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看点】最美龙泉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9:43

冬日的黎明,我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如刚吐完丝的蚕,裹着懒洋洋的身躯,睡意朦胧。迷蒙中,一缕清风,带着乡土的气息,拂面而来,我仿佛闻到了家乡的味道。一丝凉意,揉碎了我的梦!

梦里依稀,我踏着思乡的路,漫步在母校的操场上。

操场直通学校的大门,大门上“水平中学”几个大字模糊不清,门口的两排白杨不见了。校舍破败不堪,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校园内外一片狼藉,到处杂草丛生,瓦砾遍地!

我曾在这里读书,时隔三十年,昔日的繁荣、往事历历在目。教室里,老师谆谆教诲,犹耳在听。校园里,朗朗书声不绝于耳。操场上,同学们生龙活虎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而今的母校风烛残年,如一位被人遗忘的孤寡老人,无人问津。此情此景,触目伤情!做为曾经的学子,我无能为力,唯感羞愧!

正感伤母校的败落,忽闻一阵歌声传来,悦耳动听!循声望去,离我不到三十米,操场下方的龙泉岩,有几个正在忙碌的女人。整连泉池的鱼塘边,还有几个垂钓的小孩。

唱歌的,是个穿白衣的年轻女孩。她蹲在泉池边的水台上,一边洗莱,一边唱歌。

“让我轻轻地告诉你,天上的星星在等待……”

那是杨钰莹演唱的《轻轻地告诉你》,那歌声婉转优美,节奏轻快。时而呢喃软语,时而如梦似幻,让人倍感舒适,心情愉悦!

多么熟悉的歌声,多么相似的身影!那女孩,好似当年的三妹。我不由自主地,随声附和着,轻声地哼唱起来……

那几个妇女,说说笑笑,一边交头接耳,一边忙碌着自己手上的活儿,有洗衣的,也有洗莱的。她们蹲着身子,一边搓洗着衣服,一边凑过头去,与旁边的女人说着什么。时不时把衣服抛入水中,像撒网一样,抛出去,收拢来,双手不停地在水里揉搓着。

这时,一位英俊的少年,挑着一担铝合金水桶,一路“咣啷!咣啷!”绕过洗衣的妇女,站在水源头的水泥平台上,弯下腰,动作娴熟地挽好一担水,正了正腰,从泉池边走出来。

泉池的下游,依次排列着八口人工鱼塘,方方正正。墨绿色的水面上,零散地漂浮着渔民们投放的草料。几丛长势茂盛的水浮莲,疯狂地伸展着莲盘儿,抢占水面。几个垂钓的小孩,可能在钓螃蟹。他们一手提着小桶,一手里提着自制的钓杆,站在鱼塘边,弯着腰,轻轻地摞动着步子,目光仔细地搜寻着塘埂边上的洞穴……

龙泉岩一年四季是热闹的,来这里挑水的、洗衣的、垂钓的、洗澡的、旅游的络绎不绝,似一道美丽的风景,又似一位慈祥的母亲,她不厌其烦地接待着每一位来客。

龙泉水是生命之水,她滋润着万物生长,养育着一代又一代龙泉岩的乡亲。她如一位伟大的母亲,用乳汁哺育着自己的孩子。

一眼望去,好大的一股泉水哟!

泉水从泉池流出,弯弯拐拐,一路向东,奔流不息,如一条玉带,蜿蜒伸展,飘落在田垄里。又似一条游动的巨蟒,身姿矫健,若隐若现,穿行在田园深处。夕阳如血,霞云满天,水天相映,泉池里碧波荡漾,金光闪闪。

远处的云山,巍峨俊美,高高耸起的七十二峰,昂扬奋进,直接云天。几十里山脉连绵,绵延起伏,峰峦叠嶂,常年云雾缭绕,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如烟如云,似白绸飘零,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隐若现。如云海飘岛,似仙境蓬莱!走进云山深处,林木茂盛,古树参天,溪窜峡谷,飞流挂帘,玉兔听经,仙桥横汉,惊叹大自然造化神奇,鬼斧神工,分明是人间仙境!

