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走鬼”日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29:18

09年8月23日晴

命运真会开玩笑,我竟然成了一名“走鬼”。

准确地说,我还只是个“准走鬼”,因为我还没有真正“上岗”,只是做好了成为一名“走鬼”的前期准备——除了买回了三轮车、公斤称等必备工具之外,还到批发市场进了一百多斤蔬菜。

坦率地说,在此之前,我对那些“地摊小贩”是颇有陈见的,因为在我的理解里,他们常常以次充好欺骗顾客,是一群唯利是图的低素质的人;而且,他们随意挤街占道,摆摊设点,破坏了市容市貌,影响了城市的整体形象。

而如今,我竟然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这世间真是瞬息万变,短短半年内,我就从一个拥有几十万身价的小型加工厂“老板”沦落为了一个负债累累的流动地摊商贩。我把这一切都归结为命运。妻却有不同看法,她认为我们破产的主因是教师匠出身的我缺乏一个生意人应有的“精明”,次因才是遭受了这场席卷全球的经融风暴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如今仔细想想,妻的分析得确实有几分道理。

俗话说“无商不奸”。妻单凭这一点就认定生性耿直的我不是一块做生意的料。特别是因我的贸然而使倾注了全家心血的手袋加工厂倒闭之后,妻更加坚定了她的看法。如果不是因为年近四十的我拖着脚板跑了三个多月工作依然没有着落,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生活一度困窘到两人一天只能分吃一个五元盒饭的程度,妻是万万不会同意我变卖最后的一点家当去做什么“走鬼”的。

委实说,让我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九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混杂在“走鬼”队伍之间,不管从何种角度来说都是件尴尬至极的事。

哎,既然命运如此安排(我还是信命),那就安心做个能多挣些钱的好“走鬼”吧!

09年8月24日晴

今天是我正式走上街头成为一名真正“走鬼”的第一天。凌晨五点,闹钟一响我就爬起了床,匆匆洗嗽之后骑上装满了蔬菜的三轮车就往田心市场赶。之所以这么早就往市场赶,为的就是能趁早占个好位置。

在生意场上摔过大跤吃过大亏的我,为了摸清摆地摊的行情,足足花了半个多月对周边的各个市场进行了考察。结果发现田心市场的生意不错且市场管理比较宽松。于是,我选择了这里作为自己“试业”的第一站。

5点35分我就赶到了田心市场。市场里当然是不准我们这样的流动摊贩随便进出的,因为早有固定的摊主把那些摊位按月租赁了下来。我把三轮车停靠在市场东边的那条小巷里。据我前几天的观察,这里是摆地摊的最佳地点。

还好,我来得算早,小巷里的摊贩还不多。我选了靠中间的一个位置把菜从车上卸下来。

“谁叫你来这里摆摊的?你再不走等会就有人来赶你走的。”旁边一个也正在卸菜的中年汉子冲着我嚷。

“这里又不是固定摊位,不是谁先到先占吗?”我停下手中的活,走过去询问。

“叫你走就走,还罗嗦什么?”那人没好气地冲我说。

看他那副凶巴巴的样子,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极不情愿把车推到最靠边的角落里,心想,在这个地方摆摊总该没事吧!

此时已过六点,在小巷摆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也赶紧重新把菜卸下车,然后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地面上。

“谁叫你来这里摆摊的?”一个高个子男人冷不丁站在我面前责问道。相同的话语相同的口气,唯一不同的是这个高个子男人手里拿着一本票据。

“我今天是头一次来,不知这里不准摆摊。”我赶紧解释。

那人瞟了我一眼,顿了顿说,今天就让你摆一天吧,明天不要来了,因为这些摊位有人出钱买了,你要摆就出外边的公路边去摆吧!我受宠若惊,连忙点头称谢。却见那人把手往我面前一伸:“那你交二十元钱吧!”我顿时由喜转悲,据我了解,地摊费至多也就三元钱,这人分明是在“宰人”。怒归怒,我还是强装笑脸把钱递了出去。

不过这二十元钱花得还值。或许因为我是新面孔,或许因为我的菜价比别人的便宜,十一点不到,近两百斤蔬菜全卖光了。过后粗略一算,竟然纯赚了八十多元。

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妻子我旗开得胜的喜讯,从来不轻易表扬人的妻子用最简短的话语表达了对我的肯定:老公你真棒!

