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草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47:21

二零一四年六月八日,黄屯名俗文化研究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在黄屯中学会议室隆重举行成立仪式。会议的精神与章程充分激烈和鼓舞着我这个属于本土黄屯人。自那以后,在平时生活中,总会多留意对一些本土文化的发现和探究。无独有偶,有一次在黄屯街上遇到一位熟悉的老太太,在与之交谈中,老太太偶然提到了她家老屋里还存有多年前制作的草鞋。这突然另我兴奋不已!

于是我当即表示愿意收买几双回来作为纪念收藏。老太太连连摇头,非常热情的说不收钱,可以送我几双。在去老屋的路上,我好奇地问老太太为什么至今还保存草鞋,这草鞋已有很多年没人穿了。老太太说:“我留着这草鞋,以前是为平时去寺庙烧香拜佛穿,这样则更能体现一种对神灵的虔诚与敬畏,直到后来我穿着它都被别人笑话才搁在家里,从此就没再穿过。”

在老屋经过老太太一番翻找,我终于在时过境迁时再一次真切地见到了草鞋。同时我还看到当时制作草鞋的工具。在这之前,草鞋这个字眼在我的记忆里已经躲藏的非常隐蔽了。再见有一种新鲜的视觉冲击,让那悠远的记忆阀门不经意间被渐次打开。

在黄屯这地方,草鞋早在八十年代末便开始渐近消隐。草鞋制作简陋粗糙,但却充满着坚韧与沧桑,古朴而厚重。它在黄屯历史上一直就是根在乡村,长在乡间。是这个地方留下的深深农耕足迹。草鞋作为一种绑在脚上的文化,一直记载在地方文化的宝库里。据史料记载,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周时代就出现了草鞋。我虽然一直没有穿过草鞋,但父辈那时穿着草鞋的身影,使我一直在内心深处潜藏着对草鞋的一种亲切感。

草鞋的编制材料在各地方有所不同,一些地方普遍用的都是稻草、麦秸、和玉米杆之类。而唯有在黄屯这一带取料别有不同。黄屯自古以来就盛产毛竹,聪明的黄屯人善于就地取材,利用毛竹在成长过程中脱落下来的笋页作为材料来编制草鞋。用这种材料与其它材料编制的草鞋相比。在质量上则更加柔软劲道,持久耐穿。不但利水、透气,轻便、防滑,而且更护脚,不烙脚,还能起到按摩的作用。是农耕时代的黄屯人,自古以来传统的劳动用鞋,人们穿着普遍,相沿成习。更是体现了这个地方一种较为显著的名俗特征。

我隐隐还记得制作草鞋的过程。首先要选笋页当中最长的用水浸泡三到五分钟,等泡到一定的柔软度时,将其打开均匀地撕成六到八毫米的宽度搓成麻绳,用来作草鞋的经和扭草鞋耳时用。这也就是草鞋上所谓的骨架。然后再将稍短的笋页均匀地撕成七至九毫米用于制作鞋底时备用。等充足地备好这些后,就可以用特制的工具开始制作。

通常制作草鞋的时间多为每年的夏秋季节,有的用凉床,有的用适合的板凳。开始时将丁字型的草鞋爬前面的钩钩在凉床或板凳的一端固定,人坐在工具后方适合的位置。再用一个弧形的腰钩栓在腰间。把麻绳分别套在前面丁字型的末端一字排开的小木桩上。起初是把几根麻绳抱在一起从外围绕成渐次向前四厘米左右放大的圆锥,再分开麻绳同样是渐次展开,分成左右中三根经为草鞋的主要支撑。等制作到四分之一时,两边要用麻绳编耳,到四分之三时两边再用麻绳编耳,结束时同开始的过程大致相同。最后收起时将两头的麻绳留有适合的长度,备以后穿着时可以串起两边的耳起到拴住脚的作用。

小时候经常听姐姐说起,说我在襁褓里的时候,我和摇窝(摇篮)随母亲用于制作草鞋的那张小凉床而移动。姐姐时不时地调侃我,说那时睡在摇窝里,成了那张小凉床的跟屁虫尾巴。在老屋和夏日的树荫下,母亲坐在小凉床上,一边双手制作着草鞋,一边用一只脚有节奏地蹬着摇窝。呵呵,听姐姐这样说,我在想,我那时睡在摇窝里,闻着着那散发着笋页香的气息和被摇荡的悠然,一定是不哭不闹地每次睡他个自然醒吧。原来那时是如此的惬意幸福!

后来在记忆存档的扉页上,我记得母亲编制的草鞋,一双又一双的温暖呵护着父亲的脚丫,不论天晴下雨,凡下地干活,上山砍柴都穿着草鞋,有一种安全保障穿着它无所畏惧。看周围的相邻,也同样如父亲一样一双又一双更换着草鞋。看那每一双松松软软的草鞋,抚摸踏遍整个的田园,村庄,以及山峦。我想那草鞋的脚印,一定已把这片土地覆盖了千层万层。抬腿撩脚间,脚印里开出了多少用勤劳浇灌的花开。如果现代人说这是以前背景下的一副贫穷画面,我倒更想说那是人们身体里的一种纯粹与朴实,勤劳与智慧,表现了一种勇气和奋斗!

还有童年,每当看到那墙柱上挂的一摞草鞋,便是我看到最美的一道舌尖上的风景。其实制作草鞋还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一些住在黄屯下游的圩去群众同样钟情于它,需要时只能去市面上买。记得那时候的早晨,母亲背着一搭子草鞋,经常牵着我的小手去上街,告诉我说卖一双草鞋就可以买一个大饼。那时候一双草鞋可以卖五分钱,而街上茶馆里的大饼恰恰也是卖五分钱一个。一路相随,口水在咽喉里燃烧着,数着那一双双草鞋,就仿佛看到了茶馆里那一个个黄灿灿的大饼装进盘子里送到我面前。在草鞋还没卖完之前,草鞋,大饼在脑海里交替转换,迷乱着那时的心扉。

后来,改革的大潮涌来,急速的发展进程使这曾经有过熠熠光芒的草鞋被淹没了容颜。使其所有的沧桑厚重在逝去的浮华若梦里,迫使被单纯的躲进历史的角落。一页华章,在这片土地的原野上停止了跳动!

在被历史摇碎的别离里,草鞋,那曾是黄屯竹乡一方妇人们奉献的智慧及饱满的热情。更是她们奉献一种爱的温暖。是眷顾着一代又一代人脚板上最为质朴的尤物。虽然潮汛吞噬了草鞋的浓度,可是它的纯度却依然在人们心头成为许多人追忆的心结。

我依然希望这种草鞋文化,即便是脱离了田间地头,可还能作为向工艺品方面发展,以环保的意义为其注入新的内涵,给予时尚新概念,使这一宝贵的资源得以再利用!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羊癫疯一般都是怎么治疗的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