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山水】那些花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58:47
无破坏:无 阅读:2716发表时间:2015-04-25 14:00:36 摘要:我眼前,一朵朵芬芳娇艳的小花,在春风中摇曳。 我从小就不爱说,但喜欢听故事,也爱看故事书。《故事会》《民间故事》《山西民间故事》《民间故事选刊》等,我每期必读。   看和说是两回事,一向沉默寡言的我,从没想和演讲有任何瓜葛。可在彩亭桥中学上高一时,我们的班主任就把它们强扭在一起,认为爱看就能说,她非要我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去。我硬着头皮去了,稿子都没写,给他们讲了几个笑话。没想到,一鸣惊人,我成了学校知名度最高的人,成天有一帮学生围着讲故事,还被美其名曰:笑星。下晚自习,一出门,经常有小学生堵在门口,央求我讲个故事听。高二那年,学校推荐我参加县里的故事演讲比赛,我得了个一等奖。   一天,负责广播的张主任找到我,说三月是文明礼貌月,要号召全体师生学雷锋,想让我每周二、四、六早晨播完校内外新闻后,讲雷锋的故事。一位老师说,没人听,不用说咱们,中央台的正式播音员讲都没人听。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她说错了。学生反响之强烈,我自己都莫名其妙。高三补课班的同学告诉我,学生们一听要讲北京的癫痫病医院能治好吗?雷锋的故事了,立刻齐刷刷把书放下,一点动静没有,伸着脖子等着听。我一听急了,“我一看这要干啥呀!”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教室后面那群小女孩。   我们高二教室后面是初一女生宿舍,宿舍西边有条小路,小路西边是小花园,还有自来水。   那天早上,我刷完饭盆回到教室,看盆底还有些水,就顺手从后窗户倒了出去。忽然想起教室外面摆着学生的自行车,担心是不是把水泼在车子上,就起来看了看。不想,引起一个女孩子注意,她当时正在刷鞋,见到我,立刻用小尖嗓子喊:“喂,那小子,是你在泼水吧!泼人家车子上了。”我没看见车子上有水,就坐下了。   谁知,第二天早上,我正吃饭,几个女孩子在后窗户那转来转去,牢骚满腹,大吵大闹。说老有人往外泼水,车子没法搁那了,以后再倒不行。听她们闹个没完,我便起来看看。   一群小女孩,穿着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衣服,夹克、衬衫、背心、风衣,粉红、乳白、紫红、淡黄、葱绿……   我一露头,一片叽叽喳喳的讨伐声便铺天盖地而来:   “那儿呢,那小子那儿呢,站起来了!”那女孩个头明显比别的高,噘嘴,头发上还卡着梳子。   “就是他,就是他!”   “告诉你啊,再泼水不行了啊!”一个个头不高,胖乎乎的小女孩翻着两只小黑眼睛说。   “把车子都浇湿了。”   “成天往外倒!”   “还学雷锋呢,都是你们老刘家的!”这小女孩瘦瘦的,看去很机灵,小尖嗓,说话很麻利。粉红上衣,葱绿色短裤,特别显眼的是,头发上扎着一条红绸子。   “老刘家的咋了?老刘家就这一个好人。”这位看来也是老刘家的,胖乎乎的,说话慢条斯理,憨嗓。这阵势,似乎要把我分吃了。让我想起一群饿疯了的鸭子,忽然发现栅栏外有了好吃的,争着抢着,挤着叫着,扑棱着翅膀跃跃欲试,要冲破栅栏。   面对这群小女孩,我也不知说啥好,就坐下了。她们还是不死心,往里面扔了几块馒头皮。   我出教室时,又碰上她们,一看是我,又开始吵吵。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都是短打了!”   身后却是一片笑声。   无可奈何的是,此后我每天都要在吃饭时听她们吵闹一通。那天我实在听不下去,站起身讽刺了她们一句:“咱们学校掏粪的少,你们鼻子下边那茅房也忒该掏掏了!”   