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ddcik.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沈园幽梦太匆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1:18

沈园,沈氏家族一爿普普通通的花园,但有了陆游,有了唐琬,有了如泣如诉的《钗头凤》,使得沈园变得超凡脱俗,令文人骚客流连凭吊,赋诗作词,感叹陆、唐情殇;也使红男绿女,追寻瞻仰,畅叙幽怀,钦羡陆、唐情笃。

沈园啊,老柳吹绵,枫叶飘丹,槲叶泛黄,历经800余年的风雨,那两首《钗头凤》也在人们的心中唱响了800余年。风景犹在,人已作古,仅留一帘幽梦,千秋浪漫,任人评说。

陆游,在他年少时不忘国耻,“喜论恢复”,成年后,他更是以诗为剑,“起倾斗酒歌出塞,弹压胸中十万兵”,力主横戈跃马,抗击金兵,恢复中原,以雪国耻。因此,曾被梁启超称为“亘古男儿一放翁”,他也曾自称“老夫壮气横九州”,渴望“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有人说“无毒不丈夫”,还有人说“无情并非真豪杰”。陆游这个当年豪气冲天,终身立下报国之志,让人激发无限爱国情怀的热血男儿,在他的心灵深处,更珍藏着一个让他刻骨铭心,魂牵梦萦一辈子的女人,在这个女人身上,倾注了自己毕生的柔情,彰显了他的侠骨柔情。

是的,这个女人就是与他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又缔结秦晋之好,婚后更是情投意合,相敬如宾,伉俪情深的表妹---唐琬。然而,陆游的母亲,也是唐琬的姑姑,一个通晓经史子集的封建卫道士,则常常对侄女嫁到陆家不懂得女红,光知道整天和陆游花前月下,翩翩起舞,吟诗作赋,谈论古今,尽干些“不务正业”的事情(女子无才便是德)颇为恼火。常常拿出古训“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出”来斥责自己的儿子儿媳。再加上婚后三年,唐琬始终没有怀上陆家的血脉,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宗法时代,更为唐琬增加了一条不可饶恕的罪状。这样,婆媳间磕磕碰碰了三年,三年后,陆游的母亲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琬婚后不能生儿育女,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儿子陆游休妻。尽管两人苦苦哀求,但最终陆游还是“忠孝不能两全”,只好休妻从母,情深意切的两个人只能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三年的夫妻恩情,百般的恩爱缠绵,到头来只落得劳燕分飞,空留一腔缱绻萦绕心怀。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也就索然无味。在历史名人的爱情史中,不会有任何波澜,或许沈园也和其他私家园林一样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然而,沈氏家族在当时建造沈氏花园时,也没有想到,在陆游和唐琬离异十年后,在园中邂逅,演绎了一场生死爱情悲剧,而沈园在众多的私家园林中脱俗也恰恰就定格在陆、唐的游园邂逅,扬名于陆、唐的爱情悲剧中。

当唐琬用纤纤玉手,为陆游斟满黄藤酒时,独对佳人,昔日的爱妻,陆游是怎样的一怀愁绪啊。三年离群索居的生活,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相思,泪流浸枕,痛苦万状,一下涌上心头。我亲爱的人啊,你送过来的哪里是一杯美酒,分明是一杯让我难以下咽的苦酒啊!手捧苦酒,遥望佳人,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涯。此刻的陆游,犹如万箭穿胸,心如刀绞,悲愤交加,不能自已。他将酒一饮而尽,并趁着酒兴,在墙壁上飞速写下了《钗头凤·红酥手》一词。

如果说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写的是陆、唐的爱情绝唱,表达了陆游的幽怨、愤懑、珍惜、抚慰、痛伤之情,随后,唐琬看到这首词,并附一首《钗头凤·世情薄》则表达了唐琬对于封建礼教支配下的世道人心的愤恨、痛绝之情。同时,也表达出自己备受感情摧残煎熬并强做“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的痛苦处境。

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是陆、唐爱情的悲歌。

唐琬的《钗头凤·世情薄》是陆、唐灵魂的葬歌。

从此,陆游的爱情全都化成了怀念;从此,唐琬的爱情也随着她的香消玉损化为尘埃;从此,唐琬已经是“玉骨久埋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面对不堪忍受的苦情,陆游只能空叹“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是陆游《卜算子·咏梅》中的句子,而在唐琬的《钗头凤·世情薄》中,“雨送黄昏花易落”则完全吸收了陆游词中所表达的意象。这是巧合吗?是偶然吗?窃以为,都不是。唐琬要表达的除了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后的自悲自悼的情愫之外,从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了她在与陆游的耳濡目染,耳鬓厮磨中的心心相印,息息相通。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心是紧紧地贴在一起的,血液也融汇在一起的,而分别后,他们的灵魂,他们的思想也始终交融在一块,从不曾分离过。灵犀相通,惺惺相惜。

唐琬带着她对陆游的无限眷恋和纤纤情怀,带着对世态炎凉,人心险恶的极大愤慨,带着对封建礼教、宗法制度摧残人性的深恶痛绝,永远地离开了陆游。陆游自30岁与唐琬于沈园邂逅,唐琬不久离世,直到他85岁年迈去世,在这长达50余年的时间里,他的沈园情结,一直萦绕心怀。即便是出任外地官员,忙碌之余,他都要面向故乡沈园的方向,注目凝望,百曲回肠,常常深陷对唐琬的怀念之中。多少次梦回沈园,再牵佳人红袖,直至泪透孤枕,才知道是黄粱一梦,随风飘逝。

