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疼】再见,莫莫(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30:38

一、筹码

它作为一个筹码,在长日将尽、黑夜来临之时,被投注到一个家庭机器的正常运转当中,无人能预测,之后,会有怎样的欢喜悲忧。

在它到来之前,我们家小主人曾无数次在饭桌前提起想拥有一条小狗的话题,并从初时的随便说说,发展到从口吻和神情都充满渴望和期待。

我们住在单元楼,50多平米的面积,被分割成六分——卧室、书房、厨房、餐厅、客厅、卫生间。楼上大嫂喜挪揄,在她口中,我们的麻雀小屋,具备了五脏俱全的功能。确如此,它的拥挤和低矮让人窒息。在客厅里,那种需要侧身相对的时刻很多,稍不留神,我们会撞在一起。而卧室更是逼仄,推门便是床,床头便是窗。住进去不久,天花板便以预制板的形状一条一条开裂,它低矮下沉的假象,让人担忧。很多夜晚,我会做去往空旷处、高处的梦,醒来后,明显感觉到胸口的压抑,朦胧中有马上离开居屋的冲动。加上我从未有过饲养动物的经验,所以对一条犬的入住和长伴,充满了忧虑乃至有恐惧感。

若果家庭成员们,一直保持着现状,上班上学按部就班,不发生后来那件事,或许,我们家这辈子都不会养一条狗。在这件偶然也是必然的事件当中,一只小狗,显然比之前的积木、机器人、高乐高等玩具和食物更有说服力,但它只有以筹码的形式出现,才能让人无可辩驳地接纳它。

后来想,或许,我是受骗了的。

在其后的夜里,当小主人心满意足地观望着小犬莫莫颇是为难地从他房间里出来,乖乖地躺回窝里,将头搁在前蹄上,目光无辜地看着我时,或许他正在偷笑也不一定。

当时,虽然儿子成绩突然下降并不被我所担忧,但随后他的一句话让我惶遽起来。还记得,是个中午,当他回家,看到饭桌上依然丰盛的饭菜和我平静如初的脸色时,呈现出悻悻然的表情(他或许对自己的计谋被识破而有一种失落感),他洗完手,坐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又放下,然后对着我说,妈,如果养一条狗,我保证成绩不像这一次一样滑下前三。这句话明显有引申义,且有暗喻,一瞬间,我心狂跳。

这是莫莫正式出现在家庭议题当中,它的出现不突兀,但方式比较奇葩。我们家突然就成了一架老虎机,温良有礼的少年,以一种不负责任的心态,要将一条无辜的犬,毫不犹疑地投进去。耳边仿佛能听到丁丁光光的声音,而这样的声音乃至接下来血肉模糊的后果,简单到只需我的一个点头应允。

那是2006年一月,新年刚过,学校门口的小摊上,摆满了各种挂历、小画、布偶。还有小狗文具,小狗橡皮,它们充塞到时间的缝隙中。提示着农历狗年的到来。儿子每天被这些与狗相关的玩意所吸引,乃至在书店里买回一本《再见了,可鲁》。

我必得认输,示弱,一切才可能沿着正常的秩序进行。

二、粘鼠板

并没有料到马上会拥有一条犬,乃至心里还有侥幸,觉得过段时间,少年会淡忘他的愿望,或者改换成其他。

但仅仅过了一天,嫂子打电话来,说她偶然从市区带回三条不满月小狗,问我要不要养一条。心里虽有几分不情愿,但还是拿了条毛巾,去了。纸箱子里的三条小狗,灰糊糊的,看不出毛色,只有三双亮晶晶的小眼睛,被水洗过般,在渐暗下来的光线中,左顾右盼。其中一条,定定地看着我,仿佛说,带我回家吧。

它就是莫莫。

一只棉拖鞋的长度就是莫莫的长度,它圆滚滚的,卧在拖鞋上,就是一只棉拖鞋。它的腿很短,感觉走路的时候,就是在爬。因为尚不会进食,买了奶瓶喂,它的表情和对食物的享受,像一个幸福的小孩。

