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随黄河入海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3:40
摘要:我为黄河“九景”画蛇添足,特写黄河入海口的唯美。有句云“不到长城非好汉”,我言“未到黄河不死心”,来吧,跟随怀才抱器的文字,去穿行最美的黄河古道,扑进那凤尾般的怀抱吧…… 黄河若为电影胶片,要捕捉高潮,有“九美”会掀起波澜——   源头牛头碑——五泉为源,汩汩清泉,何以流着流着就黄了呢?   第一湾最美在索克藏寺院旁,九曲之中唯有此湾岛屿如星布,千岛挽留仙女飘带不住,才为九曲散花……   壶口壮观,瀑布装扮了那身黄袍,撕碎了缓步的美梦。   陕西榆林的香炉寺东临黄河,三面绝空,夕辉把孤亭投影黄河水中,不知看得清的有几许?   山西陕西接壤处,黄河演绎了一个“乾坤湾”,阴阳是否起源于这里而得以发现?   黄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天下第一关,串起了多少惊世美景?   小浪底,千岛斗浪,给人多少梦幻?   老牛湾里,黄河两条游龙牵手飞舞,打制了金锁关住了军事要塞。   晋陕大峡谷两岸展示的是天然水蚀地貌奇观和摩崖上密密麻麻的“天书”……   断片了?是古人不喜欢数字圆满?只用“九”来给你更多的填补与想象?黄河入渤海,那也蔚为壮观,是一个最圆满的句号,是画完所有轨迹后的搁笔,是凤凰涅槃的灿烂!大美的理由太多了,浪漫得太震撼了。   我给她加上一个更美:奔流入海相约会,铺就一岸红地毯。如此才算“十全十美”了。   是的,黄河不远几千里,直奔渤海湾,是要选择一个投海的姿势?不是纵身一跃,如此是壮烈,是义无反顾;不是高台跳水,要做一个精致的得分动作,如此则小家子气,辜负了千里爬行蜿蜒。黄河在渤海南岸,铺开,仿佛如凤凰开屏般(若说是孔雀开屏,大家似乎觉得美感就打折了,气魄不足,于是这样去说)的美丽动人,五千年来,再也没有收拢。我们把黄河喻为母亲河,那这里就是她的漂亮凤尾。她骨子里还是带着一股冲动不羁的雄性,当与渤海的湛蓝相约,就瞬间相撞,马上如天女散花一般,带着十足的动感向两边泄去,打开她的唯美,于是人们以简单而准确的联想,用数学的符号来简约地描绘她,称之为“三角洲”。   和黄河并肩吧,与美一路同行吧!      一   扑向凤凰的暖怀吧!7月31日的温度是40,也好,坐在旅游车里,空调开着,免得下车一路打扰。   导游是要我们称呼为“陈导”的小伙子。不是“导演”,不是“博导”,就是一个健谈的向导。   从东营市区出发,进了近郊,就有了满足感,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陈导说,来的人都有皇帝玉驾亲临之感,沿途“肃静”的仪式感十足,尤其是没有得到盛大场合熏染的人,坐车都觉得自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主宰,面对如此的场面,胸中唯存“大好河山”的荣誉感了。   的确,这里的一草一木,东营人都是给与了五星级的嘉宾待遇,齐刷刷地,千军肃立,绿装威武。我惊呼:“松柏常绿!”陈导斜睨我一眼,道:“太多的人都在这里被欺骗了。”   原本这里寸草不生,盐碱地几乎是一切生命的骷髅,至少是墓地。为了成活一株树,东营人,挖坑两米,最底夯实黄泥,防止盐碱上溢;其上填充砂石一米,以为地上雨水存贮的“海绵”;砂石上面再铺防水纸,四周从外市拉来不含盐碱的好土,然后植下生命之绿。一排排树木晃过眼前,这样的景致在我的老家并不稀奇,而在此地成为难度很大的人造风景。不过,总有脆弱的绿株逐步枯萎,干涸的颜色诉说着生命的凋零,却不知为何。   人总是在自然的法则里,寻觅着“最佳”,既然不能改造泥土,那就改变树木!   进入黄河湿地滩涂,会发现,那些开着粉淡的小花缀着细碎叶子的树木,陈导告诉我,这是“满蒙柽柳”,近滩涂的路边原来不是松柏,他才解开了谜底,我还以为他笑我无知。   据说,满蒙柽柳主要分布于内蒙古的沙漠,抗风耐寒,还有着耐盐碱的特性,怪不得盐碱滩涂满地都是。仔细比较,真的不能分清柳与松的细微了,就像你到一个城市转向,无论怎样都再也不能有正确的方位感了。明明是“松态”,簇簇堆叠,翠绿欲滴;而原始的柽柳,虽不是柳枝随风飘荡,也不至于让我们误认为是松柏,就像一个数学难题锁住了我的思考,很无奈。   满蒙柽柳本是一年三次开花,而通过嫁接与改变基因的方式,培育出来的柽柳,去掉了“满蒙”两个字,居然可与松柏比肩惑人了。   