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八一】母亲的“宝贝”(散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02:01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有两件不离不弃的宝贝,一是右手指上时时刻刻戴的顶针,另一件就是她装鞋样的样包。这两件看着不起眼又不值钱的东西,却解决了我们一家人的穿戴问题。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每当临听《游子吟》时,母亲坐在床头煤油灯下缝补衣服、纳鞋底、做新鞋的情景就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候,父亲在他乡教书,家里只有我、妹妹、弟弟三个幼小的孩子。平时家里全靠母亲一人支撑,我们三人像雏鸟般整天围着母亲转来转去。母亲总笑着说我们是“三心牌”的孩子:出门担心,在家操心,见面闹心。在母亲眼里我们做什么她都不放心。有时睡觉我们三个窝在一张床上,母亲风趣地说:“吃饭光是嘴,睡觉尽是腿。”说得我们相视憋嘴大笑……

我们在笑声中睡去,母亲便开始了她的针线活。睡梦初醒,看见母亲在灰黄的灯光下做针线活的情景,是我此生最不能忘怀的。

在那个物质生活十分匮乏的年代,买什么东西都是按计划发放的,尤其是买布料做衣服,每人一年就是一丈五尺的布票。大家都很节省,一件新衣服往往老大穿了,老二老三接着穿,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直到破得不能再补了,再拆成碎布,拿来做鞋底用。那个时候,家家户户穿的衣服都是人工做的。只有条件好一点的人家,才出工钱请当地裁缝做。我们一家人的衣服、鞋子自然是母亲一人亲手缝制。母亲白天去生产队挣工分,缝制衣服和鞋子只能在夜深人静的灯光下。母亲把爱一针一线地缝制在衣鞋里,温暖地伴着我们成长。

那时妇女们做针线活,少不了一个针线包和戴在手指上的顶针。母亲右手的指头上,一年四季戴着一个明晃晃的顶针,别看那小小的圆形顶针作用可大呢。顶针表面均匀分布着密密麻麻的比针帽大一点的小坑,用顶针上面的凹坑顶住针帽,用力一送,再难穿越的布制品都能一阵见底。做针线活的妇女们常常戴着它抵御针戳手指的痛苦,也节省时间。平时像补衣服、缝衣服这些活,不需用顶针就顺利地通过布眼了。可是纳鞋底、上新鞋,没有顶针可费力累人,这时顶针就帮母亲大忙了。为了结实耐穿,鞋底都垫得很厚。要做一双新鞋,得先做好鞋底和鞋帮,需要很多工序。首先是备好硬壳子。每年夏天,母亲就在门板上晒很多块麻壳子,到冬季时好给一家人做新鞋用。我时常帮母亲把麻绳剪下,一节一节的,大约有尺八长,用梳子梳成细细的像头发一样的细丝,梳了一大筐,然后,熬一盆子浆糊,把麻绳均匀地平放在门板上,用浆糊糊上一层,再放麻绳再糊浆糊,最低三层,赶均匀,放在太阳下暴晒,等干了就是一块块硬壳子。接着,把鞋样放在硬壳子上照样剪下来,一面用许多块布片堆在一起,厚度合适了就用一大块白布紧紧地包在上面,鞋底成了,然后放在枕头下压一压,等干透了就可以纳鞋底了。待入冬后,农活清闲了,母亲忙完一天的活,把我们安排到上床睡觉,然后自己就在灯下专心地纳鞋底。一般纳一双鞋底抓紧时间也得三四天的功夫。

