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路】嫁妆里的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2:02

娘一辈子养育了六个闺女,一个儿子。当年,街上老庆婶子羡慕娘,见了面就说:“亏你是六个闺女,这要是六个儿子还不像我一样啊!”

老庆婶子有四个儿子,婶子辛苦一辈子,为四个儿子积攒家业,四个儿子结婚后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可他们还为家产争,为房子争,每日里家里硝烟弥漫,儿子,妯娌之间拔剑弩张,争吵声不断,火药味十足。老庆婶子那日坐在娘家门口的台阶上说起家事,伤心的泪眼婆娑:“老庆你这个没良心的,早早把四个兔崽子甩给我,你去地下享清闲了,你睁眼看看,家里现在成啥了!你把我也带走吧!”婶子伤心的鼻子一把泪一把,娘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住。

听着老庆婶子伤感的话,娘苦笑着:“闺女也要给人家嫁妆的啊!一个女儿四被四褥,就是二十多条被褥的!都要好的,我哪有钱弄啊!”

当时,能拿出像样的绸缎被面,已经是富贵家女子了!以当时我们家的条件,娘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绸缎被面给我们做嫁妆的。

那年,家里的顶梁柱爹爹去世。娘带领着我们不大不小的七个孩子,被三叔戏称为老班长。她领着一个班的苦孩子,用微薄的力量,在和饥饿抗争。那时,家里人多口粮少,供应的那点口粮,为了不让正在成长期的我们身体受到一点伤害,每顿饭,娘都调剂着吃。

大姐是我们姊妹中长得最瘦小的一位。作为家里的老大,为了给娘减轻负担,还没到上班年龄,她早早出去参加了工作,用微薄的收入为娘雪中送炭,娘每日噙着泪目送大姐远去上班的背影,心中有种难言的无奈。如果是富贵家的女孩,此时的年龄正在学堂里读书,或依偎在母亲身边撒娇的时刻,可穷人家的孩子只能早当家,没有幸福可言。

几年后,大姐搞上了对象。大姐夫家姊妹少,有自己的房子,生活比较殷实。大姐出嫁时,姐夫家除了给足了彩礼钱外,还告知娘,他家已经找人买来了新棉花,姐姐的嫁妆不用我们做,他们连里带表一包到底。

娘听说了,心里很感激。当时,给出嫁的闺女做绸缎门帘子,是富贵家人的嫁妆。位于闹市区的绸缎庄,我们平日里只是隔窗而望,里面金灿灿的锦罗绸缎在我们眼中是那么富贵豪华,看着它们,就想起了电影里那些财主穿的长袍马褂,因此,能进去买上绸缎,我们想也不敢想的。可那年,娘破例拉着幼小的我走进了绸缎庄,她手头的钱,也许是娘从牙缝挤出来的钱,也许是姐夫家给的彩礼钱,娘扯了几尺缎子面,回到家亲自动手给大姐缝制门帘子。金色的缎子配上黑色的宽边,色彩艳丽,五彩缤纷的门帘子在娘的手中缝制而成了,在我们眼里它是那么豪华富贵。姊妹几个围在娘的跟前,摸着那华丽的门帘舍不得松手。娘看着我们羡慕的目光,给我们说道:“等你们出嫁时,每人给你们做个绸缎门帘。”

娘没有食言,等我们几个闺女出嫁时,绸缎门帘是娘必做的嫁妆。娘也许觉得,穷人家孩子虽然没有豪华的宅子,也要有风光的帘子。

大姐结婚的头一天,几辆自行车,把娘陪送的那些简单嫁妆,送到了大姐家。在大姐家新房的床上,她婆婆给大姐做好的四条绸缎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大红大绿的被褥,色彩鲜艳,煞是好看。上面贴着一张红纸:女方。这是表明这是女方家送的嫁妆。姐夫家还按照风俗,送每个送嫁妆的回礼钱,那时幼小的我还得到了二元回礼钱。

