给出了一个令他以后都会感到不安的答案。   “如此幽默风趣的你,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真不像你。”王风紧接着道。   “幽默风趣只是以乐观的态度对待社会的不公,只是一种游戏人生的形态,如是而已。”说完,鲁奋清的眼神变得温和起来,一股一贯的幽默风趣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似乎一切又正常了。   也是在大学,王风认识了他现在的妻子——夏雨。没有传奇的罗曼史,只有一份纯洁的真诚——来自灵魂的相互吸引。还记得鲁奋清说了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风雨际会,必有一番故事。”当然这个故事以有情人终成眷属告终,至少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已经不再局限于走出大水村这个梦想了。王风一心想要在学术上创造一片天地来,所以读完大学再读研,并一鼓作气的取得了博士学位。可是他错了,他又白白浪费了六年的时间。母猪疯能治好吗王风几乎向全国的每一所高校投了一份简历,但是这些简历要么石沉大海,音讯全无;要么就是无职位空缺,要“高贤”另谋出路。   他要回报他的家人,养黑龙江哪里医院治疗癫痫病好活自己的妻子,至少总要养活自己。无奈之下,他只得停在了一份招工启事前:   招工启事   因公司扩大规模,现面向社会招聘   洗碗工:2名   要求:18—45周岁,男士优先。博士生文化程度,身体健康,能吃苦耐劳,有一定工作经验者特别考虑。   待遇: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间月收入800元左右,正式录用后工资1000—1500元。 共 77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