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小脚二外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6:26

站在阳台,看激光灯划过城市的夜空,听屋檐下滴答滴答的雨声,微风吹过,几滴雨丝飘洒到我脸颊上,顿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涌出。

从忧伤里走出来的竟然是小脚的二外婆。

二外婆去世已经有十多年了,突然走到我面前有违常理。难道我的忧伤与二外婆有关?忧伤有些莫名其妙,就像做梦突然梦见几十年前与儿时伙伴打架。我端详着外婆,想,外婆走出来一定有走出来的理由。

我记忆里的二外婆一直生活在鄱阳湖小港汊里的渔村。我从小就爱赖在外婆家,跟着表姐们在湖滩拾牛粪,再把湿漉漉的牛粪甩在土砖墙上,晒干的牛粪是渔村最好的燃料。晚霞满天的时候,我们逐着浪花奔跑,看渔民收网,看渔妇洗菜,看渔村上空的袅袅炊烟。看着看着,嘴馋了,肚子饿了。湖边的晚上,月色如银,清风习习,听纳凉的渔民摇着蒲扇讲鬼怪的故事,我吓得钻进二外婆的怀里,撞在二外婆的奶子上,逗得二外婆咯咯地笑。

二外婆的父亲是一个打师。湖边人称武师为“打师”。二外婆的父亲武功了得,磨盘托茶,口吹铁钉,踩在麻石条上能留下脚印。二外婆的父亲膝下无子,就她一个掌上明珠。三寸金莲婀娜生,绣得女红方为怜。父亲不让她操刀舞拳,六岁时就给她裹脚,八岁就请了绣娘教她刺绣。二外婆便做不得淑女,性格似儿郎。不让她习武,她便躲在门角落里比划。父亲接腕推拿,她死皮赖脸站边上学。偶尔哄得父亲开心时,也会教她几招绝活。

三寸金莲柳摆腰,十指芊芊百媚妖。二外婆离这标准差得太远,身高五尺二,手似蒲扇,腰像水桶,一甩手能把男子摔出一丈远。男人都怕娶这样的老婆,二外婆到二十三才嫁给二外公。

二外婆结婚后仍没有收身养性,挺着大肚子棍棒也不离手,坐月子在被窝里还伸胳膊蹬腿。乐极生悲,一天清晨,二外婆抱着儿子做饭,手又习惯摔打起来。陶醉其中的二外婆居然把儿子当双节棍抛起来。才几个月大的儿子摔在地上没气了。二外婆肠子悔青了,差点没把自己的双手砍下来。

悲剧的二外婆从此被悲剧缠上了。三年后,一岁大的老二又莫名其妙夭折。二外婆万念俱灰,起了出家当尼姑的念头,二外公苦苦哀求,才使得二外婆带发修行。邻居也开导她,门前种桑子,家里招贵子。

二外公从山里移来一棵桑树,二外婆把桑树当儿子一样伺候。第二年,桑树招来了一个千金,二外婆喜上眉梢,千金有了,招弟也会有的。可是,没等二外婆招弟,二外公的厄运也来了。二外公顶替外公当上了地主,“斗地主”把二外公折磨成了皮包骨头,最后进了牢房。二外婆的桑树上结满了殷红的桑子,却没有雄鸟来啄食。二外婆孤灯独守,空留一树桑葚挂满枝头。

二外婆奶水足得能喂饱一头小牛,外公感念二外公的兄弟情意,偷偷买下一个私生子让二外婆抚养,承接香火。

二外公从牢里出来,变成了一个文武双全的疯子,见谁骂谁,见谁打谁,对二外婆也不例外。二外婆照顾一双儿女就无法照管二外公,二外公最后冻死在田岸下。二外婆哀则哀矣,却难以为继,重操起父亲接腕推拿的活,家里摆满了的瓶瓶罐罐,装的都是些黑不溜秋的草药团子。断胳膊瘸腿,头长疖子脚生浓包,都可以去找她。但是,后来听父亲说,二外婆是一厢情愿。乡里乡亲一般都不找二外婆,因为二外婆八字太硬,伤子克夫,谁都不愿靠近她。二外婆的瓶瓶罐罐也就是个摆设,草药团子变质了又换上新鲜的。只有实在没钱看医生的乡下人找二外婆看病,看好了就送给二外婆千感万谢的话。二外婆居然十分受用,忙内忙外,乐此不疲。她的草药团子总算有排上了用场的。

