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军警】种水稻往事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8:10

儿时读过一首古诗:据说是南宋诗人翁卷写的一首题为《乡村四月》的诗:“绿遍山野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这首小诗,写的是南方春天的乡村人家的忙碌。诗意原本是和大运河两岸不沾边的,可到了人民公社时,“ 一大二公”的优点,让我的我的故乡,发生划时代的变化,多年的旱田变成了水田,不再种高粱、棒子等大田作物,一律要种水稻了。

种水田要用水,兴修水利是头等大事。截住村北凉水河的河水,修了全县第一个水库。名字就叫“半截河”水库。一湖碧水,一望无际,村南还有一条水量丰盈充沛的河水。一时成了水的故乡了。似乎有老杜诗里写的:“舍南舍北皆春水”的诗意了。种水稻还要修大大小小的水渠,从大到小,那时叫“干支斗毛”渠,毛渠的流水潺潺,直通旱地,田野棋盘化,改造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稻池。不种高粱棒子,改种水稻了,常年吃的窝头,要吃上香喷喷的大米饭了,美哉,乐哉!

阳春三月,水稻要插秧了。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要忙着干活。妇女们蹲在秧苗池里,拔下三寸高的秧苗,用草梗子捆成一把。有人挑着担子把秧苗送到稻池边,一捆一捆地扔进池子里。男子汉个个卷着裤腿弯腰在水田里插秧,低头弯腰到90度,他们都戴着草帽。把一秨秨嫩绿的稻苗插进泥土里。稻池里水平如镜,早晨凉丝丝的,到了中午,就热乎乎的了。头上毒热的日头晒着,汗水从头上滴在水里。真的好幸苦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没干过插秧的农活,你不会体会到,这首唐诗的妙处。那时的我还没成年,在生产队,不干活,就不能挣到工分,就吃不上饭。在我的看着大人们娴熟的插秧动作,那份利落,那份洒脱,真是羡慕得不得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不管你横看竖瞧,还是斜着望去,每一块稻田,都像是精心设计好似地。原先干旱少雨的旱田,凭着沾满泥巴的双手竟然变成了绿油油的水稻田。把水稻池打扮得很美,远远望去,田野就像一格一格的棋盘,整齐得又像农家叠得整齐的被子,稻田很显示庄稼人的审美趣味呀!

我很佩服大人们插秧技术,就努力向农民学习插秧了。刚开始时,队长见我身体瘦弱,就让我去干挑稻秧的活。后来才知道,挑稻秧是“卯子工”(按天计分),插秧采取“包工”计分,6米见方的稻池,就计10分,我虽然小,一天也能多挣几个工分。几天后,就和大人一起光着脚丫,卷着裤腿。下水干插秧的活儿了。

宋代王安石有句诗说:“看似平凡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粗看起来,插秧这活极其简单,其实,干农活全是卖力气也要技术的。首先要注意的是行距和间距,每一扇都要整齐,所谓“扇“,就是每行六棵秧苗延申是一条。插秧时,第一要知道:“甩四退六”的口诀。甩是秧苗间距四寸,退是行距六寸,插秧不仅要低头弯腰,还要退着向后走。退到田埂了。一个稻池由几扇稻苗组成,稻池插满了,10个公分就挣到手了,喝口水,伸伸懒腰,腰很疼,腿也酸,心里却很高兴,不必说工分是社员的命根,单看那绿色的秧苗,仿佛是一群拍着队微笑的小娃娃,微风吹过,似乎在颔首,它们在泥土里扎下了根,显得特别水灵。走在田埂上,看着自己插的整齐的禾苗,阳光下,绿绿的叶子上,串起的那一粒粒小露珠,这时候,心里不禁有一种乐不可支的感觉了。

满满当当的一畦水稻苗,绿生生的煞是可爱。有时赶上土壤板结的地块,秧苗就是不长,成了“老苗子”,叶子发黄,很瘦弱。有经验的故乡人,此时,只需撒上一些农家肥。秧苗就会胖起来,绿起来。秧苗长高了,稻池里的杂草也随着疯长,这时必须干的农活干就是挠秧,所谓挠秧,就是双腿跪在半尺高的稻苗中间,跪着前行,边拔草,边挠地。就是呵护稻苗,让稻苗在喧腾的淤泥里,长得壮实。直到整片的水稻田,长到两尺高,水稻就到了杨花吐穗的时节,那是农家最快乐的日子。破题儿第一遭,能吃上大米饭了,哪个能不乐滋滋的。

早在南北朝时期,有个人称布袋和尚的人,写过一首《插秧》的禅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插秧就是靠一步步往后退,才能完成任务的,退步其实正是向前。让一着,退一步,有节奏,慢生活,其实并不都是坏事,这首《插秧》诗的第一句是叫人踏踏实实的做人;第二句是叫人要谦虚;第三句是叫人要保持良好的品德;第四句是告诉人退步也是向前的道理。高明的军事家,打仗时故意示弱,也许故意败几阵,麻痹了敌人,可能会大获全胜。生活中的歪打正着并不少见。搞建设,也不能哪件事情都是伟大胜利,不仅要高瞻远瞩,也要瞻前顾后。北京人时常挂在嘴边的“悠着点儿”很有意味,这句俗话中包含很深的哲理。

人民公社让故乡的旱田变成了水田。村民头一回吃上了大米饭。可惜好景不长,不到一年,大米吃光了,就吃稻糠,吃稻草面,一下子就挨了至少三年饥饿。直到文革结束前,北方雨水少,水库干涸了,纵横交错的大小渠道,也就夷为平地。想到当时的滥用民力,实在值得反思啊!文革结束了,土地承包了,几年后口粮就充足了,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渐渐结束了票证时代。如今,村民早已不种水稻了。依然可以随意吃上大米饭。而且全是雪白的好大米。邻居们说:“过去吃不上,现在吃不下。”这一上一下,包含着岁月的沧桑巨变啊。回首三十年前,今天的日子仿佛是一场美梦。

想到插秧的日子,感慨万千。今日中秋,“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就由衷地感谢改革开放,感谢政府治国的理性,感谢让人们能吃上饱饭,感谢今日安居乐业的好政策......

2016.9.15中秋再次修改。

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呢石家庄那个医院可以看癫痫病长春市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里?怎么治疗癫痫病才会好的快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