突然,一声尖叫:“快来人啦!有人落水了!”

快!快去救人……

我腾地从床上坐起,惊醒了旁边的妻子。

她问我:“做恶梦了吧!”

我揉揉松醒的双眼,一看,天已经亮了。

原来是个梦!我又缩进被窝里,

侧过头对妻说:“梦到家了!梦到龙泉水了。”

结识龙泉水,缘遇三妹。

那个春天,我从偏远的乡下而来,对龙泉岩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三妹告诉我,龙泉水里有好多螃蟹和小鱼,她说,她要带我去抓螃蟹。

三妹第一次带我去龙泉岩抓螃蟹,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龙泉水,她是我心目中最美的水!

从她家出来,往左边绕到屋后,穿过学校操坪,沿右边的石阶而下,就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大约往下走二十多阶,到达龙泉岩。

龙泉岩是一个若大的三面体天然凹坑,从操坪下来约30米,敞天宽度横空约200米,开口向东延伸至下游田垄约400米。岩底平坦,建有八口鱼塘,约有二十多亩。岩体两边的坡地上,长满了小草和野花,微风吹来,点头欢笑。映入龙泉水里,分不清是水中花开,还是花落水中。

站在泉池边上,近看龙泉水,泉水那么大,水质那么清,让我惊叹,这是世上最美的水!

泉水从龙泉岩里奔涌而出,源源不断,岩口的水像煮沸了一样,翻腾起伏,在岩口外形成一个很大的泉池。泉池里的水,平静得多,如一盘碧玉,清澈见底,还冒着热气儿。池满水泻,从池口直冲而出,哗哗啦啦,注入渠道。一路滔滔,流向远方。

泉池里的小鱼小虾在水里来回穿梭,或追逐喜闹,或静卧水底,泉水翻涌,或随波逐流,或上下游动。几条胆儿大的,结成了伴,摆动着小尾巴,游到岸边,停在浅滩上,贴近了水边,嘴巴不停地一张一合。有的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有的好奇地欣赏着外面的风景,有的展开鳍儿舒着身儿,静静地不吵不闹,确定没有危险,有的干脆摆个pose。

一只螃蟹悄悄地爬到洞口,静静地探视着小鱼们的动静,它看准了靠近洞口摆着pose的那条“长巴公”,小心翼翼地伸展着钳儿,慢慢地向“长巴公”的尾部靠近……

这一切,被蹲在岸边盯大了眼睛的三妹看得清清楚楚,她轻轻地挽起袖子,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微拢着手掌,慢慢地向水面靠近,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手直插水里,抓住了那只偷袭鱼儿的螃蟹,惊喜地对我说:“四眼哥,我抓住了!抓住了!我抓住它了。”

三妹站起来,双手抓紧了那只螃蟹。她一边惊喜地叫着,一边快速地向我走来。哇!好大的一只螃蟹。

我把螃蟹放进桶里,这是三妹今天抓到的第五只螃蟹了,每一只都是肥肥的。我们两个人欣喜地低着头看着桶里的战利品,被俘的螃蟹在桶里急得团团转,不停地横行走动,有的还企图想逃出来,可是,不管怎么努力,也爬不出桶来。看到螃蟹们,爬上去又掉下来,逗得三妹“咯咯”直笑。