陈导说,还有第三种选择。除改变土壤,再改变树木,还可以改变什么?他说,什么也不改变,就种水稻!   这个消息我听到过,不过没有亲见。陈导说,去年袁隆平院士在这里种水稻,亩产39斤,今年估计在380斤,明年就可以达到500斤……   盐碱地算个啥,海水里都可以稻花香!这里的稻米是淡红色,颗粒大小无异,只是不知口感如何……   关于这个稻米,将来打什么品牌,我有了灵感,悄悄对身边的陈导说,叫“黄河古道凤尾稻”。陈导没有命名权,告诉我,回去,马上网上提建议。   东营,这是五千年来,黄河不断携来黄土,冲积成的一个“河造平原”,盐碱,只是黄河淤泥覆盖了海水滩涂以后,从土壤的缝隙里外渍的怪物。外围的植被征服了怪物,何愁每年几万平方公里的沧海变桑田只能漫生杂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的数字将不断被黄河这条巨龙改写。   黄河在牵我同行,所有心底的赞美都给了黄河,“神奇”两个字“非她莫属”。      二   买票了,其实是陈导手里握了一张粉红的简易纸张,上面写了几人,盖了个管理区的公章。   我试探地问,周围没有铁栅栏,穿林而行,避开门岗,岂不漏票?   陈导笑笑,他知道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这片黄河滩涂,岂止是万亩,东西长度50公里,南北宽度30公里,面积约1530平方公里,人在其中如蚂蚁,若徒步,几天都出不来。   炎热的太阳,就高悬在头顶,烘烤着这片沼泽地,人的忍耐力不如一根草了,那些水边水中的芦苇依然泛绿,傲视烈日,不低头,不弯腰。   湿地区域,随处都可以与禽类亲密接触。车子在一处蜿蜒的水中栈桥入口停下,他们要步行栈桥,到达末端,我看看,约有二里地的长度,欠身又坐下。他们把栈桥与那些野鸭当作了风景,我又把看野鸭的人当作了风景,是受了“新月派”诗人卞之琳《断章》的影响,谁说诗歌就是陶冶情操,再无他用!“卞诗”成了我赏景的“实用手册”了。   那些野鸭与家鸭几乎无异,只是鸭绒干净,灰色斑驳,而家鸭多为白色,似乎少了野性。人在栈桥,野鸭翘首,也许有的是熟悉了游人的脚步,不再去仰视了,只顾低头在水中寻食物了。   陈导很尽职,冒暑随行,还做着不厌其烦的介绍,我看他指手画脚,似乎很投入,上车我解开一瓶饮料,算是犒赏。   他多了说话的兴致,指着万顷芦苇说:“蕙兰秋露重,芦苇夜风多。”这是谁的诗句,我不敢贸然唱和,“若晚上坐在栈桥,那些野鸭就几乎在同时钻进芦苇荡里,摇得那芦苇刮起风……”   哦,他是在解释“芦苇夜多风”的句子,这风并非来自大自然,而是野鸭“摇风”。   不要以为这黄河古道湿地永远是一个景色,陈导说,到了八月中旬,这里又是一番景象。   我以为他是为吸引下次我们再来做广告。   八月中旬风起,风催芦苇再长一尺,那一尺全是白色的芦花苇花,是漫天飘雪的意境。   我曾经读过一首诗,句子忘记了,就是写黄河入海口滩涂的芦苇花的,先是喻为“尺素”,仿佛是一幅硕大的白色缎面,在风中掀起涟漪;又说是“飞笺”,不着一字,漫天飞舞,是纯洁的信使。这些描写都是在勾情,看,古代的书信写在那绢帛上,写在那花笺上,传递的是彼此的感情与问候,还有不来相会之理?   黄河湿地有着1523种禽兽,多达700万只。这是东营人的骄傲。陈导是东营利津人,他很自豪地说:“东营人口213万,平均每人3.28只……”   似乎数字说明是他的强项,补充说:“你看,前面那个村里,28户,88个人,可用土地人均380亩,湿地人均500亩,人人是地主,户户是老财……”   国家每年给与的野生动物保护费达上千万,冬季枯食期,要吃掉上亿斤粮食。再加上这些芦苇,怎么也可以卖上几千万。   每年11月份,一个月的时间,那是割苇季节。别的月份,湿地淤泥深若丈许,结冰以后,无身陷之虞,机械忙碌,热火朝天。每日,管理区只收每人120元钱,多割苇的收入村民装进自己的腰包,芦苇可造纸发电,卖出价格是每斤9分钱,一个人一季挣个上万没有问题。   黄河翻卷的是浊浪,冲积成平原,也孕育了一方沃土,带给了人们生存的希望。也许称之为“母亲河”的含义里也应该有着为人提供丰衣足食的哺乳之情吧?   黄河啊,若只是把您看作一条奔流不息的河,肯定是没有读懂您遍身写着的诗行……      三   一路往黄河入海口追赶,不敢耽误。时不时地窜出野兔子,拦不住车轮,嗖地一下钻进芦苇里。这是与游人相戏。野兔不野,蛮有情趣。   还有惊喜的项目。