没有出厚重的嫁妆,仍得到姐夫家给的回礼钱,我暗暗替姐夫家喊冤。一屋子来看热闹的邻居们对着床上的被褥指指点点,有人还说:瞧,人家女方家也是四褥四被,还是绸缎面的,挺有钱的啊!听着邻居议论,我感到脸上火辣辣地发烫。我甚至不明白姐夫图我们家啥?大姐个子矮,人也孱弱,长相一般,我们家姊妹多,负担重,和姐夫家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大姐夫说好听是太伟大了!说不好听是太冤了!在看重物质条件的婚姻看来,他和大姐的爱情苍白的!是不公平的,可有了爱填充,他们的爱情是充实的,是纯净的,是无污染的“绿色爱情”。尤其是看着婚后大姐和大姐夫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大姐伺候病倒在床上的大姐夫平淡走完一生,我才明白,爱情的重量,不是用物质来衡量的。女人的价值,不能用嫁妆多少来衡量。

大姐和大姐夫的爱情,平淡一生,相濡以沫,恰到好处,是人间美好爱情的典范。

又过了几年,二姐搞上对象了!二姐是个残疾人,她因小时候被烧伤,面部严重毁容,一只左手成了肉骨朵,只有一个大拇指保留在肉掌上。残疾的二姐婚事一直是娘的一块心病。娘为了让二姐以后的生活幸福,宁愿给她找个年纪大的男人,也不愿找精神有毛病的男人。在娘的不懈努力下,二姐夫经人介绍和二姐见面了。二姐夫比二姐大十几岁,是个健全的建筑工人。他家在农村,没有父母,孤身一人闯荡在城市,渴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娘对二姐夫当时比较满意。说实话,二姐夫就是年纪大些,脸上还有些坑坑洼洼的麻子,可总的看来,二姐夫长相还算不错。年纪大的知道疼人,正好让身有残疾的二姐有了依靠。二姐夫在城里没有房子,住在单位的宿舍。为了给二姐有个安身之处,娘把和我们对门的一间西屋给他们当成新房用,西屋低矮破旧,四面墙土的掉渣,进屋跟下坑似的;几根破旧的大梁带着蜘蛛网横卧在屋顶,那些椽子好像承受不了屋顶的压力,摇摇欲坠,靠着两行耸立的砖柱子顶着;就是这样破屋子,也是租住大爷家的。娘没钱请人修正屋子,便把四面墙都贴上画报,清一色的黄土墙一下子变得花花绿绿,有了色彩。买来崭新的家具,床上铺的是二姐自己挑选鲜艳的床单,把破旧的西屋映衬的喜气洋洋,被褥是娘给做的,有绸缎的,也有布面的,土屋改头换面,温馨备至。

二姐那被毁的面容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她长期处于自卑自闭的忧郁心在那一刻释放了!她不是世上最不幸,最孤独的人了,从此,她有了最亲密的伴侣。这个人就在逼仄的小屋里,就在二米宽的床上,和她同床共枕,共度一生。有了这个温馨的住所,二姐一家不至于漂泊在外,高枕无忧地在娘的身边,等到儿子上了高中,二姐夫单位分给了房子,二姐才离开娘家。娘给二姐的嫁妆,是一个温馨的家。因此,在我们姊妹几个中是最丰厚的。她的嫁妆是沉甸甸的母爱,无法用钱财来衡量的,它拯救了二姐的一生。

三姐是个纺织女工,在那个年代,工厂的机械设备还很落后,纺织女工的劳动强度很大。三姐每天回来累的疲惫不堪,尤其是下夜班,回来倒在床上一觉就是一上午。可就在这样的劳累的情况下,当三姐和三姐夫开始谈恋爱时,三姐开始学绣花了,而且是那种早期的十字绣。那时三姐怀着对甜蜜的爱情憧憬,每天中夜班回来,不顾疲惫的身子,坐在阳光下开始绣花,白班回来,夜晚很深,她还在灯光下绣花,娘过来说:“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三姐答应着,却依然眼睛不离绣布,针线在手中穿梭。娘看她专心致志地绣着花,也没睡意了,坐在她的旁边陪着她,给她抽抽线,穿穿针,说说话,提提神。灯光下的照着她们融合在一起的头影,喁喁细语声洒落了一地的温馨,娘和三姐陶醉在那绚丽多彩的绣花图案中。

在飞针走线中,三姐那略带疲倦神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表情,那一个个绚丽的图案,也在她的巧手中脱颖而出,她和三姐夫的爱情也随之瓜熟蒂落。在她的陪嫁中,有她用心血绣成的一对十字绣枕套,堪称陪嫁中的绝品。那天女散花的图案活灵活现,巧夺天工,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令人叫绝。这对绣花枕套为三姐的嫁妆增添了耀眼的色彩,街坊邻居争相观看,交口称赞。在那段时间,被街坊邻居广为模仿,也传为佳话。