我这儿气得不知说啥好,这群小丫头却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然后发起更猛烈的反攻:   “这雷锋学的!”   “我这车子得挪挪地方了。”   “偷他盆儿去。”   “人家语文水平高!”   “斗你们老刘家的,老刘家没一个好人。”   “咋没好人,我们要人有人,要个有个,要身条有身条。”她们自己还打起来了。   我一出去,那噘嘴小女孩端着饭盆笑着跑过来。我知道是冲我来的,白了她一眼:“别噎着。”   “谢谢你!”她笑着伸出两个手指,“这么关心我,你还会关心别人呢!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二句好话。我可是好心,告诉你,你得罪人了,人家生气了。”   “老天爷!”我一撇嘴,我还得罪了她们。   “老天爷!”几个女孩子围过来,一边笑一边学我。   “知道我为啥往外泼水不?”她们陡然安静下来,不说也不笑了,听我往下说。   “我听着那地方有臭味!”我继续说。   她们捧腹大笑。   “现在才知道是让你们的污言秽语给沾染的。”   本想挖苦她们几句,谁知笑得更凶。你义正言辞也好,恼羞成怒也罢,她们不怕讥讽,不在乎伤害,嘻嘻哈哈一笑,就给你搅和得面目全非,狼狈不堪。让你哭笑不得,又无计可施。   就属噘嘴的小女孩闹得最凶。   晚上打饭的时候,我正那排着队,不知是谁从后脑勺轻轻弹了我一下。一回头,我一眼认出是声讨我最卖力气的那个女孩,十有八九是她在搞恶作剧。可是,她却故意看着别处,脸上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那嫩嫩的小嘴儿噘出来,也许是故意噘嘴,也许是本来就长得突出,也许二者兼而有之。我假装没事,回过头,继续等着打饭。当我忽然回过头时,果然看她又想抬手弹我。发觉我在看她,她对着我低下头,我这才发觉,她头上还耷拉着一根细细的小辫子。我假装咳嗽几声,她便忍不住笑了。但很快,小脸又绷起来。   下了一场春雨,走路不小心就踩到泥水。那天晚上,我转弯时,一着急踩水里了,后边就传来一阵快活的笑声:“哎,笑星掉泥里儿了,笑星掉泥里儿了。”又是那噘嘴。她笑着说,她们宿舍商量了很多种弄死我的办法。   那天去自来水那刷盆,经过初一女生宿舍,正见那噘嘴对着门上的玻璃在梳头,见了我她喊:“笑星快给我们讲笑话呗,我们特别爱听你说笑话。”   我头也没抬,想都没想回了句:“你咋那臭美呀,净想美事。”她就在道中间截住我,一边冲我梳理散乱的头发,一边笑着说:“自个儿成天笑,还说别人。”我不理她,竟然追上来就在后背给了我一拳头,然后大大方方走了。   不过,谁也没想到,她很快让我抓住了软肋。   周末,我想去拜访一位老师,便骑了自行车向西走去。没想到,走着走着,发现前边有两个女孩子,有一个是特别熟悉的身影,但因为不确定,便没有主动搭腔。谁知她一回头看见了我:“哎呀,你呀!”是那个噘嘴的女孩子。   “还碰上你们了!”我说。   “碰上我们不愿意啊?”   我无言以对。   两个女孩子在前面,一边骑着车子也不老实,你躲我靠,左拐右绕,这跑那追,你拉我一把,我捅你一下。两个人摇头晃脑,边笑边闹。后来,一个向南边拐过去,剩下了噘嘴的。她问我去哪,找谁。我说八间房,王海老师。她一听叫了起来,原来就是她们庄,而且斜对门。她不住央求我:“到了那,我这事你可千万别说呀。”我暗自好笑:“那有啥呀,我会把你欺负我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   “千万别呀,我实话告诉你,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根本不是看你长气,我们就是看你挺有意思。”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当时跟我一起吃饭的小腾就奇怪地说:“这几天咋回事,怎么都跟你过不去?”但马上又说:“这些小孩儿还不懂男女的事,她们是对你太崇拜了。”