三妹的瓜子脸上,长着一个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她笑起来很可爱,一双小眼睛眯成了两条线。甜甜的笑脸上,露出两个调皮的小酒窝,随着笑容,一笑一跳的。她单薄高挑的个儿,身材苗条。一件齐腰的白色旧短衫,洗得纱眼儿稀薄,紧紧地裹在身上,张扬得曲线分明,若隐若现地透露着少女的神秘。一头有点儿泛黄的发丝,干枯凌乱,任性地披撒在双肩上,倒也与上衣的颜色黑白分明。一双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天蓝色的旧裤子,两个裤管口缩到了小腿肚上,分明是在告诉你,她个子长得太快了,才十四岁,一米六的样子,站在我身边,与我这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差不多高。她虽然还只是个黄毛丫头,但也掩饰不住她那份纯真美丽,稚气活泼。偶尔与我对视一瞬,脸上会微微泛起朵朵红晕。

认识三妹,缘于我在水平中学读了一期的书。

初三毕业的最后一期,我从外县的蔡桥中学转到本县的水平中学。父亲希望我能考取本县的中专学校,他特意托付在县城工作的舅父帮忙,为我找到的这所学校。

这是一所城郊的乡村中学,离我的老家有一百多里路程,平时想回家没那么容易。学校里没有学生宿舍,舅父把我安置在靠近学校的唐伯父家里。

唐伯父一家六口,住着一栋四排五间的红砖瓦房。房子虽新,但很简陋,没有半点装饰,墙上的砖还是砖,地面上的土还是土,家里的摆设很陈旧,空旷的房顶上盖着稀薄的红瓦,阳光透过瓦隙,一束束光柱直入室内,在墙上、地面上画出圈圈亮点。不用说,也是一户穷苦人家。

俗话说,“天下穷人是一家!”没错,当我这个寒门学子,衣衫褴褛,挑着一担破烂似的行李出现在伯父家门口的时候,伯父一眼看到,接过我肩上的行李,乐呵呵地,一边对我说,“快进屋,来了就好!”一边对着屋里喊:“孩子他娘,娃子来了。”

我跟着伯父进屋,伯母微笑着迎上来,一边摞椅子招呼我坐下,一边关切地问我:“饿了吧,你坐会儿,我去做饭。”

“姆妈!谁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一蹦一跳地从里屋走出来。

我扶了扶眼镜,对她笑了笑,她调皮地对我伸伸舌头,使个鬼脸:“哦!原来是个四眼。”

伯父故装严肃地对她瞪瞪眼,一边呵斥她“没礼貌!”一边微笑着招呼她过来,指着我对她说:“快叫哥哥。”

哥哥?她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伯父,伯父对她说:“哥哥来这里读书,以后就住咱家了。”

“哦,我知道了,以后就叫四眼哥哥。”她一边说,一边向我走来,拉起我的手就走,说:“四眼哥哥,我带你去抓螃蟹,岩里好多好多的螃蟹……”

我们走出大门,后面传来伯父的声音:“这三妹,娇惯了……”

在水平中学读书的日子,我与唐伯父一家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伯父是个很随和的人,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见人乐呵呵的。他虽然没读过书,但很能干,是个裁缝师,衣服做得相当的好。那些年没有现成的衣服卖,来找伯父做衣服的人络绎不绝,生意好得很。他白天忙地里事,晚上和伯母一起帮人家赶制新衣服,常常忙到半夜没睡。

伯母长得漂亮、勤俭节约,是个持家的能手,家里的事,大多由伯母做主。她做的饭菜特别好吃,视我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叫上我一起吃。有时我在学校上晚自习,家里煮了面条或者米粉,她会打发弟妹们给我送上一大碗到学校。

大姐在县城一中读书,二姐与我是同学,三妹与小弟都在上小学。我们像亲兄弟姐妹一样,一起学习,一起下地帮家里干农话。空闲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龙泉水里洗澡,钓鱼,捞虾,钓螃蟹。