它的出现,家里最高兴的,当然是小主人。男主人小时曾有数条犬的喂养经历,对一条小型犬,似乎也没多大热情,而女主人一直在半推半就。这就导致了小犬的眼里,只有小主一人。它等待他回来,喂它,整理毛发,或者坐在他腿上,陪他写作业。

它的名字,默默莫莫都不分,按少年的说法,喜欢的是这个发MO的音,具体到哪个汉字,是无所谓的。默,有沉默不说话的意思,莫,有没有、不的意思,那个字都是它的。想让它乖些,长大后懂得取舍,且不要惊扰到邻居。

它很快就拥有了一只窝,淡花的棉麻布和人造毛组成的一只小窝,但莫莫明显不喜欢呆在里面。它喜欢到处跑,有时我们回家,需要每个屋子去喊它找它,它才会慢吞吞地转出来。

那段时间,是莫莫长得最快的时间,很快,它就甩脱了奶瓶,可以独自进食。比起火腿、鸡蛋、牛奶,它渐渐地喜欢上水果或蔬菜。

小主说,世上最好听的声音是莫莫咀嚼苹果的声音。

夏天,莫莫快六个月了,身长长到40厘米,体重近4公斤,毛发从深灰过渡到浅黄。因为它的毛发柔软而细长,每次洗澡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替它打理,屋子里开始漂浮着莫莫的毛发。那些毛发跟无数细小的尘粒,组合成光线中的充塞物。有一天,当我从地毯上擦出一大团莫莫的毛发时,我终于知道了,之所以不想养狗,这些毛发是一个极大的原因。但此时,我们家已无条件地接纳了莫莫,它名正阳言顺地成为家庭一员。

我们的小区,是县里最早修建的小区,许多细节颇是雷人。比如二号楼刚修好,就发现整个楼体是歪斜的。为了阻止住户的埋怨,物业以不收暖气费为条件,封住了住户的口。我住在一楼,因为第一年几乎没有暖气,物业加以改造,将供暖管道直接从我的卧室里穿过去,这样的结果是,地下室在冬天,由于温度太高,而无法存放任何东西。于是,老鼠家族堂而皇之,移居其下,繁衍生息。这一年,老鼠泛滥,小区里,连白天都能看到老鼠们探头探脑的影子。有一天,我看到莫莫一直在墙边闻嗅,偶尔前扑后仰,我便追着它的目光,于是我们同时看到了一只老鼠,它像莫莫的毛发团成的球,一直在朝前滚,莫莫在后面一直在追。

家里生了老鼠,我们仔细找寻它的藏匿之处,搬床移柜,终于看到床角暖气管旁边的大洞,找了水泥和石块糊住还不放心,买回粘鼠板放在床下,将它们斩草除根。

这样过了好多天,莫莫再也没有追着一团小东西东扑西扑过。有一天下班回家,一开门,便听到莫莫哀伤的声音。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忘了关放粘鼠板的那个屋子的门。我跑过去,弯腰一探,看见莫莫的右边身体,从头到脚,都被粘鼠板粘住了,它看着我,呜呜地叫,目光里充满无奈、委屈和哀伤。

三、患者莫莫

莫莫再没有好看过。

它的毛发太细软,根本无法从粘住的板上一根一根救回来,只有用剪子将粘鼠板和毛发分开,于是,莫莫长长的、飘逸的半边毛发,在被我疏忽的照料和外物的侵袭下,丢掉了。它的头形也变成长方形,使它看起来,尖嘴猴腮,全无一点忠良之气。

听说狗也会缺钙,之前,它吃过两个月钙片,当时并没有觉得有怎样的效果,毛发短了后,便能看到莫莫笔直的细腿。有次同事来,看到莫莫的样子,说这么丑的狗,你也养啊。

莫莫变成一条奇怪的小狗,不止外表,它变得很胆小,更多时候,它要卧在你的脚底,乃至要跳到沙发上,卧到你的腿上。

小主说,莫莫被吓着了。似乎也是。

有天早上起来从卧室出来,莫莫并没有迎接我,安静地卧在窝里,撩起眼皮看看,又合上。我做好了饭,小主起床,莫莫走出了,战战兢兢地仰着头,巴巴地看着小主。我伸手一摸,感觉到它浑身滚烫。

