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文缘】梦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3:17
梦儿,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本应有一个很美好的前程,但一夜之间却毁在了婚姻上。   小区里黑压压的一片,警车停在一幢单元楼的门口,警察带着梦儿从这幢单元楼里出来,小区的居民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吴大妈说:“听说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她可真够狠的。”   另一个中年女人说:“这事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受害者。据说她的丈夫长期虐待她,她出门的时候,我常常看见她的脸被纱巾所包裹着。还有大热天的还穿着长袖,也许她身上到处是伤,怕人看见难为情。”   有个经常去梦儿家玩牌的人叹气道:“唉,可惜一个又漂亮又有才的女孩子就这样毁了!”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岁出头的妇人,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上前不由分说便抓住梦儿的衣袖嚷道:“你还我的儿子,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太狠毒了,他再错你也不能害他性命啊!”   警察连忙上前拉住她并劝慰道:“这位大妈,你放心,这事我们会查清楚的,法律会还给你一个公道。”只见大妈己是老泪纵横。   一会儿,警车带着梦儿驶离了小区……   我叫陈佳,是电视栏目的编辑,为了迎接兄弟电视台的来访,我们几个编郑州治羊癫疯哪些医院效果好辑正在组里讨论话题,这时,编导推门进来,我们的目光全盯着他。“莫非他是来训我们的?”“这下可有活干了。”   只见他招手示意让我们把手头的工作放下,集体到会议室开会。   “临时决定开这个会议,这次的话题主要是女性犯罪方面的话题,你们抓紧时间准备,一个星期后,请大家务必把稿件交给我。”   这时孟娜忍不住了,说出了她的想法:“七天,时间太紧了,不一定能完成。”   编导吴国江说:“本来是给三天的,想到你们要去采集话题还要写稿,所以又多给了几天,一个星期够宽裕了。”   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说什么,埋头做前期的准备工作。   我内心在想,“这个话题太普遍,我要找和别人与众不同的话题才能胜过对方。”   想到这里,我对吴编导说:“我保证完成任务!”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可是我们台里的骨干,就看你的了。”   第二天,我搭车去距市区三十公里的江城女子监狱拜访刚入狱不久的梦儿。这所监狱是市里唯一一所关押女子的监狱,高墙里的女子背后有着怎样不堪回首的往事?我急切地盼望着与梦儿的见面。我向教官说明来意后,教官安排了我与她的见面,在接待室我见到了梦儿。   她比我想象中娇小可人得多,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嘴,我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竟会是个杀人犯。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电视台的记者陈佳,你能对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她听了我的话,低垂着头,好象难以启齿。我慢慢地开导着她:“我知道过去的事情对你伤害很大,不能一味的沉迷于其中,要走出曾经带给你的阴影,朝前看。”她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向我诉说了她这段不堪回首的伤心往事。   梦儿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父母就教育她要做人要踏实稳重,做人要善良,做人要大度,梦儿在这种教育下逐渐长大成人。十九岁时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一所重点大学,成了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在村里人的眼里,她就是让人羡慕的才女。   四年的大学时光转眼即逝,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被一家外企公司看中,并在这家公司的行政部门工作,在工作中表现突出,经常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梦儿干事利索,能力超群,得到了领导及同事的器重和好评。   那天正逢她的休假,她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家乡的夜晚格外安静,偶尔能听见几只青蛙的叫声。她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抬头望天上的月亮,还有零散的星星挂在天上。独享夏日的清凉。梦儿的母亲睡不着,走到院子,拿个板凳坐下,“梦儿,你怎么还没休息?”   “哦,妈,天太热了,我睡不着。”   妈和她并排坐着,对她说:“那我们就聊聊天。”