09年8月27日阴

天转阴了,我的心情也阴沉了下来。

今天真够倒霉。不仅还有九十多斤豆角和三十多斤菜心没有卖出去,而且还收到了一张一百元的假钱。

这两天我只能在市场外的公路边推着三轮车叫卖蔬菜,虽然生意与第一天在小巷里的红火相比要差很多,但每天也能赚到四五十来块钱。

我今天栽就栽在自己不“识货”这一点上。昨晚去批发市场进来的豆角太老不说,竟然还是别人用水浸泡过的,因此到了今天早上全变了颜色,自然无人问津。

中午,妻照例打电话来询问好不好卖。我只得如实相告。妻没有太多抱怨,只是说,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进货时注意点就行了。末了,妻建议我下午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把剩下的豆角和菜心拉出去便宜卖掉一些,因为多卖出去哪怕一斤也就减少一斤的损失。

下午四点,我骑上三轮车来到清塘街,找了个人多的路口停了下来。几天的小贩经历就使我的薄脸皮厚实了许多。因此只要有人从跟前经过,我就亮着嗓子吆喝:“豆角便宜卖,六毛钱一斤。”尽管也招来了一些妇女的围观,但所有的人在翻看了菜色之后,都无一例外地摇着头走了。

转眼到了晚上八点,在街上守候了整整四个钟头,不仅一两菜都没有卖出去,还白白被治安队收取了十元的所谓卫生管理费。

正当我沮丧地推起车准备打道回府时,有三个中年妇女围了上来,问我五毛钱一斤卖不卖,若卖她们就每人买二十斤。我喜出望外,不假思索就答应了。给她们每人称好了二十斤之后,我却遇到了难题,因为她们递给我的全都是一百元的大钞票。我接过其中一人的钱在昏黄的路灯下照了照,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就掏零钱找给了她。但后面两人的就不够零钱找了,我只得不无遗憾地说钱找不开。那两人见状就把提在手里的豆角放回三轮车上,说她们去其它地方换好零钱后再回来拿。

我左等右等,足足等了半个多钟也不见她们回来,只得悻悻不乐地收摊回去。等回到租房,拿出那张钱仔细一看,才发觉是张百元假钞。

唉,真是“屋漏偏逢连天雨”!你说我倒霉不倒霉!

09年8月30日晴

原来城管一般都是隔三五天才来巡查一次,而且通常是十点以后才会来。哪知今天他们来了个突然袭击——不到九点就赶了过来。

随着不知是谁的一声尖叫“城管来了”,所有挤街占道的小商小贩都作鸟兽散,慌忙向四处逃窜。

我慢了半拍,被一个戴着红袖章的胖女人给拦住了。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叫我站住别动。十几米开外,几个戴红袖章的城管人员正在把一筐筐的蔬菜水果以及三轮车等物品往执法车上扔。我的心一下凉了。正当我不知所措暗叹完了之时,旁边一个卖水果的中年妇女想趁乱溜走,胖女人赶紧过去拦住了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瞧准机会,闪身骑上三轮车就往侧面的一条小巷猛跑。跑出了好远,我的耳畔还萦绕着城管们气急败坏的追喊声。我头也不回地在小巷里七转八拐,直到确定身后不再有追兵才停下来长长喘了口气。

好险!总算躲过了一劫。一百多斤蔬菜又只卖了三十多斤,亏是亏定了,但总比被城管逮住要强很多。

09年9月5日晴

改卖水果之后,短短几天内我就把卖蔬菜的亏损给补上了。

今天去进了一百八十斤不易腐烂的板栗来卖。进价两块八,我卖四块钱一斤。利润高不说,还挺好卖。特别是在听取了旁边一位卖凉茶的大爷的建议后,我把板栗按颗粒大小分成好次两部分,好点的卖四块五一斤,稍次的那部分卖三块五一斤。结果人们抢着四块五一斤的买。我一边卖,又一边从三块五一斤那部分挑出稍大颗点的往四块五一斤那堆里放,没想到人们照样抢着价钱贵的板栗买。

三个钟不到,一百八十斤板栗就被一抢而空。我足足赚了两百元。

看来做生意还真有诀窍。

09年9月10日小雨

今天是教师节,但这个教师节似乎已经与我无关。想起自己现在的尴尬身份,我难免有些许失落。

或许是这份失落影响了我的心情,一整天我都显得闷闷不乐,自然而然三轮车上的水果也没卖出去多少。

水果没卖出去不说,今晚我还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大约是晚上八点左右,五六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男子趔趔趄趄从市场方向朝这边走来,走到我的摊位前停住了。

“谁让你在这里卖东西的?”其中一个平头青年跨坐在我的三轮车上,指着我的额头问。我看对方酒气醺天,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笑脸相迎,说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懂,还望你们多多包涵。听我说话客气,平头似乎收敛了许多,他从三轮车上走下来,拍着我的肩说:“看来你这个人还算知趣,今天就不找你的茬了,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哥们装上两袋。”我赶紧抓出几个袋子递给他们,直到这群醉汉心满意足地提着几大袋水果走远了,我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算落了下来……

09年9月18日晴转阴

跟城管玩了二十多天的“猫捉老鼠的游戏”,自己一直以胜利者自居,可今天还是栽了。

想不到城管今天来了个回马枪。

我眼睁睁地看着城管抬起我的货物往执法车上扔。我哀求他们放我一马,把三轮车留给我,但无济于事。

我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回那间简陋的铁皮房的。我无力地躺了一整天,脑海一片空白。我不敢把这事告诉妻子。但她总有会知道的一天。我好茫然。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是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委实不知如何去面对明天……

郑州市有没有癫痫病医院河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癫痫病为什么会口吐白沫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