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甜橙与苦柚(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23:11

时至而今,我听到橙子这个词已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应归功于我的语文课本以及平日里读到的那些个闲文轶事。我长在农村,对于地处西北的我来说橙子应当是属于高档水果的一种了。那个时候交通不大方便,家里边又穷,对于水果的认知大概就只是模糊的以家乡为基点来扩展开的。而我见过的、尝过的更多是自家地里头土生土长的苹果、梨子、桃子、杏子,于是便对这些东西有了感情,在他们成熟的季节我总是习惯性的爬上树摘上几颗果子解解馋,而母亲大多数时间只是看着我吃,然后笑着替我擦去嘴角流出的汁液。

我第一次接触橙子大概是十年前了,我从未见到过它的真容,只是粗略的从书本里见到过它的图像,憨憨的样子,外面裹着一层厚厚的金黄色果皮,艳丽而不俗气,当时就想着如此尤物何日里才能把手亲尝,定要好好咂巴一番。

一入十月秋寒料峭,家乡外出务工的人也就陆陆续续回来了,在这返乡大潮里舅舅也是其中一员。用我们那里比较俗气点儿的话来说舅舅算是个有出息的,因为他慢慢地混成了工头,于是舅舅家的生活比起大多数人来说可以算是步入“富人”行列的。

在未读书之前,那会儿的我基本上是在舅舅家里长大的,可以说那感情比在自己家里还亲。隔三差五的便央求母亲送我到舅舅家,一是在家无聊,二是嘴馋,去了舅舅家正好是一举两得,况且母亲也省心能专心干她的农活。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也记不大真切了,或许当时真的是冲着吃食去的吧!

姥爷有四个儿子外加母亲这一个女儿,人口基数是非常大的,每一家子基本上又都有两个孩子,于是这个大家庭的人口数也就更加庞杂了。几个表哥与我年龄相差无几,现在想来小时候叫嚷着去舅舅家大概也有与他们玩耍的心思。如果碰巧舅舅回家那必当先满足我这个小馋猫的食欲。橙子数量不多,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非常充裕的,也不指望靠它们果腹,只是单纯的渴望尝一下鲜罢了。

打开袋子的那一瞬我是最猴急的,抓起一个橙子拿指间盖划开,便狼吞虎咽起来,狠狠吸吮着那种甘甜、细腻的味道,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而舅舅则在旁边抽着烟掩嘴笑着,看着我们闹腾。

只是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的功夫舅舅已过了天命之年,常年奔波操劳让他的青发间斑驳的掺杂了许多银丝,但他们的性子却依旧爽朗如初,布满沟壑的额上时常露出开心的印记。

如果说橙子是甜的的话那柚子便是苦的,第一次与柚子邂逅是在上大学时,大约在冬季。平日里我是个比较乖张的人并且很少出去走动,闲暇时间便是抱着手机狂读电子书,言情的,玄幻的均可入我“法眼”。但乖张仅仅只是我生活的一种方式,年轻时的那种桀骜不驯仍旧是存在的。

有一次午后吆喝着舍友出去转,晃着晃着就到了水果摊前,虽然时隔不久但确实记不真切是谁开口问的价,最后回去时抱了一个苦柚。看着金灿灿的表皮愣是不忍心切开,宿舍里锅碗瓢盆倒是齐全,那时候就感觉宿舍像是一个小家,但最后还是狠心给开了瓢。苦柚的瓤非常饱,一粒粒肩并着肩紧紧的挨着,我本想着跟吃西瓜一般的方法解决它,到最后却放弃了那种想法。西瓜是甜的,可以大口大口的吃,我却想细细的咀嚼一下这个我从未见过的水果,尝尝传言中属于它的那种苦味。于是便轻轻地扯下一粒,含在嘴里,再用牙齿划破,那种味道并不跟我想的一般苦涩,倒是有点儿甜,饱满的果粒咬破后便有一股透人心脾的汁液流入喉间,满口都是一种苦苦甜甜的味道,奇妙到了极点。

其实甜橙和苦柚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两种境界呢?顾恺之是晋朝最著名的画家。顾恺之爱吃甘蔗,他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甘蔗尾吃起,慢慢才吃到甘蔗头。这正好和一般人的吃法相反。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吃,顾恺之回答说:“这样吃才能渐至佳境呀!”这里的“渐至佳境”,是指“越来越有味道”。年轻的人生是充满希望与幻想的,还记得曹孟德说过“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不经历磨砺如何见得彩虹呢?

甜橙与苦柚就像是人生的两种极致或者可以说是人生的两种方法,这点上我倒是非常喜欢顾恺之吃甘蔗的那种妙法,“渐至佳境”待得年老之时追忆当初不再慨叹或者遗憾什么。

甜橙包含了太多关于我儿时的记忆,但最多的应该是一种感恩,感恩生活,感恩亲情。在灯红酒绿的人生路上我闲暇时间依旧喜欢静静坐着,自己买上几个甜橙细细咀嚼着,只不过改变了当初那种粗鲁的方法,而是用刀轻柔的划开,吸吮着独属于它怡人的芬味,时不时的嘴角泛起一弯新月。

苦柚亦是如此,于是生活里便穿插了这两种水果,饭后茶余静坐庭前,用舌尖轻触着他们苦苦甜甜,甜甜苦苦的杂味,再静下心思,为人生做一回长远的遐想。

大庆医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北京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湖北哪里有治癫痫的专业医院?癫痫诊断检查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