特别是到了晚年,陆游隐居故乡,过着陶潜式的田园生活,简朴宁静。但他内心深处对唐琬的情感一直没有泯灭,唐琬的身影历历在目,就像风中的一盏灯,时常为风烛残年的陆游照亮脚底的路,支撑着陆游坚韧、勇敢地活下去。

63岁那年,有人给陆游送来一个装满菊花的枕头。陆游看到这个菊花枕头,一下子就勾起他对往事的追忆。他记得他在20岁刚刚结婚的时候,新婚燕尔,快乐无比。他们来到山野采集菊花晾干装入枕芯,缝制了一对菊枕。望着眼前这对唐琬亲手缝制的菊枕,陆游将唐琬深情地拉到床边,让她坐下,在唐琬的额头留下深深的一吻,并赋诗一首,作为他们新婚的定情之作(可惜此诗已经遗失)。是啊,那些在菊枕上耳鬓厮磨,莺声燕语,你侬我侬的甜蜜,现在再也没有了。此时此刻,又见菊枕,是上天的安排,还是朋友的戏弄,这些对陆游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但对唐琬的怀念之情却油然而生:“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睹物思人,一个菊枕,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这样的撕心裂肺,发自内心的呼唤,竟使陆游老泪纵横,呜咽不止。

人们常说,人一旦到了晚年,总是靠回忆度日。陆游是伟大的爱国诗人,他一生中写了九千多首诗词。在这些诗词中,抒发政治抱负,反映人民疾苦,风格显得雄浑豪放。从这个意义上讲,应该算作豪放派。但他在描写对唐琬的眷恋和怀念的诗词中,却又是那样的多愁善感,温婉清丽,寄托他一往情深、缠绵悱恻的心绪。从这个意义上讲,也可以算作婉约派。怪不得杨慎说他“词纤丽处似秦观,雄概处似苏轼。”也就是说陆游的诗词兼有豪放与婉约两种情感。这样的评论是非常客观的。要知道,秦观可是婉约派的正宗,苏轼堪称豪放派的鼻祖。

就让我们穿越时空,再次追随诗人的脚步感受一下诗人一生对唐琬深切怀念的真挚情感。

66岁以后,陆游每年的春天,他都要去沈园凭吊唐琬。每去一次,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因为年迈,为避免车马劳顿,风雨阻隔,他干脆就搬了家,住在了沈园附近,以便随时随地去沈园。可见他对唐琬的殷殷眷恋之心,笃诚至真,苍天可鉴。

75岁那年春天,陆游手拄拐杖,再次来到沈园。他来到当年唐琬派人给他送酒的地方,面对如今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老柳新绿,不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随吟诗两首,题名《沈园二首》。其一曰,“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二曰,“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做稽山士,犹吊遗踪一泫然。”此时,距离陆游和唐婉在沈园邂逅已经整整四十五年。从两首诗描写的意境可以看出,四十五年的荏苒光阴,陆游对唐琬缱绻之情丝毫未减,反而随着岁月的增长而日益加深。

又过了6年,陆游81岁。一个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的午后,陆游在家里小寐。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了沈园,在梦中,唐琬还是那样年轻、美丽、高雅,如梅花般孤标傲世。她牵着陆游的手,身轻如燕,穿梭在亭台,游廊,花丛之中,笑声朗朗,香汗淋漓,两只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似水柔情,掠人心魄。陆游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正当他要把唐琬带回自己家中的时候,忽然,从乱草丛中窜出一条巨蟒,一下子就吞没了唐琬窈窕的身躯,只听见唐琬大声喊了一声,“陆郎,救我……”。然后,那只巨蟒就迅速钻入地上的洞中,顿时不见踪迹。不一会,洞口处就横生出一棵梅花来。陆游从噩梦中醒来,他感到浑身上下全是冷汗,坐在那里,怔了半天。他用热水洗了把脸,然后颤巍巍地走到桌前,沉思良久,写下《梦游沈氏园亭》:“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埋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82岁时,在病中再次为唐琬写下一首小诗:“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飞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表达自己对唐琬的无尽哀思。

转眼又过了两年,陆游已经84岁了。常言道:“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此时的陆游也深感自己大限已到,耄耋之年,他心心念念的还是他心爱的唐琬。爱妻啊,我也要随你而去了。你在那边还好吗?我来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吟诗作赋,听你弹琴唱歌。那边应该没有“世情薄,人情恶”的苦情吧;那边的你应该是快乐的,你不会再“病魔常似秋千索”吧,也不会“怕人寻问,咽泪装欢”吧。亲爱的琬儿,你心爱的人来陪伴你了,从此,我们永远不会再分离了。

那天,陆游在儿孙的搀扶下,不顾年迈体弱,再次游沈园。因为他知道,这一次或许是自己最后一次游沈园了。他用一双枯槁的手抚摸着当年自己在墙壁上写的《钗头凤·红酥手》,默默吟诵着,不禁老泪纵横,继而失声痛哭。回家之后,他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让孙子磨好墨,颤抖着写下最后一首悼念唐琬的诗《春游》:“沈家园里花如绵,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古,不堪幽梦太匆匆。”

翌年,也就是陆游85岁时候,怀着对唐琬的无限眷恋和深深的缅怀,以及对当初自己不能忠孝两全,被迫背叛心爱的唐琬的愧疚,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他是去寻找唐琬忏悔赎罪,还是再结连理,重温旧梦?还是投胎尘世,续写风流,延绵浪漫?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如今的沈园,曾经发生过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台一榭,一池一阁都记得他们……

昆明的医院可以治疗好癫痫吗昆明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实惠吃西药可以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