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丹枫】安静的湖水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42:05
破坏: 阅读:517发表时间:2019-08-09 20:43:01

当下,选择大于努力是成功进阶到一定人生高度和纬度的社会认同。与此同时,厚积薄发这个脚踏实地的代名词却鲜少有人提及。快速上位一夜暴富的浮躁情绪充斥在大街小巷之中,几乎填满了所有的社交空间,是一时无法消解的社会痼疾。
   对于物质的追求永无止境,功成名就的人永远令人敬佩令人仰视,反而那些处在社会底层,做着牢固的社会基石的普罗大众却充当着卑微的社会角色。我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作为一个工薪阶层,物质上谈不上丰富,只能归类到糊口的群体里。我是物质世界里的一根稻草,难以与华丽富美的香花媲美,只能在精神世界里开垦出属于自己的一片丰盈的家园。于是,读书成了支撑我精神家园的强力柱石。
   为了多读书读好书,我没选择到新华书店购书,而是借用女儿在宁夏图书馆办的借书卡不时的去图书馆借书,以期满足自己读书的欲望。
   算算还有两天就该到还书的日子了,8月6号,我带着上个月在宁夏图书馆续借的两本书去还,然后再借两三本书。距离上次去图书馆借书快一个月了,重新踏上图书馆的台阶,那份久违的欢欣在心底雀跃,这样的好心情只有到了这里才能找到合适的契机生发出来,别处没得找。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拾级而上,我尾随着走进了图书馆的大门。
   图书馆里几乎坐满了人,剩下的座位屈指可数。怎么回事?周二的图书馆也会聚集如此多的人气,我有些懵。仔细看都是些青春期前后的面孔,那些面孔生涩而又清纯,清纯的面孔下是伏案写字的手。是了,这不是放暑假了吗?看我,稀里糊涂的,就像才从南柯一梦中醒来,颇有山中方两日,人间已千年之感。是因为孩子已经就业,再没了学校两个假期的概念,对于学生放假生疏得如同隔世般的无感。
   图书馆安静得如一泓微波轻漾的湖水,说话声细小如蚊呐。把包存好还完书,漫步其中,欣赏着大厅四周环绕着的一排排书柜,看着书柜上排列的一排排书,我有种想变成魔法师,把所有的书都幻化成气全部吸进肺里,变成知识,填补心灵的空缺,填满精神的空虚。每次都这样,只要一走进图书馆的大厅,这样的想法就不请自来地涌上心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没看过几本修真体的书,却染上了做神仙的梦,也只有像我这样读书慢如蜗牛的小书虫才会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我莞尔一笑,走到书柜前挑选心仪的书籍。
   大厅的书柜只挑到一本书,这对我来说是很不过瘾的一件事,如果没出什么意外,我每月至少要借三本书去看,实在看不完续借的情况只是偶有发生,并不是经常的事。拿着从大厅挑好的一本美学类的书,我沿着大厅朝里走,到里间的书架上继续挑书。我慢慢地在书架中浏览,没走多远,在间隔不过三五排的书架上挑到了两本书,一本生物学一本小说。
   挑好了书,我快步走到自主借书机前,拿出借书卡,放在读卡区,接着又把挑好的三本书放在图书扫码区的位置,像往常一样的操作。点了下借书选项,就在我以为已经成功地借到书时,借书机屏幕居然显示着欠款两个字。什么情况?我不是都按时还书了吗?怎么会欠款?一连串的问号跳出来,挑脱出我一脑袋的糊涂官司。
   无奈之下,我拿着书到办证咨询台去向办公人员询问。大白天的,咨询室里暗影笼罩,里面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并且还是站在角落里忙着其他事。“请问,请问!”我接连发声询问,里面的工作人员像一个聋子一样没反应。这时,坐在咨询台前一个凳子上的中年妇女告诉我今天上午图书馆闭馆半天,下午才办公。中年妇女的一番话提醒了我,此刻我才醒悟过来,图书馆每周二闭馆半天学习,这是常规动作,只是被我彻底遗忘在后脑勺了。为了确定一下时间,我又到门口检物台问了图书馆安保人员,安保人员说下午两点图书馆才开馆。我看了下手机时间,不到十一点,我家在城东,图书馆在城北,坐公交一个来回要花去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此刻回家下午再来显然是在浪费时间,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在图书馆度过整个中午才能把书借到手。待就待吧,有书陪伴还愁时间难熬吗?所幸我从家里出来时带着水果,为了节省时间看书,我打消了出去吃饭的念头,把本来打算在回程路上吃点儿垫垫肚子的水果,权当做我的午餐。
   在存包柜的扫码区扫过条码纸,我把存好的包从柜子里取出,从包里掏出水果再次把包存好才慢条斯理地吃起桃子。一个桃子下肚,另外一个吃了半拉,吃得正香,安保人员扭头看到我。“谁让你在这儿吃的?”他质问我的态度令人不解。“喏,你们墙上不是贴着告示呢嘛,读者在一楼就餐区吃饭,我是经你们图书馆许可了才在这儿吃东西的!”“一楼就餐是在西面的餐厅,你走出去到图书馆的西面,那里有个餐厅,读者都在那个餐厅里就餐!”“你到门口吃去,在这儿吃要是被我们领导发现我可就惨了!”“已经吃了半个了,我几口就能吃完。你看我还提着书,这出来进去的怪麻烦的!”“不行,不能在这儿吃,你把书放在我这儿,我给你看着,等你回来拿!”安保人员指了指大门,斩钉截铁地让我到门口把水果吃完了再回来。眼看着赖不过去,我一手拿着半个水果,一手提着装果皮的塑料袋磨蹭着走到门厅,两三口吞下水果,把袋子丢进门口的垃圾箱里,折回图书馆,到安保人员那儿拿回我的书。
   提着书到处找座,阳光从大厅的穹顶照射下来,微微的薰热散放,中暑的我怕热,不敢享受这薰薰的夏日。虽然看到有一两个空座,但我不敢冒险坐在太阳下晒。提着书到里间继续找座,找来找去没见一个空座。坐着的人大多数是学生,小部分是比我年轻或比我年长的成年人,看来好学的人很多,大家又都喜欢图书馆的环境,安静而又从容的湖水,谁不想畅游其中享受着难得的静怡呢!
