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七色】雄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5:42
一只苍老的鹰蹲踞在山崖的顶端,凌乱的羽毛支楞突兀。它缓缓地转着头,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审视着周遭。   山崖下有一条河沿着山脚蜿蜒而过,河水撞击着岩石翻腾起白浪,山崖对面是苍劲的群山。靠近山崖顶端的岩石缝隙中,有一处隐蔽的巢穴,这是它出生的地方。   哦,时间好像倒回到七十年前,那一年清爽的山风吹来了春天,幼年的它站在这处巢穴外,扑楞着双翅跃跃欲飞。头顶上那碧蓝的天空,天空中飘动的白云呼唤着它,吸引着它,虽然没有妈妈那样矫健的翅膀,但我这稚嫩的肩膀也要飞翔。   一次次跳落悬崖,一次次慌乱地拍打着翅膀,终于它随着上升的山风扶摇直上……   猛禽的血在血管里活泼地奔流,它是不安分的。告别了妈妈,它自由地飞翔在天海之际。没有它的天空是凝固的蔚蓝,它飞过去,没留下任何痕迹,天空却有了音乐般的节奏,有了图画般的美感。当落日无边的彩霞逐渐退去,薄雾笼罩了河谷的时候,一种淡淡的孤独感袭上了心头,它想起妈妈温暖的怀抱,沮丧之余,它将喙深深地插入胸前的羽毛中,收紧翅膀,孤零零站在岩石上熬过漫漫长夜。   渐渐的,它长成了一只年轻的雄鹰,黄色的眼球明亮、机警,眼眶上有漂亮的白色眉斑,从头部到前体毛色灰黑,闪着丝一样的光泽,而下体则是干净的白色,胸廓宽阔,双腿有力,脚爪锋利如刀。它的翅膀硕大无朋,在空中展开可以挡住大片的阳光,将山河树林遮蔽在阴影之下。   那些年月活得多么惬意啊!在天空自由地翱翔,夹着长风呼啸着搏击长空,或是在空中静静地滑行,勇猛矫健的身姿张扬着它的勃勃生命力。它的巢筑在高高的悬崖顶端,任何东西都别想窥视。它选择了高处也同时选择了寒冷和孤独,独自盘旋在自己的领地,从不与俗鸟为伍,它把冷傲和孤独演绎成一道绝美的风景。   还记得有一次它发现了一只离群的小羊,一只饥饿的野狼也发现了这只羊,那野狼的眼睛闪着绿光,呲着森森白牙,嚎叫着让它走开,它索性放开那只羊去对付野狼,以闪电的速度俯冲下去,携着一股挟风带霜的萧杀之气,吓得野狼掉头逃窜。它在野狼怨毒的目光下从容提起猎物飞上天空。   就这样,它成功地让世界意识到它的存在,它的威猛,以及它的骄傲与不羁。它是猛禽之王。      那年,它40岁,生命向它提出了严峻的话题。   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触到胸口,严重阻碍进食。它的脚爪弯曲变钝,无法插入猎物的身体和抓起猎物。另外,由于羽毛长的又浓又厚,翅膀变得很沉重,飞行十分吃力。它只有两种选择:等死,或经过一个十分残酷的更新过程。   它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那里有熟悉的悬崖峭壁,其他动物上不去。另外儿时的巢穴中积聚了一些雨水,可用来维持生命,它要在这里呆上一百多天。   首先,它将弯如镰刀的喙向着岩石又摔又磨,直到老化的喙连皮带肉从头上掉下来,然后静静等待新的喙长出来。再用新喙一个一个将趾甲从脚上拔下来,疼痛痛彻心脾。等待新趾甲长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它用喙将旧的羽毛都薅下来,然后静等着新羽毛长出来。   它冒着疼死、饿死的危险,毫不犹豫的改造自己,重塑自己,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五个月后,伤口愈合了,脚爪像以前一样健壮锋利,它离开山崖,又开始在天空翱翔。它只属于天空。      时间缓缓的向前流去,它快要七十岁了。岁月的凄风苦雨几乎榨干了原本丰满的肌肉,它已经形销骨立,瘦的不成样子了。夜间冰冷的露水濡湿了早已不丰满的羽毛,羽毛塌散,更显得瘦骨嶙峋。