每当听见线绳穿过鞋底时,那直溜直溜的声音,像是听一首温馨、悠扬的音乐,我们姐妹陶醉其中……母亲总是风趣地说:“孩儿们,给你们说个谜语猜猜:外麻里光,住在闺房。姑娘怕戳疼,拿它来抵挡。(打一日常用品)”妹妹一头雾水,弟弟傻傻地坐着呆看。我眼睛骨碌一转,顺口就答出来了:“顶针”。妹妹则一脸的不高兴。母亲也许有意奖励妹妹,接着又出了一个:“光棍光,光棍光,光棍结个麻姑娘”。我怕妹妹生气,就不再回答。妹妹坐在那里,哼哼唧唧地答不上来,母亲让妹妹看她手上有什么?妹妹才恍然大悟:“针!”母亲表扬了我们俩都是好娃娃。当鞋底做好了,就继续做鞋帮。鞋帮只是几层布,不算费劲。鞋底鞋帮都做好了,开始准备上鞋了,这道工序最费力气,还需要一定的技术。母亲再也顾不上给我们逗乐,全神贯注地上新鞋。母亲把鞋底鞋帮前后各自固定一下,然后用锥子用力扎透鞋底,再用顶针将又粗又长的针,从锥子扎过的地方顶过去,穿过鞋帮。有时因锥子扎得轻了,顶不过去,还要用钳子用力夹住大针往外拽出来,一双新鞋最低得一二天才能完工。母亲每次上完一双鞋,手上总是勒几道很深的血印。母亲没有怨言,只是看着我们微笑,母亲是把苦和累都藏在笑容里。每年过年我们家每人一身新衣服一双新鞋,母亲把祝福和希望都缝在衣服里,我们穿在身暖在心,母亲的手指连同那颗顶针在岁月的长河里结茧成蝶,扮美着我们一家人。

母亲是个十分爱好面子的人,生怕自己的孩子穿得差被人不待见,总是把我们打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记得在我小学三年级时,我们班上搞节目表演,每人都要家里做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一条黑裤子,母亲听说后,找亲戚借钱买布,并且请当地裁缝裁剪好,然后自己用手一针一线地缝。为了不让我失望,她通宵达旦地做着,那千针万线倾注母亲多少的爱啊!当衣服做好了,我迫不及待地穿着它,跑到教室里给同学们看,班上同学都兴奋地说:“哇,假甄姬来了,影星来了。”(那是电影故事片里的一个女特务名字)大家这样称呼我,可我不恼火,反而心里特舒服,说明母亲给我做的衣服太漂亮了,我在心里特别感谢母亲。

母亲的第二件宝贝就是“样包”,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个东西。在那个经济比较落后的时代,它却似很多妇女的钱夹子和装小东西的抽屉。母亲的“样包”专装着全家人的鞋底样板和鞋帮样板的。母亲也是一个赶潮流的人,只要看到有新的鞋样出现,她都会留下样板。

一次,我们姐弟三人在家闲着没事就翻箱倒柜找东西玩,竟然在母亲的枕头下翻出个宝贝。那是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外面用一层红布包着,咋看就是一个小枕头模样。打开里面可丰富了。从中间向两边展开,反复地重叠,摊平看,那上面有十六个口袋,每个口袋都有四个三角形对称叠成的一个正方形,上面还用红黄蓝绿等色彩,画成一朵朵漂亮的小花,很好看。打开这样的口袋,需要按照一定的方向旋转,不用时再转回去。那里面装着不同码号的鞋底和各种鞋帮样板。一家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码号的鞋底样;尤其是鞋帮样板特多:大口鞋、小口鞋、深样鞋、浅样鞋、松紧鞋、带耳鞋等等,还装有多彩绣花线。整个样包都是用牛皮纸叠成的,有的地方是用浆糊粘着的。我们姐弟几个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一个挨着一个地翻,看完了再放回原处。以后,只要没事了,就偷偷地拿出来玩玩,次数太多了,结果把里面的机关弄坏了,恢复不到原样,自然被母亲发现了,她狠狠地批评我们:“你们几个小鬼吃饱撑得,那可是我们一家人做鞋子的样板,谁再摸就不给做新鞋了。”我们为了穿新鞋只得停手。不知什么时候母亲请人又做了一个新的,把里面的东西都转移了,我们再也不去触摸了,怕丢了鞋样。后来,这个样包就成了我们几个孩子不能触摸的“宝藏”,直到75年涨大水,房子倒塌了,样包被洪水冲走了,从此母亲的这个宝贝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母亲给我们做的一双双新鞋的模样,永远留在心里。

如今,人们再也不去做这些针线活了。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妇女们也不再去戴那个顶针用手做衣服和鞋子,虽然我也有很多的衣服和鞋子,可我还是忘不了母亲当年给我做的那身衣服,它倾注了母亲全部的爱!想起那段岁月,心里就非常温暖,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母亲的两件宝贝——母亲手上的顶针,仍闪烁着光辉,那个普通的样包里,朵朵小花儿似乎又在竞相绽放。我似乎回到儿时,再一次重温了母爱的温馨!

重庆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原发性癫痫病要怎么治北京癫痫医院排名哪家好癫痫病对老年人有什么危害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