二外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生产队要下田插秧。一双被裹得像生姜瓣似的小脚踩在烂泥田里,烂泥钻进脚丫里,既难清洗,又奇痒无比。二外婆想了个辙,穿长筒袜下田,烂泥巴不再残留趾丫,但痒依旧。她试着用各种草药泡脚,却意外发现桑树枝的功效。桑树没让二外婆再生贵子,却意外解决了二外婆的难言之隐。

我九岁那年,一不小心把右胳膊扭折了,痛得脸色煞白。父亲把我背到二外婆家。二外婆铁爪般的手捏我肩胛,痛得我杀猪般哇哇嚎叫。二外婆咯嘣一声,手臂算是接上了。这仅仅是苦难的开始。二外婆找来一卷布条,把我胳膊里三层外三层缠起来。我用脚踢她,用嘴咬她。二外婆不怒不恼,抓起一把干桑葚,塞进我嘴里,酸酸甜甜的,我便不记得痛了!

我自从知道桑葚有这好处,就格外关注二外婆的桑树了。二外婆常常搬一条长凳在桑树底下,挑拣着簸箕里的桑枝桑葚,嘴里直嘀咕:你知道我这宝贝桑树么?瞧这叶没?霜降后,摘下晒干,虽然又苦又涩,但性好,有驱风清热、清肝明目、润肺止咳的功效。蜈蚣咬伤或长了痈疖,把这鲜桑叶捣出液汁滴在伤口上,就能治好。这桑葚更好,好人吃了健身,病人吃了治病……

二外婆的絮絮叨叨像催眠曲。

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当我再次踏入这个渔村时,已是芳草萋萋,断壁残垣一片。十多年前的一场洪水卷走了一切。二外婆也因在洪水中捞她的瓶瓶罐罐摔伤,卧床几个月就离开了她的伤心之地。

我是因为那一夜偶然的忧伤,才心血来潮来到二外婆的故地寻找二外婆的忧伤。二外婆疼我痛我,我居然二十多年没有去看过二外婆,心里愧疚无法排解,虽然二外婆走了,我还是来了。

我努力搜寻记忆中的屋舍和道路,依稀能辨认出外婆家,大舅舅家,二舅舅家……他们现在都搬入新镇,老屋舍就这样破败遗弃在这,与杂草为伴,与野花为邻。我终于找到了二外婆家,瓦砾破碎,梁木腐烂,土砖墙已经崩塌得还没有我高。屋前桑树还在,却已苍老得黄叶稀疏,枝桠低垂,枝头偶尔挂着一二只血红的桑葚,也是干瘪如耄老。

我原本还想到二外婆的坟上叩三个头,还二外婆一份情意,但荒山野岭,何处是二外婆的栖身之地?二外婆买来的儿子据说过得也很艰难,我们早已不来往。二外婆的女儿嫁给了一个聪明绝顶的丈夫,丈夫疯了,像二外公一样死在荒郊野外,二外婆的女儿靠给城里人做保姆养活儿女,我也不知其踪影。我无限惆怅,默念二外婆的一生苦难,心里更是凄然。二外婆一生给我的印象是风风火火、嘻嘻哈哈,但我又能感受到一个女人极限的惨痛。二外婆活到了八十多岁,我想是得益她信佛,她能把心里的苦涩化作一脸笑容。

命运把人世间所有可能发生的苦难都强加在二外婆身上,二外婆仍然从容走到了人生尽头。二外婆从我的忧伤中走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似是又不是。

二外婆,你想告诉我什么?

治疗癫痫的有效方法都有什么癫痫病人的寿命长的吗沈阳治疗小孩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