   里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倚坐墙边,她在轻声地读着书,她身边围坐着两个五六岁的孩子,其中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两个孩子认真地听着他们的母亲阅读。年轻女人阅读散发出的声波像一首悦耳动听的纯音乐,我禁不住停下寻座的脚步,像她一样倚坐在墙边坐在地毯上看起书来。刚翻了几页纸,还没品出个中滋味,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也脱下鞋子席地而坐,坐在了我和那母子三个中间,看着不知从哪里淘来的书。看着看着书,手机铃音响起,我身边响起了聊天声,细细碎碎的南国口音时高时低,叽里呱啦的难懂,江浙一带的口音生疏地萦绕在耳边。四十岁的女人聊到兴起,手脚并用地压在打开的书页上,我心疼那脚下的书页,却又无能为力,我徒有一颗爱书的心,却缺少了一个制止的身份和动机。我既没有苏秦张仪纵横捭阖睥睨天下的气势,也没有梁山好汉的身手和勇气,更没有吃菠菜的大力水手那强健的体魄。我自认技不如人,如果硬要行使这项权利,轻则留给这间书房的是因争吵而碎了一地的鸡毛,重则由两个女人打架撕扯成一团的狼狈现场。
   四十岁的女人挂掉电话装上书走了,还好她踩书的脚留了几分情分,合在她手里的书安然无恙。她终于走了,我牵挂书本命运的心又回到原点,继续搜寻书本里的智趣。四十岁的女人走了,三十多岁的女人也走了,大概是孩子们饿了,年轻的妈妈带着饥肠辘辘的孩子去填充他们空需的物质基础。少了几个人的墙边顿时静得空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强洞,没人陪着倚墙,我又不是坚定的倚墙派。离墙不远处有一排转圈的沙发,沙发中间有一个圆圆的茶几。沙发上围坐着的一圈人陆陆续续离开,我瞅准机会,提着书袋坐了过去。我正在翻书,一对二十多岁的年轻夫妻推着一辆童车坐在了我对面空着的沙发上,坐定后拿出来食物旁若无人地吃着。小夫妻边吃边聊,轻声轻气的话语声在图书馆的一泓平静湖水中漾起清波。不是不让带食物进来吃吗?总会有打破规矩的人出现,这也为有的人不会按照常理出牌找到了合适的注脚。安保人员不在现场,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又何苦做腊!只是安静地在吃东西,对他们无伤大雅的行为我无意制止,比他们更安静的做着壁上观。吃完简单的午餐,年轻男人从牛皮袋子里抽出一沓类似文件的A4纸,一张一张地仔细过目,年轻女人则从书架上挑了一本书悄悄地在翻阅。过了一会儿,童车里传来婴儿吭吭唧唧轻声啜泣的声音,年轻的妈妈轻轻地拍着薄被下的孩子,轻拍并没有起到安抚孩子的作用,薄被下扭动着的小小身影隔着一段距离醒目地呈现在我眼前。年轻的妈妈担心孩子越来越挣扎的哭闹影响到其他读者,无奈掀开薄被,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起来,背过身子撩起衣襟给孩子喂奶。年轻妈妈扭捏的背影使我想起自己久别的喂奶情形,我唏嘘不已,当年情景已是昨日黄花不复明艳照人的光彩。
   给孩子喂了一会儿奶,年轻妈妈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放进童车,童车里的孩子不甘心地扭动着小小的身体,哼哼唧唧的声音由小到大。年轻夫妻不安地看了看四周,年轻男人把那一沓文件塞回文件袋,小声示意年轻女人一起走。年轻女人收拾好书,推着童车和年轻男人并肩同行从里间走向大厅。就在我以为两个年轻背影会以这种不变的姿态走完这短暂的路途时,年轻男人接过年轻女人手里的童车,一辆童车两端的两个年轻人不时地凑到一起,走着走着走出了我的视线,轻声细语又略显温馨甜蜜的场景在眼前消失不见。当下,年轻人大多喜欢在饭馆、酒吧、KTV、电影院里排演爱情的剧目,鲜少有人驻足图书馆渲染爱情故事。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和他们躺在童车里幼小的孩子,不经意接过童车的暖心的动作,一对年轻男女用他们微不可查的小动作撒了一手好狗粮。