泉池里,挤满洗澡的大人和小孩。他们把池口堵住,池子里的水刚好没过成年人的屁股。年轻人,站在水里,蹲下去,水没过头顶,在水里晃动着脑袋,伸出来,涂上一点洗发水,不停地揉搓着头发,搓出满头白沬,抓一把白沫扔在别人的身上,等别人反应过来,早已一头钻进水里,扑腾着,溅起水花四射。调皮的孩子,光着屁股,露着小鸡鸡,爬上池边的平台上,纵身一跃,像跳水运动员一样,“扑通!”一声,掉在水里,钻入水底,一个闷子,在池的那边探出头来,摸一把脸上的水珠,迅速地爬上岸,向平台方向走去,小鸡鸡一抖一抖的。

我脱去干活弄脏了的衣服,穿一条短裤衩,赤着脚,蹲在岸边,抽出一只脚,慢慢地伸进水里,“凉!”清爽的凉!

这里水有个神奇的特性,就是冬暖夏凉!我微握手掌,在水里舀了一窝水,轻轻地拍打在胸脯上,以适应水温,接着,一个扑腾,也参与到洗澡的队伍。

泡在泉池里,泉水清澈透明,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脚趾和池底的卵石。清凉的泉水,亲吻着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是凉爽的!感谢大自然的恩赐,泉池里真是太舒服了,顿觉神清气爽,身心惬意,全身如同情人的香吻一样细腻,闭上眼睛,尽情享受天然带给我的那种舒服亲切之感。口渴了,一个闷子钻到源头,喝一口泉水,清凉!甘甜!我感觉身上的疲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初中毕业后,我去了县城的职业中专,离伯父家有二十多里路程。

在学校里,我时常想起伯父一家,想起龙泉水。像一个离家的孩子,想念父母、想念家乡一样!放假的时候,我步行去伯父家,伯父一家都很高兴,像迎接久别的亲人一样,弟弟妹妹围着我喊哥哥。

农忙的季节,想着伯父家该收水稻了,该插秧了,我该去帮帮忙。少不了,去蹭一顿伯母做的美味。

与姐妹们一起割稻,一起插秧,一起喜闹。我们比谁插秧快,比谁挑担重,劳动中充满了温馨和快乐!全然忘记了疲劳和辛苦。

临近毕业的最后一年,因为忙于学习,很少去伯父家。

每当想起伯父一家的时候,我就给伯父写一封信,问候大家。知道伯父不会写字,也没想着他们给我回信的事。

有一天,我惊喜地收到伯父家寄来的一封信,是三妹代写的。她在信中写道:

“哥:你的来信,我们已收到三封了,大家都很高兴,也很想你!一家人都好,你好好学习,家里的事,你不要牵挂……只是这个冬天有点冷,过完年,下个学期我也初中毕业了,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毕业后,何去何从?……也许去打工吧……”

意外地读到三妹的来信,三妹的身影不停地在我脑海里回现。

这两年,三妹的变化太大了,她漂亮,高个,苗条!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的美丽。在我的心里,三妹如龙泉水一样,纯清,柔美!

我一口气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伯父,一封写给三妹。

就这样,我与三妹的信,一来一往。慢慢地,在我们彼此的心里,多了一份期盼,多了一份思恋!

那年,我毕业了,三妹也毕业了。

我回到老家的乡村中学教书。三妹在县城,进了一家私人绣花厂。那时交通不便,我们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在信里谈工作,谈生活,谈人生,谈理想……两颗年轻的心越拉越近。

终于有一天,在那个太阳升起的早晨,我牵着三妹的手,来到龙泉岩边。我们相视一笑,远远望去,一轮红日从云山山顶升起,霞光满天,云山如雾仙里!龙泉水在云山地下深层里孕育、流动、带着大山的体温,在地底下弯过几道弯,从水平村的龙泉岩里沽涌而出,碧波粼粼,金光闪闪,它带着云山的仙气而来。

此时此刻,山美!水美!人更美!我们张开双臂,面对云山,面对龙泉水,

大声呼喊:“山水为证,我爱你——”

云山真美,龙泉水真美,龙泉水养育的姑娘,人更美!

定西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癫痫有什么诊断依据?额叶癫痫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