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墨香】死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6:21
借不到钱,我要离开家的时候,我说要带着母亲一起出去,母亲不肯和我一起走,母亲含着泪说“我答应了要守他三年”。   母亲睁着眼睛,在我面前触摸着桌桌椅椅,和挂在墙上的包包袋袋,又用脚小心地踢着地面,母亲说:“你父亲一辈子不容易,家里这些东西都是他一手拼出来的,他走了,但是这家里得有个原样,说不定哪一天你父亲就回来了,怕他看不到我,会以为找错了门……”   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母亲的眼睛不好,在别人看来,母亲就是一个瞎子。那时候,母亲靠着耳朵和感觉,还能找到身边的东西,也能走出家门。父亲走后的日子,母亲就搬了个椅子坐到门口,母亲说门前没有个记号,她得等在门口,让父亲远远的看见了就知道进来。   我离开家的那天,母亲就坐在门口,目送我离开。   到了福建,我在一家鞋厂找到了一份包装的工作,一个月能发到八百块钱,每个月我会寄钱到邻居家里,让邻居帮忙给母亲买一些柴米油盐。家里没有电话,每次打电话只能先打到别人家再让母亲来接,后来母亲说打电话费钱,让我别往家里打电话。其实我知道,母亲是不想麻烦别人,每次打电话了,总得麻烦人家去把母亲牵来,次数多了,母亲不嫌累,别人会嫌烦。   有一次,母亲告诉我,说她一个人在家里也过得很好,没事了还可以和父亲说说话,还把我在外面打工的事情也告诉了父亲……我听完以后,忍不住哭了,我捂着嘴的手不敢放开,我怕一放开了就会让母亲听到我的哭。母亲讲到后来,叫我别担心她,一辈子都过来了,她能再挺两年。母亲说要守父亲三年,不会放弃……   第一年春节,工厂放假太迟了,回安徽的车票都已经卖完,我坐在车站里哭了半天。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那两天晚上睡觉,她听到父亲回来过,还说,父亲答应了会回来陪她过年,母亲让我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过年了要买些东西吃,一个人也要过年。我拿着公用电话哭起来,还是电话亭的老板帮我抢下了电话,又给了我两张纸巾!   过年的那几天,厂里很安静,大部分的人都回家过年了,剩下少数人也躲在宿舍没有出来。我在宿舍里坐不住,一个人跑到街上瞎逛,看见什么东西都想买下来寄给母亲,可是走到最后也没有买成一样。   一个人熬了几天,终于熬到了开厂上班的时候,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同事来问我有没有想过自己干,听了她的想法,我决定辞去工作,和她一起出来做批发生意。做生意的日子,生活更充实了,收入也相对比较高了许多,但是却忙得几乎没有时间给母亲打电话。每天忙完都已经深夜,日复一日,自己的存款多了,可是,总有些东西在少下去。   隔了很长时间才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母亲说我工作忙,就少往家里打电话,要放开心思做生意,别整天惦记着家里。后来我问邻居,我不在家母亲怎么过日子,邻居说母亲每天就坐在门口叨唠,有时候叫她也听不见了,每天都是在和我爸说话。我问他下雨呢?他说下雨也一样……   那一刻,我的眼泪直直地流了下来,我心里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想把母亲紧紧地搂在怀里……我那可怜的母亲啊,父亲已经不在了,您为什么还要这般执着地等呀!   哭过之后,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把生意做大,等赚到钱了就回家把母亲接到这边来,再也不让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那个破旧的家。之后,我埋头在生意里,每天对着账目琢磨,几个月过去,生意稳定了,我和合伙人说要回去接母亲,店里的生意要交给她一个人打理。   回到家里,看到眼前的一幕让我的心彻底碎了。我站在家外面,母亲正扶着墙走出来,坐到椅子上,抱着父亲的一件旧衣服在说话:“眼睛看不见,好在还有你一直陪着我,我才能少吃不少苦头,小霞到很远的地方去做生意了,每个月都有寄钱回来,我给你买了香烛,那都是用小霞寄来的钱买的……”   我冲到母亲面前,跪在她脚下,张开手臂把母亲抱住,我告诉母亲我回来了,母亲没听清,又把我推开来,母亲说:“我的女儿在很远的地方做生意……”   我哭着告诉母亲,“妈,我真的是您的女儿,我是小霞,我回来接你了……”母亲终于肯相信是我回来了,可是她却不高兴。   母亲抱着父亲的衣服,紧紧地抱在胸前,母亲生怕我会把她衣服夺走似的。母亲说:“不行,我不能走,三年的时间还没到,我答应过他的,我现在走了,他回来会找不到我。”   我把母亲牵进了屋,握着母亲的手,我才看见她那双手,通体乌黑,在我的追问下,母亲才告诉我,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洗手洗澡了!母亲的话,让我的心又一次凉了下来。   我赶紧打了井水来烧,我要给母亲的身体仔细地洗一遍,要把母亲手上和眼角的黑渍彻底洗干净。   在烧水的时候,母亲让我去给父亲上香,我才发现,香炉里的香灰都满了,母亲说她没有断过一支香,半夜里也会起来续上……我静静地站着,看着母亲头上的白丝,我的眼泪又一次滑落了下来。   母亲摸着桌子说:“东西都没动过,前天你父亲又回来了,就坐在这个位置上,他给我做好了饭菜,我们一起吃的。”母亲坐到了凳子上,双手在桌上找碗,问我饿不饿,要盛饭给我吃。   我赶紧上来抢下母亲手里的碗,却意外发现,那两只碗都已经发黑了,桌上只有一大碗饭,却也是馊的。   我抱住母亲,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张照片,我心里也在喊着父亲:“您快点回来吧,回来看看我这可怜的母亲!”   我的眼泪滴到了母亲的头上,她知道我哭了,伸手来摸我的脸,又把我揽进了她的怀抱里,母亲抚着我的头发说:“傻孩子,你哭什么呢,都十七了,怎么一回来就哭。”   我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扑在母亲的怀里哭了很久。哭完起来去打水给母亲洗澡,我抓着母亲的手,发现她的手心和手底,密密麻麻布着许多小疤痕……我没问母亲那些疤痕是怎么来的,只是在心底隐隐地痛着。   那天住在家里,和母亲睡一张床铺。半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母亲摸着黑起来,我也跟着走出来。母亲到父亲的灵位面前划开火柴点起了一只香,又去找香炉。她的手不小心被前一根还没烧完的香头烫了一下,借着火柴的光,我看见母亲轻轻地缩了一下手,才稳稳地把香插到了香炉里。   我在旁边看着,心底突然像被抽了刀子一样,一丝一丝地疼了起来。我捂着嘴不敢出声,可还是被母亲发现了,母亲问我怎么不睡觉,我哽咽着,说我担心她……   母亲摸过来,用拇指别开了我眼睛上的泪,又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会好好的活着,我要守着你的父亲,二十年,三十年,我会一直守着的,我要是不活着,你父亲在那边就感觉不到香火了……”   那一夜,是一个无眠之夜。第二天我说要带母亲离开家到福建来生活,母亲坚持不走,她说:“三年还没到,我哪儿也不去,他守了我三十几年,我就守他这三年。我到城里也是这样生活,不如就在家里陪着他,他有时候还会回来的……三年到了,我就跟你走,我一定会好好活着,我还要帮你带孩子,你到那时候再回来接我……”   北京哪个医院治儿童癫痫服务好武汉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西安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武汉哪儿治小儿羊羔疯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