车在“鹤居”外停下,我们转圈围观那些圈进笼子里的野鹤。   那些细分的野鹤品种之多,实在不能记下,只能选择两种具有对比性的野鹤去欣赏。   不敢伸出手指去引逗野鹤,她的喙很长,瞄准了你的手指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迅捷地发起攻击,甚至可以啄断人的手指。   最靓的是丹顶鹤。在温度低的时候,丹顶鹤都是“金鸡独立”,那是为了防止热量的散发,此时是高温,丹顶鹤双脚落地,时不时去啄几口从水龙头流出的水滴降温。面对丹顶鹤,突然对“鹤顶红”有了兴趣。   据说,吃了这“鹤顶红”的血,就像服了砒霜一样,人体七窍流血而死,肚子里的五脏全都渗血,短时间不治而亡。   有人吟出几句古典小说里的“歪句”:“黄蜂尾上针,仙鹤头上血,两般不算毒,最毒妇人心。”   增加了沉重,看看周围几个不认识的女游客,有的在斜目,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了,其实,那古典小说里的用诗,“女人心”是具指的,哪里是统统给女人三百大板!   错误不是我犯下的,但我好像也跟着对女人不敬了,那女游客转头的时候,我抱着十二分的歉意,目光与她瞬间对视,不知她是否原谅。   据说,在古代,人们拿这丹顶鹤去隐喻那些宫中的达官臣子,他们个个也是光鲜无比,冠上也有“红珠”,颇似“鹤顶红”,说不定哪天也要自服“冠血”而亡,如此的装束,也许就是皇帝在提醒达官们谨言慎行吧……   可以给我们一点历史的形象演绎,已经是胜过简单地翻书检索了。   转去看“蓑羽鹤”。体型异常纤瘦,体羽似石板灰色,背部具蓝灰色蓑羽。颊部两侧各生有一丛白色长羽,蓬松分垂,状若披发,颇有隐士风度。前颈和胸部羽毛黑色,上胸黑羽延长呈披针状。   饲养员介绍说,蓑羽鹤性羞怯,不善与其他鹤类合群,常独处,远离那些别的鹤类。这里11点整有一次放飞,人都上了鹤居的平顶屋顶去看。我和朋友站在鹤笼一侧阴凉处,饲养员说:“她害羞。”这话有水平,不对着我们吩咐,三个字就解释清楚了。   打开鹤居的门,饲养员在地上撂了食物,蓑羽鹤还是谨慎地趋食,然后飞翔。整齐的飞行编队,仿佛低空战斗机群,呈V字编队,盘旋四圈,然后自觉归笼。游目巡视,因看鹤飞的机会难得。翩翩展翅,闲雅如戏台上的花旦角色,稳重端庄,不做不雅之举。听说她芳名叫“闺秀鹤”,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老是不说“松鹤延年”,身边的一个朋友热得大汗透背,他是作画的,还在做写生前观察,据说,鹤寿60年为限,人远比鹤长寿。古代是一种希冀,今天若说自己“寿如鹤”,那可能是短寿了,中华文化的韵传绝不是简单的等于号。   我问,为何要放飞蓑羽鹤,是不是一个吸引游客的项目?陈导摇头说,人家是要证明这些鹤在他们这里是自由的,没有一只放飞而不归的。   放飞是为了证明?向我们这些一般的游客证明,其实是最大的尊重,不因你人微言轻而漠视。东营人的心思足够亲民与细致了。   那些天之精灵都融入了黄河的怀抱,我随黄河入海行,想到了“仙人驾鹤”的美妙,可幽情漫爬,为鹤担心了,那么轻盈的身躯,何忍“骑驾”呢。鹤随黄河,驻足古道,谁还会有“黄鹤一去不复返”的怅惘呢!      四   直扑凤尾滩头了。   可不能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登上“双H楼”(也叫“远望楼”),有人就简要地讲述了一个女孩站在远望楼跳进黄河的故事,为何不说是“投入母亲河的怀抱”呢?很恐惧,更为女孩的举动而叹惋。据说,淹死在黄河的人都是直直挺立而亡的,身子扎进了淤泥,做了一个“死亡雕塑”。在黄河古道,在湿地里,在岸边,总是有着一种庄重的仪式感,这是我去过的一些地方所不具备的。   心中的悲壮情绪马上被黄河的壮阔胸怀收去了。悠悠黄河水,款款东流去。对水的热爱常常会让人毕恭毕敬地蹲下,掬一抔下肚,将自己融入其中,黄河水不能让你这样。陈导介绍说,从黄河里舀水一碗,五分之一的黄泥。东营这个地方,地下是海水,地上是盐碱,再往上就剩下了人的感情。是敬畏感谢黄河的素洁感情,不舍黄河水流走,东营人就在洼处放了很多黄河的眼睛——湖泊,自然净化河水,他们把那些湖泊称为“黄河的子孙”。 癫痫的临床类型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权威西安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