小主说,妈妈,快带它去医院吧。

我绞尽脑汁想要带莫莫去哪里。

一个小县城,没有宠物医院,而人民医院肯定不接收非人类患者。我努力纠扯着记忆的页面,希望能找到一星点的希望。也没有多长时间,便想起小时候,曾跟随父母去过公社的兽医站卖猪。但那是八十年代,公社兽医站如今早就没有了。于是,开始打电话问询县城周围的乡镇,不久,我们知道,城关兽医站还在营业。于是,我们抱着莫莫,去找医生。

是曾经的兽医站,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废弃的机器,四周的房子破烂不堪,只有一扇开着的门,那扇门里,我见到了兽医站唯一的一个人,他身兼卖药人、兽医、护士、看门人数职,但无所谓,它只要能救莫莫,便是上帝。

他给莫莫量了体温,开了药片,然后说,需要打三天针。

他从始至终,都不敢摸莫莫。乃至到打针的时候,他给莫莫带上了嘴笼。让人错觉莫莫得了很重的病。直到告别的时候他才说,莫莫是京巴的一种,这种小型犬,看似温和,但生起气来,会真下口。

我从未见过狗打针是在脖子上的,医生要我抱着莫莫的身子,然后揪起莫莫脖子上的肉,迅速地将针头插下去,药水很快推进去。莫莫呜咽着,浑身抖着,捉着它的手,也一起抖着。

喂莫莫药也是件让人感慨的事。它是要盯着我,将火腿撕开,然后挖个小洞,把药丸放进去,而毫不犹疑地吞下去,然后再用无比信赖的目光,欣喜而感激地望着你。

竟然心生愧疚,觉得对一个于我无比信赖的生命,持有的欺骗态度,是这么可耻的行径啊。

四、犬盗

很久后,在一个养犬人嘴里知道,每条犬,在它六个月左右,都会大病几次,六个月,一般是犬性命中的一个坎,度过,便可活到老死。便欣慰,莫莫生过病的好。这也意味着,它会一直活着,而且再不受病痛的折磨。但似乎不是,因为其后莫莫又高烧过几次,有次那个兽医不在,我到处找医生给它打针。但大多药店的医生都不会接受我的请求,无奈,我妈妈满身大汗,战战兢兢地地给莫莫打了两次针。我发誓自己要学会给莫莫打针,但我总是不忍下手。

我可恶到可以当骗子,将苦药以美食的形式骗它吃下,但我无法当抢手,用针刺穿它的皮肉。

莫莫在这点上,似乎是很理解我的。它无比信赖地接纳着我给它的任何东西,食物、玩具、还有鞋和衣服,乃至一个红色的卡子。

戴上红卡子的莫莫有些滑稽,它虽然不接纳身体之外的器物,如果不让它将卡子抓下来,它也乖乖地直着身子坐着,但能明显感到,它呼吸困难。穿衣服鞋子也是,它竟然不敢朝前迈一步,宁愿站在原地,在时间中凝固。

自由是所有动物的渴望,我已经限制了莫莫奔跑的自由,还要限制它行走和坐卧的自由吗?

2009年,我们搬家了。旧房子里的所有物品,全部舍弃。一直在为莫莫的去留纠结。莫莫早已融入到我们的生命中,它成为我们无法分割的一部分。婆婆说,让莫莫跟我走吧,院子里更适宜它。

想到这么多年于它的限制,加上新房子里莫莫专用空间的逼仄,它的自由将更受到限制的现状,便接受了婆婆的提议。

在婆婆家的院子里,我第一次看到了飞扬的、意气的、潇洒的、快乐的奔跑着的莫莫,从不知道莫莫可以跑的这么快,跳的这么高,这么快乐。我第一次看见了莫莫藏东西,将食物藏到树下的草丛里,将玩具藏到窝里的棉絮下。我也第一次看到莫莫居然会追赶鸟雀。当然,我也第一次听说,一直喜欢吃水果蔬菜的莫莫,居然会吃掉一只小鸟。

或许放任的自由,也代表了一种不负责任?可是,与莫莫的分居,让我第一次感觉到家庭的缺失。

很快,莫莫的故事就在巷子里传开,当我给它洗完澡,它安静地呆在我怀里,或许它也会想起以往时光,那些个独自待在屋子里等待的无聊日子?