四姐是我们姊妹中最为幸运的一个。她没有参加过上山下乡,初中毕业便被招进父亲所在的车队当了工人。四姐有了工作后,家里的哥哥和五姐下乡当了知青,家里只剩下我一个吃闲饭的人了,生活也逐渐好转。工作几年后,四姐给娘领回家一位身材高挑,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小伙子是外地人,一人在市里的一家工厂上班。娘虽然希望我们姊妹都像大姐一样搞个家在市里的本地人,可事出愿违,二姐夫,三姐夫都是家在外地,如今,四姐又给娘领回来一位异乡的女婿,娘心里虽然有点不愿意,但仍热情地接纳了他,在准女婿面前,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

娘给我们的嫁妆也是随着社会发展在内容方式上不断变化的。等四姐出嫁时,娘也随着社会潮流给她做了四条绸缎被子。其他的床上用品一应俱全。应该说,四姐的嫁妆,虽不算风光,也不太寒酸。

几个姐姐出嫁走后,家里只剩下我和五姐。五姐下乡返城后,到了一家国企当了工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她择偶的标准很高,五姐喜欢有文化的人,希望找到一位志同道合的伴侣。可她的婚姻一直是不顺利,最后总算找了个有文化的人。小伙子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外貌文雅,带着一副眼镜,说着一口的普通话,上衣兜还爱别着一支钢笔,让笔帽上那点白铁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以表明自己读过书有文化,一种儒雅书生的形象。说实话,以他的相貌,属于帅气的小伙子,压过了我们家所有的女婿,五姐以为找到了自己中意的恋人,怀着对新生活渴望,走进他的家门,带去的嫁妆在我们姊妹中也算是最多的。她的嫁妆中,第一次出现了我们姊妹渴望的洗衣机,电风扇。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能有两件电器做嫁妆,已经是不错的嫁妆了!

可五姐的婚姻并没有因为嫁妆丰厚而幸福,相反,仅仅过了一年左右,由于性格不合,他们的婚姻便走到了尽头。五姐陪送的嫁妆,也在一个晚上拉回了娘家。这些嫁妆被没有因为俩人的婚姻破裂受到一丝损坏,相反,仍崭新如初。娘把她的嫁妆精心保管着,五姐虽然暂时住在娘家,可她终究还要嫁人的。

光阴荏苒。一九八七年,我出嫁了。是娘的最后一个老生闺女,和娘相处的时间最长,和娘的感情也格外深。娘说:“最后一个闺女了,要好好弄弄,不能再像以前几个闺女凑合了。”于是,在给我的嫁妆里,洗衣机是名牌的,自行车是名牌的,在三大件里已经有了两大件。被子全是绸缎面的,按说,和姐姐们比起来,我的嫁妆已经够风光的了,但娘总觉得还有点不甘心,还想给我添点什么,可她又怕给我多了姐姐们有意见。

这时,五姐猜透了娘的心思,慷慨地说道:“把我的电风扇给了她吧!”那个蝙蝠牌落地扇,当时属于名牌电扇,价格不菲。从她婆婆家拉回来后,五姐拆卸好,放在箱子里束之高阁,因为一直没找到钟意的恋人,电扇也没微丝未动。如今,当看着我准备出嫁时,她忍痛割爱,郑重地对娘说道:“电扇放着也是放着,送给她吧!”

娘见五姐很认真,欣慰地答应了。因为电扇是五姐送给我的,姐姐们也无话可说。于是,在我的陪嫁中,又多了一台落地电风扇。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那台蝙蝠牌落地扇还在不断地扇着。每当电扇转动,我就会想起五姐,随着徐徐的凉风沁入心脾的,不仅是阵阵凉风,还有那姐妹的情意。

在岁月中,我们姊妹的嫁妆或多或少,都倾注了浓浓的爱。这些爱,有母爱,有爱人的爱,有姊妹的爱,浓浓的情意,在贫寒的年代,宛如寒冬墙角的朵朵腊梅,把我们内心照亮,让我们对春天保持信仰和力量!

辽宁那个治疗癫痫手脚抽搐是癫痫病吗长期服用苯巴比妥天津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最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