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故乡的老井(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00:40

前些日子听父亲说,村里要装自来水了,不用再去井边挑水吃了。我一边为村民能够用上自来水而高兴,一边我又怀念起故乡的老井来。

故乡的老屋在村子的东口,老屋外是一条宽阔的土路,村民们每天从早到晚都从这路上走过,或挑着担,或扛着锄头,或赶着猪仔牛羊……土路的两边是一排竹林,老井便掩映在竹林下。

曾记得老井边种了三棵树,一棵桃树,一棵橙子,一棵泡桐,听奶奶说这是父亲年轻时亲手种下的,待我懂事起,那三棵树已经成得很高了。儿时我常常带着弟弟到树下玩耍,我曾捉过橙子树洞里一种叫“铁牛”的甲虫,用绳子拴了两角,放在地上看它们艰难爬行,嘴里还不停地叫喊:“驾驾!驾驾!”好像那真是我自己饲养的一头牛一样;我也曾偷偷地爬到桃树上摘过那些还没有成熟的桃子,放进嘴里品尝那种苦涩的味道。

我最喜欢春天时节里泡桐树开满鲜花的场景了。每至阳春三月,泡桐还没长出叶子来,花儿便开了,一簇一簇地绽放在高高的树枝上,远远望去,那树好似被白雪包裹一样。花朵呈喇叭状,从花瓣到花蕊,颜色由白色渐变成淡紫色,待花儿全紫时,一朵朵便枯萎地从树上悠然飘落下来,铺满了老井边的土路。走在那开满白花的树下时,就能闻到那浓郁沁肺的花香,听到蜜蜂“嗡嗡”地在花朵间忙来穿去。老井边在这样的鲜花满枝、花香弥漫里,便显得热闹非凡了。

记得过世的爷爷给我讲过,那口老井很有些年历了,他小时候便已经存在了。这口老井到底是何年凿建的、何人凿建的,无从查考,它的历史也无人知晓,听说自凿建以来它从未枯竭过。老井之所以称之为“老”,恐怕在于那井沿的青石与青苔了。老井的井沿用一整块青石铺成,经过长年累月的摩擦和井水的浸润,那石头变得光滑和圆润。井沿内生长着绿绿的青苔,一层层地附在井沿边上,像极了毛茸茸的绿地毯。

老井的水清澈甘美,它无声无息地滋养着全村人,一代代,一辈辈。

傍晚时分,老屋门前挑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木桶、铁桶、塑料桶挂在扁担的两头,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还有扁担敲打着井沿的声响,它们交织在一起,就像演奏着一种不成调却又悦耳动听的音乐。

冬天的时候,井里竟然会冒出一阵阵的热气,云雾缭绕般。那时我天真地想,井里应该是另一个人间,那里会住着神灵,因为每年春节时,在世的婆婆总爱去井边拜祭,说那里住着一位龙王,保佑着全村人风调雨顺呢。我颇为不信,总爱去井口边俯看井底,想寻出个究竟来。头刚一伸进去,只觉井水冰凉刺骨迎面扑来,就吓得赶快调身躲开了。

夏天的时候,村里劳动后收工的人们爱在井边歇息。他们坐在那棵高大的橙子树下,闲聊着家长里短及春种秋收的农事,而此时奶奶总爱取了家里的小桶,从井里打出一桶水来,放在树下。那些汗流满面的汉子便顺势俯下身去,伸长了脖子,“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够,喝完后仰着头闭上双眼美滋滋地咂咂嘴,好像喝的是琼浆玉液一般。倘若有人故意使坏,就把喝水人的头使劲往桶里一摁,直呛得那人喷嚏连连咳嗽不止,甚至于眼泪鼻涕满面,于是井边的人便一阵哈哈大笑,一时间,叫骂声、追逐声、嬉笑声久久地回荡在老井的上空……

多年以后,每至夏天回故乡,我总爱去那井边取水,舀上满满的一大瓢,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个痛快,那种透心凉的爽快感觉甭提了。

这些年来,为了方便取水,村里人不断地在自家门前掘井,老井便日渐枯涸了,井沿边那棵高大的橙子树,因为没有人管理枯死了,那棵桃树因为多年虫害,在某年的狂风中倒在了井沿边,都成了灶堂里的一堆灰,仅有的那棵泡桐,独自地随春夏秋冬的轮回生长着……

我曾经在一本书里读过:“有了井,家才有了据点,人生才有了地址……”故乡的老井,不仅给了我清澈甘冽的味道,更多的是它给予了我一种家的感觉,它承载着我一份对故乡的思念……

时光如梭,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然而,家乡水井旁的热闹景象,仿佛昨日,历历在目。但是,那些“咣咣铛铛”的吊桶碰撞声、“哗哗啦啦”的水流欢唱声、妇女们家长里短的说笑声、孩子们尽情玩耍的嬉闹声、老人们的交谈声和咳嗽声,永远也听不到了……

我时时想起故乡的那口老井,想起陪伴着它的那棵孤独的泡桐树,更多地想起爷爷奶奶在世时坐在老井边谈笑风生的场景……

湖北哪里能治好癫痫病?癫痫要怎么诊断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郑州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