梦儿点了点头。   “梦儿,你看你大学毕业了,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你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你的婚姻大事了!”   梦儿的脸红了,“妈,你在说什么啊!”母亲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也不小了,好好想想妈说的话。”   母亲拍了一下女儿的肩膀说道:“梦儿,你早点休息!”   梦儿回应道:“妈,这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说完,母亲就进了屋。   一天晌午,正在吃饭,母亲又开始在她的耳边絮叨。   “妈,你能不能不再说了,我都听上百遍了,耳朵都磨出老茧了。”梦儿说。   母亲戳了一下女儿的脑门,说道:“你这孩子,对你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着急,你也该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了,还嫌大人唠叨!”梦儿没有说一句话,就回房去了。   梦儿,她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嫁出去。   看着母亲,她心里暗自在想:“你们就我一个独生女儿,要是我出嫁了,谁来照顾你们?你就这么快想把女儿给打发了?”   梦儿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便搂着她的脖子西安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撒娇地说道:“妈,我舍不得离开你,我想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再说了,我刚刚工作,想把心思全放在事业上,至于我的终身大事以后再说。”   母亲听后,很是生气,埋怨道,“梦儿,你在说什么疯话,女儿大了,总有一天会离开父母,你这孩子,竟说傻话,哪有女儿长大不离开父母的?”“我已经托你婶娘给你物色好了对象,据说对方的儿子各方面条件不错,有一个公司还有一个厂,父母还是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我己和对方说好明天你和他见面。”   听了母亲的话后,梦儿嘟着嘴对母亲说:“这么大的决定都不和我商量一下。”   “倘若和你商量,你还会去吗?”梦儿沉默不语。   母亲说:“那还不是为你好,你这孩子太不知道好歹!我都跟人家说好了,对母亲说句实话,你是不是不想去见?”   梦儿回应道:“我不想去。”   犹豫了一会后,她对梦儿说:“梦儿,你如果不想见人家,你不是让我下不了台?”“我都与人家定好了见面的时间,你突然决定不见,不是不给人家面子吗?”   母亲决定劝慰一下梦儿,听说这个男孩子各方面条件是不错的,你不去见,你可别后悔。”   梦儿瞪了母亲一眼,说:“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要是答应见面,不就清楚了!”   “那好,让我想想。”她沉思了一会,觉得母亲的话有几分道理,准备和对方见一面。   她和母亲来到了指定地点与他见了面,芷涵的母亲仔细打量着梦儿,然后问道:“这就是你的女儿?你女儿长得可真水灵。”   “这位小伙子是?”   “哦,我介绍一下,他是我儿子,名叫芷涵。”   梦儿的母亲仔细端详着这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二十七八,皮肤有些黑,人长得帅气,谈吐风趣得体。   梦儿与芷涵相视而无语,梦儿的母亲和芷涵的母亲借故离开,“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他们坐着彼此沉默不语,芷涵主动打破沉闷的局面。他们彼此聊了起来。从他的谈话中得知他叫吴芷涵,谈吐间不乏风趣,梦儿觉得芷涵这个男人稳重与成熟。   芷涵对梦儿的初次形象特别好,她温柔大度,他们在离别前互留了电话号码,梦儿的心里开始泛起爱的涟漪。   一日,他约她去看电影,他专注地开车,梦儿坐在副驾位上,几近痴迷地盯着他的侧影。行至僻静处时,车速忽然放缓,芷涵轻轻抓住梦儿的手,扭头含笑问道:“是不是很喜欢我?”她窘得涨红了脸,低下头讷讷地说不出话来。他也不再追问,径直将车开到公司。   梦儿羞愧得低下了头,扯了扯衣角,心里在想:“你喜欢我吗?   梦儿与芷涵见面后回到了家,母亲便问起她与芷涵的事来,“你先别忙进屋,我有事问你。”   梦儿望着母亲,问道:“什么事啊?这么一本正经!”   “你孩子,越大越贫嘴。”   梦儿搂着母亲的脖子撒娇地说道:“哪有啊?”   母亲拉着梦儿的手说:“你和芷涵谈的怎么样?”梦儿沉默不语。   母亲有些着急了,“你到是说句话啊,到底怎么样?你跟母亲还卖关子?”此时梦儿的脸上泛起红晕。   过了一会儿,她接着对女儿说:“女儿,我对你讲,我看芷涵这小伙不错,要有长相有长相,要有人品有人品,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   听了此话,梦儿撇了撇嘴;“妈,你在说什么啊?”   “母亲说道:“你是我女儿,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梦儿和芷涵相处一段时间后,觉得对方都不错,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芷涵相约梦儿去云纂山游玩,他们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梦儿兴奋地喊起来:“芷涵,你看那边的枫叶多美。”   “是啊,枫叶再美,也赶不到你的美。”   她笑道:“你净挑好听的说。”   芷涵一再向梦儿解释:“哪有,我是实话实说!”他们还想继续朝前走,这时突然刮起风来,让人感觉到一丝寒意。   梦儿直打哆嗦,芷涵看出她冷,芷涵脱下外衣披在她的身上,并把她搂在怀里。梦儿依偎在他的怀中,梦儿感到男人的体贴与温柔。   梦儿和芷涵相识三个月后,芷涵把梦儿带回自己的家,他的家是独门独院,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进了大厅,早就认识一样,芷涵的母亲对梦儿格外亲热,又是递水果,又是倒水,倒让梦儿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芷涵母亲转身借口去厨房,说:“姑娘,你在先坐着。”   “芷涵,你过来帮帮我。”芷涵母亲喊了一声。   厨房,芷涵母亲说:“芷涵,梦儿这个姑娘真的不错,我们没有选错人,你可要把握好机会。”芷涵点了点头。母亲接着说:“你和梦儿认识快两年了吧?该想想结婚的事情了。”   五一节,迎来梦儿和芷涵大喜的日子,亲朋好友都来祝贺,梦儿和芷涵在城里安了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更专业家,过起自己的小日子。看上去似乎完美的婚姻并没有给梦儿带来快乐,给她带来的更多的是苦涩。   新婚之夜,她望着他的眼睛问:“那么多女孩子追求你,你为何选择了我?”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说:“缘分呗。”   她瞪着大眼睛问道:“缘分?我们之间真的有缘分吗?”   “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唯一。”芷涵笑着朝她挤眉弄眼。   “瞧你那傻样!”两个人痴痴地笑了起来。   婚后的一段日子,芷涵对梦儿体贴入微,遇到烦心的事,芷涵总能为她分忧解愁,让梦儿感到心情愉悦。她变得越来越依恋芷涵。   梦儿下班回到家后,总有可口的饭菜等着她。梦儿与芷涵时常在吃完饭后,去小区里散步,小区的人夸他们是一对恩爱的小两口。   梦儿正给同事孟刚布置新的任务,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她对孟刚小声地说道:“孟刚,你等一下,我一会就回来。”   一看是芷涵打来的,“你有事吗?有事就快说,我还忙着呢!”   “谁知你是真忙,还是假忙?”   “你过来看看不就相信我说的话了?”   他实在不放心,就驾车来到了梦儿所在的公司。刚一上楼梯口,他就看见梦儿和这个男的指手划脚的,很是亲热。他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象没事似的接梦儿回家。梦儿和芷涵回到家,梦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水果,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还自言自语,“今天好累,我得好好休息一下。”   只见丈夫一脸的不高兴,“亲爱的,你怎么了?工作不顺心吗?说出来让我帮你分担一些!”   谁知他脸一黑,对她吼道:“你别在这装好人了,你干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梦儿觉得好生奇怪,好端端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便问芷涵:“我哪得罪你了?你得把话说清楚!”   只见芷涵一直板着个脸,象谁欠他钱似的,沉默不语。梦儿有些按捺不住了,对他嚷道:“你到是说句话啊?”   芷涵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说道:“梦儿,我有话问你。”   “什么事?这么严肃!你问。”梦儿一边说,一边看着电视。   芷菡一把夺过梦儿手里的遥控器,随手就把电视机给关了,忿忿不平地说道:“你还有闲心看电视!”   梦儿埋怨道:“你今天吃枪药了?这么大的火气!”   他不甘心,嚷了起来,“我火气大,还不是你惹的!”   梦儿着实有些想不通。“我怎么惹你了?你到是把话说明白点?”   “是你叫我说的,我可要说了。”   “我问你,今天在办公室和你说话的那个男人是谁?”   梦儿回应道:“哦,你说孟刚啊!公司要搞一个策划活动,他正好是策划活动的负责人,他要和我商量一下活动怎么搞?”   谁知芷涵不屑一顾地问道:“他真的是你的同事?他怎么不问别人,偏偏找你,我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我看八成人家看上你了。”   “你这个人真无聊,我们结婚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你这个人疑心太重!”   他冷笑道:“我多疑,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思,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不许你和其他男人有来往!这是我们结婚时说好了的。”   梦儿很不开心,“芷涵,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小心眼的人!就允许你和别的女人来往,我就不行!” 共 80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