莫莫成为巷子里那些喜欢占小便宜的妇女们的帮凶。

有次一个小贩在巷子里卖菜,一群妇女围住他,在车上挑来拣去,某妇悄悄地拿了一把香菜,扔到街门口面。并没有人看见,包括买菜和卖菜的人。

卖菜的人骑车走了,婆婆手里提着一袋菜,莫莫在她身后嘴里叼着一把菜,两个从门里进来,都有扬眉吐气的样貌,但我们都惊叫,少年说,奶奶,你让莫莫帮你拿菜的吗?身后,那个偷菜的妇女已开始破口大骂,说有人偷了她的菜。

婆婆自然是要给还回去的。

这样的情形其后发生过多起,巷子里的人,从莫莫叼回来的青菜、西芹、油菜等蔬菜中,一致认为,莫莫喜欢绿色,

而对于莫莫的行为,人类不能加以任何评判。

五、再见,莫莫

9岁的莫莫很瘦,毛发不再生长,那些又细又长的毛板结在一起,它很难受。

小碎步跑起来,后腰一颠一颠的,优雅而伤感。它也不再舔着嘴唇看我们吃饭,它躲在一旁,等待它的食物。莫莫当初走入家庭的用处,似乎也已用完。时间会磨砺和更改我的初衷。小主人远在姑苏,很少问询起它。而我也只是一星期两次的探望,渐渐地,它越来越依赖婆婆,它跟在苍老的婆婆身后,悄无声息。它越来越惧怕训斥声,那怕是外面的人大声吵架,它都会躲起来。夏天雷雨天,它会蜷缩在床下瑟瑟发抖。

婆婆说,莫莫老了。

我常常想起,莫莫小时的情形,灵敏到可以听出家人和外人的脚步声。每次小主放学。骑车一进小区,它便开始在门口摇尾巴迎接,刚开始我们是很奇怪的,慢慢时候长了,才明白,莫莫是察觉到家人回来了。

莫莫居然爱生气,这也是令人诧异的事。主要表现,就是当小主人上学,男主人上班走后,女主人我收拾好东西,换衣服,这时喊它,它基本就不理会我了。而当我换好衣服出门,它竟然静静地卧着,瞥都不瞥我一眼。有时我逗它,显然它是知道我在骗它,所以依旧不理会我,表情颇为凝重。但如果我忘了拿东西,转回来。它又会兴奋地摇着尾巴站立起来迎接我,仿佛我出去的一会功夫是一个漫长的上午。

有次莫莫试图在我们走出婆婆的大门时跟我们回家,并尾随了一段路,在发现它的一瞬间,我真想抱着它回家,但男主人坚决地将它送回去,我看见它的目光,透过男主人的肩头,哀怨而渴望地看向我,我忍不住落下泪来。

世间好物不坚牢,谁也无法长久地拥有爱和喜欢,时时刻刻的离散,是生命过程中的常态。就像莫莫要离开,而我无力挽回。即便我如此惧怕这种离别。

莫莫葬在铁路旁边,这是我的意思。我想,在它与我生活的前几年当中,我禁锢过它,在后来的几年,虽然稍微自由些,但依旧是不得自由。如果莫莫有灵魂,它或许会随着火车飞驰来去,上天入地,随了心愿,这是好的。

这世上,再没有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依赖、给予、热爱的情意了,所有莫莫给过我、给过家人的情意,都将被时间无情地埋葬。

2014年9月11日下午1点25分,泪眼朦胧中,莫莫缓慢地向我走来,目光涣散,神情悲凉,行动无力。

婆婆说,它是想让你送一程。

江西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带来的危害有多大孩子癫痫发作总是乱打人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