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云】记忆中的年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4:38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走在繁华的街道里,看过往的路人,他们的脸上似乎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商家的门前悄然挂起了红红的灯笼,门店里堆满了琳琅满目的节日用品,服装店里挤满了挑选衣服的帅男俊女,物流公司的门前写着即将放假的通知。真的要过年了,空气里似乎弥漫了新春的气息。追寻着春天的足迹,拉起了我过往岁月里过年的味道和记忆。   记得小时候,我们是那么的喜欢过年,腊八,祭灶,新年来到。我们总是在掰着小手算日子,巴望着新年来到,新年里,穿新衣,吃白馍,吃饺子。临近小年,也就是腊月二十三的时候,家里就开始准备杀猪过年了。那时候,我家里同许多家庭一样,在我的记忆里,虽然没有过饥饿的威胁,但日子还是很艰苦的。家里的一头猪喂下来,往往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因为那时的猪吃的也是稀汤寡水的,没多少营养,所以长的很慢。不像现在,喂猪的饲料好,还喂一些粗粮,猪的品种也好,长的很快。猪杀过后,自家往往只留一点肉,大部分都拉到集市上销售出去了,一般两个绠会下来就卖完了,卖猪肉的钱用来贴补家用。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人口多,亲戚也多,我们家几乎年年都养猪,父亲往往会把猪下水留下来,用来招待亲戚用。   腊月二十八一大早,母亲就用扫帚把屋子里面的房顶上,墙面上,地面上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连一点尘土都没有。院门口,堂屋的门框上张贴着买来的年画,好像有三国时期的关羽,张飞,隋唐时的秦琼,罗成,还有传说中的老寿星,仙童抱桃等等,有避邪的,有祈福的,都是和喜庆,吉祥相的关联的,红底的年画预示着期望中火红的生活和新年来临时的好心情。   在我的脑海里,我仍记得和父亲一起去赶集,购买年货的情景。记忆里,父亲的肩上搭个布袋,领着我一起去赶集。集市离我们家很近,也就是三里地的距离。印象里,临近年关的集市里,人真叫一个多啊,还未到集市里面,就有不少因为来晚了,进不到里面去的,只好在集市边缘地带卖东西的人们。像卖鞭炮的,拉着架子车卖猪肉的,卖年画的。进入集市里面,各种各样的物品,乱花了人的眼睛。菜市场的葱,姜,藕,萝卜,白菜,海带,应有尽有。鞭炮摊上的火鞭,串炮,冲天雷,摆满了地摊和桌子上面,相中那个要那个。集市里,人挤人,人挨人,脚尖碰脚跟,叫卖声,吵闹声,喊叫声,不绝于耳。父亲怕我跟丢了,往往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在缓慢的人流中,什么也看不见,似要透不过气来,只有紧拉着父亲的手,向前慢慢地移动着脚步。有时,父亲会高高地举起我一会儿,让我看看四周热闹非凡的场景。时间接近正午了,该买的年货都买了,父亲肩上的布袋里装满了购置的年货。父亲肩扛着布袋,一手带着我,在烧饼摊前给我买烧饼吃,还会夹上我爱吃的煎包。记得我吃的很香很香的,也很馋的样子。也许,在那个时候,我跟着父亲赶集,大多时候,是为了那种久违的烧饼和煎包的味道吧,那是我脑海里最深刻的记忆了。跟着父亲赶集是累人的,集市里是很拥挤的,但我的心情是愉悦的,记忆是温馨的,烧饼和煎包的滋味,在心里永远是香浓的味道。   每年腊月二十九的晚上,是我们家煮肉的时间。直到现在,父亲都是在这一天煮肉。因为家里经济条件的限制,为过年准备的肉是不能随便吃的,在我的印象里能啃啃骨头就不错了。猪肉在大铁锅里煮着,灶膛里的干柴火旺旺地烧着。不一会儿,院子里的空气里飘散着一股肉味特有的香气,直扑人的鼻孔,浸入我的心扉。嘴里的馋虫,不自觉地从胃肠里冒出来,顺着口角的涎水,蠢蠢欲滴。等肉煮熟的时候,父亲就捞出骨头来让我们啃着吃,上面也粘连着肉,说实话,肉不多。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有肉吃总是让人高兴的事,心里的痛快劲就甭提了。骨头里的骨髓也不能浪费,用菜刀背猛砸几下,就露出来了,用嘴使劲地吮吸几下,就进到了嘴里,在嘴里一爵,真香啊!有时候,肉熟的时间太晚了,等不及了,我就进入了梦乡里去了。肉煮好的时候,父亲常常会叫醒我,递给我一块肉吃。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赶忙接过来,往嘴里就塞,父亲提醒着我,慢慢吃,吃完了还有呢。