他告诉我,注意好几次了,教室后边的小路两边有花墙,每到吃饭时,花墙上会有两溜女生在那吃饭,只要我顺那一过,她们立刻不吃饭了,齐刷刷抬起头来看着我笑。   此后,她果然不再给我难堪,那帮小家伙也不再成群结队在教室后闹。   初夏的傍晚,教室前的大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洁白的槐子花也开了满树,在嫩绿的树叶间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整个校园都沉浸在香气中。晚饭后,在舒适美妙的黄昏,我静静地走在小路上。噘嘴女孩款款走来,充满喜悦而又非常亲切地喊了声“笑星”,一行皓齿便脱颖而出,加上洁白的上衣,白净的脸,如一朵洁净的夏荷,纯洁、飘逸,又如初春温情的微风中,一簇芊芊芳草,快乐单纯,悠然自得。   心微醉起来,有轻柔的柳絮在飞扬,渐多渐频,漫天飞舞,终于幻化为幸福的海洋。   那天晌午,我看板报时,头上扎着红绸子的女孩子忽然叫着跑过来:“大笑星在那待着呢,给我们讲笑话来。哎,大笑星,她们请你给讲笑话去呢。”她跑到我跟前,用那双单纯而又满是敬爱的眼睛大胆地瞅着我,还透着几分俏皮,她说:“我们说好了,给你买瓜子吃。”   我半开玩笑地说:“我可不敢去呀。”   “这还不敢去?架子那么大呀?哎,我发动全宿舍人来请你。”我只好过去瞧瞧。   那群小女孩正在宿舍前忙乎,洗衣裳的,刷鞋子的,搓头发的,洗脸的,晾被晾衣服的,还有靠门框那梳头的。见我过来,她们马上放下手里的活儿,围着我问这问那,问我怎么吃那点饭,为啥男的还有酒窝,刚才往北走干啥去了,为啥上周末没家走,说我还挺知道学习。好像一群小家雀,叽叽喳喳,跳来跳去,无忧无虑。我说句什么,她们都要学一遍。被磨得实在没办法,我讲了个小笑话,她们还要听。班主任来催她们午休,我答应第二天有时间还给她们讲,这才很哈尔滨癫痫要做的检查不情愿地回宿舍。   第二天打饭回来,看见俩小女孩,一个靠在另一个肩头,向我慢慢走来。近了一看,是红绸子靠着噘嘴。那红绸子女孩儿,不知道的会以为是八九岁的孩子:瘦小的身材,娇嫩的小细腰,米黄色紧身上衣,葱绿色小短裤,走起路来连颠带跑。每次见到我就掐着腰,招手,噘嘴,挤眉弄眼,拧鼻子,做鬼脸。她靠着噘嘴肩头,走到我近前,停下,用小手指着我,“就你打饭这么晚,人家都吃完了,明儿没你的饭了。”稚嫩的童音,故意做出慢条斯理的样子,还怪严肃的,我忍俊不禁。   噘嘴说:“哎,笑星,给我们说个笑话呗。你昨天不是答应还要讲吗?”我没作声,她就说:“你斗说两句话斗中。”   “说啥笑话!说啥话!”   她们就笑了,很开心,那天真烂漫的样子,让人嫉妒。   经过她们宿舍,想起这群小女孩围着我问这问那的情景,不禁好笑。立刻有人发觉,喊道,“哎,大笑星,咋顺我们这儿一过就笑啊。”这一声立刻提醒了其他人,于是都抬起头来看我,不约而同发出一片嬉笑声:“咋那美吔?”“癫痫病诊断方法有几种啥事啊,成天乐。”我迟疑着,不知说什么好。“嗬,连话都不会说了。”   一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面临高考,即将离校,她们也是初二的学生了。想到要跟她们说再见,还真是有些不舍。   她们对我也很是留恋,每次考完试,都要问我考得好不,每次走出教室,都能听到她们一声声喊我,让我自豪也使我伤感。   那天吃了饭,看见我在水管旁洗手绢,红绸子女孩过来:“笑星今儿真帅吔!”她低下头,轻声说。   五六个小女孩就从宿舍出来,假装来水管旁喝水,然后故意问我洗什么呢,说女的才有那东西,问我啥时候考试,能考上不,考不上还复课不,就跟一个个小大人似的:“你要是走了,谁给我们讲故事啊。”噘嘴小女孩的口气有些惆怅。这时,两个男学生也来喝水,她们慌忙散去,居然面带羞涩。   哦,她们也知道害羞了,我们都在一天天长大。   我眼前,一朵朵芬芳娇艳的小花,在春风中摇曳。   共 41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