   一家三口的身影消失了好一阵子,我失神的状态才回复到常态。我继续低头看书,不时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生怕自己因看书入迷而错过了两点钟图书馆的开馆时间。时钟滴滴答答的,两个多小时的等待没有想象中那么煎熬,因有书陪伴匆匆而过。看书期间我在思索到底是哪本书欠了款,思来想去想到了六月份借的那本《小汉斯》,和《小汉斯》同时借的还有《哲学与意识形态视野》、《文心雕龙》两本书,《哲学与意识形态视野中的教育》和《文心雕龙》没看完。考虑到七月份要去培训中心复训十天的高压电工,复训期间根本没时间看书,为了培训结束时手里有书读,我决定提前还书,还书时再续借这两本书。于是还书时只记得带上了那两本想续借的书,把《小汉斯》拉到家里忘了带。
   猜测毕竟是猜测,实际情况还是要查清才能明了。图书馆的冷气开得很大,冷气袭来,坐在里间久了不胜寒凛。我起身到大厅的角落找了个空坐座下,翻着书又看了一会儿,周身笼罩在大厅穹顶照射下来的阳关,热得人薰薰欲睡。斜靠着圈椅的椅背,左手支撑着一颗脑袋,偎依着笼身的暖热小憩了一会儿。这样的功夫是多年倒班工作练就出来的,夜班困到极点时,趁着轮换操作的间隙,靠着椅背眯会儿,既无伤大雅更不会影响到安全。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女孩儿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瞌睡也会传染,我想大概是我身上的瞌睡虫趁我睡着的时候悄悄地又爬到了那个女孩儿的眼睛里了吧!
   两点过一分钟,我准时地站在办证咨询台的窗口前,这时窗口前已经站好了两个女读者,其中一个问我身上是否装着现金,她想问我借一块钱还借书欠款。我指了指封口的裤兜,又拉开装书的袋子给她看,很遗憾地告诉她,我像她一样身上没装钱。办事的人少,很快轮到我缴费,工作人员调出借书卡上借还书的记录,查出来《小汉斯》还书的日期比那两本续借的书迟还了几天,果然是它,我猜得没错。不过迟是迟了一些,可离还书日期还有一天时间啊,怎么就欠款了呢?我带着疑问咨询了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从她那里获知,三本一起借的书要一起还,否则从前两本书还书时间记结,《小汉斯》迟还是铁定要欠款的。我想跟图书馆工作人员理论一番的,想想不就是一块钱的事吗?交就交了吧,图书馆的馆规有些刻板,我自己也有不是之处,记性不好忘了就是忘了,还书日期捣乱了我的责任在先,无论怎么解释我都该交这一块钱的。交了也好,今后让自己长长记性少犯错才是正理。
   缴清欠款借到书,走出图书馆坐车回家,外面阳光正烈。撑开的伞锁不住伞下的一尺阴凉,薰热袭人,中暑后的头疼却没有发作。摸了摸装在袋子里的书,图书馆里那一泓清澈透明的湖水犹在眼前漾动,漾起圈圈点点的涟漪,它轻巧地安抚我心灵的躁动,使我经历过诸多不顺,精神依然平静安详。
   迈下图书馆的最后一个台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迎面走过来,迈步踏上图书馆的台阶。酷热的阳光照在女孩儿青春洋溢的脸上,大概是路上走的急,女孩儿的脸颊两边淌着热汗,鼻尖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你怎么才来,看看这都几点了,图书馆八点半下班,咱们最多能看五个多小时的书!”“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了嘛!我临出门时家里来人了,我妈非得让我陪着客人说说话,要不是我早就到了!”我扭头朝台阶上看了看,只见图书馆的大门口站着一个跟登上台阶朝图书馆走的女孩儿差不多大的另一个女孩儿。“快进去吧,别说了。”站在门口的女孩儿着急地催促着迟到的女孩儿。
   两个人急匆匆地走进图书馆的大门,她们身后的影子闪烁着明亮的光芒。阳光依然热烈,照得路面白而明亮,我依依不舍地把目光收回,沿着一路的明亮大步向前走去。那两道身影才是真正的希望之光,希望像她们这样光彩照人的身影多些再多些,多些这样的光辉形象,祖国的未来可期!

共 5111 字 2 页 治疗癫痫卡马西平片可以长期服用吗x.php/article/showread?id=893791&pn2=1&pn=1" class="pre">首页左乙拉西坦片能治疗癫痫疾病吗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93791&pn2=1&pn=1">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