我听了父亲的话,就慢慢地品味起来,在嘴里反复地咀嚼着肉,我却舍不得一下子咽下去,那里面有父亲和家人的爱意啊!还有一年一年的好光景,我心中的美好愿望和对新年的憧憬。   大年初一,天还没有亮,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人们都在祝贺新年的到来。我匆忙地起了床,穿着母亲为我做的新衣服,新鞋,跑出来到街坊邻居的家里去拾哑炮玩。往往是听到谁家的炮响后,就赶紧跑去,迎着空气里弥漫的火药味,弯腰尽兴地捡着哑炮,一早上下来,收获总是满满的。差不多的时候,就赶紧回家里吃早饭,按我们这里的习俗,早饭是饺子,吃的饺子是三十晚上提前包好的。吃过早饭后,我就随着父亲给村里的长辈们磕头,拜年去,还能挣压岁钱来,也就是几角钱。在当时来说,已经不少了,能买不少东西呢。   大年初二的时候,开始走亲戚去。记忆里,父亲赶着马车,我们一家人都坐里面,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一起到我的姥姥家去。这一天,大姑姥家,二姑姥家,还有表姨们,都会走到一起来,一见面,大人们在一起叙家长里短,我和两个同龄的表舅,常常一起跑到姥家村里的小卖部买炮放。吃饭的时候,大人们推杯换盏,小孩子专挑好吃的用来解馋。姥姥和舅舅,姑姥都会给我压岁钱,我的小兜子里满是零钱。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我姥姥家的邻居,按辈分我也叫她姥姥的。每年到姥家走亲戚的时候,她都会给我们姊妹几个压岁钱的,她和我姥家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这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疑问。后来,母亲告诉我说,大概是因为母亲出嫁前和她很合得来,又是邻居,母亲心灵手巧的,给她的儿女做过不少衣服,平日里缝缝补补的活,再忙,母亲也帮着她做,也许是一直念着母亲的好呢。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长大了,我明白了,我一定要做母亲那样善良,热心的人。在我的姥家,我一样受到了母亲给我们带来的恩泽。母亲却已经离我们而去,每逢新年来临,老是想起母亲,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吧。   回到家里,我们的压岁钱往往要交给母亲,因为母亲还要给亲戚家的孩子呢。母亲会给我们留一点来,我很理解母亲的难处,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宽裕,尽管当时心里也觉得有些委屈。现在的孩子,因为生活条件的提高,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兜里装满了压岁钱。一方面,我羡慕他们生活在了一个好时代;另一方面,也有着深深地忧虑感,心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味道来。   过年,对我们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对新年的渴望淡了一些,心里感到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和担当。对父母的牵挂和赡养,对孩子未来的期望,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似乎都冲淡了现在过年的味道。不管怎样说,过年是一种传统,传统能保留下来,自有它存在的理由。过年也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亲人的团聚,家里的亲情和温馨的氛围,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   在我的心里,记忆里的年味,是最美好的。贴年画,赶大集,吃猪肉,都是我温馨的记忆。过年时,思乡的情怀,亲人的念想,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新年就要来了,回家过年吧,你准备好了吗? 郑州哪家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比较好商丘的癫痫病好医院在哪吃药能治好羊癫疯吗小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