它苍老的脚爪抓着脚下的石阶,支起干瘦的肩,像一截老树桩那样蹲在石阶上一动不动。   这时,有只狐狸穿过被山影覆盖的灌木丛匆匆走来,这是一只老狐狸,它已饱经风霜,挨过同伴的利齿,挨过猎人的猎叉,狐狸深深惧怕的还是鹰的利爪。那一年它五岁,正和年轻的妻子在开阔的草原上戏耍,猛地,一股疾风夹着杀气从天而将,它跑脱了,眼见着一只鹰的利爪像刀子一样插进了妻子的后臀,妻子疼得跌坐在地上,回过头去想撕咬屁股上的鹰爪,瞬时,另一只鹰爪抓住了妻子的头,利爪插进了她的双眼,然后那只鹰提起猎物飞向天空。狐狸眼睁睁看着妻子在空中就被撕成两半!这恐怖惨烈的一幕深深留在了记忆里。   如今冤家路窄,朦胧中那桩老树根复活了,变成了可怕的鹰!狐狸吓得魂飞魄散,来不及辨别方向,就向眼前的开阔地跑去。   它发现了这只狐狸,心里犹豫了一下,扑还是不扑?这些年狐狸很少了,上一次扑抓狐狸还是在三十年前。猎杀这样大型猎物不是一件易事,身手笨拙可能会搭上性命。   当它看到狐狸吓成这个样,竟然不逃往灌木丛而跑向开阔地,它血管内猛禽的血又沸腾了,振起翅膀追上去。   狐狸已完全暴露在旷野上,它果断的压低翅膀,猛一转身,从高空直冲下去。猎猎长风在耳边暄叫,灌木丛在它腹下急速掠过,它又找到了扑捉猎物的快感。它两眼紧紧盯着狐狸火红的脊背,这一扑要快、要准。近点,再近点,好!它伸出利爪,抓向狐狸。   咦?怎么回事?这志在必得的一抓竟然没有抓住要害,只是将狐狸臀后的皮毛抓下两条,留下两道不大的伤口。那畜生竟然比它的速度快!   一扑不中,它迅速的收回脚爪,向高处飞去。只要着了地,就好比沙滩上的船,很难再飞起。   狐狸万分惊讶,鹰的一抓竟然不太疼,好像轻轻拉了拉皮毛,感觉好像还有点温柔。鹰的世界是没有温柔可言的,这只鹰是想和我玩猫捉老鼠!抬头看去,鹰已经拉起,紧追着自己在天空盘旋,它确认自己猜的没有错。一瞥间,左边不远处就是自己刚刚经过的灌木丛,嘿!往那儿跑啊,我有救了!于是鹰在空中看到狐狸抬了下头,三角脸上像是有一抹嘲讽的微笑。   鹰紧跟着狐狸在空中盘旋,寻找第二次攻击的机会。只见狐狸向左一转,向灌木丛跑去。鹰摆动翅膀,随即左转,不知怎么差点失去平衡,踉跄一下,再看狐狸,几个起落,已经钻进灌木丛,消失不见了!   在随后的几秒钟,鹰呆若木鸡。巨大的羞耻感和罪恶感深深地刺痛了它的心,有生以来,它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如此深痛的厌恶。如果再年青几年,他就可以漂亮的完成这次捕猎,干净利落的把那畜生撕成两半,而不让猛禽之王的荣誉蒙羞。只可惜想归想,年青不会再来。它明白自己真的老了,已没有那种摧枯拉朽、挟雷掣电的速度与力量了。      “让那畜生嘲笑,我还是一只鹰吗?”      黎明前的天空静悄悄,群山草原也是静悄悄。它失魂落魄的在天空游荡,循着天边刚刚露出的鱼肚白向山崖飞去。它在这里出生,又在这里重生。它在空中盘旋着,看着那钢灰色的岩石,看见了那个岩石缝隙中的巢穴,看见谷底黑黝黝的山林,深邃,神秘,充满着原始的野性……   一声凄厉的鹰唳,清越,苍凉,仿佛带着血丝。只见它鸣叫着煽动双翅笔直的向高处飞去,然后疾速转身,箭一样向山崖冲去,将头狠狠地撞向岩石。它清清楚楚听到了头骨的破碎声。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挂在山崖上,雄鹰的血在晨曦里迸溅,滚烫,妖红,像摇落了千年的花殇。它的躯体向悬崖下坠落,坠入温暖、神秘的黑暗,躯壳中还剩下的一丝幽魂脱离出来向上升起,飞向高远的天空,去拥抱灿烂的朝阳。 长春好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更专业?哈尔滨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北京儿童癫痫病都有哪些症状吉林癫痫有哪些症状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